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7章熱鬧的平安夜甜一口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7章熱鬧的平安夜甜一口

    看著藍又青走入了警局,夏薇才靠著車門,緩緩垂下了頭。

    顧英爵,過去他有多溫柔體貼,現在他就有多可惡。

    她從來都知道他是一個翻手間盛京都要跟著震一震的男人,可是他在她面前從來都是人畜無害的樣子。

    她真的恨透了他了。

    事實就是她不能拿他怎么樣,甚至她必須上門去求他。

    拘留所有藍又青幫忙打點著,她倒是不擔心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顧英爵至少看她很準,她是絕對不可能讓慕南桀和藍又青一個入獄一個守活寡的。

    天氣越來越冷了,轉眼就要圣誕了。碧藍的天空忽然飄下了一朵雪花,她的鼻尖凍得通紅,仰頭看著天空。

    雪花一朵一朵的落了下來,像鵝毛一樣,突如其來。

    她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撥給了席秘書。

    “派個車來接我,我現在在警局外面。”

    席秘書激動地舌頭都打結了,“太太……太太?”

    “今天好像是平安夜,顧英爵在哪兒,有約沒有?”

    “顧總現在在公司開會,晚上沒有安排。太太您過來陪顧總過平安夜么?”

    “你派車來接我吧。天冷,我快凍死了。”夏薇皺了皺眉頭。

    昨天她還在說他不是她想要的男人,今天就要過去找他,她心里不別扭是假的。

    車子很快就到了,她上了車一路到辦公大樓,天氣驟然變涼,她只穿著一件厚呢子,手指都凍得展不開。

    她走到總裁辦公室的直達電梯上,按了好幾次,手指都有點兒伸展不開了。

    上了電梯,進了辦公室,辦公室里靜悄悄的沒有人。

    席秘書早早就準備了熱茶,“太太,您來了,顧總現在還在忙……他說今天行程太忙了,如果太太想要見他,可以改日再約時間。”

    夏薇翹唇,“哦,他不想見我?”

    他知道她來求他,故意不見她。

    席秘書笑容滿面,“不是不想見,是上班時間暫時不見,太太不然先回家?有什么事情這么著急見顧總呢。”

    回家……回家床上說么?

    看了眼擋在她面前極力維持著笑容的席秘書,她眼睛眨都沒有眨一下,笑容粲然,“你覺得對我說這些有用?”

    席秘書露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太太……您別讓我太難做。”

    “他在哪里開會?”夏薇揚起下巴。

    “太太……”

    “問你呢。”

    席秘書吭哧半天沒說話。

    她在沙發上坐下去,打開了顧英爵的電腦,面無表情的道,“好,他在開會,那我等他開完會,他電腦里的東西挺有趣的,機密文件的密碼……好像是……啊,打開了……我在這兒等著不要緊吧?”

    總裁的機密文件,就在夏薇的小手輕輕敲了幾下之后打開了。

    偏偏總裁夫人還曾經身為一個公司的董事長,什么機密都能看得懂。

    席秘書:……

    “愣著干嘛?害怕我竊取商業機密?”夏薇蹙眉,“沒事兒,我不看,我就覺得這電腦用著有點兒卡……我刪一些不必要的東西下載游戲玩會兒。”

    刪……刪了……席秘書倒吸一口涼氣。

    “沒事兒,讓他慢慢開會,我自己玩。”

    秘書又站了一會兒,最后還是轉身出去了。

    夏薇在他的辦公室里打了大約三把游戲,抬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她中午沒吃東西,餓得胃疼趕到了這里,玩了一下午游戲,還不見人,心里就煩躁了起來。

    席秘書默默地走了過來,“太太,不然我們送您回家吧,顧總今天是真的很忙,從會議室出來就直接陪國外的客戶出去吃飯了。”

