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1章原來顧太太這么好哄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1章原來顧太太這么好哄

    夏薇正拍著紀錄片,就接到了席秘書的安排電話。

    “參加慶功宴?我可以不去么?”夏薇嗓音發涼,“我今晚……有別的應酬。”

    席秘書也有一些為難,“太太,您看,您和我說我也沒有辦法。”

    夏薇嘆了口氣,“顧英爵現在在么?”

    “顧總在的,我們派車去接您?”

    “嗯。”

    夏薇有點兒煩。

    梁以沫離婚的新聞喧囂塵上,與此同時,顧禮棠參加私人派對和小嫰摸胡混的照片也被貼了出來。

    不知道從哪里傳出來的,夏薇橫刀奪愛,梁以沫為情自殺,未遂之后失望下嫁顧禮棠。

    夫妻貌合神離。

    已經在國內娛樂圈不聲不響了一段時間的夏薇,借由梁以沫離婚,再次聲明大燥。

    她的緋聞八卦已經夠多了,而到了顧氏第一夫人的位置,她也不是很在乎那些丑聞了。

    娛樂圈內沒有人壓得了她,要說影響,本來對寶龍和寶龍的新劇是不大好的,可是現在,劇都被砍了。

    那男人沒有要壓的意思,他樂得見她遠離娛樂圈。

    可是他不能還帶她去給梁以沫輕功,她不喜歡。

    夏薇進去的時候,顧英爵坐在黑色的真皮旋轉座椅上,穿著質地考究的黑色襯衫,手中端著熱咖啡。他盯著電腦,手邊還有一些公司辦公文件。

    見她進來,顧英爵菲薄的唇挑出笑意,卻仍然盯著電腦,頭也沒有抬。

    “顧英爵。”她清冷的嗓音響起,“我今晚還有點別的事情,慶功宴可能陪不了你去。”

    顧英爵將咖啡放著桌子上,“身為我的太太,你有義務陪我出席一些場合。”

    夏薇聞言就笑了,“顧英爵,你現在怎么越看越讓人覺得可惡了呢。以前你不是這樣的啊。”

    “看我討厭?”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絲毫不介意她的怒火,“那你看誰喜歡,墨北廷嗎?”

    他的笑容看上去很冷漠,讓人心里越來越煩躁。

    男人仍是那么坐著,瞇了瞇眸,淡淡的道,“脾氣發完了,就陪我下樓去晚宴。”

    她站著沒有動,冷冷淡淡的笑著,“新聞你看了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寶龍這樣折騰下去真的會破產的。”

    顧英爵稍微的垂著眸,仍是似笑非笑的看她,“就算破產,你現在也要乖乖陪我。”

    她怒極反倒是笑,“我不去。”

    “不然我再想想辦法,讓這次寶龍的投資審批過不去,嗯?”

    夏薇繞過了辦公桌,走到他的跟前,附身,一字一頓低聲道,“顧英爵,我嫁給你的時候,還真不知道你這么無恥。”

    男人看著夏薇冰冷至極的俏臉,含笑低語,“我以前是很乖,可是老婆都要跟人跑了,所以不如無恥一點……”

    夏薇臉色氣得更加漲紅了。

    顧英爵涼聲開口。“你跟墨北廷是什么關系?”

    她微微撇過頭,不冷不熱,“沒什么關系。”

    無所謂的樣子,看著顧英爵,“我和墨北廷沒什么關系,和慕南桀也沒什么關系,顧英爵,你不用兜兜轉轉的責怪我。”她想了想,“如果非要說,我和你有關系,不過你再繼續鬧下去,我就真和你沒關系了。”

    她坐得筆直。

    男人的聲線干凈而極有磁性,只要稍微顯得溫柔一點,就讓人說不出來的心動和迷戀,他看著她的側顏叫著她的名字,“夏薇。”

    “我聽著。”

    “我道歉。”

    他的語調低沉而緩慢,像是要將每一個字眼敲打在她的心扉上,“對不起,我道歉。我以前是不夠在乎你的情緒,做了許多讓你不開心的事情,不管你覺得我怎么樣,我錯了。你想要什么我也都會給你。對不起。”

    她原本是站在那里聽他說,整個人都呆住了,原本高高昂起看向一邊的頭驀然的落回到他的臉上。

    什么?

