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6章先生,太太昏倒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6章先生,太太昏倒了

    別墅特聘的家庭醫生很快就到了。

    進來之后,家庭醫生掂量了一下,還是先走到了床前,檢查了梁以沫。

    梁以沫是主,夏薇只是客,而且額頭也只是磕傷,雖然顧英爵很緊張,但是說到底也只是破皮出血了而已。

    “夫人沒有多大的要緊,休息一晚上就好了。這個藥的研究對女性是沒有副作用的。”醫生推了推眼鏡。

    “我們出去吧,別打擾了他們休息。”夏薇拽了拽顧英爵的袖子。

    顧英爵皺眉,“醫生還沒給你檢查呢,你著急什么。”

    看著她額頭的傷口,一陣陣心疼。

    傻女孩,這時候還只知道笑。

    醫生這才收拾了走到了夏薇面前,“顧總,太太的傷不要緊的,您不用擔心。”

    說話間,醫生麻利地從包里拿出了棉簽酒精給夏薇消毒。

    “嘶——”夏薇感覺額頭一痛,顧英爵拉緊了她的手,嗓音溫沉,“別怕。”

    醫生清了傷口,灑了點兒藥粉,然后用紗布包扎了起來,“應該沒什么問題,三天內要讓傷口碰水就好了。”

    顧英爵墨眸盯著夏薇,“還有哪里疼?只這里受傷了么?”

    她點點頭,“嗯,不要緊了。”

    “我們先出去吧,沫沫姐要休息了。”

    夏薇抬眼看了一眼靠在床上,眸色冰涼盯著她的梁以沫。

    顧禮棠滿臉愧疚,正小心翼翼地給梁以沫掖著被角,梁以沫一臉嬌弱地依偎在他的懷中,凌亂長發下的臉色有點兒不正常。

    蘇芙傷心欲絕,她用不可置信的眼睛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十指握緊,心緒起伏。

    這個男人,前一刻還和她卿卿我我,后一刻,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她做錯了什么?她什么都沒有做!

    顧英爵沒有理會眼前的鬧劇,將夏薇抱回了房間,不由分說將她衣服脫了,仔細檢查他的身體。

    夏薇羞得臉都紅到了脖子出,偏偏顧英爵的眼神克制而理性。

    視線在幾處淤青上停留了片刻,頗有些在意的樣子。

    檢查完了,重新將她塞入被子里,輕輕吻了吻她,“睡吧,我去解決一些事情。”

    抬手關了臥室的燈,頎長墨色的身軀走到了門邊,順手將門也關上了。

    整個臥室,霎時陷入一片黑暗。

    花園中,男人已經被打得頭破血流,跪地求饒。

    顧英爵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腳狠狠踩在了他的手上。

    “啊——”紈绔發出痛苦的慘叫聲,“顧英爵,我x你大爺!”

    他的眸底幽深,沒有絲毫溫度,嗓音亦是毫無起伏,“把事情經過說清楚,否則,我就把你送進瘋人院,讓你一輩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紈绔骨子一下子就松了,他在雪地里,只穿著一條短褲,渾身的傷,瑟瑟發抖,“顧大爺,我不知道啊,我就喝了點兒酒。我沒認出來那是夏小姐,真的,我沒有認出來……”

    一個傭人走了過來,附耳對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俊容肅殺的顧英爵道,“顧先生,這位是蘇小姐的朋友……蘇小姐讓帶句話給您,請稍微通融一下。”

    遠遠的,蘇芙站在那里,有點兒不敢過來。

    顧英爵陰鷙的眼神瞥了她一眼,蹲了下去,看著紈绔,“我讓你說清楚事情經過,這就是你說的說清楚,嗯?”