    夏薇抿唇,小臉繃得緊緊的。

    “太太?家里給您做了番茄燉牛腩,顧總說您身體不大好,家里醫生也到了,您回夏薇臉色不好理解成了顧太太餓了。

    “席秘書,他知道我在等他么?”夏薇皺著小臉。

    “顧總知道啊……可是顧總這不是真的在忙嗎?”席秘書想了想,道,“這次見的客戶約了很久了,不能不去。”

    夏薇抬手,將游戲關了,站起身。

    席秘書道,“太太,您穿的太單薄了,我們還是回家吧,您想見顧先生,什么時候不能見。”

    這么冷的天氣,慕西辭還在拘留所那個不是人待的地方。

    平安夜,藍又青還在以淚洗面。

    她為什么要聽席秘書的回家吃番茄牛腩,乖乖等顧英爵下班?

    “他在哪里吃飯。”

    “這些是李特助安排的,我并不知道呢。”

    夏薇閉了閉眼,“那就給李特助打電話,送我過去。”

    “太太……”席秘書嘆了口氣,只能給李特助打電話。

    那是一家西餐廳,等她過去的時候,服務員告訴她的是,“顧先生的確預訂了包廂,但是剛才又取消了。”

    她不高興,很不高興,肚子餓著,天下著雪,餐廳里到處都是人,只有她一個人形單影只。

    她被耍了。顧英爵不愿意見她,她就不管怎么樣都別想見到。

    他的確有不高興她的理由,她當著他的面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還和他吵架,還要離婚。

    她不覺得自己有什么錯,她只是無法忍受做這樣一個豪門太太。

    許多豪門太太都自欺欺人丈夫只愛她一個,可是事實上卻是,她們的丈夫只是需要她們扮演一個太太的角色而已。

    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不屬于自己的妻子。

    她夏薇,憑什么要遭這樣的罪?

    憑什么要去做那么一個有名無實的顧太太?一個愚蠢的,被欺騙隱瞞的顧太太?

    她站在餐廳門外,感覺頭一陣陣的發昏,冷風吹在臉上,眼淚都要凝成冰。

    夏薇站定,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太太。”

    站著的是李特助,他正低頭看著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紙巾,“太太,您別太難過……先生只是……只是……忽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為了讓這個善意的謊言看上去更真誠一點兒,他努力地瞪大眼睛,看著夏薇。

    她沒回答什么,伸手拿過紙巾。

    “顧英爵呢?”

    李特助笑容很禮貌很真誠,“顧總吩咐我來接您先回家。您身體不好,今天天氣冷,別凍著了。”

    夏薇直接嘲笑道,“我是來找他談判寶龍的事情的。他知道啊,這個事情不能拖。”

    “太太……”

    還不等李特助說什么,她就已經徑直走向李特助開來的豪車,扔下兩個冷漠的字眼,“帶我去見他。”

    “太太,您真的不用這么著急,”李特助跟在她的身后,心底有微微的嘆息,“只要您肯回來,顧總什么都好談。那邊顧總今天中午已經跟您寶龍的秘書談好收購價格……”

    既然已經談好了價格,那不見她是怎么回事?

    一言不發的打開后座的車門,然后俯身鉆了進去,李特助緊跟著上了車。

    “離婚協議的事情,他怎么說?”

    李特助愣了愣,“沒有聽顧總說離婚協議。”

    “哦,寶龍也談好了,離婚也不肯離,他都得償所愿了,為什么還躲著不肯見我?”夏薇問道,“覺得這樣能夠讓我方寸大亂,在離婚協議上的事兒讓步?還是覺得我就不會多管收購,隨便他買。”

    車子發動,李特助不知道該怎么說,沉默了一會兒,道,“太太還是問顧先生怎么想的吧。”

    車子開了大概十多分鐘,方向是家里。

    “我說了我要找顧英爵。”

    “先生在家里等您。”

    閉上眼睛,將心口堵了一早上的氣平息下去。一直等到車停下來,她才睜開眼,側首看向熟悉的別墅。

    “太太,到了。”

