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3章她不介意煽風點火一把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3章她不介意煽風點火一把

    男人轉過頭看向夏薇。

    他的眸子深邃而暗涼,幽深的望著她,嗓音帶著淡淡的寒涼,“你在說什么?”

    她的手指輕輕蜷緊,抬起臉看向顧英爵,“我不想你以后怪我,你去吧,我沒有關系的。”

    夏薇笑了笑,“有些感情不是說沒有就沒有了。你沒有必要為了讓我開心違背自己的心意。”

    男人抬頭,淡淡的聲音很沙啞,“你在說什么?”

    “我不建議你這樣……”她站起身,笑了笑,“你這樣,讓我很不安。”

    她沒有做錯什么,可是偏偏有女人因為她暈倒。

    算來,梁以沫撞瓷了她不少次了,一次比一次讓她覺著冤。

    她看著他抬手摁著自己的太陽穴,淡漠的俊臉上有著淡淡的不悅,“夏薇,我清楚這些和你沒關系。”

    夏薇隨口道,“上次,顧奶奶已經給我發了一次錢了,你是準備讓我在顧家再也待不下去么?”

    男人愣了一下。

    夏薇轉過頭,“我真的覺得很煩。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鬧得我安心不下來。為什么我的名字總要和梁以沫牽扯起來。她會暈倒會跳樓,欺負我不會么。”

    “夏薇,”男人嗓音一緊,道,“你不用這樣。”

    她微微勾唇,笑了笑,“我明白,現在人家都昏過去了我還在不開心有點兒過分了。我能怎么樣呢,不然我也去暈一下?”

    顧英爵伸手想要拉她,被她輕巧地躲了過去。

    “顧英爵,其實沒有人喜歡當惡毒女配。如果梁以沫非要整的整個世界都跟欠了她是的那我也沒辦法。我又不認識她,我和我老公結個婚怎么就欠了她一輩子,還要跟我老公一起還她爸媽的救命之恩了……”

    顧英爵喉骨微動,“夏薇,沒有人說要你跟我一起還恩……”

    她正眼懶得瞧他,嗓音帶著點兒懶意,“吶,我就是這樣的,你要怎么樣歸你們怎么樣。我為了顧及你還忍著她朝我潑污水,一直沒有澄清呢。我一直覺得天道不公呢,為嘛我要因為你要報恩就忍著別人污蔑我。”

    “沒有人要你去道歉……你不用太敏感了。”

    她輕巧地說道,“那就好。”

    轉身準備離開,被顧英爵再次叫住。

    “夏薇,不要再和墨北廷接觸了,你離他遠一點,嗯?”

    她知道他會知道她見了墨北廷,“好,我知道了。”

    她打開門走出去,順手又帶上門。

    辦公室里徹底的安靜下來,沒有一絲的聲息。

    顧英爵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機,撥通了席秘書的電話。

    “顧總?”

    “梁小姐那邊怎么樣。”

    “梁小姐……梁小姐因為怒極攻心所以突發了腦淤血,醫生說盡量不要再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顧英爵淡淡“嗯”了一聲,“照顧好她。”

    “顧總……”席秘書猶豫了一下。

    “什么?”

    “梁小姐說不肯出院,除非……顧太太愿意來親自道歉,并且發聲明澄清那個八卦是造謠。”

    顧英爵覺得胸腔之中有什么東西再撕裂著。

    “說是,她自己并不在乎,可是和傅導一起演出的新劇正在熱賣,顧太太這些無中生有的報道,嚴重影響了她的聲譽和劇組。她一定要顧太太道歉。”

    顧英爵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那就讓她住一輩子醫院吧。”

    …………

    夏薇一直專注寶龍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整個圈子里,她是最后一個知道蘇芙這號人物的。

    在梁以沫生病“住院”當天晚上,顧禮棠在自己的軍區別墅里召開了盛大的宴會,宴會的女主角是蘇芙。

    說是生日宴會,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這是顧禮棠找了個理由把蘇芙介紹給所有的親朋好友。

    蘇芙是從國外剛剛留學回來的,還是在校女生,可是已經有了自己的品牌,父親是顧氏集團的高管,算是有錢人家的體面女孩兒。

    是獨生女,嬌艷迷人,模樣神似入獄了的李玥染。

    夏薇正在劇組里拍戲,蘇芙她穿著一身品牌高訂星光熠熠的從顧禮棠的車上下來。

    “顧太太,”蘇芙清純漂亮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今晚一定要光臨啊,我好禮棠都很期待您能來呢。顧總已經答應了禮棠了,如果您不來的話顧總一定會很寂寞的。”

    夏薇手指拈著請柬,笑容和氣,“晚上么?劇組好像有一場夜戲要拍。”

    “騰一騰總能騰出時間的啊……現在天黑的早,五點多就入夜了,晚宴是八點開始,您看……總不能天天加班這樣忙啊,偶爾出來調劑一下也無妨吧?顧太太您看呢?”