    男人凍得不行,渾身打著顫,“是梁小姐說有話跟我說讓我上樓的……我一過去就看到那女人那樣,我受不住……我就……”他委屈極了,“誰不知道梁以沫是公交車,那種照片整個網上都是。我以為她……”

    顧英爵的氣場驟然冷了幾度,起身,狠狠抬腳踹向那個男人。

    他一個趔趄,被踹的在地上滾了個個兒。

    “艾瑪!我錯了!顧總!我真沒說謊!我手機里還有著她的來電呢!我手機……”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想摸自己的手機。

    顧英爵整個身體都散發著墨冷的黑色氣息。

    “我手機?我……我手機……”男人跌跤大嘆,“我手機在衣服兜兒里,我衣服還在梁以沫臥室里呢。”

    顧英爵墨眸沒有絲毫波動,陰森森的口氣淡淡對手下道,“上樓搜手機。”

    手下不過一會兒就回來了,“沒有找到。梁小姐說沒有見,他所有的衣服都扔在走廊的地上,里面也沒有翻到手機。”

    男人身體抖得好像篩糠,撲倒在地,跪在顧英爵面前,“顧總……顧總,我說的句句都是真的,沒有一句騙您啊……我發誓……真的是那小妞兒自己勾引我的……”

    蘇芙一個沒忍住,走了過來,“顧總,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朋友該交代都交代了,你還要做什么?他喝了酒,本身就有點兒好色,我的朋友我很了解,他不是那種敢去強j人的主。如果不是梁以沫自己勾引我朋友他不會那么做的。”

    她說的振振有詞,顧英爵眼角的余光都沒有看她一眼,冷聲對地上的男人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蘇芙真是覺得這些男人都夠了,難道因為她是女人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么?

    今晚顧英爵就沒有給她過好臉色。

    她嬌蠻地拉住了顧英爵,“顧先生!你能不能講點道理。”

    仿佛為了證明自己,她拼命地點著腳尖,胸口若有似無地蹭著顧英爵的手臂,“他不過是喝了酒中了那個女人的圈套。我知道在顧總心里梁以沫就是那么一個白月光,差點兒讓顧太太跟您離了婚也要守著的白月光。您覺得我們無中生有欺負您女神很正常,可是啊……人是會變得。我們雖然比不上您和梁以沫權勢和名氣,但是也不能這樣被人污蔑。沒有就是沒有,哪怕顧禮棠和我分手我都是這么一句。”

    幾分色秀,幾分認真,她拿捏好了分寸,相信是個男人都不會不為所動。

    顧英爵眸光深遠,嗓音低沉磁性,道,“在你們眼里,我就是這樣的么?”

    為了梁以沫,一點也不在乎夏薇。

    “顧總情種的名聲,人盡皆知。”

    男人足足有十幾秒沒有說話。

    “英爵……”夏薇的嗓音輕輕響起。

    顧英爵聽到夏薇的聲音,脊背明顯僵硬了一點。

    轉身,看見了站在夜風中的夏薇,風吹散她的頭發,露出她潔白的笑容。

    他長腿邁開,大步走到了夏薇身邊,皺眉,將瘦弱的女孩兒攏入懷中,“你怎么出來了,不是讓你乖乖睡覺么?”

    夏薇眸光流轉,看了一眼地上被打得半殘的男人,和脊背挺得筆直的蘇芙。

    如果他不來,顧英爵不知道要鬧到什么時候才能收手呢。

    她隨口道,“你不在,我睡不著。”

    顧英爵眉眼溫柔,“我還在調查。”

    蘇芙照準機會,對夏薇道,“顧太太……您看看吧,顧總說什么都不相信是梁以沫勾引我的朋友。那個女人把手機都藏起來了,這不是心虛這是什么?現在娛樂圈多亂啊,誰知道那個女人為什么給自己吃那些亂七八糟的藥……”

    顧英爵警告的眼神看向蘇芙,可是蘇芙決定把握好這根救命稻草,不管不顧地拉住夏薇念叨起來,“顧總現在就是梁以沫那邊說什么就是什么……我們說什么他都不信。要打死我朋友才甘心啊……顧太太……您說句公道話吧。”

