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8章最起碼騙一騙我也好啊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8章最起碼騙一騙我也好啊

    夏薇不管梁以沫的怒瞪,走到了門邊開門。

    顧禮棠的臉上帶著幾分戾氣,看到夏薇,臉色垮了下來,“嫂嫂。”

    “怎么這會兒來了?有什么事情么?”夏薇笑了笑。

    顧禮棠看了一眼夏薇身后的梁以沫,喃喃自語般,“她果然在這里。”

    “沒事兒,我就是想跟我叔說聲,我今晚去酒席應酬了,沫沫在家可能一個人不開心想來陪陪叔叔嫂嫂,那就讓沫沫來陪。什么時候想回家通知我來接,不想回家,那也沒關系,反正我也沒有想過要她回家。”

    梁以沫立刻尖聲道,“你就是去約會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么?”

    她蹙了下眉,隨即淡淡開口,“要顧英爵下來么?我去叫他?。”

    顧禮棠無所謂的聳聳肩,“小叔在忙么,如果在忙就算了。”

    他不忙,就是挺累的,估計還有點兒心情不好。

    男人和女人總是不一樣的,女人總是精力充沛,而男人,每次結束后就恨不得抱頭大睡。

    夏薇想著,如果一會兒他還不下樓,她就上樓看看,是不是真睡著了。

    她笑了笑,“先進來吧,外面天冷……”

    身后的梁小姐的模樣和眼神,恨不得將夏薇撕了。

    “不用……我還有別的事情。找到她就夠了。”顧禮棠散漫清俊的臉上帶著點兒不屑的笑,看了一眼梁以沫,“什么時候她玩夠了,讓小叔給我打個電話,我接她回去。”

    “顧禮棠……”梁以沫氣得面色發紅,“你不要得寸進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今晚去做什么了。平時你也沒怎么關心我,今晚表現給誰看呢?”

    顧禮棠潦草一笑,惡劣的挑起眉頭,“怕你惡人先告狀啊。”

    夏薇本來準備說話,卻聽到背后樓梯有腳步聲響起。

    她回過頭,果然看著穿著一身絲質睡衣的男人下樓了,他的臉上帶著溫淡的疲倦,目光先落在了夏薇的臉上,又皺眉看了看出現在屋內的不速之客。

    梁以沫看到顧英爵就哭出了聲,“英爵,你大概不知道吧?顧禮棠娶了我之后一次次把女人帶回家里來。今晚平安夜,他養的那個女人把他們的視頻直接發到了我的手機里……他剛剛口口聲聲說著去應酬,其實就是去陪那個女人。”

    梁以沫手攥成了拳頭,冷冷的道,“我不知道我該去哪里樂,誰能夠替我做主……我只能來找你。英爵,我嫁給他真的不開心。”

    顧英爵走過來,他側首看了一眼顧禮棠,“沫沫說的都是真的?”

    顧禮棠笑了,“什么視頻,我不知道。”看了一眼梁以沫,“我答應奶奶娶她照顧她,我覺得我做到了,沒必要讓我想做什么都要讓這個女人管著是吧。”

    顧英爵看了一眼梁以沫,“不然,離婚吧?”

    梁以沫愣了愣。

    顧禮棠道,“咱們家離婚?你想讓奶奶弄死我?”

    夏薇在一旁站著,總覺得這話是說給她聽的。

    顧英爵閑閑淡淡的站在那里,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樣。

    可是梁以沫降頭別了過去,一臉受了傷的樣子。

    顧英爵淡淡吩咐站在一旁的傭人,“把飯菜熱一熱吧。”

    又看向了顧禮棠夫妻,“既然都來了,一起吃飯吧。”

    “不用了,”梁以沫清冷的道,“你太太向來不喜歡我,我在這里只是礙眼。”

    顧英爵無視她的話,“禮棠你還沒吃東西吧?”

    顧禮棠愣了愣。

    “顧英爵,”梁以沫用力的閉眼,清秀美麗的臉上帶著淚水,“我現在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是想問你一句話,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你覺得開心么?”

