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8章你是害怕一個人呆著嗎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8章你是害怕一個人呆著嗎

    醫生笑了笑,“我是聽說太太身體一直比較虛弱,所以專門來給太太調理身體的。”

    顧英爵特意請來了中醫給她調理身體,而不是直接西醫診斷,也沒有明說是為了懷孕,這讓夏薇沒有那么拘謹。

    夏薇笑了笑,端著兩杯茶放在茶幾上,“麻煩醫生了。”

    醫生給夏薇診了一會兒脈搏,面色越來越緊,又問了幾個問題,才對夏薇說,“有點兒氣滯血瘀,沒多大的問題,吃幾服藥調理一下就好了。”

    夏薇點了點頭。

    男人將碗推到了夏薇面前,薄唇抿出星星點點的笑,“你先吃東西,不然就涼了,我去送醫生出去。”

    夏薇看了看醫生又看了看顧英爵,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她的身體如果沒有問題,醫生不會露出那樣的神色。

    最近她的小腹時不時的疼……如果真的有孩子……或者是因為長期吃避孕藥的副作用……

    她的眉頭越皺越緊。

    夏薇用勺子吃了幾口咖喱牛肉,有點兒食不知味。

    放下了勺子,輕輕走到了門廳旁的玄關,顧英爵壓低的嗓音問道,“確定么?”

    “應該十有八九,如果顧先生想要確定的話,還是帶到醫院檢查一下血常規做超聲才能準確判斷。”

    “需要手術么?”

    “這個……目前暫時先吃藥看看能不能控制住。能不動手術盡量不要手術吧。這個病的病因大多是女性精神壓力太大引起的,注意調理心情。”醫生欲言又止,“先生,您還是做好準備,這個病很難要孩子,將來不行最好可以做試管……”

    顧英爵沉默了片刻,“我明白了,謝謝你醫生。”

    夏薇手腳冰涼。

    手術……要不了孩子?

    需要檢查血常規確定是不是惡性的么……

    她盡量控制住渾身的顫抖,感覺眼前的世界轟然倒塌。

    是的,她從慕南桀走后就片刻不停的打拼,從來沒有在乎過自己的身體,有今天,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一行長淚劃落,她的唇顫抖著,克制著自己不去哭出來。

    調整好呼吸,回到餐桌前坐下,拿起勺子,吃咖喱。

    在咖喱吃到快一半的時候,顧英爵才回來。

    他的身上染了煙草和夜露的氣息,干燥而凜冽,走到夏薇身旁,輕輕拉住了夏薇的手,眸色溫柔,“ske那邊我已經打了招呼,過陣子可能要來國內做宣傳。”

    夏薇波瀾不驚地抬起頭,笑了笑,“謝謝。”

    他輕輕撫挲著她的手指,斟酌片刻,道,“不然劇組的事情先停一停……畢竟你還要宣傳ske,只是暫停,我保證以后你想拍還會有。”

    夏薇的眸子靜靜地盯著顧英爵,過了一會兒,挽起點兒笑,“嗯。事情,總要一步步來做。”看了一眼顧英爵的碗,“糟糕,咖喱都涼了,我去給你熱一熱。”

    顧英爵看著那張笑臉,起身挪到她的身側坐下,低低的道,“我晚上還有點事情要做。”

    她擰起眉頭,不高興的道,“我好不容易答應你留下來陪你,以后少工作,你這就要拋下我?”

    男人俯身湊過去,兩只手緊緊的抱住她的腰肢,嗓音微啞,帶著淡淡的繾綣,“我也不想的,可是事情很緊急……你乖,嗯?”

    夏薇捏著勺子不吭氣,臉色臭臭的。

    他的額頭抵上她的,耐著性子哄道,“你喂我吃點,我晚上不喝酒,會早點回來。”

    她撒嬌一般的道,“至少要把飯吃完呀。”

    顧英爵低頭瞧著懷里溫柔又嬌艷的臉,似笑非笑,“夏薇,你是害怕一個人呆著嗎?”

    她沒有回答他,俯首鉆入了他的懷中,顧英爵只能看到她鋪滿青絲的后腦勺。

    顧英爵無奈地笑了笑,伸手輕輕揉著她的發,很溫柔,“好。”

    她立刻滿血復活,從他的懷里起身,拿起他的碗,“我去微波加熱一下,馬上就好,等我。”

    她的模樣嬌婉,活脫脫一個歡欣雀躍的小嬌妻。

    顧英爵在夏薇進入廚房之后,表情就低落了下去,手指輕輕敲著桌面。

    夏薇,夏薇……

    …………

    夏薇等顧英爵出門之后,也披了衣服下樓,她開車去了寶龍。

    “顧英爵已經同意將ske的劇拉入國內了……”看著公司季度報表,夏薇和會議室內的慕西辭低聲說道,“我其實并不看好現在的電視劇,前期投入太大,中間出的事情太多拖耗了太久。題材的熱度已經降了下去了。不如現在主力先跟著宣傳ske我的那部美劇,上映之后,我作為公司的藝人可以給公司帶來不菲的收入,后續地代言、宣傳、綜藝的效果也都能帶動。”

    慕西辭扶了扶眼鏡,掃了一眼夏薇新做的宣傳策劃案。

    “這個策劃案……”

    “嗯,宣傳策劃案有一大部分和國內的孤兒院需要合作。畢竟我的美劇講的就是一個華裔孤兒的故事,也可以替孤兒院創立名氣,一舉兩得,這是我的重點宣傳項目,其次是和各大院校的合作。”

    慕西辭笑了笑,“夏薇,你做的方案永遠都是這樣周密。”筆尖劃過了計劃案的合作內容,圈出了一塊兒,“這一項,你的特邀嘉賓……決定是誰了嗎?”

