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0章她就是低不下頭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0章她就是低不下頭

    “顧英爵你個老流氓!”她破口大罵。

    換來的,只是男人更優雅蔑視的笑。

    寶龍辦公室,兩個無所事事的女人坐在一起大眼對小眼。

    藍又青后來扶額問她,“你到底都對顧英爵做了什么,讓那么個大總裁痛下殺手這樣對我們。”

    夏薇默默抿著唇不說話。

    夏薇接的新戲被顧英爵砍了,藍又青陪著她過來看看。

    藍又青理所應當把所有的事情交給了夏薇,自己在旁邊抱著奶茶,磨磨蹭蹭地喝著。

    “其實我覺得墨北廷挺不錯的……”她咕噥了醫生。

    夏薇和手下交待了一下工作的事情,抬起頭,臉色很寡然,“不然我回去找墨北廷?”

    “別介別介……”藍又青笑了笑,懶散的換了個姿勢,“顧英爵挺好的,還給寶龍了一份投資審批協議。”

    藍又青拖著腮,“哎,你怎么對我也不說啊……咱們倆關系那么好,你為啥不愿意和顧英爵在一起了?我不覺得你是那種有事兒沒事兒鬧一鬧的女人。”

    夏薇低頭翻看著臺本,確定將工作安排完了才坐回了椅子上,嗓音很平靜,“哦,我不小心知道了他睡了小女星的事兒。再加上那段時間梁以沫鬧得厲害,我媽媽生病,我心里很煩躁,所以不想和他耗下去了。”

    藍又青靜了靜,“你確定,顧英爵出軌?”

    “我看到了酒店的監控,后來那個女孩兒還找我承認了。”夏薇的口氣好像在說一個和自己無關的事情。

    “那你現在……”

    夏薇將臺本合上,“我試過了,不行,所以就算了……橫豎他對我還是不錯的。”

    顧英爵嘛,能夠在商場斗智斗勇血光廝殺過來的人,想要制伏她再簡單不過,她已經放棄了。

    “慕西辭怎么樣了?最近不怎么見到他。”夏薇不在意一般地問道。

    藍又青目光復雜,很快笑了起來,“好像迷上了高爾夫。”

    過了會兒,又看向夏薇。

    “其實,我聽說顧英爵的前女友,除了梁以沫,后果好像都不大好,”藍又青一臉八卦的樣子,“你最起碼結婚了,以后……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夏薇下巴擱在桌面上,看著制作組里的員工忙碌,“哦?我不覺得還有女孩兒會和我一樣,不想和他在一起了,還要被他拿捏住把柄威脅……”

    “顧英爵要什么女人沒有,能夠為了你這樣,真的是對你上心了。”藍又青拉了拉夏薇的手。

    “不過……也興許只是男人的控制欲作祟……感情的事情,誰說得準呢。”

    多少富家公子哥兒喜歡在女人身上找存在感,覺得女人拒絕了要離婚是奇恥大辱,非要把女人搶回來心里才甘心。

    顧英爵興許就是那么個心理,夏薇這么想著,心情又糟糕了一點兒。

    夏薇又趴下去了一點,嘆氣,“不然,我最近對他千依百順,興許他覺得膩味了,就會把我甩了。”

    “夏薇,”藍又青心里的脾氣都被夏薇弄沒了,諷刺道,“你這樣有意思么?”

    夏薇撇撇嘴,雙手交疊放在桌面,無精打采,“我試過離開國內,可是美國舉目無親工作完了我還要回來。我也試過讓梁以沫陪他過圣誕,他看也沒有看梁以沫一眼。我罵過他,他沒理我還……我也咬過他,他完全不在乎,還問我不會真的覺得他會疼吧。”

    “認真的,我早知道我這樣鬧他沒直接同意離婚,而是折騰你們。我寧可自己從來沒有說過那些話。”藍又青一張臉都黑了,“是挺意外的……”她看著夏薇,越看越不順眼,“夏薇,你到底哪里比我強,為什么有男人愿意為你翻天覆地地鬧?”

