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9章你有沒有想過危險來自于我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9章你有沒有想過危險來自于我

    她看到他之后,并沒有徑直走過去。而是轉身朝著電梯間去。

    慕西辭看了她一眼,在她進入電梯后,心里默數了二十秒,朝著電梯走去。

    夏薇化了歐美妝,濃墨重彩和她素來的日常裸妝完全不同,身上的裙子也一改平時的職場ol裙,簡單的黑色皮衣和牛仔褲。

    她的臉上戴著墨鏡,最大限度的避免被認出來。

    慕西辭跟在她的身后,走到了頂層的走廊里。

    這里沒有安排監控攝像頭。

    “不是說安排一個手下來就好了嗎?”夏薇回頭問道,“你怎么自己來了?”

    慕西辭冷清道,“我不放心……至少在隔壁。”

    夏薇偏過頭。

    慕西辭皺了皺眉,“你真的要選擇這種方式?其實與此你自己犯險,不如讓梁以沫……”

    “就這樣。”她忽然說道。

    慕西辭單手插入口袋,沉著眼睛看著夏薇,語氣含著警告,“你真的打算這么做?”

    “嗯。”

    夏薇低著腦袋有些不知所措,有一瞬間,她很想逃跑,她握緊了拳頭告訴自己要鎮定。

    “今天你真的不該來……”她搖搖頭,“我是有夫之婦,你也有太太,事后顧英爵肯定會調查監控的,如果調查到我們見面……他……”

    “你不相信我?”慕西辭撩唇笑,眸底暗了暗。

    夏薇蹙眉,“好,聽你的。”

    他將房卡交到了夏薇的手中,“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情,撥通我的電話,我立刻就到。”

    “嗯。”

    夏薇打成電梯到了樓層,到門口的時候夏薇摁開密碼,打開門,里面漆黑一片。

    她站在門口沒有進去,那一瞬間,她心里想的是逃跑。

    伸手,打開了玄關的按鈕,暖色的等咯落在裝潢時尚的房間內,夏薇隨意的掃了一眼,雖然比不過顧英爵常年入駐的總統套房,但是還是很低調舒適的。

    夏薇纖細的手指捏緊了手里的房卡,抬腳走了進去。

    roomkeeper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幾上,恭敬的道,“小姐,您稍微等一下。”

    套房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她一個人,夏薇有點昏昏沉沉。

    她不知道梁以沫會不會入套,如果沒有,她自然會放她一馬,如果她有心想要害她,這大約是最好的機會。

    茶水就放在面前,她沒有伸手去碰,眼神流轉,手指在手機的屏幕上很快的動著,給慕西辭發了短信過去。

    你在么?

    慕西辭很快就回復了:夏薇,我在的,你放心。

    夏薇將手機放在桌子上,有點昏沉得惡心。

    身子隨意地靠在軟沙發上,高跟鞋也不知不覺退了下去,她只想快點睡著。

    吃了藥的緣故,她只覺得無聲無息的困意陣陣來襲。

    夏薇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呵欠,腦袋慢慢的往手臂上枕去。

    因為姿勢的問題腦袋一下失重,然后她整個人都從瞌睡中驚醒了過來。

    一時間有些茫然,夏薇抬手看了看腕表。

    沒有人來,興許她用顧英爵的手機發的那些短信沒有起作用。

    她闔眸,覺得自己有點兒可笑。

    就算梁以沫算計了蘇芙,也未必會用這樣下作的手段來陷害自己吧?

    她撫摸著自己的額頭,一陣陣的眩暈襲來。

    額頭好燙,一股說不出從哪里躥出來的熱意在她的身體和血液里流淌著。

    好熱,慕西辭給她準備的難道不是安眠藥么?她為什么忽然覺得渾身燥熱。

    她抬手扇著風,暈紅的臉頰,面色醉人。

    手撩開領子的時候,終于意識到了什么。

    ……這個藥以前她被某個闊少強行灌下去過一些,所以她很清楚。

    nig的乖乖水。

    腦袋暈得厲害,夏薇幾次想站起來還是倒進了沙發里,她最后放棄了,一只手摁著自己的眉心,她不明白慕西辭到底想要做什么,這和他們最初計劃的不一樣。

    迷迷糊糊的,努力想要把思緒整理清楚,可是腦海卻逐漸混沌得好像一碗粥。

    拿起手機,她下意識地就想撥打電話給慕西辭,直到這時候,她才發現,房間里根本沒有信號。

    ——這和最初的計劃……好像不大一樣?