    此時的蘇芙渾然沒有了過去的高傲勁兒。

    這個朋友是她發小,他爸爸和自己爸爸幾十年的關系了,人,她不能不管。

    夏薇撩起唇角,笑容溫和,口氣亦是淡淡的,“顧先生,你還真的是死性不改啊。”

    一抹慌張從顧英爵眸中劃過,夏薇以前為了梁以沫鬧成什么樣子他還記得。他不能容忍夏薇再鬧下去。

    他冰冷的視線掠過蘇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臉,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蓋在夏薇的肩膀上,“好,聽你的,不問了,我們回去。”

    夏薇一只手忽然拉著顧英爵的領帶,讓他俯下身,夏薇清秀的面容那一瞬間有著痛苦、迷茫,好像含著眼淚,從嗓子中擠出一句顫抖的話,“不然……”我們還是算了吧。

    她看到他是如何為了梁以沫揍那個男人,即使真相就在眼前也絕不愿承認,也聽到了女子那句清晰冰涼的話“顧總情種的名聲,人盡皆知”。

    她后半句沒有說出來。

    事情就是那么荒誕,縱然人盡皆知,她還要和他維持下去。

    男人低頭看著女孩兒的臉,他的眼神專注而溫情脈脈,“什么?”忽然又有一些緊張,“你是哪里不舒服么?”

    夏薇慢慢低下頭,她腦海中晃過了寶龍,晃過了慕西辭的臉,她不能離婚。

    顧英爵會瘋了的。

    男人身上散發著冷漠而冰涼的氣息,瞥了一眼蘇芙,又低柔對夏薇道,“不查了,我帶你回去。我哄你睡覺,嗯?別生氣了。”

    抱起了夏薇,她好像一只無助的天鵝將頭頸埋在他的胸口,他嗓音淡漠,“把事情告訴禮棠,讓他來處理吧。”

    其實夏薇很想把自己收到約談短信的事情告訴顧英爵,但是現在她覺得已經沒有必要了。

    你叫不醒裝睡的人。現在顧英爵已經改了很多了,她很知足。

    “我不想在這里繼續呆下去了。”她有氣無力地說著。

    “好,我帶你回家。我們不在這里呆了。”

    她抬起點兒頭,“你不查了么?”

    “沒有必要……”顧英爵低聲道,眉眼間帶了一絲釋然,“和我們沒有關系,你沒事就好,我以后不會再帶你出席這樣的場合了。”

    她苦笑。

    “早晚會有結果的。但是我現在只想多陪你一會兒。”

    天空又簌簌地飄起雪,顧英爵的懷抱很暖,她抬起頭,看著他下頜的輪廓,他的鼻子,他的眼睛。

    客房里沒有什么東西要收拾的,顧英爵淡淡地囑咐了手下讓他去取太太的包。

    上了車,顧英爵一直沒說話,細心地展開了一塊毯子,蓋住了夏薇的膝蓋。

    夏薇看了一眼那棟別墅,“你怎么不問我為什么過去。”

    調查了所有人,唯獨沒有調查她。

    顧英爵握了握她的手指,“你累了,要好好休息,不應該亂想。”

    她微微垂下點兒頭,長發落在臉側,嗓音有點兒壓抑,“我說是梁以沫打電話叫我去的,你會不高興嗎?”

    男人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沫沫不會。”

    “我知道你會這么說。”她仿佛印證了心里的想法一般,低聲道,“顧英爵我知道了。我是自己半夜瞎逛,聽到了叫聲才過去的,可以了嗎?

    “夏薇,你沒必要這樣。”顧英爵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有什么就是什么,你不用顧慮。”

    她被長發遮掩下的唇角勾了勾,“我說了啊,可我說的你不信啊。你又不能打我讓我改口……”

    顧英爵耐心問道,“你說她給你發短信,讓你過去,然后呢?”

