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5章慕西辭的電話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5章慕西辭的電話

    顧禮棠松開了手,頹喪地低下頭,“對不起,嫂嫂。”

    夏薇揉了揉被抓疼的手腕。

    顧英爵低眸,“疼么?”

    她笑了笑,“習慣了。”頓了頓,不緊不慢地道,“你們顧家的男人都一個脾氣,激動起來就不管不顧了。”

    顧英爵皺了皺眉,用飽含警告的雙眸掃了一眼顧禮棠。

    顧禮棠抬起眸,眼睛里帶著幾分倉皇的意味,緊緊盯著夏薇。

    夏薇沒有理會顧禮棠,臉上是溫懶的笑,“禮棠,我覺得你要問李玥染真的不應該來問我,我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不能將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一個我既不關心也不喜歡的人身上。禮棠,你既然那么在乎她,就去找她,現在問我這些沒有意義。”

    他愣住了,好久沒有說話。

    “既然當初任由她坐牢也沒有說什么,當初不肯原諒她做的事情也沒有能力保護好她,現在事情都結束那么久了,禮堂少爺,你這么做,是要給誰看呢?”

    顧英爵聽到這里,轉頭去看夏薇貞靜干凈的臉頰。

    半晌,顧禮棠才道,“我會找她的。”

    沒有人注意到一旁的蘇芙臉色僵硬蒼白,也沒有人在意到,喬暖笑而不語的樣子。

    顧英爵眉眼不動,順勢給夏薇又舀了一碗湯,“你吃那么點兒還沒飽吧?”

    “沒胃口了,我想去休息。”

    顧英爵耐著性子,“你這樣,半夜餓了怎么辦?”

    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塊兒龍井蝦仁夾進了夏薇的盤中,“你不是很喜歡吃蝦仁么?別理他。”

    夏薇只得用小勺子舀了一口湯,配著他夾來的蝦仁,細嚼慢咽。

    蘇芙放下了筷子,站起身,片刻沒有猶豫地上樓了。

    顧禮棠愣了愣,皺眉猶豫了片刻,跟了上去。

    過了一會兒,不知道顧禮棠說了什么,蘇芙已經笑逐顏開重新下賴招呼朋友們了。

    夏薇早就知道顧家的男人會哄女人,么有想到顧禮棠竟然這么能寵。

    他們回來之后,飯局重新熱鬧了起來,然后關燈,一片唱生快,吹蠟燭。

    夏薇跟著他們看完了整個宴會,覺得有點兒疲倦。

    這時候手機進來了一條信息,是慕西辭。

    “你在哪里?”

    自從慕西辭出獄,夏薇和顧英爵恢復關系之后,她為了躲避什么似的一直不肯見他。

    寶龍拿到投資審批案,新劇恢復,她一步步走來,一句話也沒有和他說過。

    她以為可以永遠一句話也不和他說。

    夏薇轉眸看了一眼顧英爵,緩步走開,在花園中,撥通了慕西辭的電話,“哦,我在朋友的生日宴會。”

    “你上次做的慈善基金會還在籌劃么?”

    “……”夏薇不知道該怎么說。

    她不能去找墨北廷,自己一個人,雖然有錢,可是完全沒有籌辦這方面的經驗。

    “孤兒院的院長一直在等你的消息。”慕西辭道,“可是她沒有辦法聯系你。”

    夏薇回眸看向燈火通明的別墅,“我知道墨北廷的表姐的聯系方式……不然……”

    慕西辭靜靜聽她說著,過了一會兒,道,“夏薇,墨家的慈善機構,只是她們面對社會的一個門臉,為他表姐樹立公眾形象的地方。在真正幫助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方面,并沒有什么實質的幫助。”

    夏薇啞然。

    “如果你不愿意做了,我沒有什么意見。我會代替你轉告給院長。”

    “慕西辭!”夏薇輕聲叫他的名字。

    “嗯?”

    “我像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么?”