    夏薇抬手去推車門,“謝謝。”

    說罷,腳落地,下車,然后反手關上車門,頭也不回的往前面走,她抬手摁密碼開門。

    她開門進去,才走了幾步,眉頭就皺了起來。

    屋子里飄著燉牛腩的香氣,房子里靜悄悄的,被傭人收拾地一塵不染。

    她在鞋柜換了拖鞋,將外套遞給了傭人,走進了房間。

    客廳沒有人,客廳里的地上放著一個圣誕樹,纏著彩帶系著禮盒。

    夏薇走到圣誕樹前,伸手輕輕觸碰了一下頂端的五角星,又低頭,看了眼桌上的姜餅人盒子。咖啡桌上放滿了禮品,旋轉木馬,玻璃球的音樂盒,香水、包、還有一盒唇膏,……都是女孩子喜歡的東西。

    正中間的那個禮品盒……是給她的么?

    她伸手拿起看了一眼,拆開,看到了一條鑲嵌著鉆石的項鏈。

    香味越來越濃郁,不止是番茄燉牛腩,還有別的食物的香味。

    她頓了頓,轉身朝餐廳走去,遠遠的,就看到了顧英爵。

    面容英俊身形頎長的男人,高挑的身材上系著一個白色的圍裙,襯衫的袖口挽起,模樣很居家。

    灶臺上的鍋子冒著“咕嘟咕嘟”的香氣,他拿著一個湯勺,舀了一口,正在嘗咸淡。

    而一旁餐廳的桌子上,已經擺滿了一桌子的菜,還冒著熱氣,正中間那只火雞充滿了節日氣息……

    顧英爵看她一眼,把湯放在桌子的上,淡淡的道,“去洗手,吃飯。”

    她看著低頭擺弄各個菜式位置的男人,“你一直躲著我,是在家給我做飯?”

    覺得有點兒難以置信,夏薇問道,“你不是說和客戶吃飯么?怎么回家了。”

    “我沒吃飯,你吃了?”他溫溫淡淡看著夏薇,耐心地勸著這個疏離的女子,“嘗一嘗吧,畢竟今天過節。”

    菜很豐富,是多余兩個人的分量,她走過去,站在餐桌旁邊看了看,顯然,有好幾樣都是她特別喜歡吃的,湯也是她愛喝的。

    夏薇瞇了瞇眼,表情沒有很大的波動跟變化,“顧英爵,我不是回家吃飯的,我想要慕西辭從拘留所里放出來。”

    “今晚平安夜,陪我吃完飯再鬧,嗯?”

    扯了扯唇,她不動,靜靜看著顧英爵。

    餓了一天了,她的確有點不舒服,既然飯都做好了,她勉為其難陪他吃飯也不是不可以。

    她本來就是來求他的,“剛好我也餓了。”

    他笑了點兒,“去換身衣服吧。”

    她想了想,上樓換了家居服,又將長發扎在了耳后。

    回來的時候,顧英爵已經開了紅酒坐了下來,對她招招手,“過來,坐我旁邊。”

    夏薇走到了他的旁邊,他一只手輕輕攏住了她的肩膀,然后給她的盤子里夾食物。

    坐的位置剛好就是上次他到夏家的時候看到夏薇在餐桌上坐的位置,他的姿勢閑適,輕輕將她攏在懷中。

    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記仇。

    吃完后,男人淡然的嗓音已經響起,“陪我出去走走?”

