章節目錄 第395章只要你會愛我,我愿意等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5章只要你會愛我,我愿意等

    男人皺了皺眉,將想要發作的心忍耐下去,看著唇紅齒白的女孩,“夏薇,你身體不好,吃這些會傷身體。”

    她一眼也不想多看他,聲音也很冷,“傷身體不要緊,我不想到時候弄出人命。”

    手臂驟然一痛,顧英爵一把將她拽離柜臺,強迫她看著他,“夏薇。”

    她仰起臉,不畏懼不躲避,嗓音亦溫涼沁骨,“顧英爵,我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生孩子的。你不適合做一個父親。我的父親離開過我,我不希望將來我的孩子的父親也離開她。我知道人心,也親情有多涼薄。”

    她見得多了。

    “我不是你父親那樣的人,如果你有了我們的孩子,我會當一個好爸爸的。”

    她偏過臉,“你真的要在這里討論這個問題嗎?”頓了頓,“你知道你說的話,我是不信的吧?”

    他父親可是給她當了十幾年的好爸爸呢。

    她現在和他的狀態又極為不穩定,她不知道他有多少個可以深情款款的女人,也不知道能夠把同一句話,對多少人說。

    她的手臂又掙扎了幾下,“我不買了,你不要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

    她知道顧英爵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可是她在乎。

    男人靜靜凝視著她的皎白而冰涼的小臉,看著她臉上滿滿的厭惡和不耐,低沉黯啞的開口,“如果有了我的孩子,你就要打掉?”

    他笑了一聲,嗓音里帶著涼冷,“這么后悔嫁給我,嗯?”

    夏薇也笑了下,“是啊……有點。”

    顧英爵閉了閉眼睛,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是酒吧內,慕西辭為她打人。

    “你是從什么時候知道……慕西辭是慕南桀的?”

    她驀然抬起了臉,看向顧英爵。

    她凝視著他黑曜曜的雙眸,里面晦暗的光澤,她看不透,亦看不清。

    她嘴唇動了動,“我看了劇本,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顧英爵看了她一眼,“為了他?”

    她下意識地搖頭,神情勉強,“顧英爵,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

    站在原地,看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夏薇愣了愣,這是第一次,顧英爵拋開她自己走開,心口隱隱作疼,那一刻,她好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又好像失去了所有。

    “這位太太……您還要避孕藥么?”柜員低聲問道。

    夏薇搖搖頭,她伸手,扶了扶額頭,眼淚滑了下來。

    在外面又逛了一會兒,順便在咖啡店獨自吃了晚餐,才回家。

    驅車,離開。

    夏薇一路回到家中,剛打開門,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家中的慕西辭。

    席秘書突然出現,不知道在說什么,看到夏薇來,只能露出一個笑容,“太太回來了。”

    夏薇一張不大的臉上,冷漠得能結出寒霜,皺了皺眉頭,“發生了什么?慕西辭怎么來了?”

    席秘書有點兒心虛,人都往后退了兩步,甚至有那么幾分不敢跟她對視,“是顧先生讓請慕先生來談事情的。”

    慕西辭的聲音從她身后響起,“夏薇。”

    席秘書再度露出笑,“太太,您不用這樣生氣,顧先生只是來找慕先生談生意,沒有別的意思。”

    夏薇回頭看了一眼慕西辭,“如果他告訴你我不能繼續簽約寶龍的話,不要搭理他。我和他就快離婚了。”

    慕西辭一雙斂著暗芒的眼睛看著夏薇,過了幾秒,開口,“多久離婚?”

    夏薇握了握拳頭,“我離婚后就會專注工作了,所以請你放心,也不要答應他的……”

    慕西辭再次問道,“我問你多久離婚?”

    夏薇的眼神越過席秘書,看向神情冰涼站在落地窗前的顧英爵,“看他?”

