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0章你忘了我怎么對付你慕哥哥了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0章你忘了我怎么對付你慕哥哥了么

    男人坐進沙發里,隨手擦燃了一根煙,襯衫只潦草地系了幾顆,可以隱約窺見他小麥色的肌膚,坐姿隨意,潦草,帶著致命的性-感,未曾抬眸,“梁小姐有什么事情么。”

    梁以沫雙手環胸不屑的冷笑,“慕西辭,你還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勾當么?今天你讓我一碼我讓你一碼,顧英爵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我想他應該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下=藥,還差點兒被做了。到時候,我沒有好果子吃,你也沒有。”

    慕西辭坐在沙發中,輕輕抽了一口煙,一眼也沒有看梁以沫。

    梁以沫惱羞成怒得厲害,當即冷冷一笑,吩咐帶進來的手下,“把地上這個男人扔出去,找到夏薇。”

    慕西辭吐了一口煙霧,“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嗯?綁架夏薇?還是讓她沉江,然后讓顧英爵永遠也見不到她?”

    “慕西辭,”梁以沫勾了勾唇,“不該你管的就別管?你也不過就是我們豪門的一條狗,你懂?”

    她冷笑著模樣有幾分猙獰的影子,“夏薇就在里頭吧?”

    慕西辭勾起唇角,笑意綿長陰郁,“顧英爵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梁以沫帶著挑釁的笑,“夏薇今晚是洗不干凈了……慕西辭,你以為我傻么?只要你現在滾出去,我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果你不肯滾,我不介意把你和顧氏高層往來的事情告訴顧英爵。”

    “呵……”

    身后一個女人的高跟鞋的聲音傳來。

    “什么欺負夏薇?我怎么不知道我丈夫竟然會這么做。”藍又青的嗓音響起。

    聽到聲音的梁以沫回頭,看著走進門來的容顏冰涼的女人,愣住了。

    藍又青對著沙發上的男人,“你叫我來干嘛?什么有人下藥,夏薇怎么出事了?”轉頭看向梁以沫,滿臉的趾高氣昂“你這個小賤人,每天不興風作浪就當自己沒有活著是吧。”

    那毫不彰顯高傲的語氣,藍又青本身就對夏薇。

    梁以沫還是很快的鎮定下來,笑了笑,“藍小姐心真的好大啊,你丈夫跟蹤夏薇,還對夏薇下藥,你知道么?”

    捂唇,掩嘴而笑,“最親近的閨蜜和自己的丈夫睡在一起,你心里好受么?”

    “啪!”

    響亮的巴掌聲。

    慕西辭繼續吞云吐霧,眸色不清。

    “賤人,你嘴巴里說得話一個字都不能信。”藍又青態度明確地說道,“我丈夫是聽夏薇說你約了他出來才過來的,你以為我不知道?還是我不放心夏薇讓他過來看看的。”

    梁以沫不可置信的睜圓了眼睛,“不是顧英爵和夏薇吵架夏薇出來喝酒來帝爵酒吧玩么?怎么……怎么……我沒有約夏薇啊?”

    藍又青睜著一雙杏眸淡淡的笑著,“呵,你還真是會信口雌黃。真厲害啊,能把黑的說成白的,剛才不還說著我丈夫跟蹤下-藥夏薇么?再說一套來給我聽聽?你當你是編劇啊?”

    梁以沫從小嬌生慣養,出身豪門,小的時候是數一數二的千金大小姐,嫁人之后是聲名顯赫的顧太太。

    什么時候被這樣羞辱過。

    梁以沫氣急了,踩著高跟鞋走向藍又青,眉眼不動,揚手就要給藍又青一個耳光。

    藍又青看著梁以沫陡然變了的臉色,嚇了一跳,閉上眼睛。

    原本以為會落下的耳光停在了半空中。

    藍又青睜開眼睛,赫然看到挺拔冰冷的慕西辭正站在她的面前,將她牢牢的護住。

    那只將將要落在她臉上的耳光也被慕西辭利落的截在半空中。

    男人唇角噙著薄而冷的笑意。

    梁以沫下意識看向慕西辭英俊干凈的臉,她眸中有一點兒求饒的成分。

    慕西辭眉眼平靜無瀾,手中的力道卻一點點縮緊,看著女人的面色一點點變得蒼白,眼淚掉了下來,她回頭,對著手下尖叫,“你們都是廢物么?”

    男人并沒有理睬梁以沫的話,聽到腳步聲,溫冷抬眼,看向走進門的男人。

    顧英爵邁開長腿,走入了房間,他穿著一身剪裁合體的西裝,頎長的身形,五官俊美,蘊著淡淡的清貴優雅。

    顧英爵眸色相當淡的掃了一眼臉色發白的梁以沫一眼,眉頭不經意的微微皺起,隨即溫聲開腔,“夏薇呢。”

    手臂痛得幾乎要斷掉的梁以沫立刻道,“英爵……我的手都要被這個男人弄斷了,你快來救救我。”

    慕西辭眉宇含著輕薄的嘲弄,“顧公子總算到了。”

    他輕輕地松開了梁以沫的手,梁以沫的手腕都腫脹發紅了。

    顧英爵淡色的眸掃了他和藍又青一眼,隨即又看向捂著手臂痛得要死要火的女人,“你在干什么?”