    她正想說話,他便一個眼神看了過來。

    漆黑如墨的眼睛,靜靜看著她,仿佛要將人吸入其中。

    他站起身,去找了一件外套給她披上,然后拉著她到了花園里。

    顧家別墅的花園帶著泳池和一片草坪,花叢茂密,隨時可以在家里開露天party或者燒烤。

    雪已經停了,小區別墅一片銀裝素裹,花園里有人在放煙花,在天空中爆出炫麗的色彩。

    顧英爵輕輕攏著夏薇,下巴抵著她的額發。

    夏薇已經看得呆住了,一瞬間忘了一天的焦慮,眸子里有星點的喜悅。

    煙花一朵一朵的盛放,顧英爵的聲音很溫潤,“明天我讓人把院子里掃一個雪人出來給你玩。”

    她身體一僵,“今晚平安夜,他還關在拘留所……”

    她開心不起來。

    男人波瀾不驚的嗓音,“今晚留下來陪我。”

    “我……”

    夏薇的手輕輕蜷起,她轉身看著立在身后的男人,臉上有些不可思議,但更多的是好笑,“你說什么?”

    留下來陪他?

    這個男人,到底是怎么把這句話說得這么冠冕堂皇,理所當然的?

    顧英爵沒說話,拉了拉她,把她帶回暖氣充足的屋子內。

    顧英爵走到桌子前,將禮品盒掃開,拿出壓在下面的文件,轉身遞給夏薇。

    夏薇愣了愣,接了過來看了一眼。

    是收購合同。

    看上去相對公平,并不是全部收購,顧英爵將會成為公司的股東和理事。

    “你就是為了這個,所以找了我一天?我簽了,自然不會有人再找寶龍麻煩。”顧英爵神色極其溫柔地看著翻閱文件的女孩,“回來,嗯?”

    夏薇眉眼間噙著冰涼的嘲弄,她瞇起眼睛笑著,看著眼前高俊英挺的男人,“顧英爵,就為了晚上和我上-床,你就能夠折騰出這么多事兒來,我是應該說你聰明呢還是應該笑話你蠢?”

    顧英爵絲毫不為所動,看著夏薇生動明艷的小臉,忍不住笑了笑,腔調很低懶,“這不是小事情,我太太要和我離婚了,我家都要沒了,怎么能算小事呢。”

    夏薇看了他半響,然后笑了笑,“真是難得你這么在乎我,還費盡心機為我過節呢。”

    顧英爵瞥都沒有瞥一眼,淡淡道,“慕西辭在拘留所里,你感覺怎么樣。”

    她臉色微變,將手中的合同摔在了桌子上。

    顧英爵頗有興趣的看著她想要咬死他又不能的樣子,“你想要贏過我真的太難了夏薇,不如乖乖聽話?”

    “顧英爵……”她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我不愿意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也不想當你的顧太太了。你能不能放過我,嗯?”

    男人唇上扯出淡淡的弧度,“我又沒有對你怎么樣,你不是好好的在這兒站著么?我凍著你了還是餓著你了?還是你想要吃藥我沒有去給你買?”

    真夠無恥……

    她抿唇,“你能別拿我朋友開刀么?”

    “我這不是在和你商量么?”顧英爵笑了笑,“他還沒有判刑。”

    夏薇往后退了一步,將距離拉開,將合同放在桌子上,一張臉仍然是冷的,“簽字。”

    她一雙眼睛直接對上他的視線,一字一頓清晰的道,“簽字完了,幫我打個電話,把慕西辭放出來。”

    他挑著眉頭,淡笑著看她,“然后呢?你要回夏家么?平安夜去找那個男人么。”低低的嗓音從喉骨中溢出,“你還沒有答應我。”

    她將自己的背脊挺到最直,雙眸不閃不躲靜靜看著他的眼睛,“一碼歸一碼,我和你離婚的事情是我們感情的問題。顧英爵,把感情和利益混為一談只會讓事情越變越糟。”

    她打定了主意,就絕對不會讓步。

    顧英爵將合同順手摔在地上,一把按住她將她推入沙發里,然后直接欺身而上,趴在了她的身上,兩只手狠狠掐著她的腰肢不讓他亂動。

    夏薇覺得自己要瘋了,手才剛動就立即被準確的抓住,整個人被狠狠按進沙發里。

    剛才清貴溫淡的男人好像在一瞬間化為野獸,重重將她按在地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鋪天蓋地的吻,野性勃勃的氣息,帶著讓她神經緊繃的氣息。

    她不知道他糾纏了多久,她的思維混混沌沌,任由他親吻著。

    哪怕他就在沙發上將她強要了,她也毫不懷疑。

    她被他重重抵著,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臉,修長干凈的手指帶著哀傷輕輕撫摸著她的眉眼,低聲發問,“夏薇,你真的想要和我離婚?真的,再也不想要看到我了?再也不愛我了嗎?”