    席秘書現在恨不得離開這個修羅場。

    過了會兒,席秘書才保持著笑容道,“是這樣的,顧總這次找慕先生來,不是談您的合同,是一些關于商場的事情,gk和寶龍的事情……和太太……沒有關系的。”

    夏薇愣了愣,放在裙擺旁邊的手握緊了點兒,才淡淡的“哦”了一聲,“我上樓去休息了。你們慢慢聊。”

    顧英爵在夏薇走上樓梯的時候道,“慕家寶龍公司有一些問題,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提交政府檢查機構。畢竟我們兩家有一些交情,又不想把事情做絕。”

    夏薇的腳步頓了,扭頭看向顧英爵,“你想要毀了寶龍?”

    顧英爵喉骨溢出一點兒笑,“本來就是靠非法運營起家的公司,里面不干凈的東西太多了。”

    他比她想的要惡劣得很多。

    她原以為他今天的決定是放手的意思,沒有想到,他非但沒有放手,卻越攥越緊。

    笑出了聲,她下了樓梯,徑直走到那男人的面前。

    慕西辭站起身,“夏薇,我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她面色不變,靜靜看著顧英爵。

    顧英爵抬眸平平淡淡的看著她,冰冷清俊,“想打我?”

    “啪,”的一聲。

    夏薇已經將一耳光落在了他的臉上。

    席秘書覺得天要塌了,靜默的看著挨了耳光的boss……

    顧先生和顧太太之間,是沒救了是么?沒救了是么?咱們有話不能好好說嘛??至于鬧到這個地步嗎?

    顧英爵一聲不吭的受下這個巴掌,瞇起眼睛,淡聲道,“夏薇,我真的把你寵壞了。”

    還不等夏薇說話,席秘書就琢磨好了時機趁機開口,“太太,您別這樣,顧先生不是還沒有去政府提交素材是么。顧先生是擔心你在寶龍被欺負,所以想要收購寶龍的股份……您別急啊……這事兒都是可以談的啊?顧先生也沒說直接買下來了啊?”

    夏薇閉了閉眼睛,“是席秘書說的那樣嗎?”再次睜開,神情冰涼,“你要收購寶龍?”

    席秘書:……

    顧英爵盯著她精致冷艷的臉,淡淡的笑,“聽說你想要和慕南桀走所以才想要和我離婚。”他薄唇勾出冰涼的弧度,“我想知道,他再次一無所有落入監獄,你還會不會想要嫁。”

    慕西辭微微低下頭,所有的波濤洶涌,藏在鏡片下。

    她直接面無表情的道,“我不想嫁人,但是我想離婚,顧英爵,不管你會不會讓寶龍破產,我都會和你離婚。”

    “既然不管怎么做你都要離開我,我為什么不收購寶龍?”

    “你的意思是……”夏薇短暫的一呆,“你用收購寶龍來威脅我?”

    她覺得有點兒可笑,于是就真的笑了出來,“顧英爵,我們的婚姻是交易嗎?”

    顧英爵看著她,幾秒后,嗓音溫柔,“你吃過藥了嗎?”

    她身體一僵,眸子里帶了幾分涼。

    她轉頭下意識地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角落里沒有說話的慕西辭。

    他渾身氣息冰涼,仿佛暗夜,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男人低頭注視著她的臉,淡淡的掃了一眼慕西辭,道,“我還沒有決定收購股份,你自己看著辦,嗯?”

    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她的煉丹,她腦袋一偏,轉身上樓。

    顧英爵好像也不介意,收回了手,“夏薇,你別逼我。”

    “顧英爵,你瘋了。”她頓了頓腳步,頭也沒有回頭。

    他瞇著眼睛笑,“我早就告訴過你了。”

    他是說過,她沒有想到,他真會做到。

    慕西辭溫涼道,“看來今天不方便,寶龍的事情,以后再談,今天先告辭了。”

    說完,他轉身走出了顧家宅邸。

    夏薇閉上眼睛。

    她不知道慕南桀現在對她是什么心思,大約已經沒有什么特別的感情了吧。

    顧英爵就這么大大咧咧地告訴他她還愛他,人家都已經結婚了……這樣算不算騷擾?