    夏薇模樣懶散的躺在休息椅上,還穿著一身古裙,伸手接過了助理遞來的熱奶茶,笑容親切又疏離。

    在蘇芙早就聽說了這位在上流圈子讓人又艷羨又嫉恨的顧太太,熒屏上嬌艷迷人,在現實里,更是讓人有著學不來的高高在上的感覺。

    “顧先生能去就好了,我還有工作,而且我性格不大適合出席這樣的場合。”

    蘇芙臉上帶著有點兒撐不下去的笑,“顧先生是禮棠的長輩,您呢又是顧總最在意的人,禮棠費心盡力籌劃的宴會,如果顧太太不肯來的話,禮棠會很失望傷心的。”

    夏薇扯扯唇,她覺得自己越過越虛假了,別人夸兩句說兩句好聽話她就喜歡的不得了。

    她不在乎是不是虛情假意,總比顧英爵擺著副死人臉給她看好。

    “我看看吧……”夏薇纖仄的指尖輕輕翻了翻請柬,瞥了一眼,嗓音漫不經心,“如果有空的話我會去的。”

    蘇芙在上流社會是從小被當公主養這么大的,人長得漂亮,又嬌氣,從來沒有在別的女人面前這么輕慢過。

    夏薇敷衍的樣子讓她心頭有點兒惱火,不過就是嫁入了顧家的女人而已,自己打拼的話還不知道要怎么跪舔她呢。

    “顧太太,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覺得我搶了梁以沫的丈夫?”蘇芙沒忍住,出聲,“哦我和顧禮棠是真心相愛的,為什么顧禮棠要給梁以沫做備胎。有些婚姻不過是臺面上的事情。我相信顧太太應該深有同感。”

    夏薇被她尖銳的話弄得不大舒服,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蘇芙,“蘇芙小姐自己也知道是臺面上的事兒啊。既然是臺面上的事兒,就最好不要撕破了,否則……就是不要臉。”

    “梁以沫和顧英爵的事情誰不知道,憑什么讓侄子買單?她這么多年來騙了顧禮棠多少?顧太太,我們每個人都要為了自己活著。”

    夏薇托腮,覺得蘇芙小姐有點兒蠻不講理。

    說來說去,這和她夏薇有什么關系呢?

    “顧禮棠想要和哪個女人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梁以沫什么都給不了他,為什么要讓他為她守著一輩子?”蘇芙越說越氣,“你不覺得不公平么?”

    劇組里的人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又拉著夏薇在吵,都看了過來。

    夏薇放下奶茶,抬頭看了一眼她,“蘇芙小姐,我說什么了么?”

    蘇芙一時間愣住了,夏薇的確,好像什么都沒有說。

    她只是惱火夏薇的態度,那樣漫不經心,帶著輕慢的不屑。

    好像自己是不知道哪里來的阿貓阿狗,一個頂著小三名頭不知廉恥的女人,她多說一個字兒都覺得浪費。

    她特意過來,想要和她打好關系。

    爸媽也交待過,絕對不能得罪顧太太,可是她……

    顧太太算是什么,誰不知道,顧英爵真愛是梁以沫,她不過是個名頭罷了。

    她想到這里,也不在乎是不是得罪人了,直接轉頭就走。

    藍又青這才摸了過來,撇了撇嘴,“我還以為她是來巴結你,給自己將來鋪路的呢,沒有想到……又是一個沒腦子的。”她拿了一塊兒夏薇盤子里的吃的,“哎,現在的小三真是越來越囂張了……你說,以顧禮棠換女友的速度,這個女人能撐半個月么?”

    夏薇想了想,“她長得有點兒像李玥染。”

    藍又青聞言立刻抬頭看了過去,又轉頭看向夏薇,“是有點兒那么神似,可能李玥染那么一個綠茶和眼前這個小三有個共通點兒就是愛把真愛掛在嘴邊。”

    夏薇也說不上來哪里像,仔細想了想,五官的確是不同的,可是她在看到她的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李玥染。

    很微妙的感覺,大約,她們的眼神相似吧。

    …………

    夏薇傍晚的時候給顧英爵打了電話,顧英爵將車開入了片場,摁斷了她的電話。

    夏薇還沒有反應過來,伸手熟悉的氣息已經壓了下來。

    她回眸,“要去么?”

    顧英爵淡淡道,“你支持顧禮棠離婚么?”

    夏薇呆了呆。

    “禮棠這么做,無非是想給奶奶看一個態度。”顧英爵雙手輕輕環住她的腰肢,帶著她朝著車子走去。

    天冷,他將外套脫下蓋在她的肩膀上,又將一杯熱咖啡塞到了她的手里。

    “看你了,如果你想讓她繼續耗下去,我們就回家,如果你覺得自己支持顧禮棠和梁以沫離婚,那就過去。”顧英爵眸色溫柔,“我其實更希望你能夠在家里休息,不過總是休息悶壞了也不好,偶爾出來玩也無妨。橫豎有我在。”

    她其實不想支持誰不支持誰,只是隱約明白,這是顧禮棠在反抗自己的命運。

    顧英爵拉開了車門,“去哪里,嗯?”

    她的拳頭微微握緊,慢慢打定了主意,“我們還是去吧。”

    顧英爵對開車的劉叔點了點頭,把女人按在自己的懷里,嗓音很輕,“你睡會兒,有點遠。”

    “顧禮棠這么做,不管梁以沫么?……梁以沫在醫院怎么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