    她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眼眶忽然發潮,喉嚨里好像堵著一大塊痰,上不去下不來。

    “你說是,我現在就放了你。”他好像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夏薇的淚水多眶而出,本能的懷疑猶豫著。

    真的……嗎?

    然后,壓在她身上的沉重身軀突然就消失了。

    顧英爵已經站起了身,情-欲退卻后的他恢復了冰涼斯文的樣子,俯身從地上撿起了那份協議,然后坐了下去,將所有的禮物推開,露出平整的桌面,然后低頭簽名。

    她坐起身,長發凌亂,眸子里含著淚水,大約因為剛才忽然山呼海嘯的吻,和讓她難過的問題,她還有一些混沌。

    她看到她顧英爵低頭在股權轉讓合同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顧英爵的嗓音很沙,“你要不要看一看。”

    夏薇搖搖頭,“不用……我相信你。”

    顧英爵走到門邊,叫來了手下,將合同遞了過去,又低聲囑咐了一些什么。

    夏薇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半躺在沙發上,目光沒有焦距地落在圣誕樹上。

    顧英爵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將發呆的夏薇抱了起來。

    夏薇掙了掙,“放開我。”

    他抱她上樓,溫淡道,“我已經簽字了,也讓拘留所放人了。就算作為交易,讓你陪我一晚上不過分吧,”男人瞥她一眼,低頭重重的親了一下,“你又不是第一次陪我。”

    ……………………

    顧英爵在床上從來不是什么紳士,尤其這一次,大約是付出了籌碼,大約是夏薇最近太不聽話了,他要的格外瘋狂。

    夏薇幾次哭出來,想要一腳把他踹開,都忍住了。

    她感覺他就是一只野獸咋撕咬著她,汲取著她,占有著她。

    他要了幾次,結束后,夏薇軟著腳下了床,去簡單沖洗了一個澡,然后穿衣服。

    顧英爵翻了個身,坐了起來,在昏暗的臥室里,可以隱約看到他胸前的肌肉線條。

    “你去哪里?”顧英爵的嗓音很溫涼。

    “回家啊?”她不以為然地說著。

    顧英爵頓了頓,“能別走么?”

    夏薇一刻也不想呆在這個曾經屬于她的臥室里。

    “拘留所那邊……我可能要過去一趟……”夏薇道,“下雪了。”

    顧英爵薄唇撩起,“剛從我床上下去就惦記著他。”

    夏薇不想在這里聊,轉頭不去看顧英爵,“我等你下樓。如果你不來,我就自己去拘留所……顧英爵,你要是不放人,我就在拘留所陪他過夜。”

    聲音驀然低沉,“夏薇!”

    她腳步不停,徑直下樓。

    聽到她下樓的腳步聲,一個女人的嗓音傳來,“英爵?”

    梁以沫穿著乖巧的雪白外套,正一臉欣喜地坐在沙發上拆著禮品盒。

    夏薇淡漠的看了眼梁以沫,臉上表情不變,繼續往下走。

    她身上實在是太不舒服了,沒有心情計較梁以沫為什么會在這里。

    她的氣息過于慵懶嬌媚,脖頸上的吻痕也是那么刺目,以至于梁以沫一眼就看出來了剛才發生了什么,面色僵了僵,“夏薇,你在這里干什么?”