    夏薇弱弱的道,“興許……他瞎吧。”

    藍又青一肚子脾氣不知道該怎么發作,定定看著夏薇,道,“你脾氣也不好,人還蠢,還是個工作狂,除了長相,哪里也不像是禍害金主的妖孽啊……”

    夏薇拖著腮,“總之以后我不會再讓你和寶龍出事兒了,你放心。”

    藍又青想了想,顧英爵家暴打人還出軌,這個女人的脾氣,指不定要鬧到什么程度呢,“為了我們,真是難為你了……聽說那些有錢人都愛玩一些花樣,你受苦了。”

    夏薇茫然的看著他,“什么?”

    藍又青白她一眼。

    寶龍剛剛風平浪靜,慕西辭不用坐牢,自個兒也不用逃出國外,她覺得目前日子格外安逸,有些事情,裝看不見就好了。

    藍又青咬著吸管喝了一口果汁,隨口問道,“那墨北廷怎么辦?”

    “不知道。”

    “你這樣……不好。”

    “我有什么辦法啊,”夏薇也咬著吸管,精神懨懨的,“現在他連戲都不讓我接了,我要不是說我來見你,他估計還不放我出來。”

    藍又青一陣無語。

    “是他一直對我太好了,我忘了我自己是誰了。我現在已經學乖了。”夏薇再次吸了一口果汁,“只要他讓我周圍的人安安全全的,我受……什么委屈,都沒關系。”

    說道受委屈,夏薇疑惑了一下,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她很受委屈。

    藍又青眉骨跳了下,想了想,她本著為寶龍負責的態度,為寶龍全力投資的新劇負責的態度,還是忍不住要多問幾句的

    看著一副懶洋洋不說話的夏薇,輕聲問道,“夏薇,其實我一直想問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顧英爵?”

    “當然喜歡,”夏薇眉目間有哀怨,“不過老子有原則,就算再喜歡,也不和出軌渣男在一起。”

    藍又青沒好氣抬手敲了下她的腦門,嚴肅道,“你夠了,為了寶龍,為了我們寶龍花了大價錢投資拍的新劇,你就不能委屈求全一下。”

    夏薇咬著吸管,怔怔的看著桌面沒有出聲。委屈求全一下,犧牲色相?

    她已經犧牲了不知道多少色相了,沒用。顧英爵打定了主意了。

    夏薇手撐著下巴,百無聊賴的用吸管攪拌果汁,懶懶散散的道,“我已經很委曲求全了。”

    “橫豎你也喜歡他,找他總比找牛郎店里的小鮮肉還便宜質量還好,你有什么看不開的,”藍又青看著她垂在睫毛下的眼眸,“你總不能讓我們投資都打水漂啊。”

    “唉,”夏薇托腮,皺巴著一張臉,很是悲傷的嘆息,“其實我比較想離他遠點。”

    “你夠了……”

    夏薇低下腦袋,把剩下的果汁都喝完了,轉臉就變了一副認真嚴肅的模樣,“如果我不把電視劇弄回來,寶龍會大出血的吧?”

    “我今年一年別想買一件大牌衣服,你說呢。”藍又青托腮,“橫豎你都把慕西辭弄出來了,多做點兒不要緊。你別太矯情了,好好去說說。你不覺得,你越是多著顧英爵,越是生他的氣,就越在乎他么?你要是不在乎他,你哪里管過他出軌不出軌。”

    夏薇蹙眉。

    “擺正心態,你剛開始找他的時候不就是想找個湊合的老公么。比黎皓遠強就好。你以前多大的委屈都受下來了,也沒見你多在乎多難過,現在怎么就鬧得要死要活了呢。”

    藍又青直視她的眼睛,“夏薇,你真的變了,你是太在乎他了嗎,”她淡淡的笑,“再怎么大的公司投資這么一個劇都不容易,本來想仗著你名字打出旗號來的,你甘心么?”