    夏薇默默地將門合上,忍住直接離開的沖動,長發垂下掩住她半邊面頰。

    顧英爵皺眉,“禮棠的事情你興許有什么誤會”

    “我們變成現在的樣子你開心嗎?”梁以沫渾身顫抖,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你的太太把我推到樓下……差點摔死我,你的侄子說要給我一個交待娶了我,可是根本沒有拿我當他的太太,每天出軌也絲毫不在乎我……”

    她伸手輕輕拽住了顧英爵的袖子,“你開心么?……這樣的結果……”

    她看到那些視頻,抱著一線希望來找顧英爵,看到的,卻是那個差點殺了她的女人從顧英爵的房間里走出來。

    ——她到底做了什么?

    梁以沫看出他根本沒有要告訴她的意思,咬唇泛出冷笑,“顧英爵?你答應我爸媽要照顧我一輩子的,這就是你的照顧么?”

    顧英爵耐心看著她,“沫沫,先吃點東西,嗯?”

    梁以沫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顧英爵,幾秒之后,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沒走幾步,就被男人的手大力的抓住,回頭看見一張冷峻的容顏,“去把衣服換了,”他皺眉,頓了一會兒,然后道,“等會兒禮棠來了,我會讓他親口跟你說。”

    梁以沫站著沒有動,一雙眼睛盯著他。

    夏薇抬起臉,笑容溫婉,“好像我現在說話有點兒多余。不過……顧英爵,所謂的照顧一輩子,難道不是要結婚的么?”眸子里有點兒溫涼的寒意,“原來,你在和我結婚之前……就答應過人家父母要和她結婚了啊……這么算來,我還真是個小三。”

    “夏薇……你不是要和顧英爵離婚么?”梁以沫轉眸瞪著她,“怎么還賴在顧家做顧太太。”

    夏薇站在門口,“只要顧總把答應我的事情做到,我現在就走。”

    顧英爵眉頭皺了皺,“夏薇,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先上樓回臥室等我,我一會兒處理好就來找你。”

    夏薇不大想動。

    顧英爵只能用頗為警告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我們說好了的?”

    夏薇微微一笑,不理會客廳里鬧得幾個人,折身上樓。

    在走過他身邊的時候,顧英爵低聲問道,“不高興?”

    夏薇想了想,低懶地回答,“沒啊,”她笑了笑,“畢竟你是家里的長輩,他們兩個出了事情,肯定要來找你調和的啊……”

    男人的眼神里帶著幾分不悅。

    夏薇失笑,“你怎么了?”

    顧禮棠走到了梁以沫的面前,笑著看著他,“梁以沫,你說我對你不好,是吧?我剛開始對你不好么?你去了美國又回國我和你分手幾百年了你還糾纏著我有意思么?你果照國內哪個男人硬盤里沒有,我嫌棄你了么?今晚平安夜,我去應酬你就又整出來幺蛾子。還嫌不夠丟人么?”

    “非要讓整個世界都覺得你慘,所有人都欠了你你才高興?”顧禮棠低低地問。

    “我本來就是慘啊。”梁以沫好笑的看著他,“你說的被綁架還有那些照片,是我愿意發生的么?你說的去了美國,我們分手了,我回來是糾纏你么,你自己來接我的啊……我爸媽為了你們顧家死的,我回來不找你們還能夠找誰。你們說了這里是我家啊。今晚平安夜,你能不能夠管好你的小三小四,不要讓她們給我發什么亂七八糟的視頻。”

    “你們說賠償我給我一個婚禮,你說賠償我會娶我,你們問過我想要么?”

    梁以沫將手機里的視頻調出來,摔在地上。

    “顧禮棠,你以為你們很仁慈么?”

    顧禮棠看了她一會兒,才開口道,“行,那我們回去說。別在這里丟人了好嗎?”

    “回去你會跟我說嗎?”梁以沫往后退了一步,笑容嘲諷,“你能來這里,不就是怕我跟你小叔告狀嗎?”

    梁以沫忽然扶了扶頭,整個人都在眩暈。

    顧英爵皺眉看著她,“沫沫……”

    “我不想聽你說廢話?”梁以沫咬牙打斷他,“顧英爵,你是在懲罰我么。因為我當初背叛了你,所以你就找了一個什么都不如我的女人,讓我變成現在的樣子。”

    夏薇慵懶的嗓音靜靜響起,“梁以沫,顧英爵當初為了被綁架的你,寧愿和我離婚。發生那些悲劇和意外都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他也很不好受。顧英爵待你一直很好,談不上懲罰。”

    她說得很自然,好像事不關己。

    顧英爵淡淡瞥了她一眼,眸中的寒意越來越深。

    夏薇半靠著樓梯的扶手,笑容嬌艷,“一日夫妻百日恩,梁以沫,我記得你每次來找顧英爵都是為了讓他幫你挽回顧禮棠,今天怎么畫風不大對,顧禮棠都來了,你還不愿意呢。”

    “怎么,聽說我和顧英爵要離婚了,所以特意打扮了來陪他過圣誕節么?”