    慕西辭笑了笑,“誰知道呢?喜歡一個人可以半途而廢,等一個人可以半途而廢,做想做的事情可以半途而廢,很多小事你都半途而廢了,更何況微不足道的答應一個孤兒院院長的事情呢。”

    夏薇被哽得說不出話來。

    “我替那些孤兒謝謝你,如果你不想做下去的話,我也會替你履行完指責。”他的嗓音清晰而寒涼,“我這么多年經營公司好歹也有點兒產業,雖然進軍娛樂場所的寶龍折損得厲害,但是酒吧、x場的盈利還是不菲的,用來做一個慈善機構還是沒問題的。”

    “慕西辭……”

    “沒關系的。”

    她喃喃了片刻,“你怎么知道我要對你說對不起。”

    “因為我一直沒有給你機會說過,所以我想在掛電話之前你大概會跟我說這么一句。”

    “我不會半途而廢的,我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我也會去做。”夏薇皺了皺眉,“我不是為了給自己樹立什么公眾形象之類……雖然我的公眾形象現在不怎么好。”她聳了聳肩,不由自主地紅了臉,“但是既然答應了的事情,我會做到。”

    “嗯,那么,你什么時候有空來一下孤兒院?”

    夏薇再次沉默了下去。

    她現在被顧英爵牢牢盯著,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抽出時間。

    上次見墨北廷就被發現了,如果和慕西辭去孤兒院的話……她咬了咬唇。

    他嗓音涼涼淡淡的,“寶龍方面我決定退下來了。顧英爵既然想要來送給你,我給你們也無妨。如果你還想做慈善事業的話,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她有點兒結巴,“好、好的。”

    ……………………

    顧英爵在花園里找到夏薇的時候,她正抱著膝蓋半坐在一個大叔下,星光很美,她抱著手機,愣愣地盯著屏幕,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眉頭皺了皺,走到夏薇的身邊,摸了摸她的小臉,“冷不冷,嗯?你是蠢的么?雪天在花園里呆著,是嫌自己進醫院的次數少?”

    她溫溫淡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顧英爵。

    他什么都好,就是控制欲,怎么那么強呢?強到讓人討厭。

    笑了笑,不開心的樣子,“我不大合群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繼續呆在那里,我怕蘇芙會指著我的鼻子罵我。”

    顧英爵半蹲下去,視線和夏薇平視。

    夏薇怔了一怔,轉眸避開了顧英爵的眼神,“太無聊了。”

    顧英爵伸手拉住他的手指,已經凍到冰涼的指尖讓他有些心疼,“怎么了,你還在生禮棠的氣,不然我叫他來給你道歉?”

    她笑了笑,“我沒有那么小心眼,他只是著急問我事情,又沒有拿我怎么樣,我沒有生氣。”

    她的樣子很乖巧,可是就是讓人看著哪里覺得不舒服。

    他沒有猶豫,聲音很溫柔道,“你不喜歡在這里,我們就回家。”

    “哦,顧禮棠不是說了給我們準備了客房么?”

    “不想在這里睡我們就回家。”

    遠處傳來嬉笑的聲音,那群人好像在玩煙花,夏薇神色有點兒恍惚。

    “再過一陣子就要過年了呢。”

    “嗯。”顧英爵輕輕抱著她,“我陪你跨年。”

    顧英爵陪著她,那慕西辭……誰來陪呢?

    藍又青吧,她這么安慰著自己,他不會一個人的。

    他還會有孤兒院的那么一個大家庭。

    “想玩煙花么?我去拿兩個仙女棒給你……”

    “不用……”她輕聲,可是顧英爵已經站了起來,找別墅的傭人要了仙女棒來。

    夏薇蜷縮在椅子上,一只手拿過手持煙花,看著她綻放出絢爛而微笑的色彩。

    一直有一些寥落的神情好了起來。

    煙花棒燃盡之后,顧英爵伸手摸了摸他的頭發,“我們上樓睡覺,明天你還要工作。”

    她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嗯,好。”

    大概由于在椅子上蜷縮了太久了,她的腳有點兒麻,顧英爵一把接住了她,“小心點。”