    “現在梁以沫在國內越來越厲害,你呢,你真的安心在家里做你的太太?”

    夏薇沒吱聲。

    下午在辦公室看看電影看看書,在寶龍等到了差不多下班,然后回家。

    顧英爵很溫存,不僅將慕西辭放了,還將她賴以為生的寶龍收購了。

    夏薇一連冷臉對了顧英爵好幾天,顧英爵好似渾然不覺,不過手中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將她的劇理所當然地砍了,還大發善心給她一個投資審批報告……表示不會讓寶龍破產

    夏薇仍然是淡淡的,假裝不知道,每天照常上下班。

    顧英爵每天照常給她做早餐,送她上班,晚上也毫不手軟。

    他把她管的很嚴,下班了就立刻回家,否則保鏢秘書就會去找她。

    大約察覺了她和顧英爵之間緊繃繃的關系,保鏢們說執行什么就執行什么,不管她怎么威脅都不管用。

    他將她的活動牢牢限制著。

    她回到顧宅的時候顧英爵還沒有回來,傭人已經做好了晚餐,她平靜地吃了飯,然后上樓睡覺。

    晚上十一點,顧英爵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女人躺在床上背對著他睡了。

    這已經成為了他們之間的常態,他下班早了,她就跟他一起吃晚餐,然后洗澡睡覺,一臉平淡自然的樣子好像顧英爵是一個隱形人。

    他強制性地把她撈入懷里,她也假裝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就隨他。

    做完之后她就去洗個澡,然后回來繼續抱頭睡。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她給她做好早餐,然后上班。

    他一靠近床邊的時候,夏薇就聞到空氣里飄著的淡淡的酒香。

    以顧英爵的社會地位,每天酒局應酬自然不少,他如果想去,可以每天晚上都去,如果不想去,也自然沒有人敢硬要他去。

    這兩天他總是有酒局,夏薇這么想著,興許他就是為了躲開她。

    閉著眼睛,她躺著裝睡。

    身后是很輕的腳步聲,他走到她的旁邊,擰開燈,仿佛在注視著她。

    她半天沒有動,身后也沒有了動靜,他回來后就這么靜靜坐在一邊看著她,也不去書房也不去洗澡。

    夏薇有點兒忍不住,睜開了點兒眼睛,就看到顧英爵坐在她的身邊,昏暗的光線中,男人的身形有些寂寥。

    他身上的煙酒味很重,她一向嗅覺靈敏,不大喜歡雜味,皺了皺眉,索性睜開眼看他。

    他喝得多了,樣子看上去很不舒服。

    她拉開被子坐起來了點兒,想說什么,看男人扶著額頭垂下臉,呼吸有點兒重,就沒說話。

    過了幾分鐘,她下床,走到他的旁邊,伸手輕輕替他揉著額頭,“是不是喝多了不舒服?”

    男人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嗓音溫溫沉沉,“沒事,我想休息一會兒。”

    她咬唇緘默了一會兒,轉身披了一件衣服,下樓到了廚房,找來了牛奶薊片,倒了一杯溫水,又轉身上樓。

    嗓音溫淡,“把解酒藥吃了吧。”

    顧英爵眼神很淡漠,嗓音帶著因為醉酒而獨有的性-感沙啞,“不是打定了主意不理我了嗎?”