    她想,她此時的樣子一定蠢透了,腦海里只有反反復復兩個字,“你說什么?”

    夏薇顧英爵清俊的,含著笑意的臉頰,覺得自己蠢透了。

    顧英爵站起身,長腿朝她步步的走過來。

    挺拔的身姿帶著讓她移不開視線地,男人的雙眸墨沉,帶著浩瀚如星海的意味,“嗯,就是那么一個意思,我將投資審批從五千萬改成五個億,不過,要由你負責投資審批匯報,董事會也會照常召開。”

    她心悸,一下子慌亂無措,人也就不斷的往后退。

    低沉喑啞的嗓音,“你不是說你愛我嗎?我也愛你。”

    他笑,深沉而繾綣,“你可以繼續拍電視劇……不過也是最后一部,以后如果可以,去做導演或者制作人我都不會攔著你。

    “為什么?”她的大眼睛輕輕眨動著,“……為什么忽然改變了主意。”

    “我從來沒有改變過主意,夏薇,我一直都是我。你的丈夫。”

    “我不明白……那你為什么要收購寶龍?難道不是因為我要離婚么?還要把慕西辭扔進牢里……”她嗓音有點兒凌亂,身形被他閉著,跌進沙發里。

    顧英爵含笑聽著,步步緊逼,在她落入沙發的同時,他俯身撐在她的身上,用雙臂將她禁錮住。

    “你想要什么?條件?”

    顧英爵的氣息吹拂過她的耳朵,“你躲什么?怕我?”

    她眸中掠過一絲慌亂,“顧英爵,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說。”

    炙熱強勢的吻直接落下,封住了她的唇。

    不過片刻,他呢喃,“你說呢。”

    她想要用力推開顧英爵,可是顧英爵卻越抱越緊,她的面頰通紅,手指用力到充血。

    男人含著笑意,輕輕刮蹭著她的鼻尖,輕喃著低問,“夏薇,你不愛我了,嗯?”

    夏薇輕輕咬了一口他的手指,顧英爵眉頭一皺,她趁著他松懈的功夫,人也急急忙忙的站了起來,不過她沒有走人,而是轉身躲到了辦公桌后,帶著點兒囂張的模樣看著顧英爵。

    顧英爵坐在沙發里,眼睛盯著她的緋紅又驕傲的臉頰。

    “條件。”她再次開口。

    “夏薇,你就是我的,我能夠向你求什么?嗯?”

    她下意識地捂住了滾燙的臉頰,雖然面色緊繃,內心早已小鹿亂撞。

    顧英爵撩起唇角笑,眸底卻帶了幾分薄涼,“浩天是你的,我買下的股份,剛好是浩天所占的股份。”

    她腦袋嗡的一聲響了。

    “你的心思太單純……看不到利益。慕南桀這一次一字沒有多說,也是應該明白,我買下這些股份的意義。”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開口,“你是覺得慕西辭拿走了我的東西卻沒有還給我,我去寶龍上班打工你不開心,是這個意思吧?”

    菲薄的唇微張,“是。”

    夏薇頓了頓,看著顧英爵,嗓音清晰的問道,“不是威脅我不要離婚?”

    他起了身,朝她走過來。

    顧英爵高大的身形帶來巨大的壓迫感,她呆呆看著靠近的顧英爵,他伸手將她抱在了桌子上,夏薇本能的抓住了他的襯衫,“顧英爵。”

    男人瞥了眼被她抓著的衣角,薄唇掀起淡淡的弧度,又低頭吻上她的唇,動作溫柔而繾綣,一點點輕柔的吻,誘惑著她的神經。

    “夏薇,你一直以來是在吃醋么?”

    男人粗糲的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臉蛋,眸光仍是鎖著她的臉,“回答我,嗯?”

    她側眸,手抵在男人的肩膀上,嗓音帶了幾分顫抖道,“你先放開我。”

    他挑眉,凝視著她,身替卻沒有挪動一分。

    夏薇抬臉看他,“我愛你,我在吃醋,好么。”

    他眸中帶了幾分柔軟,過了幾秒之后,他的氣息退開了點兒。

    沒什么誠意。

    離她也就幾步的樣子,她從桌子上跳了下去,不理會顧英爵。

    她垂眸想了一會兒,“顧英爵,你和喬暖是怎么回事?”

    卻見男人故態發作,俯身又要抱她,她立即蹙眉道,“說話就說話,不準動不動就碰我。我們在談事情,要嚴肅!”