    “然后我就發現他們在床上,我就想回頭去叫人,然后被那個男人抓住了。他說,我自己送上門,他就不客氣了……”

    男人好久沒吭聲。

    夏薇從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遞給了顧英爵。

    顧英爵簡單翻了一下,夏薇說的沒有錯,短信都在。

    不過那些短信也證明不了什么,梁以沫興許真的打算叫夏薇聊事情,不過不巧被下藥被……而已。

    顧英爵眉頭越皺越緊,感覺胸膛里有什么情緒亂作一團。

    顧英爵的目光不自主落在了慕西辭的電話,通話記錄就在眼前。

    他閉了閉眼睛,心里的煩躁更甚了。

    “夏薇……”他的嗓音里已經有了壓抑不住的暴怒,沙沙的,“夏薇,你對人的戒心太小了,也不懂得分辨好人壞人。”

    “興許吧。”夏薇伸手拿過了顧英爵手里的手機,撩起眼皮,看著靜坐不語的男人。

    他在生氣,臉色緊繃。

    是因為什么呢?

    她慢吞吞地想。

    過了一會兒,他才轉頭,嗓音沉沉,“夏薇,你為什么總是不聽話,嗯?”

    夏薇笑了笑,“我不是木偶,不是玩具,我有我自己的想法……顧英爵你懂嗎?”

    男人靜靜盯著她,“我告訴過你,你可以完全相信我,以后不管遇到危險,還是遇到要選擇的事情,你都可以告訴我。我不會嫌棄你,也不會懷疑你,你明白么?”

    夏薇點點頭,他嘆了口氣,將心里的煩躁壓了下去,“你不睡了嗎?不困么?”

    夏薇將高跟鞋脫了,半躺在他的膝蓋上——像以往一樣,可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她避開了他的眼睛。

    “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打電話給我,我都會接。”顧英爵揉了揉眉,俊顏溫淡,嗓音低沉,“不管發生什么,我都會立刻找你確定你的安全。”

    “嗯。”她仍然是那樣不溫不火的態度。

    “夏薇……你有在聽我說話么?”

    “我在聽的。”夏薇拿出手機,“我一直有把你設置成快捷撥通。”

    “這一次如果不是我發現你不見了找過去,你出事了可怎么辦,嗯?”

    “嗯。”

    車廂里安靜了一會兒,夏薇忽然問道,“顧英爵?”

    “嗯?”

    “我想做慈善的事情你還記得么?”她轉過身,柔軟溫暖的氣息,拂面而來。

    顧英爵這才發現自己今晚一直焦躁的原因。

    她始終背對著他,躲避著他。

    “嗯。記得。”她為了做慈善,想要找前輩幫忙,還找到了墨北廷頭上。

    “我明天去一趟孤兒院……”她平靜地道,“你可以讓席秘書或者李特助陪我去么?”

    讓席秘書和李特助陪著,就相當于讓顧英爵陪著。

    顧英爵輕輕撫摸著她的長發,望著她,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嗓音有些漠漠,“我陪你去。”

    “哦,那就再好不過了。”

    顧英爵的手機嗡嗡地震動,他皺了皺眉,看了眼手機上的名字,然后劃開。

    “小叔,你和嫂子怎么回去了?”

    “你嫂嫂不舒服,我們今晚不在別墅過夜了。”

    “哦,那好吧。今晚的事情查的差不多了。那貨承認了對梁以沫下手,但是沒有承認下藥……嫂嫂知道下藥的事兒是怎么回事兒么?”

    車廂很安靜,夏薇離顧英爵很近,手機雖然沒有放外放,她卻還是能夠將電話里的聲音聽得清楚。

    問得好溫婉啊。

    嫂嫂知道下藥的事兒么……

    很好,梁以沫那群人,已經順利讓所有人懷疑她了嗎?