    夏薇將水杯放在了一旁。

    他閉上眸,“我今天很累,不想和你吵架,夏薇,去睡吧。”

    他垂著清俊的臉,眉頭不舒服的皺著,嗓子帶著沙沙的不舒服。

    她走到他面前,伸手,替他揉著額頭。

    他不想說話,那么她就不說話好了。

    顧英爵沒有了動作,任由女人給他揉捏著按摩,薄唇挑出淡漠的淺弧。

    他知道她會妥協,不過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她總是會回來,她已經無處可去了。

    他心里明白。

    如果可能,他是很不愿意對她做這些的,但是夏薇就是那么一個不聽話的女人。

    揉了一會兒穴位,顧英爵感覺頭腦的昏漲好了很多。

    夏薇清涼的小手好像帶著奇異的魔力,讓他心里安定了下來。

    看到他臉色逐漸好轉,夏薇把杯子遞到他的面前,低聲道,“喝吧,不然明天早上起來會頭疼的。”

    喝酒宿醉,第二天可能會上不了班。

    顧英爵睜開眼睛,沒有動,只是淡淡然的看著她。

    過于深邃的黑眸,眸底藏著狂熱而熾烈的意味,被重重壓抑著。

    夏薇的手輕輕搭在他的肩膀上,眸底帶著柔軟的意味,好像在哄一個孩子,“快喝了吧。”

    顧英爵將臉埋入了她的胸口,慢慢閉上眼睛。他喝多了,其實并不怎么清醒,不過不是太了解他的人看不出來而已。

    夏薇看他的架勢,輕輕推開了他,回身去浴室拿了熱毛巾,回來的時候,顧英爵已經把藥吃了,水也喝了。

    定定的眸子,深沉的注視著她。

    她用熱毛巾擦著他的頭和臉,然后將他的西裝外套脫了,又去拿了一套家居服。

    他很聽話,不舒服就任由她擺布著,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平時風云叱詫的樣子。

    夏薇心想,她不會再被他的外表騙了。

    夏薇低頭給他換衣服,顧英爵看著她嬌艷的小臉,呼吸再次炙熱了起來。

    夏薇沒有察覺,低頭將那套家居服放在了他旁邊。

    “顧英爵……”她皺眉,“不要裝傻讓我伺候你。你真的準備這樣子上床睡覺么。”

    顧英爵勾勾唇,“夏薇,你病了的時候,我伺候你可是盡心盡力。我今晚不過喝多了,你就嫌棄我了么?”

    他哪里有喝多了的樣子。

    她皺了皺眉。

    總不能任由他在這里坐著吧。

    夏薇只能耐下性子,俯身溫言軟語的道,“要洗個澡了,洗澡之后會舒服的。洗完澡,換了衣服,就可以睡覺了。”

    顧英爵看著夏薇溫柔的小臉,忽然有一些恍然。她已經很久沒有這么乖巧可愛了。

    他啞著嗓子,“我累,動彈不了了,你給我換。”

    夏薇在原地怔了片刻,剛準備說話,就感覺手腕上被男人拽住,他將她一把拖入了懷中。

    他的唇精準地覆蓋在了她的口上,帶著溫熱的濕意,夏薇本能地想要推開,顧英爵卻越纏越緊。

    她有一些迷糊,如果顧英爵還清醒的話,她是說什么不會這樣溫柔地對他的……難道他故意裝醉么?

    因為最近發生的事情,夏薇雖然心里亂猜顧英爵,卻還是不敢得罪這位爺的,乖乖被她吻著。

    她坐在他的膝蓋上,任由他吻著,眸光凌亂,一只手輕輕攥緊他的襯衫。

    顧英爵的氣息帶著灼烈的酒香,灌入她的五臟六腑,溫熱地交纏著。

    氣息微亂,喘著。

    男人過了好久才放開他,在寂靜的夜里,涼涼看著她。

    低沉散漫的嗓音含著幾分嘲弄,“夏薇,你平時不是很兇么?怎么現在這么溫柔。”

    他似在低笑,但是眼睛里又沒有笑意,“原來你不喜歡太強勢的男人,如果受傷,你反而會憐憫……”

    夏薇想要推開他站起來,卻被他一把拉住。

    “因為我沒有坐過牢,沒有出過事,一路順風順水,所以你瞧不起我。你就是喜歡受傷的男人,是么?”