    他只是笑了下,對夏薇的警告滿不在乎,低頭該怎么抱還是怎么抱。

    夏薇,“……”

    他在她耳邊低聲笑問道,“嗯,我已經快小半年沒見過她了,你連她都記得?”

    她被他抱著,已經認命了,只是閉上眼睛,“她說你潛規則過她。”

    “嗯?”他的嗓音依然溫柔,可是眼睛卻睜開了點兒。

    “沒別的了。”

    “喬暖?”

    “是喬暖。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她一個,還是別人都有。”

    “嗯,沒有。”他說的篤定。

    夏薇一開始是相信他的,可是喬暖斬釘截鐵的說了那些之后她就懷疑了,再加上時間太久,已經死無對證。

    她凝視著他的眸子,

    “還有,顧英爵,我很討厭你動我身邊的人,尤其還是不相干的人。”

    他垂眸淡笑,“我不覺得慕南桀算是毫不相干的人。”

    一邊哄她,一邊逼她。

    “最近他的小動作不算少……我已經很寬容大度了。”

    夏薇的瞳眸瞬間睜大了,“你要是現在敢再動他們,我不會放過你的。”

    男人的手落在她身后的書桌上,低低徐徐的笑,“抱歉,我的確有時候沒有顧忌到你的情緒。”

    她一把將他推開,走到茶幾上撿起她的包,低頭兀自的收拾,“好,你想要我做什么,你可以直接說了。”

    “晚上陪我參加梁以沫的晚宴。”顧英爵聲音很低,“既然是一家人,就要有一家人的樣子。”

    她踩著高跟鞋站定,鮮艷的模樣好像一朵玫瑰,笑了笑,輕懶的道,“網上好多人罵我,說我強行把你們一對眷侶拆散了,還害得他們的女神自殺,是個橫刀奪一家人要和氣,這點兒事情幫我澄清不算過分吧?”

    說罷她就打開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辦公室里,男人一只手插入口袋里,瞇著眼睛看著夏薇離開的背影。

    空氣里,還飄著她身上的香味。

    夏薇才辦公樓走出去,一眼就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男子倚在車身上,對上她的視線時微微有點愕然。

    她怔怔的,有點倉皇,下意識地想要躲開走。

    墨北廷笑容和悅,從容的過來跟她打了招呼。

    她抿唇,“你怎么在這里?”

    “哦,剛巧來附近辦公。”看了一眼夏薇,“你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麻煩了,我回公司。”

    墨北廷英俊的臉純良地笑著,“不麻煩的,上來吧。”

    坐在車廂里,氣氛有點兒尷尬。

    “你來這里也是辦公么?”

    “嗯,來問投資審核的事情。”夏薇回答。

    夏薇看著他,眼神里蓄著溫和耐心的笑。

    她又想起來了顧英爵在辦公樓里曾經說過的話,心里有點兒忐忑,硬著頭皮開口,“墨北廷,你應該對我現在的情況很了解。對不起,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吧。我不想再拖累更多的人了。”

    墨北廷笑了,“夏薇,你拒絕起男人的時候,真的不留任何希望呢。”他頓了頓,眸子里的黑色越來越深,“我一直都知道你愛他,所以你回到他的身邊,我一點兒也不意外。”

    夏薇被看穿,有一些窘迫,墨北廷依然平靜,他側眸,看著她局促的樣子。

    “你的樣子很可愛……”嗓音里帶著點兒惡劣的意味,“這么純潔,難道沒有聽說過撬墻角么?”

    他撐著臉頰,“我有足夠的耐心等你愛我,我也相信我的眼光,你們不合適。他對你已經越來越不耐了,做的事情,只剩下粗暴的強占——還真是不堪。”

    “哦,你大概不知道吧。梁以沫的父母是為了救顧英爵死的,顧英爵欠梁以沫家的,是一輩子。也興許顧英爵真的一時新鮮喜歡著你,可是他總有厭倦你的時候,可是有一些感情確實越來越深的。顧禮棠那種浪蕩性子,以后傷害梁以沫的時候會很多。這個世界沒有愛情。沒有見過哪個明星愛上叫花子。你除了年輕貌美外,現在還有什么資本呢?梁以沫可以等你名聲完敗,等顧家徹底對你失望,我也可以等顧英爵對你厭倦。不過就是一年半載的事情。”

    夏薇的面色隨著他的敘述一點點沉下去。

    她慢慢閉上眼睛,唇角譏嘲的笑越來越濃烈。

    “隨著時間的流逝,你在他面前只會越來越卑微,你難道真的打算,這么一直卑微下去?”