    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藏著,不讓別人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現在……她覺得藏無可藏。她以后拿什么來見藍又青。

    她沒有理會顧英爵,上樓收拾了幾件衣服放進行李箱里,她用慣了的筆記本,然后提著下樓。

    顧英爵看著那道纖細的身形,“夏薇……你決定了么。”

    夏薇沒有理會他,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席秘書僵了僵,走上前去,“太太是要旅行嗎?要備車買機票嗎?太太我們安排保鏢……”

    夏薇什么也沒有說,沖了出去。

    顧英爵坐在沙發里,盯著夏薇的背影逐漸遠去。

    偌大的宅邸,一瞬間空的讓人心里安靜。

    …………

    她回到了夏家,幾乎與此同時,藍又青也趕來了。

    “他欺負你了?”藍又青皺眉,“到底怎么回事啊?顧英爵和你又怎么了?我怎么聽西辭的秘書說gk要收購寶龍啊?我們寶龍怎么了啊?”

    夏薇坐在床上,雙手捂著臉。

    “夏薇,你倒是說話啊。”

    她看上去頭發打理得一絲不茍,妝容也很精致。

    藍又青眼神一動不動的看著她,“你不會真的因為他昨晚那樣對你,就和他鬧了吧?”

    她五官一僵,“又青……”她笑了笑,強裝沒事,“你放心,他只是氣話,我不會允許他收購寶龍的。”

    “可是為什么啊?”藍又青皺著眉,試探著問,“我不明白,他怎么好端端的要收購寶龍?我們寶龍招誰惹誰了啊?”

    房間靜了好一會兒,她才扯出沒有溫度的笑意,語氣像是很不在意,“哦,大約是因為不想讓我工作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就是喜歡我在家里陪著他。這種事情以前發生過無數次,我早就習慣了。”

    又靜了一會兒,她低下頭,“對不起,又青,我給你們添加麻煩了。”

    藍又青仍然皺著眉,她心里多少是知道點兒真相的,但是她不知道夏薇知道不知道。

    心里忽然很慌,如果夏薇知道了,如果慕西辭知道了,自己該何去何從?

    如果他們在一起了,她將何去何從。

    殺人無需見血。

    藍又青看著夏薇,她昔日堅強獨立,每一步都走著自己想要走的道路。

    可如今不一樣了,甚至連自己,都不一樣了。

    藍又青抓緊了夏薇的手,“我求你……我求你一件事情行嗎?”

    “我真的很想和慕南桀在一起……就算為了我,我求你,不要和慕南桀和好好么?”

    夏薇一震,抬眼,看向了藍又青。

    “原來……你們都知道啊……”她竟然是最后一個。

    她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原來,她才是受傷最重的一個。

    “南桀……南桀已經損失了四年,何必再賠上往后的生活為他的過去埋單?”藍又青看著夏薇,“你放了他吧,不管你們之間還有沒有可能。你已經找到了幸福,不是么?”

    夏薇冷笑了一下。

    她的幸福?!

    一個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男人。

    這冷笑甚至讓藍又青怔愣了一下,她從來沒有見夏薇這么笑過,冷漠,嘲弄。

    “你不知道,他為了從監獄里釋放,主動請求上戰場前線……”藍又青嗓音很低,“他死里逃生,立了軍功,才被國家破例放了回來。中間經歷多少挫折,又和戰友一起白手起家創立公司……他這么多年來,活得好像一條狗……沒有人愛過他,也沒有人心疼過他……”

    她站在那里,整個人的身影都如同覆蓋著一層沒有溫度的氣息,“寶龍就是他的命……我知道,在資本面前,在許多事情面前,我們都不夠強大。但是夏薇,他為了和你的愛情,已經買單了很多很多年了,我求你,放了他這次吧。我會用我的余生照顧他。”