    “你對顧禮棠都不是一心一意,還抱怨人家外面有女人,你哪里來的這么多委屈?”

    梁以沫惱羞成怒,轉而冷冷的看向她,“夏薇,是你給顧奶奶出的主意讓禮棠娶我的么?”

    夏薇挑眉,挽起唇角笑,“什么?”

    “夏薇,我早就知道你心機很深,一邊對顧英爵若即若離讓他對你割舍不下,一邊斷了我和他的后路,”梁以沫勾出幾分諷刺的笑容,“用這些招數捆著一個男人,有意思么。”

    顧英爵眉梢不動聲色的揚起,若有所思地看著夏薇。

    夏薇笑了笑,修長的手指輕輕搔刮著男人的掌心,“梁以沫,我真的不明白,我和你來往的時間長長短短加起來不過幾次,你怎么就能夠憑借幾面之緣就給我下這么大的定義呢?”

    心里升起了幾分煩躁,他們到底要耗多久……她可以等,慕西辭呢?

    她抬起下頜,笑不及眼底,“梁小姐,你們夫妻的事情能夠回家自己解決么?總是在這里吵吵鬧鬧的,很煩。”

    梁以沫看著她嬌艷帶刺兒的模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在幾秒鐘的安靜里,顧英爵偷偷掐了一下夏薇的腰窩,最后朝顧禮棠道,開腔,“你們先回去吧。”

    梁以沫低下頭,有輕聲啜泣。轉過身,就朝著門外走,步伐太快,在走到夏薇面前的時候狀若無意的狠狠撞了夏薇一下。

    夏薇靠著欄桿,被猛地一撞沒反應過來,穿著高跟鞋的梁以沫反而直直摔了下去。

    一直潦草地站著的顧禮棠伸手就想接她,卻見她直沖沖撞入了顧英爵的懷中。

    她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夏薇看愣了。

    她換上了舒適的家居服,腳上穿著家居鞋子,想摔倒也有點難度。

    只能看著梁以沫在顧英爵的懷中,緊緊抱著……她看上去想要站起來,可是腳好些扭傷了,剛站穩,就又裝入了顧英爵的懷中。

    顧禮棠也看傻了,忽然一笑,“小叔,嫂子還在一邊看著呢。你別太過了。”

    顧英爵偏頭看了一眼唇紅齒白愣愣看過來的夏薇,她一身白色毛茸茸舒適的小熊睡衣,腳上蹬著柔軟的兔子拖鞋,看上去不能更蠢。

    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還盛著凌亂的感覺。

    勾唇笑了笑,顧英爵低頭看向梁以沫,“沫沫,我知道你不開心,”他用溫淡甚至有點兒愉悅的嗓音道,“可是沫沫,你已經是她的妻子了。”

    梁以沫抬頭,看著他,“可是,這個世界上,你是唯一真的對我好的人。”仿佛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梁以沫冷笑的道,“這場婚禮,對我和顧禮棠都不合適。”

    顧禮棠聳了聳肩膀,索性在沙發上坐了下去,淡淡道,“你去美國的時候我很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會和你去也不會等你回來。你去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結束了。我沒有回頭的打算。你既然回來又鬧成這個樣子,我身為顧家的孩子娶你我也沒多大意見。可是你我心里都清楚,我只是給你一個家而已。你在上流社會那么久,應該明白這種夫妻關系。”

    夏薇握了握拳頭,笑容逐漸揚起。

    是,這種夫妻關系,撕開了就是這樣,各玩各的,沒資格抱怨,沒理由鬧。

    顧英爵還會騙騙她維持表面的和睦,很多男人,卻是連騙都懶得騙。

    梁以沫的臉一下就變得蒼白起來,她失控一樣高聲含著,“這不是我要的婚姻。”

    夏薇閉了閉眼睛,轉身上樓。

    “你和那個女人既然那么恩愛,你們就在一起啊?我不介意把位置讓給她。我也有我想要的。”

    “你給了她一個孩子,還給她無時無刻的陪伴,何必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呢?”梁以沫抱著自己的腦袋,喃喃的道,“為什么我要忍受這些。就因為你們顧家要還債,要照顧我?”