    墨北廷嗓音溫涼,“我希望你到時候受傷的時候,我在你身邊。”

    “那么……”夏薇嗓音顫抖,睜開清晰的眼睛,她的手輕輕顫抖著,抓著自己的裙擺,“墨先生,你什么時候能夠厭倦我呢?”

    墨北廷目光一頓。

    她依然自顧自笑著,“不過一年半載的事情,顧英爵就厭倦我了,這個世界上也沒有愛情,那么,墨先生,你什么時候厭倦我呢?”

    …………

    花園里蓋著薄薄的一層白雪。月光透過稀疏的枝葉灑下來,看上去很美。

    慶功宴,她跟著出席了。到場的大部分都是梁以沫的親朋故舊,她在顧英爵的一旁,承受著周圍各懷心思的目光的注目。

    好在她將藍又青也拖了來,趁著顧英爵不注意,兩個人從酒宴上偷偷溜了出來。

    夏薇躺在花園的睡椅里,淡淡的說,“他說她們沒有關系,我就信了。”

    藍又青道,“這不稀奇,他說什么你都能信……”斜著看了一眼夏薇,“你現在喜歡他,他那副毒舌腹黑的死樣子,哪怕做再多的事情,只要對你溫柔道個歉你就能什么都不計較了。我覺得墨北廷說的沒錯,顧英爵和梁以沫那事兒,你還是自己多想想,心里明白點兒吧。如果你真的就這么腦子不清楚想和他耗下去……那真可能就是墨北廷說的那結果。”

    夏薇蹙了蹙眉,說不出來的復雜感覺。

    顧英爵到結束的時候才讓保鏢找到了夏薇。

    整個慶功宴,她就開始的時候露了一面,剩下的時候都不在。

    “你去哪里了?嗯?”顧英爵不悅地問道。

    夏薇抬眸看了一眼整個臉都暗沉下來的顧英爵,“沒有去哪里,和又青在花園聊天。”

    說著,一只手輕輕挽住了顧英爵的胳膊,兩個人結伴往回走。

    “聊了一晚上……”

    “嗯,還有點兒不夠呢,畢竟聊的是你。”

    顧英爵不出意外對夏薇晚上聊了什么很好奇,夏薇看他轉頭盯著自己,緩聲道,“嗯,聊到底要不要和你離婚。”

    話一脫口,男人的面色就更陰沉了,好像可以凍死人的撲克臉。

    夏薇揚起唇角,笑得不無狡猾。

    回了家,顧英爵去洗澡,夏薇想起來藍又青對她嗤之以鼻的話,轉眸就看向了顧英爵的手機。

    她其實并不好奇顧英爵的私生活,也從來沒有過管顧英爵的想法。

    在她看來,感情好了就結婚,感情不好了就離婚,彼此干凈利落。

    頭一次,她好奇起來,顧英爵到底有沒有背著她做過什么。

    浴室里的水聲嘩啦啦的,她盤著細白的兩條腿坐著,托腮看著窗外出神,過了一會兒,沒忍住,將顧英爵的手機拿了過來,打開群和朋友圈看。

    顧英爵真的很寡淡,朋友圈只發了幾條,群也是工作內部群。

    通訊錄的人很多,不過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聊天記錄只有席秘書和李特助,還有公司幾個高管。

    群里的人在聊得熱火朝天,八卦啊緋聞啊……大約是知道顧英爵從來不看手機,所以聊得話題尺度也很大。

    “顧總今天看也沒有看喬小姐一眼,你們說喬小姐是不是失寵了啊?”