    夏薇咬住唇,滾燙的臉蛋蒼白得厲害。

    怎么辦。

    慕西辭的臉再次浮現在她的腦海之中,她忽然感覺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害怕。

    ——你不相信我么?

    慕西辭的嗓音越來越沉,在她的心底無限的下落……下落……

    她的意識在一片混沌中逐漸化為一片狼藉。

    似乎有門開的聲音,夏薇勉強抬眼看著進來的人。

    是梁以沫纖細的身影。

    她恍惚間認出她之后才有點兒放心。

    她蹲下來,“喝的有點兒多啊……怎么,在酒吧玩得開心了么?”

    梁以沫挑唇,帶著惡意一下一下拍著夏薇的臉,“顧英爵到處在找你,卻沒有想到你就在帝爵酒店,他的眼皮子底下。夏薇,你真是蠢,以為自己驕傲,你就這樣背叛顧英爵。喝多了在這兒躺著?你以為顧英爵就會來接你了嗎?”

    “他已經厭惡透了你的惺惺作態,自恃清高是吧?顧英爵知道你去酒吧胡混,可是他不想見你,不是你鬧失蹤,他連發短信問你都懶得!”

    “男人的心是傷不得的!”

    “我根本就不用和你搶,你自己就蠢到把男人讓出來了。”梁以沫狠狠道。

    她站起身,一手環胸,一只手托著下巴,“剛巧今晚你最討厭的投資人劉先生也在,夏薇,我覺得,是該送你一份禮物了……”她抬起頭,“你別怪我太狠……我也不想的。你……真的一點兒也不適合顧英爵。”

    “我總要生存下去。”她冷冰冰地丟下這么一句話,轉身離開。

    她轉身,高跟鞋的聲音隨著夏薇的心跳在耳畔響起。

    不過一會兒,就能清楚地聽到,耳邊男人醉醺醺油膩膩的聲音,“哎呦……夏女神……真是你啊。”

    夏薇胃里翻動得厲害,腦子越來越昏漲,她覺得有點兒害怕,想到慕西辭在身旁,她又有了一些底氣。

    他一定會及時趕到的。

    夏薇暈得厲害,她聞到帶著酒味的惡臭傳來,她下意識地就去伸手推開那個男人。

    男人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欲拒還迎?有點兒意思。”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伸手摸著身下的手機。

    一切都按照計劃來……她有點兒失望更有點兒惡心,一直以來高高在上的梁以沫,還是會不出所料地對在酒店里的情敵下手。

    她本來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梁以沫會有點兒良知,這個局做不成的。

    現在,只需要慕西辭破門而入,并且把這件事情鬧大就好了。

    至于梁以沫的短信——在進警局后寶龍那邊自然會打點關系刪掉不該存在的內容。

    她會一口咬定是梁以沫找她來,也會說是梁以沫給自己下藥。

    到時候,如何選擇,就看顧英爵了……

    她必須要給他一個理由,讓他只選擇一個女人,是她還是梁以沫,他一定要去面對。

    她沒有寄希望去害誰,她只是想要讓顧英爵知道,兩個女人只有一個可以留下,不是名義的留下,而是在他心底。

    她受夠了和梁以沫無休止沒有意義的爭吵,這樣日復一日的拉鋸戰,誰也傷害不了誰,就好像天秤的兩端,她對他的感情也在逐漸消解。

    她勉強捏住手機,正要按下那個按鍵的時候,門忽然被打開了。

    那個惡臭的醉醺醺的老男人在即將對她下手地時候,被注射了一管藥劑。

    老男人昏了過去,而夏薇在半昏半醒之間,看向了慕西辭的臉。

    清俊斯文、克制冰冷的臉,此時他沒有戴眼鏡,那雙眼睛,含著執念和情深,定定盯著夏薇。

    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她恐慌到極致,除了冷靜沒有別的反應能有用……更糟糕的是,她渾身炙熱,只想把身上的衣服脫掉。