    “你嫂嫂睡了。禮棠,沒有什么事情我就掛了。”

    顧禮棠啜喏了幾句,似乎想說什么又不敢,道了“好的”就掛了電話。

    夏薇抿唇笑了笑,“你也覺得我陷害梁以沫嗎?”

    “嗯,大半夜的跑出去,的確有點兒可疑。”顧英爵勾勾唇。

    夏薇渾身明顯緊了一些。

    顧英爵盯著她,唇角若有似無的笑意更深了一些,嗓音也跟著輕了一些,“夏薇,你真的以為我在意那些?”

    他短信都看到了,這個傻女孩兒,還擔心他會被蒙蔽。

    夏薇的身體的肌肉放松了一些,轉了個身,面朝顧英爵躺著,“哦,其實就是我做的,你會拿我怎么樣?”

    顧英爵撩起她的發絲,在指尖輕輕纏著,“這個問題好尖刻,我可以不回答么?”

    “當然……不可以!”

    顧英爵繼續輕輕地笑,“夏薇,你想怎么樣,就直接告訴我,我相信總會有你的理由的。我會保護你,也會幫你做到你想要的東西。”

    夏薇心頭一跳,卻見顧英爵吻了下來,將她的唇覆住。

    ………………

    夏薇在第二天的時候,就在顧英爵的陪同下去了孤兒院。

    老舊的樓,走進去之后是一群普通而可愛的孩子。

    看上去就好像一個破舊的幼兒園。

    修女笑臉迎了上來,“夏小姐,您來了。這位是……?”

    “這位是我的先生。”夏薇笑了笑。

    顧英爵在一旁站著,目光漫不經心地看向嬉鬧的孩子們。

    夏薇轉身對顧英爵說道,“我去見一下院長,你在這里等我。”

    顧英爵點了點頭,夏薇跟著修女去了院長辦公室。

    “關于資助的事情我會繼續下去的,您不用擔心。”夏薇笑了笑,“我也會盡量著手建立基金會。”

    簡單地談了一會兒,夏薇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交給了院長,“能把這個給慕西辭么?”

    “這是……”院長面露遲疑。

    “這是寶龍的股份轉讓協議。”夏薇笑了笑,“你幫我告訴慕西辭,我給他的東西,就是給他的,我不需要他用任何方式還給我。寶龍和當年的浩天已經不能同日而語,我不能接受這樣高昂的還債。希望他能夠幫我繼續好好管理公司。”

    “這個……”院長面露遲疑。

    “麻煩您了。”

    夏薇做完這些,轉身下樓。

    風靜靜吹過,夏薇總覺得有一道深沉而炙熱的目光一直留戀在她的身上,可是當她轉過頭的時候,卻什么都沒有看到。

    在夏薇走后,從角落里,慕西辭閃身走了出來。

    院長嘆息了一聲,“南桀……你都聽到了。她不想欠你什么,也不想你償還什么了。”

    慕西辭的手指靜靜撫摸過牛皮紙袋,閉了閉眼睛,笑容涼而冷,“她是放過了自己了,可是誰來放過我?”

    院長看著慕西辭,搖了搖頭。

    “她還會回來的。”慕西辭低聲,“我不會允許她走。”

    …………

    夏薇和孩子們玩了一會兒,中午和顧英爵簡單吃了頓飯,下午就回了片場。

    在公司調整裁員的浪潮中,蘇芙的父親下臺了,蘇芙也從顧禮棠的女友淪為了前女友。

    有心人做了一些關于她差點被強地緋聞,甚至還放出了內部照片,照片中的她磕破了頭,狼狽地坐在地上,一旁是明顯喝大了的只穿著一條內褲的男人。

    抓怕角度不能說不好,任何看到照片的人都會想入非非。

    偏偏被非禮的梁以沫,卻毫無動靜。

    整個娛樂圈一邊倒的討論關于女星遇到騷擾的話題,沒有人關心夏薇是不是真的遇到了騷擾。

    下午的時候,照片還沒有撤下,夏薇已經非常無所謂了,她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新劇的拍攝之中。

    炒作的熱度總會過去,只是被騷擾而已,她太久沒有上過頭條了,偶爾上一次告訴大家娛樂圈還有這么號人物在也不錯。

    拍攝緊鑼密鼓的進行,夏薇晚飯就湊合吃盒飯,一邊和藍又青對戲。

    電話不期而至,是梁以沫。

    這時候打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薇將劇本合上,接了電話,漫不經心,“怎么?”