    夏薇余光都未曾瞥過去,徑直走自己的路。

    她沒有什么閑心去思考梁以沫為什么平安夜跑來顧英爵這里,也沒有想過梁以沫是不是結婚了,和顧英爵到底是什么關系。

    他們顧家的糊涂賬,她是不準備摻合了。

    她走下樓梯,梁以沫就已經走了過來,一雙眼睛冷冷的瞪著她,臉色慘白慘白,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問你,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她死死的盯著夏薇嬌艷而淡漠的臉,“你們不是在鬧離婚么?你不是和墨北廷在一起了么?”

    夏薇不想搭理她,淡淡瞥了她一眼,只覺得很煩。

    伸手就推開了她,繼續下樓。

    梁以沫一直以為今晚的一切都是為她準備的,直到看到夏薇,她才情緒失控。

    顧英爵居然還不死心嗎?

    從夏薇的表情里她都能感覺出來一層厭倦,顧英爵到底為什么,還要死死的纏著她?

    顧英爵難道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是一個殺人兇手——她差點讓她死。

    她身上現在還留著夏薇給她的傷疤。

    梁以沫嫉妒她,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一種強烈的嫉妒。

    顧英爵那么一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愿意把自己的愛情給誰她都無所謂,但是唯獨夏薇——

    夏薇的世界充滿著利益算計,她不過是一個從底層爬上來的賤民而已。這樣的女人,除了利用和算計還有什么?

    顧英爵曾經愛過她,她想最起碼,顧英爵應該找一個和她相似的女人。溫暖的,安靜的,不爭不搶寵辱不驚的,徹頭徹尾的名媛,那樣,她至少會心安。

    可夏薇呢?那么明艷,那么肆意,那么爭強好勝!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為了金錢不擇手段的惡臭!

    顧英爵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是自甘墮落!

    她看著夏薇,她渾身的傷痕毫無以為是剛剛經歷過一場激烈的情事……和顧英爵?那個在她心中無比高尚純粹的顧英爵。她在美國午夜夢回時甘愿等待一輩子的顧英爵?

    那么自持自若,干凈凜冽,溫潤清高的男子。

    怎么會……

    她只要想象出顧英爵和這個女人……她就覺得挖心挖肺地疼著。

    梁以沫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拳頭也跟著緊緊的握著,指甲狠狠掐進了肉里,“夏薇,你這樣肆無忌憚的糾纏著顧英爵到底有沒有點兒羞恥心?你這個女人心里到底有沒有點兒良知?你都收了顧家的錢了,現在還糾纏顧英爵?墨家一個、這兒一個,你真當自己是娛樂圈交際花,賣了這個賣那個……錢收雙份還不夠啊?”

    這女人擋著她的路,夏薇無奈的聽著她聒噪。

    也不生氣,就那么閑閑淡淡的站著,等她說完了,才悠悠道,“沒辦法,我來找他簽協議放人,他說我陪他他就同意……”

    看著梁以沫驟變傷心欲絕的模樣,夏薇只覺得乏味。

    何必呢?不喜歡你的男人這樣付出,值得么?有什么愛情值得你這樣作踐自己。

    她輕聲笑著,“梁以沫,今晚平安夜,你的丈夫沒有陪你么?怎么跑來別人家里啊……顧英爵應該不知道你會來,否則他說什么也不會那么著急地把我按臥室里的。”一雙眼睛在梁以沫妝容精致的臉上輕輕掃了一掃,“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嗎?顧禮棠怎么你了么?”

    夏薇靜靜看著梁以沫的面部肌肉,在看到那一瞬間的心虛的時候,笑了笑。

    沒有事情啊,就是單純跑過來找顧英爵……?

    夏薇撇了撇嘴角,“你還是那老一套啊……每次都假裝出事裝可憐,然后讓顧英爵憐香惜玉。不過可惜了,顧英爵不大吃那么一套,你丈夫不管是今晚參加派對去了還是陪新小女友去了,顧英爵充其量都是安慰你兩句。這樣強行讓男人當備胎的女人,他不喜歡,你知道么?”