    連續幾天了……她一直都不冷不熱的,當他是空氣,現在他喝多了,她卻對他好起來。

    夏薇皺了皺眉,“你喝多了。”

    顧英爵淡淡的睨著她,站起身,順勢將她一把抱起,隨手扔到了床上。

    夏薇摔進了床里,男人在夜晚,如同一只野獸,隨時隨地想要撲來。

    他看了她一會兒,笑了,“我自己能照顧我自己,夏薇,不用你這樣施舍。”

    然后轉身走向了浴室。

    夏薇看著他,覺得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他們已經別扭了夠久了,其實上次平安夜他明確拒絕了梁以沫之后,她心里的氣就已經消了大半了,剩下的,也只是他對慕西辭對寶龍做的事情,和總是管著她讓她不開心的事情……

    并不多,但是……她覺得有些東西,只要發生了,就好像裂痕,在他們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彌補。

    咬著唇瓣,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她就又重新躺回了被子里。

    顧英爵好久之后才從浴室出來,他身上的酒味已經完全消失了,順手拿起桌子上夏薇折疊整齊的睡衣換上,然后淡淡的瞟了一眼女人木然背對著他躺著的背影。

    這個背影他很熟悉,一如既往。仿佛剛才他宿醉時候她關心的模樣都是假的。

    他上了床,拉過了夏薇,順手關了燈。

    臥室陷入安靜和黑暗,只有粗重的喘息聲。

    第二天早晨,照例是顧英爵起床離開后她才慢吞吞的爬起來。

    外面的天色已經很亮了。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面是最近的消息,梁以沫的事業順風順水,可是她的劇……美國那邊終于排好了檔期,想要進入國內市場卻被廣媒總署以內容違規拒絕了。

    毫無疑問,這也是拜顧英爵所賜。

    低頭很難嗎?

    他和她在一起,讓過她很多次了。

    ……喬暖。

    想到這個名字就是心里的結,讓她釋懷不下。

    她不服氣,為什么明明是他辜負了她,現在卻要讓她低頭。

    總裁辦公室。

    席秘書敲門進來。

    顧英爵手邊放著一杯熱氣氤氳的咖啡,黑色的襯衫,簡潔冷硬的氣質。

    英爵的容顏不怒自威,凜冽而氣場十足。

    “顧總,”席秘書察言觀色很多年,很敏銳的察覺到顧總這幾天心情指數不是很佳。

    將一疊資料放在他的面前,恭敬的道,“喬暖小姐和梁小姐的劇收視率再次破國內電視劇記錄了,今晚如果顧總有空,想要請顧總出席慶功宴。”

    顧英爵瞇起了眸。

    席秘書沒有再說多的,靜靜將手頭的資料放在了總裁的桌上。

    他淡淡的開腔,“太太今天怎么樣了?”

    席秘書道,“顧總……太太最近好像要籌拍一個紀錄片。”

    顧英爵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沒有提她美國那部劇的事情了嗎?”

    席秘書知道顧總一直在等太太妥協,可是偏偏顧太太態度諱莫如深。

    “顧總,沒有。”

    顧英爵伸手拿過了資料,簡單翻了幾下,眉頭越皺越緊,“這就是他們做的投資計劃表?打回去重做。”

    “好的,顧總。”席秘書慌忙道。

    將資料拿了回去,席秘書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下面有人請示……寶龍那邊的是不是真的要取消拍攝?畢竟寶龍好像壓了不少錢,如果取消拍攝的話,損失還是要公司補……”

    男人薄唇勾出嘲弄的笑意,不咸不淡的道,“她都不急,你們急什么。”

    席秘書也不好多說什么,“顧總還有什么要交待么?沒有的話我先出去做事了。”

    “嗯。”顧英爵忽然翹唇,“哦,對了,告訴梁以沫,我晚上會去……帶著太太去。”

    席秘書愣了愣,嘆了口氣,“好的,顧總。”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