    顧英爵靜默了下去。

    顧禮棠在沙發上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既然都說開了,梁以沫,我只能告訴你。我曾經喜歡過你,我們可以不必這樣的,但是你將我的喜歡都浪費干凈了。”

    她的臉色很蒼白,失魂落魄。

    “即使你是梁家的女兒又怎么樣,嗯?你的父母在世的話給你安排的婚姻也是這樣。找一個門當戶對的男人,一場門當戶對的聯姻……梁以沫,你不要,有的是女人想要。”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梁以沫大聲尖叫。

    夏薇垂下臉,捂著心口,只覺得悶悶的疼。

    “沫沫,”顧英爵皺眉,沉聲道,“你冷靜點。”

    顧禮棠笑了笑,嗓音異常冷漠,好像染了冰,“不嫁給我你還能嫁給誰?還有誰肯要你?我們顧家,沒虧待你啊梁大小姐。不然我們離婚試試,你看看我叔叔會不會為了你離婚?還是上流社會誰敢要你這么個在叔侄之間周旋的女人?”

    梁以沫渾身一抖。

    顧英爵抬起頭,“禮棠,沫沫的情緒很激動,你別再逼她了。”

    顧禮棠抬眼看了一眼顧英爵。

    “等她冷靜下來再說,”顧英爵嘆了口氣,看著他的眼睛淡淡的道,“既然她想留下,你就讓她留下吧。明天等她情緒穩定了再說。夏薇在這里,你不用太擔心。”

    顧禮棠盯著梁以沫看了良久,半響他才道,“我會把今晚的事情告訴奶奶。明天再說吧。我累了。”

    梁以沫有點兒絕望,渾身顫抖,她下意識地縮在顧英爵身后。

    顧禮棠最后看了一眼梁以沫,眸色冷漠而森寒,“最好不要在我嫂嫂面前鬧,如果今晚再惹出什么事情,我不確保我會不會做出什么事情。”

    梁以沫身體輕輕抖了抖。

    顧禮棠是顧家的男人,骨子里總是有一股狠厲的霸氣的。

    …………

    夏薇上了樓,窗外大雪紛飛,夜晚的別墅區銀裝素裹。

    她站在窗前,發呆想著剛才梁以沫的吶喊。

    婚姻,到底是什么?門當戶對,條件合適,所以找一個可以結伴一生的人么。

    顧英爵走入屋內就看到了正在靜靜發呆的女人。

    她聽見響動回過頭看了一個高大漠然的男人,“慕西辭……”

    顧英爵走進來,反手將門帶上,走廊的光線一下子被隔絕了出去,屋子里只亮著一盞壁燈,暖暖的光線。

    她想要出去,被顧英爵一把拉住,輕輕抱入懷,嗓音低低的,“我在拿合同給手下的時候交待過了放人,你不用擔心。”

    夏薇過了好一陣才哦了一句。

    那么,她可以走了。

    顧英爵卻抱得更緊了。

    “你好像生氣了。”

    夏薇輕輕淡淡地笑,“和我沒有關系,我干嘛要生氣。”

    “你今晚有些心不在焉。”顧英爵坐在了床上,拉了一把夏薇,將她拽入懷里,一只手輕輕揉著她的長發,“你騙不了我的,你的臉上都寫著。”

    “不是,”她清清淡淡的否認,“我本來應該生氣的,后來只覺得她可憐。”

    “夏薇,”顧英爵盯著她平靜漠然的臉,嗓音低低的道,“你是覺得你也和她一樣,所以想要和我離婚么?”

    “其實一樣不一樣,如果你真要留我下來,我也就認了。”夏薇抬起頭看著顧英爵,“但是我不能忍受隨便對我朋友下手的丈夫。我本來就知道我們是怎么樣的關系,但是你最起碼騙騙我讓我以為我們很好啊……”

    顧英爵站起來,擰著的眉,“夏薇,我沒有騙你。”

    夏薇笑了笑,“我覺得,其實你對我不差,最少還會騙我。其他男人,大約沒那個耐心吧。”

    男人沉郁的黑眸若隱若著薄薄的不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