    梁以沫臉色又是一變,“你……”

    “這么大半夜的你穿成這樣偷偷跑來,不是想要發生點什么誰信啊,”夏薇慵懶地打了個哈欠,“剛剛看到顧英爵送我的禮物看你挺開心的啊……怎么,看到我在這里心碎了?”

    夏薇的嗓音很懶,和梁以沫滿身攻擊性比起來,她看上去就好像普通朋友偶遇了閑聊一樣,“女人啊,又想端著,又想送上門,你倒是給自己找了個不錯的借口——被欺負了,需要人安慰,所以來找他。”

    梁以沫看著她的臉,忍不住就想要反駁。

    她話中的羞辱之意很淡,好像夏薇根本沒有意識到她說的這些有多么揭人傷疤。

    “如果你真的喜歡顧英爵,麻煩你直接告訴他好么。”她轉眸看著梁以沫,“你這樣不干不脆,讓好好一個男神給你當備胎,你好意思嗎?顧英爵就算對你有意思,被你這樣折騰著也累啊。你看看我,我就討厭太復雜的關系,我覺得不合適的男人,我就直接說不要,我覺得合適的男人,我就直接問結婚么。”

    梁以沫呼吸困難,一雙眼瞪著她,控制不住般的尖叫,“我不用你來教我怎么和男人相處,我比你懂!”

    夏薇淡淡的笑,“哦,我以為你會奇怪為什么現在顧英爵更愿意纏著我而避開你,明明你在他心里也有一定地位的……”

    夏薇的嗓子不舒服,說話很輕,沙沙的,漫不經心的,卻深深烙印在梁以沫的腦海中。

    梁以沫滿腦子都是夏薇說的話。

    明明你在他心里也是有一定地位的……

    為什么他更愿意來纏著我而不是你。

    她心里有一點兒歡喜,雖然所有人都說顧英爵在乎她,但是誰說都沒有夏薇說讓她更覺得這是真的。

    夏薇總會離開顧英爵,他們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性格也完全不同。

    而她自小和顧英爵一起長大,他的性格他的生長環境她都了若指掌。

    現在雖然說是她嫁給了顧禮棠,之間隔了一個人,可是顧禮棠每天都不回家,和她形同陌路……她不覺得會太難。

    只要顧禮棠打她一頓,鬧一鬧……興許……顧英爵會忍不住……

    夏薇將她臉上的起迭情緒全看明白了,她偏了偏頭,覺得自己好像沒說什么啊,這個女人怎么就露出這樣詭異的表情呢。

    梁以沫的把戲她都看膩了,看到她出現在這里就知道她心里打得什么算盤,女人的心思就那么簡單。

    她不過想教教這個情敵該怎么做,讓顧英爵分分心不要總想著對付自己了。她沒太過分吧?

    她覺得自己簡直是小天使呢。

    夏薇完全沒有想到,她隨口幾句話,將梁以沫心中的魔鬼勾引了出來。

    夏薇從她的身側走過,然后在沙發坐了下來,看也不看那些禮品盒子,拿起了合約放進了包里,然后走進更衣室里,換衣服。

    梁以沫看了她兩眼,“你不走么?在這里干嘛?”

    第一次聽說客人要趕女主人出門的。

    “哦,還有點事情。”

    她拿著合同默默等著顧英爵,她看到顧英爵和手下交待了什么話,但是不確定顧英爵到底有沒有通知拘留所放人。

    如果她現在出門,第一時間也是會去拘留所……不管多累。

    她必須親耳聽到他打電話給警局處理這件事情才會離開。

    梁以沫看著夏薇,只覺得煩躁不安,有她在,顧英爵沒有心情管她吧。

    門外的鈴聲忽然響起,夏薇下意識地抬頭看了過去。

    “小叔?小叔你在么?”

    梁以沫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夏薇挽唇,今晚,好熱鬧。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