    “畢竟太太也來了……顧太太看不上那些低段位的……”

    “梁以沫的傷那么快就好了?到底是有錢人,砸錢養傷,養好了跟沒事兒人似的。”

    “那還用說,顧總買了醫院給梁以沫養傷呢。”

    席秘書的頭像忽然跳動了一下,“你們別亂說啊,顧總早就買了醫院了。”

    “席哥!您來了!快說快說,顧總和太太離婚的事兒到底有沒有準啊……”

    夏薇一個沒忍住,發了一個污污的表情。

    短暫的沉默,然后緊跟著不知道是誰起的頭發了個驚呆了的表情,下面一群人跟著把那個表情粘貼上,排得整整齊齊。

    夏薇笑出了聲。

    “哦,我是你們說要和顧總離婚的顧太太。”夏薇沒忍住,輸入了進去。

    一群人立馬上來拍馬屁,來討好總裁夫人。

    一片夸贊夏薇漂亮能力好,說著顧先生寵太太的。夏薇看著笑了起來。

    沒有女人不喜歡被夸獎的。

    顧英爵洗好澡,換了睡衣走回了臥室,看到女人披著長發,蜷縮在沙發里玩著手機。

    “不睡覺么?在玩什么?”

    帶著濕氣和淡淡男士沐浴乳味道的氣息涌入了夏薇的肺腑,夏薇不用抬頭也知道是男人過來了。

    她抬眸,眼睛里還帶著笑意。

    他疑惑地俯身湊了過去,下巴蹭著她的臉頰,看向她手中的手機,“玩什么開心成這樣,嗯?”

    他的氣息吹拂著她,癢癢的,她笑著躲閃,“沒有啊……沒玩什么。”

    他微微的皺眉,屏幕上的內容一覽無遺,剛好看到有人問了一句,“顧太太,你們什么時候要孩子啊?”

    顧英爵不動聲色地抱緊了一點兒夏薇。

    “顧先生和顧太太盛世美顏,生出來的寶寶一定好看死了!”

    夏薇的小臉紅紅的,將手機鎖屏了,“有什么意思啊,奇怪,總是問,煩死了。”

    雖然這么說,她眸子里的笑意卻很璀璨。

    “你怎么那么好哄?幾句話就開心成這樣,嗯?”顧英爵無奈地笑,一只手輕輕摟住她的腰肢,“沒有被哄過么?”

    夏薇眨眨眼,側首看向抱著自己的男人,“沒有啊,你從來就沒有哄過我。”

    顧英爵看著她自得的模樣,捏了捏她的下巴,低低的笑,“早知道你這么好哄,我就不用那么多手段。”

    夏薇小臉愣了愣,道,“簡直傷天害理,你的手段越看越讓人討厭。”

    顧英爵拿過手機,翻著聊天記錄。

    所有的信息都是夸贊她漂亮,夸顧總寵她。

    只不過夸夸而已,一點兒誠意都沒有,她就能又開心又害羞。

    “夏薇,我第一次發現,你挺單純的。”

    “單純么?”夏薇笑瞇瞇看著顧英爵,“可是女人不都是喜歡被哄嗎?”

    他低頭,薄唇印在她的唇上,啞聲道,“以后天天哄你開心。”

    ………………

    第二天顧英爵送她去上班,到了寶龍,她才羞澀的下車。

    顧英爵走后夏薇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你好,哪位。”

    “是……是夏薇?”

    她挑了挑眉,“你是打錯了么?”

    “我只是想問一下到底是不是你。”

    “嗯,沒錯,我就是夏薇。你是哪位,有什么事情么?”

    “夏小姐,你認不出來了嗎?我是喬暖。”

    距離她上次見喬暖,還是她出國拍電視劇之前。

    中間她換了一次電話號碼,沒有存喬暖的電話。

    心里揪緊了點兒,笑容帶著點兒嘲諷,“哦,好久不見,最近還好么?”

    “有空出來一起吃個飯吧?”

    “不好意思,我比較忙,喬小姐有什么事情就請在電話里說吧。”夏薇嗓音清晰鎮定。

    “很重要的事情。”

    “哦,如果是關于顧先生的事情,你直接找他聊就好了。我可以聽他轉述。”

    “不是顧先生的……顧太太,我從來沒有打算搶過顧先生,那一次也是意外。”

    她說的模棱兩可,那一次到底是車禍還是她說的和顧英爵潛規則,夏薇不是很清楚。

    喬暖想要搶,也不會這么名目張膽地直接打電話,方法很多,她不想用這種最笨的。

    “哦,那是什么事情?”夏薇興趣缺缺的樣子。

    “關于顧家公司的,夏小姐,你應該不會對顧總可能面臨的問題視而不見吧?”

    “那就更奇怪了,為什么顧家公司的事情要來找我,不應該找席秘書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