    夏薇的臉蛋越來越溫涼,原本已經平靜的內心,再次被狠狠刺痛著,她聽著藍又青毫無起伏的聲調,半響沒有說話。

    似乎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夏薇很快的調整表情,笑了笑,“你別瞎想,”她深吸了一口氣,“這么多年了,我早就忘了當時的荒唐了。我男友都換了一個了,他……我們已經沒有感情了。”

    反手握住了藍又青的手,“我會祝福你們的。又青,這么多年來一直是你陪著我,在我眼里,你也很重要。你放心。”

    “夏薇……”

    她笑著,努力的維持著若無其事。

    “好了,我餓了,家里阿姨晚上不知道給我們做什么吃的……我去看看。”

    夏薇說著,站起身,走出了房間。

    藍又青原本一直溫暖的表情,帶著淡淡的笑,她盯著她出門的背影,臉色逐漸的陰沉下去。

    相信么?

    夏薇……你為什么和顧英爵離婚,你當別人都是傻子么?

    多年相伴的感情,在藍又青的心底,變得稀薄,一絲絲隱痛傳來。

    她能怎么辦,她只能相信她……可是如果夏薇真的要和慕西辭在一起,她又該往哪里走?

    夏家的傭人一直都是顧英爵安排的,為了方便照顧剛剛過世的夏母。

    她到了樓下,簡單看了一下晚餐,就獨自走到客廳坐下。

    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藍又青,她心里又慌又亂。

    傭人走到了她的面前,“夏小姐,北廷先生來了。”

    墨北廷?

    “叫他進來。”

    墨北廷走了進來,看著夏薇。

    墨北廷穿著的還是昨晚那件立領的衣服,大約一夜沒換,所以有了些褶皺,他眼睛里有些血絲,看著她靜靜的笑,勾唇無奈的道,“你真的沒事。真好。”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來。

    然后在她面前頓住腳步,輕輕蹲了下去,認真看著她的眉眼。

    夏薇的眼中,還有著殘存的淚痕。

    他皺了皺眉,然后不由分說地抱了上去。

    屬于另外一個男人的氣息將她籠罩。

    有幾分想哭,但還是掉不出眼淚。

    于是,就這樣靜默的擁抱了半響,她才低聲道,“對不起,我一直很亂。”

    他的模樣看得出來,是擔心她一夜再加一個上午,打不通她的電話,估計還四處找了她,顧家找不到,干脆就來了這里。

    不知道走了多少冤枉路。

    墨北廷抱著她,越來越緊,“對不起,是我的錯,我沒有看好你。我沒有想到我表姐會……對不起。”

    夏薇沒有掙脫,她想墨北廷雖然有些想法和她是不一樣的。

    可是至少,這是他的愛情,而愛情總是真摯的。

    她現在也的確需要一個不摻雜任何算計的懷抱,她太害怕了。

    那種情緒的焦慮難堪,凌亂的感情,讓她無所適從,想要遠遠逃走。

    她閉上眼睛,臉靠在他的肩膀上,“墨北廷,”她決定坦白,“我作為女人,其實很不適合相處,我有一些奇怪的固執。我也有一些奇怪的堅持。我有太多的夢想不肯放棄,不肯妥協。”

    墨北廷的懷抱很溫暖,只是安靜的聽她繼續說。

    “我本來應該要直接拒絕你的,可是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拒絕別人的好意了。你說得沒錯,我很寂寞,也許找一個合適的男人就夠了。”

    她抿唇,低頭總結,“如果你能夠讓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愿意接受你。”

    墨北廷的聲音在她的頭頂響起,“不管你用什么理由,只要你愿意接受我,我都同意。”

    她怔了怔,低了低眸子,“哦。”

    他抬手撥了撥她額頭前的長發,微微一笑,“我愛你。”

    她抿唇,本能地抗拒,過了一會兒,手才松了松,“對不起。”

    “沒必要現在回答我。”他嗓音很輕,“好的總是要留在后面,對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