    夏薇深吸了一口氣,“還沒有定下,我想看ske那邊的意思。”

    她站起身,忽然臉色慘白,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慕西辭眸光微變,正欲起身走向夏薇,卻見她站起了身,蒼白如同紙頁的小臉上帶著笑意,“好餓……”

    慕西辭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你還沒有吃東西么?”

    “唔……”夏薇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忍著肚子的疼痛,低聲,“做方案忘了啊……”

    慕西辭冰涼的臉上似乎掠過什么情緒,“如果晚上還沒吃晚餐的話,我知道有一家店味道不錯,我請你?”

    夏薇拿著桌子上的溫水杯子,輕輕啜飲了幾口,溫熱的水熨帖了她的身體,腹部的劇痛也逐漸退散,她的臉上恢復了點兒血色。

    熱水只有在病了的時候才知道好,平時她總是不注意,喝冰水熬夜,現在她只覺得懊悔。

    “夏薇?”輕聲的抵喚,一只冰涼而修長地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你不舒服么?”

    她搖搖頭,笑容疏離而禮貌,“沒有……就是餓啦……”

    慕西辭的眸光逐漸轉暗,“嗯。”

    夏薇盯著地板,會議室里安靜得不像話。

    這個男人,本身就冰涼而深暗,可是卻總是讓她覺得意外的安心。

    她在最無能為力的年紀遇見了他,在寒心之后徹底放手,也忽然明白,這之后,就再也沒有所謂的欠或者不欠,對不起或者難以釋懷。付出多少,也只是當時的一廂情愿。結束就是結束沒有其他。

    如今在她面前的,只是慕西辭,冰冷、克制、斯文、智商高絕的慕西辭。

    不是那個桀驁冰冷,縱情肆意的慕南桀。

    整個寶龍大樓,只有他們兩個人。

    夏薇穿上外套,拉開會議室的門,笑容闌珊,“早點回家陪太太吧,現在時間不早了。”

    慕西辭跟著她走入了電梯里,伸手按了1樓的標志。

    “聽說今晚梁以沫的劇組出事了。”他嗓音溫淡,仿佛在說著與他無關緊要的事情,“梁以沫回國后明里暗里得罪她的人不少,顧禮棠又不大管事,如果不是顧英爵一直暗中護著她她不會好好活到今天。”

    夏薇本就因為得知自己生病的事情紛亂的心,在聽到這些話之后,更加支離破碎。

    “上次的生日宴鬧了幾家人都不愉快,是該小心一點。”她嗓音聽不出情緒。

    慕西辭轉眸,鏡片下墨黑洞察地看著夏薇,“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

    “可以么?”

    “嗯。”

    她忽然笑了一下,不知道為什么,鬼使神差的說出了一句,“我可能一輩子都要不了孩子了。”

    慕西辭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可是他的同謀卻驟然縮緊了。

    她嗓音有點兒發緊,“我病了,他卻不肯多陪我一會兒,還要去找她……我都知道的。”

    慕西辭眸光幾度變化,“夏薇……你總是太過寬容,不爭不搶。”他的嗓音冷到了極致,“你總是忘了我教過你什么。”

    安靜的能聽到男人不深卻還均勻的呼吸聲,夏薇側首去看他。

    “能夠幫你的人,只有你自己。”他側頭看向她,低聲道。

    …………

    顧英爵已經睡著了。

    夏薇出聲喚道,“顧英爵。”

    連著輕聲叫了兩聲,他仍是閉著眼,過了大約一分鐘,夏薇站起了身。

    他的確做到了他許諾的樣子,回來的很早,夏薇給他調了一杯蜂蜜水,喂他喝了,然后道了晚安。

    他睡得很沉,大約是安眠藥的效力發作了。

    將被子給他掖好,然后起身,走到門外。

    打開門,然后重新緩緩的合上。

    走廊里米黃色的暖光落在她的脊背上,單薄得好像一個少女。

    夏薇靠在墻壁上,低頭拿著顧英爵的手機,翻到了梁以沫的短信。

    梁以沫笑容燦爛的自拍,告訴他謝謝他晚上來探班……

    她閉了閉的眼睛,心臟深處,有什么東西在細微的疼著。

    慕西辭說得沒有錯,她的縱容,只會讓有些女人更加肆無忌憚。

    她平靜下來,睜開眼睛編輯發送了一條短信給梁以沫。

    她轉身進入衣帽間,將手機隨手放在架子上,她穿著厚呢子外套,又套了一件皮草,腦袋上戴了一個貝雷帽,又找來了墨鏡架在臉上,有些復古的裝扮,卻很漂亮。

    再出來的時候,梁以沫已經回了信息。

    她瞇著眼睛厭惡地看了兩眼,索性勾唇又發了一條短信給她。

    她在顧英爵的衣袋里翻到了車鑰匙,下樓,開車去了帝爵酒店。

    她才進酒店,就看到了一身黑色長款風衣地慕西辭。

    他的氣息一如既往的冰涼墨黑,氣質拔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