    梁以沫清冷的臉上顫抖了一下,做賊心虛地轉過頭不去看顧英爵,“你不是說你找不到夏薇么……下來偷偷跑來見地上這個投資人……慕西辭中途出來把投資人打暈了……可是……”

    沒什么起伏的聲音,聽不出情緒,“你說是我跟你講我找不到夏薇的?”

    “是啊,我找到了她。她大晚上的來和投資人偷偷見面……。”梁以沫低聲,“不是慕西辭來的話,夏薇就和那個投資人睡了。”

    慕西辭抬起眼眸,眸色冰涼。

    沒什么表情的看著站在燈光下身形清貴溫淡的男人。

    顧英爵撩起唇角,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在客廳,浴室里隱隱約約還有水聲。

    藍又青拍了一下腦袋,喊了一聲,“糟糕!”

    夏薇還在浴室里。

    藍又青轉了身,幾個快步沖到浴室里,她側著身子,看向浴室內。

    “你沒事吧?”

    她抬臉看了一眼浴室門外的人,下頜仰起,眉眼里帶著長期和夏薇在一起耳濡目染來的驕傲,“顧總,你可是真的關心你的太太啊。你的太太被人下藥差點兒被強,現在你還有心情和疑似下藥的人。”

    她穿著慣常的牛仔褲,條紋襯衫,長發下的臉帶著冰涼的笑意,“我以前總是不明白夏薇為什么不愿意和你這么一個高貴優雅的男人在一起,寧可離婚,我現在才算明白了。”

    顧英爵沒有理會她,從他的角度看不到浴室里的女人,轉眸看向梁以沫,扯開唇角溫聲開腔,“夏薇在哪兒?”

    慕西辭嗤笑一聲,“顧英爵,如果不是你的先生親自去告訴你梁以沫下-藥夏薇,你是不是連來一趟都不愿意?”

    顧英爵不咸不淡的開口,“沫沫,你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說的是真的么?你真的想要對夏薇……”

    梁以沫臉色漲的通紅。

    什么丈夫……顧禮棠做了什么?她失措的眼神看向慕西辭,又看向溫沉盯著她的顧英爵。

    她的手指緊緊抓著裙擺,想要解釋,可是眼前的一切只是讓她覺得糊涂。

    低沉的聲音,蔓延開無盡的涼意,“真的?”

    “我……我……”

    為什么?全天下壞人那么多,她不管做多么小的惡,都會被人發現?

    為什么全天下壞人那么多,偏偏這個世界容不下一個她。

    她想鼓起勇氣抬眸看向顧英爵,想要鼓足勇氣扯謊,撞到男人的視線的時候還是低下了頭,“對不起……她就在這個房間里。”

    顧英爵將視線從他們的身上轉了幾圈,又似笑非笑的道,“意思是,今晚我太太趁我不備悄悄溜出家,在這間房間里差點出事。”看向慕西辭,墨眸中的涼意深湛,“偏巧被慕公子救了。”

    慕西辭眼底彌漫著淺淺淡淡的笑意,他不在意的道,“哦,我一直有很留心顧太太的安全。所以在她走入帝爵酒店的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她。”

    顧英爵瞥他一眼,那低低的嗓音帶著些許玩味的意思,“哦,是么。”

    視線在無聲之中交鋒,一個清貴冰冷,另外一個脫下了眼鏡之后,桀驁不馴。

    漠然的涼意淡淡收回,顧英爵轉身,長腿便朝著浴室走過去。

    才進入浴室,就看到穿著單薄的女孩兒躺在冰水里,黑色的長發披散開,好像一朵冰雪天最后的一支玫瑰。

    藍又青正伸手進冰水里把她撈出來。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俯身將夏薇抱了起來,開腔低聲喚道,“夏薇。”

    女人聽到顧英爵的聲音,心頭一頓,費力的抬起眼,“我疼……肚子好疼……”

    顧英爵想起醫生說的她的病,眉頭再次皺起。

    “顧太太的病是寒凝血滯,郁氣凝結,經血回流凝長成的腫瘤,一定要注意保暖,我開的藥都是溫補的。這個病,能不做手術還是盡量不要做,目前西醫的手術復發率高達百分之百。慢慢調理個一年半載,興許能好。雖然是不孕癥,可如果以后注意,不要讓太太太過傷心,注意保暖和營養,不要太過勞累,這病興許能好……”

    而如今女孩兒已經冷到快失去知覺了。

    浴室里,夏薇的臉蛋有些木木的,眼神有幾分恍惚,藥效還沒有完全退散,離開了冰水的她覺得有點兒熱。

    藍又青看著顧英爵拿起毛巾,輕輕給夏薇擦干身體,又轉頭叮囑她,“去拿床被子來。”