    慕西辭年輕而肌肉分明的身體對于她來無疑是巨大的誘惑。

    她嬌艷的臉頰染上了可疑的紅暈,伸手,想要觸摸那一片堅硬的肌肉……

    “慕西辭……這是怎么回事……”

    沙啞而嬌媚的聲音,對于男人而言,是致命的誘惑。

    慕西辭伸手,有力的臂膀將她抱起,她迷迷糊糊地躺在慕西辭的懷中,看著她把自己放在了床上。

    夏薇不明白,用力的咬住唇只想讓那疼痛維持她的清醒,可是正是因為清醒,她覺得自己十分渴望抱緊她的男人。

    他的呼吸,他的胸膛……

    她斷斷續續的道,“慕西辭……為什么……為什么?”

    慕西辭的臉龐在昏暗的光線中模糊不堪,夏薇仿佛卻看到了他的雙眸。

    “夏薇,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男人,你與其選擇一個腦滿腸肥的投資人,不如選我。”他低沉的嗓音格外磁性誘人,夏薇只覺得從頭發絲到腳尖的顫栗。

    “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危險,可能來自于我?”

    那一瞬間,她的心臟有種被撕碎的痛楚。

    她被他平放在窗戶上那個,他一只腿膝蓋落在她的身側,輕輕抵著他,一邊伸手,解開自己的紐扣。

    腦袋眩暈,仿佛隨時都會暈死過去,夏薇還是用力伸手去握緊他的衣服。

    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慕西辭……”她竭力維持著自己的清醒的意識,“你強j了我的妹妹,現在又來對我下手么。”

    她的嗓音染著媚態,說得格外嬌啞動人。

    男人盯著她,過了好久,轉身,走入浴室。

    冰涼的水潑了下來,轉身,走出了浴室。

    線條完美的身材,看著床上呼吸粗重面孔嬌艷的女子。

    俊美,陰郁,冷漠,眼睛里寒意森森,卻又平靜。

    “夏薇……”

    “慕西辭……救命……救命……”她的腦袋有些燒糊涂了,喃喃自語。

    夏薇感覺到有男人靠近她,但是已經不是剛才的氣息和味道了,他不再炙熱,散發著一股令女人怦然心動的雄性荷爾蒙氣場,此時的他手指冰涼,輕輕摩挲著夏薇的臉頰,“夏薇,沒事了。”

    夏薇眼淚一直流下來,“不舒服……不舒服……”

    “嗯,一會兒就給你吃解藥。不要怕。”

    幾分鐘后,他將地上的男人綁了起來,用浴巾堵住了嘴,然后拿來了一盆水,狠狠澆在了他的臉上。

    那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慢慢睜開眼睛,看著眼前赤果著上身宛若羅剎的男人,渾身開始劇烈的顫抖。

    慕西辭的嗓音冷若冰霜,“知道你動的女人是誰么,嗯?”抬起眼,眸中蓄著只有經過戰場洗禮的男人才會有的殺意,“你會一輩子都后悔今天的。”

    起身,走到床邊,拿起了床頭柜上的玻璃杯,為夏薇倒了一杯溫開水,又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包藥粉,灑了進去。

    回身,將難受得哭出來的夏薇抱緊。

    夏薇的柔軟的雙臂順勢攀上了他的脖頸,“英爵……我想要……”

    慕西辭任由女人掛在身上,很久沒有動,閉了閉眼睛,伸手抬起她的臉。

    緋紅的小臉,和幾年前毫無二致,他的手逐漸收緊,“你怎么說變了,就變了,嗯?”

    “為什么……這么輕易就背叛我!”

    夏薇眸光流轉,忽然一口含住了慕西辭的手指。

    男人的眉頭悚然一皺。

    她輕輕咬著,好像口渴,很暖。

    他幾乎克制不住自己,忽然伸手扼住夏薇的喉嚨,將她深深按入了床鋪中,“夏薇,你給老子聽著,老子這輩子只有你一個女人,從來沒有過別人。”

    夏薇早已經喪失了意志,朦朦朧朧地看著慕西辭。

    慕西辭將手中的水灌入她的口中,舉止粗暴。

    她正口渴的厲害,吐著粉色的小舌頭一點點將水喝干凈了。

    繼之而來的,是如同潮水一般的困倦。

    她也不管是不是濕漉漉的,閉著眼睛就要睡。

    慕西辭站起身,從褲兜里摸出手機,伸出窗外才勉強有信號,才剛顯示有服務就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接通,顧禮棠的聲音在手機的那端有點兒著急地問道,“慕大哥,你那邊兒怎么樣了?沒事兒吧?”