    夏薇跟著他上了樓,顧英爵打開了床頭燈,溫暖的暗淡的燈光。

    她疲倦極了,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餓了……”夏薇低聲咕噥。

    顧英爵低頭,看著夏薇輕懶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讓你多吃一點,你不聽。”

    夏薇抬眼看著顧英爵,“被人盯著,吃著不舒服。”

    “嗯,我的錯了。”

    顧英爵伸手在夏薇的腰窩輕輕掐了一把,低聲道,“你乖乖在這里呆著,我去給你找點吃的來。”

    他方要站起身,忽然感覺有一個不輕不重地力道拽著他。

    他轉身,看到夏薇正伸手輕輕拽著他的襯衫,她抬起眼睛,“顧英爵,你說,梁以沫和顧禮棠會離婚么。”

    顧英爵眉眼轉暗,一張俊臉溫涼束帶,俯身,輕輕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溫熱的氣息,“夏薇,不管他會不會離婚,都不會影響到你。”他的手輕輕握住夏薇的手,唇畔撩起笑,“不管別人怎么樣,我都會保護好你,相信我。”

    夏薇嗓音有點兒發涼,“奶奶能夠接受我么?能夠接受顧禮棠這么不顧家里人臉面公然出軌要離婚么?”

    “別想了。禮棠只是玩玩。他對哪個女人都是這樣的。”顧英爵嗓音很穩,“不過蘇芙的父親以前和一個我不大喜歡的下屬走得很近。”

    夏薇隱隱約約想起來,曾經公司里的內斗……顧英爵以強硬的手腕鎮壓了下去。

    不過公司里肯定還有一些人有異心,電光火石之間,夏薇嗓音一緊,“英爵……有人告訴我,梁以沫和你公司的其他高管勾結。”

    顧英爵眸光很淡,看著夏薇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

    沒有絲毫意外,是代表……他早就知道了嗎?

    “我知道……公司一直都是這樣,尤其是這樣的大公司。”皺了皺眉,“最近要有一波裁員,不安分的,我都會裁掉……公司需要一些新鮮血液,老家伙該跟新人讓位了。”

    “這樣……”他低頭再次親吻她的臉頰,“不用你太擔心,公司里有什么狀況,我都會盯著。你安心做你的顧太太,嗯?”

    “哦,蘇芙的父親……”

    “他本來也在裁員之列的,但是如果和禮棠走得近的話,我少不得要看看他女兒的面子。”

    在裁員之列……也就是說,原本也是有異心的一撥人么?

    夏薇閉了閉眼睛。

    從上次的陪-睡,到這次的公司異動,喬暖總是有本事幾句話就讓她方寸大亂。

    與其相信那些不著邊際的事情,不如相信顧英爵。

    顧英爵看到夏薇出神,默默站起身。

    等他去廚房找來了熱宵夜回來的時候,夏薇已經在被子上睡著了,她還穿著高跟鞋,衣服也沒有脫。

    顧英爵輕輕叫她叫醒,眉目溫和,“不是說餓了么?我給你煮了面,你不起來吃就要糊了。”

    夏薇這才坐了起來,走到落地窗前的咖啡桌旁,坐下來吃面。

    顧英爵換了衣服,去洗了個淋浴,出來的時候夏薇已經吃完了,他將碗筷收起,低頭順勢吻了一下夏薇,“去洗澡。”

    他身上還帶著濕氣,夏薇抬起眼,看了一下他不小心被打濕的襯衫,露出性-感的鎖骨。

    有點兒失措,轉開眸子,“哦。”

    等她出來之后,顧英爵已經坐在床上,轉頭看了一眼夏薇,張開雙臂,嗓音低啞,“乖,快過來讓我抱抱你。”

    ………………

    夏薇睡了一會兒,驀然聽到了手機短信的聲音,渾身一個激靈,就醒了。

    顧英爵呼吸還很沉,夏薇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松了口氣,不是慕西辭發來的。

    是……她眼眸瞇了瞇,是喬暖?

    “怎么辦……沫沫聽說家里在辦生日宴會就回來了……要不要跟顧英爵說一下?”

