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4章她才是別人艷羨的對象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4章她才是別人艷羨的對象

    男人溫淡的道,“她、還好。”他頓了頓,“你不用管她。”

    夏薇莫名想起了喬暖的那通電話,那些捕風捉影的事情她還是有點兒在意的,不知道能不能在晚宴上打聽打聽。

    夏薇和顧英爵到的比較晚,看樣子,好像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等著他們沒有開席。

    顧英爵將外套交給了侍應生,溫存的安排了夏薇入座,抬頭看了眼蘇芙一臉不高興的表情,漠漠地一笑,隨口道,“抱歉,沒有把握好時間,來晚了。”

    蘇芙臉色更精彩了,隨便捏造什么理由都比沒有把握好時間來得有誠意啊?

    顧英爵偏偏不在乎,連費腦子想想都懶得,敷衍得很沒有誠意。

    任由蘇芙氣得咬牙切齒也不理會,兀自替夏薇拉開椅子,讓她坐下,然后他才自己坐下,他淡淡掃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色,用熱水輕輕給夏薇的碗沖了一遍,然后給她拿筷子勺子。

    夏薇拖著腮,靜靜看著顧英爵給自己準備吃的,在家里被他喂習慣了,平時自己出來吃飯還好,而如今顧英爵既然跟著,她自然至極的任由他給自己安排。

    整個桌面鴉雀無聲,蘇芙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顧英爵給夏薇盛了一碗魚湯,“醫生說你要多吃點兒魚保養身體。”

    顧禮棠看了一眼身邊的女人,無奈對顧英爵說,“小叔,我們一圈人等了你一個小時你才來,你要不要給大家陪個罪。”

    顧英爵皺了皺眉,“怪不得菜都涼了。”

    垂頭,又夾了一塊兒松鼠桂魚放在了夏薇的盤子里,“多吃點。”

    夏薇皺了皺眉,輕聲,“不喜歡,腥。”

    “這個廚子做得不腥的,你嘗嘗。”

    滿座的人倒是沒有人敢惹顧總不高興,不過……尷尬的是,禮棠少爺是這局飯的男主人,他不開口,沒有人好意思動筷子。

    就這么干看著顧總伺候小嬌妻,最會活躍氣氛的人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夏薇本來不關心酒局的應酬往來的,可是所有人都沒有吃,就自己吃有點兒厚臉皮。

    顧英爵目光純純,好像她不吃就不對似的。

    顧禮棠仿佛為了在小女友面前找面子似的,顧英爵不道歉,就死活不讓大家動筷子。

    他不高興,但是不給面子的是他的小叔,其實鬧下去也不好看,可是他又不想讓蘇芙看不起他……所以很矛盾。

    顧英爵沒有搭理顧禮棠,挑了幾個鮑魚夾到了夏薇碗里,“多補補,天天只知道吃劇組的盒飯,都要營養不良了。”

    她們劇組的盒飯也有魚有蝦葷素搭配的,她吃著覺得挺好的。

    夏薇很想吃,看了一眼顧禮棠和滿桌子的人,溫聲道,“主人還沒有說開飯。”

    顧英爵這才用帶著淡淡威壓的眼神看了一眼顧禮棠,“不是說等了我們很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么?怎么現在又不吃了?嗯?”

    顧禮棠想要開口,旁邊的蘇芙一臉不開心的樣子,想了想,道,“蘇芙,你想吃什么,我夾給你?”

    蘇芙的臭臭的小臉才好轉了一點兒。

    主人動了筷子,大家也不必客氣,紛紛動了起來。

    夏薇斯文地小口小口地喝著魚湯,顧英爵說得沒錯,魚湯的確味道不錯。

    她就坐在男人的臂彎里,安安靜靜不聲不響的,一眼看上去幾乎注意不到她存在。

    偏偏,蘇芙的眼神一直定在她的身上,移動不開。

    顧禮棠請來的,都是他在商場上還算說得過去的朋友,要么就是蘇芙小姐紈绔圈二代圈子里的朋友,蘇芙全場笑嘻嘻,長袖善舞。

    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一會兒讓顧禮棠給自己開飲料瓶蓋,一會兒又夾顧禮棠碗里的吃的,嬌滴滴的樣子,秀了一臉好恩愛。

    夏薇不是很關心飯桌上那些夸張的表演,顧英爵也懶得理會他們,他用手輕輕挽著夏薇的長發,夏薇想吃什么他好像都知道,夏薇渴了他也立刻察覺。

    夏薇有他護著,也不用和那些吵吵嚷嚷沒什么內涵的二代們多聊什么。

    蘇芙看著夏薇,越看越覺得嫉妒討厭。

    總有那么一個女孩兒,嫁的男人是你最想嫁的,受到的寵愛也是你最想受到的,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一切。

    原本在蘇芙眼里,她才是別人艷羨的對象。

    看著顧英爵溫柔體貼的樣子,她的不悅就更深了。

    喬暖也在,她在上流社會總是善于逢迎的,這樣的顧家的酒席,她怎么可能錯過來的機會。

    看著顧總顧太太和顧少顧少情婦比賽似的秀恩愛,她的笑容越來越微妙。

    夏薇看來是不屑于理會這個跳梁小丑了,不過,她不介意煽風點火一把。

    一旁的人,只要有心,都能看到顧總眼底的寵溺溫柔,而另外一邊蘇芙的刻意表演和顧禮棠眼底隱隱的不耐也不要更明顯。

    她默默喝了一口酒,狀若無意地提起,“顧太太,聽說您以前有一個關系很好共事很多年的小姐妹,和我們蘇芙長得很像呢。”

    夏薇正在悶頭吃著顧英爵給她夾的菜,那一聲顧太太,她還沒有反應過來,蘇芙就先抬頭,“什么?叫我干嘛?”