    慕西辭眉目冰涼,“能有什么事情?在按照計劃走。”

    顧禮棠有點兒費解,“慕哥……我真不明白這步棋除了讓夏薇離開顧英爵到底還有什么別的用……”

    “就你這么個廢物,當然不懂。”慕西辭涼聲。

    “哦……”顧禮棠有點兒委屈,發出小狼狗一般的聲音,“蘇芙那邊兒又再找我,我真的不能見么。”

    “如果你想讓顧英爵懷疑你勾結股東,你大可以去。”

    “……哎,算了算了,誰讓她自己蠢沒有自知之明,我知道了。”顧禮棠念叨著,“顧英爵已經醒了也知道梁以沫“下藥夏薇送投資人”的事兒了,他馬上就到帝都酒店了,我已經把梁以沫手機里的短信刪了。”

    顧禮棠如同一個被夸獎的寶寶一樣笑了起來,“行的,慕哥,以后有什么事兒隨便叫我。”

    他轉過身看著半躺在床里里的女人,惜字如金的道,“好,盡快。”

    顧禮棠半夜沖入了顧家,將睡得酣沉的顧英爵拽醒。

    他對顧英爵說,梁以沫半夜打電話給夏薇把她叫了出去,不知道要做什么,有點兒不放心所以來問問。

    他英俊的臉一下就變得陰鷙暗沉。

    在車上,顧英爵手邊的手機忽然跳進來一條短信。

    帝都酒店的員工發來的,告訴顧英爵,顧太太進了酒店房間5192,梁以沫帶了一個有名的投資人跟了進去。

    夏薇正睡得酣沉,忽然感覺冰涼的水從天而降,將她澆得渾身發顫。

    她還有一兩絲紅暈的臉頰被涼水激得發白,裙子也被冷水濕得緊緊貼在身上,很不舒服。

    她抬眸看向一只手抱著她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肌肉分明,筆挺的鼻梁和刀削斧刻一般的臉頰,長眸微涼。

    熟悉的氣息,夏薇喃喃的念道,“……南桀。”

    “我差點沒有及時趕到,抱歉,天氣涼讓你沖冷水,但是沒辦法。”

    門鈴聲已經響起,夏薇的反應慢吞吞的,懵懂地撩起眼睫毛,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慕西辭,“怎么了?。”

    慕西辭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方不溫不火的淡淡解釋,“沒什么,一切按照計劃,就是我帶錯了藥,把安眠藥帶成了乖乖水了……不過你現在應該沒事了。”

    夏薇摸了摸作痛的腦袋,有點兒分不清剛才意識最后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她身體沒有被qf過這一點是真的,她能夠感覺到……那么,就是幻覺了?

    她把心底最可怕的噩夢帶了出來了嗎?

    她定了會兒神,才又慢吞吞地問道,“敲門的人……是誰?”

    門鈴聲已經停止了,夏薇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了。

    他輕聲道,“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在浴室,別出來,我會解決。”

    他起身,找來了一塊兒毛巾將女孩兒包裹起來,又將暖風調大,才起身走了出去。

    梁以沫一進門就看見一邊系著襯衫的紐扣,一邊踱著步子走出來的男人。

    梁以沫不是第一次見到慕西辭,從前看到的他斯文而冰冷,而現在的他,摘下了眼鏡,俊美挺拔,流暢完美的線條勾勒出一股濃烈的成年男人的味道,有著讓任何女人怦然心動為之驚叫的意味。

    梁以沫愣住了,緩了十幾秒才回過神。

    “慕西辭,”梁以沫淡靜開口,“呵,你果然是出現了,早就聽說你喜歡夏薇,看來是真的。連她在這里你都知道。真看不出來,平時風度翩翩的男人,底下竟然這么變-態,跟蹤監視女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