    藍又青愣了愣,點頭說好,出去將床上的被子抱了進來。

    顧英爵已經將她濕漉漉的長發用干毛巾包了起來,又拿起了被子,將夏薇整個卷了進來。

    寒冬臘月,淋了冷水又在冷水里泡了十分鐘,她現在從頭發絲到腳趾都涼透了。

    男人修長的身影抱著她走出了浴室。

    等在門外的人看到他們二人出來,神色各異。

    慕西辭墨眸晦暗,眉間有著淡淡的焦慮,其他的人的臉色也都不大好。

    夏薇記起發生了什么,先將視線看向了慕西辭,他用只有夏薇才能看得清的角度點了一下頭。

    然后看向面露兇相轉過頭不理會她的梁以沫,再然后是地上的那個被捆著的投資人。

    她轉頭靠向顧英爵的胸膛,將已經在心里排練了幾遍的臺詞說出,“我怕。”

    顧英爵俯下頭,在她的耳邊低聲淡淡的道,“我們回家好不好?”

    夏薇仰著自己的臉看著他,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她面容靜靜地,“我好糊涂……?”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發,溫和又淡然,“夏薇,你現在不要想那么多,好么。”

    夏薇沒說話,她沒力氣演下去了,骨子里都冷的發疼,任由他摟著自己出去。

    梁以沫一直靜靜站著,由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

    在顧英爵走過她身邊的時候,她又一些顫抖,清淡的臉上帶著一絲半縷的苦楚。

    “梁以沫……怎么在這里……”她咳嗽了兩聲,仿佛現在才注意到她。

    梁以沫心虛的不敢去看夏薇冰涼的雙眸。

    顧英爵站住了腳步,“她?”過了片刻,“大約是路過吧。聽說你出事關心來看看。”

    夏薇勾了勾唇,笑得面無表情,“我還真不知道梁小姐這么關心我呢?”

    “你……”梁以沫氣得臉色漲紅,“夏薇,你自己不要臉……”

    顧英爵只一眼淡淡的掃了過去,梁以沫立刻消聲。

    顧英爵低頭朝夏薇道,聲線溫柔,“都這樣了,還有力氣吵架?”

    夏薇輕描淡寫的開口,“哦,所以你是準備不管那個差點兒強j我的男人了么。”

    空間里很安靜。

    “夏薇,是你自己非要跑來酒店的,你自己要做什么自己清楚,不巧碰到了對你有意思的色狼能怪誰?都是你自己背著自己男人偷偷出來鬼混的代價!”

    “沫沫,”格外有震懾力的兩個字,顧英爵抬眸一個冷眼掃了過去,他已經接近了忍耐的邊緣了。

    梁以沫臉色一白,她現在只想把事情都推出去,最好和她都沒有關系。

    顧英爵沒說話,抱著她出去了。

    夏薇被男人的用被子裹著,只有一只腦袋露出來。

    下樓梯,然后過酒店大堂,她一路上承受了不少矚目,偏過頭,腦袋埋在他的懷里沒有出聲。

    不知道明天八卦頭條又要怎么寫了,她精神有點兒不濟,更嚴重的事情是,小腹處那陣陣疼痛。

    司機已經在等著了,顧英爵把夏薇抱入了車內,夏薇扶著額頭,朝跟著她進來的男人道,“我肚子很痛。”

    顧英爵臉上的緊張和扭曲了一下,伸手不管女孩兒愿意不愿意,探入她的被子,輕輕將手放在她的痛處。

    用掌心的熱力輕輕捂著。

    “我不舒服,你想說什么問什么就明天吧,”夏薇有點兒瑟縮。

    顧英爵抬頭朝司機道,“開去醫院。”

    “我要回家,”夏薇閉著眼睛,“我身體不要緊的,我想回家……我不想檢查身體。”

    她不想檢查,也不想再聽什么“太太不能要孩子”了,她知道她不能要孩子了,為什么還要一遍遍地重復告訴她。

    劉叔兩難地看著太太和先生。

    顧英爵掀起眼眸,“劉叔,你好像到了退休的年齡了?”

    劉叔這下子不猶豫了,“好的顧總,馬上去醫院。”

    “我要回家。”夏薇睜開眼睛,冰涼的小手從被子里彈出來,“我不過就是有點兒著涼,顧英爵你別上綱上線。”

    顧英爵勾唇,弧度涼薄,“夏薇,這兩天我太寵著你了,所以你忘了我是怎么對付你的慕哥哥了么?”

    慕哥哥……

    她今天差點出事,他在意的竟然是來救她的是慕西辭?

    他側眸看她的眸中短暫的驚詫失落,差點沒有忍住將她抱入懷中——

    他沉默地凝視著夏薇,沒有放過她臉上每一寸表情。

    沒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你怎么永遠都不明白。

    車內亮著燈。

    顧英爵看到她的眼神,涼薄而絕望,帶著委屈和痛苦,控制著不發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