    旁邊蘇芙的小姐妹立刻笑了起來,蘇芙才臉紅地垂下眸子,“哦,不是叫我啊……那……什么和我長得像的女人?”

    夏薇抬眸看了一眼喬暖,心里微微有點兒異樣的感覺。

    周圍的人都好奇地看著夏薇,“和我們家蘇芙像?真的么?誰啊?”

    “哦,我知道,是一年前有點兒小火的女明星李玥染!”

    “拿我和那么個戲子比什么?”蘇芙聽說是個小明星,臉色有點兒不好看。

    這句戲子尖刻得狠,整個餐桌,只有夏薇一個人混演藝圈。

    蘇芙在飯桌上高調得秀恩愛,還不忘指桑罵槐說一句夏薇。

    夏薇也沒動怒,淡淡看了一眼臉色微微黯然的顧禮棠,“不能說長得像吧……只是有點兒神似。”頓了頓,“只能說禮棠喜歡的女人只有那么一個類型,從來沒有變過。”

    蘇芙一直笑著的臉就拉了下來,“哦?看來是真的長得像了。”

    情敵?呵。

    她一直在國外,倒是不知道有李玥然這么號人物,但是和她長得像又是顧禮棠前女友……真的讓人不得不介意呢。

    顧禮棠第一眼見她就窮追攔打,不過一個禮拜就確定了關系,是她對外大力宣揚的一見鐘情的真愛呢~如今當著她所有朋友面說她只是一個前女友的替身,讓她有點兒下不來臺。

    更不服輸。

    眸光流轉,瞥了一眼顧禮棠,氣不過道,“那……是我好看一點兒呢,還是李玥染好看呢?”

    夏薇笑了笑,不是很在意的道,“這句話不應該問我,應該問禮棠少爺吧。”想了想,“當初禮棠少爺在李玥染和梁以沫之間最后選了梁以沫,現在又在你和梁以沫之間選擇了你,想來應該是你更漂亮一點兒。”

    聽到夏薇這么說,蘇芙的面色才漸漸好轉了一些。

    “比你還漂亮?”蘇芙口氣里已經帶著挑釁了。

    夏薇清冷地笑了笑,“我年紀大了,和十幾歲的女孩子比不起了。”

    話雖然這么說,可是在座的一直在國內的公子哥兒們卻直到當年李玥染和夏薇的票房爭奪戰。

    完敗這種事兒,不是說說而已,在娛樂圈這么一個殘酷廝殺又看臉的地方,夏薇把李玥染撕得不要更難看。

    蘇芙沒有意識到這些,她只是覺得夏薇在拿著長輩的款壓人。

    明明也沒有大幾歲,偏偏用一種看小孩子的眼神看著她,這個夏薇,真是不招人喜歡。

    “哦,那么……那個李玥染最后怎么了?”蘇芙一句一句緊逼著問著,現在她在氣頭上,不要讓她知道那個賤人在哪里。

    桌子上的人的臉色一個個都變了。

    顧禮棠喝著悶酒,看不出來情緒。

    “我怎么知道呢……聽說后來有個金主把她從監獄里接出來了,也不知道確切不確切,不過,好像肚子里的孩子沒有保住?”夏薇想了想,“事情太久了,有點兒記不得了。當時也沒有聽得真切。”

    “孩子?!”

    顧禮棠的眼神冰涼,忽然站了起來,“我累了,想要上樓休息了。你們玩。”

    蘇芙渾身顫抖,“不……”她笑了笑,“把話說清楚。”

    夏薇道,“我是真的不清楚,你應該問你的先生啊……具體怎么回事,只有他知道。我不怎么關心呢。”

    蘇芙回身就去看顧禮棠。

    顧禮棠背對著眾人,嗓音低啞得厲害,“蘇芙,這事兒和你沒關系。”

    喬暖靜靜喝著酒看戲。

    蘇芙挑眉,“和我沒有關系,和梁以沫有關系咯?”

    顧禮棠回頭,墨眸里的冷意幾乎要將人凍殺。

    不知不覺,一直說說笑笑的飯局再次鴉雀無聲,整個餐廳,落針可聞。

    顧英爵淡淡開腔,“夏薇,吃飽了我就帶你出去轉轉,消消食,嗯?”

    顧禮棠定定看向夏薇,忽然道,“我沒有接她出獄,我有聽說過她出獄了,又好像沒有……外面傳得是我接她出獄的么?”

    夏薇歪頭,“奇怪了,我明明聽說是你接她的……不是你,能是誰呢。”

    顧禮棠幾步走到了夏薇面前,“玥兒到底怎么樣了?她的孩子……”嗓音哽咽,“不是掉了么?”

    夏薇仍然搖頭,“掉了……不過后來聽說又有了?到底掉沒有掉我也不是很清楚……還是掉了又懷上了?”

    顧禮棠一把抓住了夏薇的手,眸中有著瘋狂的色彩,指節用力到發白,“我問你她在哪兒?”

    顧英爵冷然喝道,“禮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