    梁以沫心情似乎不錯,“我還沒有感謝你昨晚及時趕到救了我。”

    “噢。”夏薇不冷不熱,“沒關系,在你的字典里我欠你不是挺多的么?偶爾還一次無傷大雅。”

    “呵,我想你應該知道發生了什么,”梁以沫在電話里淡淡的笑,“那么一個淺薄的女孩兒還想和我爭男人,她以為有她父親她就能怎么樣了么?”

    夏薇嗤笑,“我不大清楚,你能夠和我解釋一下么?”

    “夏薇,你別裝傻——我知道你看得懂。我其實沒有想過多看除了你之外的別的女人,不過既然有人在我不注意的時候踩在我頭上拉屎撒尿我也要給點兒顏色看看是吧。”

    夏薇唇角噙著一縷冰涼的笑意,“你故意把我叫過去,就是為了讓我救你順便作證?不過好像顧英爵不是那么覺得的……他好像覺得是我害了你。真是奇怪呢。”

    整個娛樂圈都是那些鋪天蓋地的緋聞,夏薇不相信梁以沫是瞎子不知道。

    梁以沫冷笑,“夏薇,這個我就真不清楚了。大約是……你和nig老板比較熟,比較好搞到藥水?”

    夏薇笑了笑,“哦,看來,我和顧英爵的感情真的無解了呢。興許明天我們就能夠離婚了……你說呢。”

    梁以沫在電話的那頭沒有說話。

    她懶洋洋的輕笑,“你發信息給我,又發信息給那個男人,嫁禍陷害了蘇芙,順便還讓我也沾惹上嫌疑……”

    “如果你真的要這么想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你原本找你的朋友就好了啊……多么名正言順,喬暖或者你的助理都可以,為什么偏偏是我呢,”傍晚的落日在城市上空緩緩落下,夏薇盯著天空那一線紅色,勾唇而笑,“梁小姐,這真的是你的主意,還是別人給你出的?畢竟這個主意糟糕透了。”

    “有么。”梁以沫呼吸一緊。

    “本來這個事情和我沒有關系,現在我看你這么洋洋得意還是忍不住要提點你一兩句。你這個計劃漏洞百出,我是懶得計較,換做別的女孩兒隨便什么辦法就能夠戳破你的謊言了。你和蘇芙都不會有好果子吃,甚至連我,因為卷入這件事情也會麻煩不斷。”夏薇定了定,“動動你的腦子好好想想,那個利用你做這個漏洞百出的算計的女孩兒,到時候卻什么都會得到。”

    梁以沫定了定,“你說……有什么漏洞。”

    夏薇唇角勾起一縷笑容,“我又不是你的老師,我哪里來的義務教你呢?”嗓音輕輕裊裊,“最簡單的吧,你現在這個炫耀的電話……已經被我錄音了呢,你說,如果我把這份錄音發給你的老公或者我的先生,你猜,結果會怎么樣。”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聲輕呼。

    “梁以沫,這個世界上最怕的,是蠢人以為自己聰明。我說了,我沒有理會你,是懶得和你計較。好好一個女孩兒,把心思全放在搶男人身上,真的滿掉價的。”

    …………

    顧英爵剛下班,就聽到電話聲音響起。

    他看著屏幕上的名字,眸中蓄著笑意,“夏薇。”

    “顧先生么?我是夏薇的助理,她,剛才在片場忽然昏倒了,您能過來看一下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