    夏薇看了一眼身邊的顧英爵,他一只手緊緊抱著她,睡得正沉。

    “哦,出什么事情了嗎?”

    “……沒有,梁小姐請大家繼續玩,她自己上樓去了。現在蘇芙和顧禮棠還在樓下招待客人,不知道要怎么樣。”

    “哦,如果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們就休息了。”

    “可是……真的不用告訴顧總么?顧太太我看著沫沫姐的臉色很不好啊……”

    這種事情,她躲還躲不及,更何況湊上去了。

    夏薇沒有理會,將手機放在了一邊,打定了主意,喬暖說什么她都不要聽。

    不過一會兒,短信就進來了。

    “夏薇,我想和你談談,你能過來一下么。”這一次,發信息的,是梁以沫。

    夏薇下意識地把手機扔在了一邊。

    顧英爵的警告她還記得。她不想都管閑事,顧英爵會保護好她的。

    短信又進來了,“我會和顧禮棠離婚,我需要征求你的意見。最近出的事情太多了,關于我的事業,相信也會影響你的事業,我們需要心平氣和的談一談。”

    夏薇想了想,輸入了一個字,“好。”

    她輕手輕腳地從顧英爵的懷中出來,然后將衣服穿好,輕輕攏了一下頭發,就走出了客房。

    樓下的喧囂聲還是十分鼎沸,他們好像在辦餐后的party,放著節奏勁爆的音樂。

    她將身后的門合上,上樓找梁以沫。

    三樓是梁以沫和顧禮棠的臥室區,走廊鋪著厚重的絨毯。

    和一樓的燈火通明徹夜狂歡比起來,三樓看上去一片死寂。

    灰暗而華麗的色調,有著層層的冷意,漫過她的肌膚。

    她走向梁以沫的臥室,伸手敲門,沒有人說話,夏薇看到門半開著,伸手就去推門。

    月光落入房間,她看到兩個白花花的肉0體在床上交纏著,夏薇愣了愣,滿臉震驚,血液沖入大腦,她嚇得一聲驚呼。

    低低的哭聲傳入耳膜,床上的男人聽見身后地動作,轉頭看向夏薇,縱然看不清楚模樣,還是能夠感覺到一股深深的陰鷙冷意,“呵,又送來一個。”

    夏薇往后倒退了一步,她不知道眼前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以沫把她叫來,就是為了看她和另外一個男人滾床單?

    又是喬暖,又是梁以沫……夏薇就算看不清局勢也不知道到底她們要干嘛,這時候也知道自己被算計了。

    她就不應該出來。

    床上的梁以沫滿臉淚水,意識不清楚的樣子。

    這是三樓,樓下又在放著音樂,她就算叫人,也未必有人能夠聽到。

    她短暫的驚愕害怕之后,轉身就要跑。

    床上的男人幾個快步沖了過來,一把拽過夏薇,力道太大,她重重摔在一旁的墻上,腦袋磕得一暈。

    黏糊糊的東西從她的腦袋上緩緩流淌,她伸手摸了一下,全都是血。

    夏薇仰起來臉,看清楚了那個公子哥兒的長相。

    是蘇芙的一個朋友,在飯桌上就看到他一臉色瞇瞇的樣子,沒想到他居然色-欲-熏-心對梁以沫下手。

    “你是……”那男人呆住了,半天不敢動,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夏薇知道他認出了自己,慌忙站起身,就想要走。

    梁以沫軟著手腳,一臉驚恐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臭賤人,你勾引我來,又讓這個女人來捉j?”那公子大怒,“你故意害我?”

    梁以沫臉頰潮紅,雙眸迷離,有點兒分不清楚眼前的狀況,呆呆地看著那個紈绔。

    夏薇慢慢站起身,轉身就要跑。

    那紈绔眼里已經迸發出了殺意,再次抓緊了夏薇,“你個馬蚤女人,在飯桌上看你就不老實,我讓你走了嗎?”

    梁以沫好像清醒了點兒,對著夏薇道,“快跑啊!別管他,叫人來!”

    夏薇的力氣很小,哪里敵得過一個男人。

    她倒是想跑,卻跑不掉。

    那男人喝的有點兒上樓,看著夏薇的臉蛋,嘿嘿一笑,“是你們自己讓我來的,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就去撕夏薇的衣服。

    夏薇一聲尖叫,閉上眼睛,可是抓在她身上的那只手卻忽然不見了。

    她抬起頭,看到了顧英爵高大頎長的身子,逆著走廊的燈光站著,一只手像拽著一條死狗一樣拽著男人的衣領,提了起來。

    男認的臉扭曲而驚恐,“顧、顧、顧總!我錯了!我什么都沒有做!顧總!”

    顧英爵將他重重摔在一邊,身后雜沓的腳步傳來,一群人跟著走了過來。

    顧禮棠、蘇芙、喬暖,一群人都趕來了。

    顧英爵俯身,嗓音緊繃低沉,“半夜不睡覺,跑出來亂轉什么!”

    夏薇額頭還在流著血,又疼又暈。

    顧英爵有力的雙臂將她抱起,她依靠在他的懷中,有點兒眩暈。

    “醫生!叫醫生來!”

    顧禮棠面容震驚,看著在床上衣衫不整表情迷離的梁以沫。

    “沫沫姐!”喬暖沖了過去,“你的臉怎么那么燙?發生了什么?誰給你吃了東西嗎?”

    夏薇抓緊了顧英爵的衣袖,“我沒事兒,就是碰了一下腦袋,你們去看看梁以沫,她好像被下藥了。”

    顧英爵眸色陰沉,“呵,你現在還有功夫關心別人,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樣子。”

    她有點兒委屈,她真的就是腦袋撞了一下,平時削鉛筆還傷過手指呢,疼是疼,有多疼倒是不至于。

    顧禮棠狠狠定了一眼地上那個紈绔,沉聲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喬暖將梁以沫抱入懷中,惡狠狠看向了蘇芙,“那要問蘇小姐怎么回事了!人是他的朋友,怎么就跑來沫沫姐房間了!我們都知道你蘇小姐看我們家沫沫不順眼,也不至于用這么下作的手段吧?如果不是夏薇來得及時的話,我們家沫沫……哎……”

    顧禮棠神情越來越冰涼。

    蘇芙只覺得寒氣一陣陣在背后冒,她連連搖手,“我沒有,不是我!”

    顧禮棠看也不看她一眼,大步走到了梁以沫的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是nig酒店的專屬藥乖乖水,真是夠毒……”

    夏薇伏在顧英爵的懷中,睜著一雙明眸,靜靜看著局勢。

    顧禮棠轉身,怒吼,“別墅的醫生呢,死哪里去了!”

    蘇芙一臉震驚,呆愣的看著顧禮棠,“我沒有,禮棠……”

    顧禮棠卻看也不看她一眼,低頭,溫柔而關切地看向梁以沫,不管梁以沫此時聽得懂聽不懂,“對不起。”

    又轉頭看了一眼顧英爵,“小叔,這次真的謝謝你和嫂子了,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到,我太太就……”臉色一白,狠狠看了一眼那個紈绔,“來人,將這個廢物給我打死扔出去。”

    顧禮棠的手下都是軍伍出身,當下就架那個喝得有點兒多紈绔。

    紈绔慘叫聲,“是梁以沫自己找我來的!是她勾引我的!她說讓我上樓的!”

    喬暖斷然喝道,“我們家沫沫都被下藥了,她怎么叫你來!你不要血口噴人。”

    顧禮棠臉色冰冷,帶著殺意,“不管你是和我老婆統建還是下藥給我老婆,你都死定了。”

    梁以沫此時在劇烈抖動起來,“禮棠……禮棠……”

    顧禮棠轉身,溫柔道,“乖,我在……”

    紈绔很快被拖走了,家庭醫生趕來,蘇芙咬了咬唇,唯唯諾諾地走了上去,“禮棠。”

    顧禮棠抬頭,惡狠狠看著蘇芙,“給我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