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2章梁以沫的道歉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2章梁以沫的道歉

    顧英爵在聽完夏薇的話之后,面色冰涼的沉了下去。

    尤其是……看到夏薇背對著他不再說話,心中壓抑了一晚上的怒意逐漸升騰上來。

    顧緊緊盯著那個清秀單薄的背影,薄唇的弧度陰柔,“夏薇,你是打算隨便找什么理由讓我和你離婚么。”

    他的手勁極大,狠狠箍著她的腰肢,將她拖入懷中。

    夏薇臉色慘白,她渾身不舒服,可是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掙扎了,隨便他吧。

    男人將她的臉掰了過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吻著她,夏薇的眉尖緊緊的蹙著,她懶得反抗了。

    隨便他吧。

    感覺到她的吻的敷衍和不耐,顧英爵眸中怒意更為翻涌,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夏薇感受著壓在身上的重量,他鋪天蓋地的氣息,她有點兒呼吸不過來。

    電光火石之間,仿佛回到了酒店,看到慕西辭也是這樣的姿勢壓在她的身上,滿滿侵略性的意味,她一時間分不清楚那是不是幻覺。

    顧英爵就那么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低頭吻她。

    夏薇下意識地伸手就去推,極為不情愿的樣子

    司機在前座有點兒微妙的尷尬。

    太太病成這樣……顧先生還是一言不合就……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次如果顧先生沒有把持住可怎么辦?

    太太可不是生病了嗎?!

    夏薇忽然崩潰大叫出聲,伸手打著顧英爵,“你混蛋!你離我遠點!混蛋!”

    顧英爵驀然挨了幾拳,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忽然暴躁起來的女孩兒。

    好像忍到了極致,忽然爆發出來。

    顧英爵任由密密麻麻的拳頭打在她的身上,沒有再繼續之前的動作,任由她發作著。

    頹靡而無力的拳頭,她用盡了力氣,大聲叫著打著,最后煩躁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夏薇起初試圖從他的身上下去,男人不溫不火的一句話砸了下來,“夏薇,你好像不舒服?”

    咬著唇,夏薇別過臉,蒼白的小臉上是壓抑住的怒火,任由他這么抱著,“我冷到了。”頓了頓,補充道,“而且你知道我今晚被下藥,我已經吃過解藥了,我想早點回家睡覺。”

    顧英爵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淡漠的道,“你……身體不好,就應該去醫院。”

    “我不去醫院……我今晚累了,現在只想睡覺,為什么你非要讓我那么麻煩去醫院?”她扶著自己的額頭,聲音是沙啞透了的無力。

    夏薇垂著眸抬手想去拍開他的手,頭頂響起波瀾不驚的兩個字,“夏薇。”

    她手上的動作頓住,最終還是落回了被子上。

    車里的暖氣大開,但是她還是想縮在她的被子里,感覺有點兒不舒服。

    她偏白的臉蛋仍然是有些木,“不管你查到的是什么,我今晚都吃了分量不輕的藥,還差點兒被不知道哪里跑來的男人強了,我心里很煩,也累壞了,我想好好休息一晚上。如果有什么你不滿意的或者要問的,等明天,行么?”

    轉頭看了看他,“好歹我是你的太太,你沒必要這么對我殘忍,對么?”

    他眉頭皺緊了幾分,眼底釀出幾分墨色,幾經碾轉,最后他選擇妥協,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溫聲道,“今晚所有欺負你的人,一個也逃不掉。”

    夏薇輕輕的笑了下,嗓音溫溫靜靜,“最好不要太早下決定,不然明天,你如果做不到,會怎么樣呢。”

    夏薇抬起眼眸看著他英俊的臉,開口問道,“顧英爵,你不會真的覺得你的梁以沫是無辜的,一切都是我自編自演,所以你只需要處理掉那個想要侵犯我的男人就可以了吧?”

    她的眸子里是濃重的嘲諷,淡淡靜靜,嗓音沙啞,像是真的只是有些好奇,“有時候,我真的看不大懂你呢。”

    男人的神色變化不大,自然而然的道,“或許我比你想的要聰明一點。”勾唇,俯首再次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不過有一件事情,倒是永遠不會懂。”

    她偏偏頭看著他。

    “我愛你。”這三個字從他的喉中溢出,很低沉。

    你不懂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就是我愛你。

    她微微怔愣,眸子有些顫縮。

    過了好一會兒,她的手指不自覺的蜷縮著,“哦。”

    “很奇怪么?”顧英爵將額頭抵住她的,看著她眼中漸漸泛起潮氣,“我愛你,很奇怪么?你是我的太太,我理應愛你的。”

    下巴又被捏緊了一點,顧英爵低沉的嗓音聲線很清晰,語氣淡得像是在陳述別人的事情,“沫沫的事情我不會袖手旁觀,誰都知道,沫沫的父母是為了我死的,而且我還曾經和她在一起過一段時間。她既然在我眼皮子地下出事,我總要對她有一定負責,這對我不是多大的難事。”

    他這么坦誠的敘述他對另外一個女人的感情,有時候赤果的傷人。

    好像不帶分毫情緒,也絲毫不顧及夏薇會怎么想。

    夏薇掀起唇角漫不經心地笑,“我知道。”

    他又淡淡的道,“至于其他的……夏薇,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和慕西辭有所牽扯。”

    男人都是這樣的,允許自己和前女友糾纏不清,卻不允許女人和前任多說哪怕一個字。

    “我想你應該明白。”顧英爵很少跟人說這么多,有條不紊的語調,“夏薇,我一直讓你站在我的身后,是因為現在局勢有很多不明朗的地方,我不希望你被人白白利用。夏薇,你做不了什么,而你插進來,不僅我會為難,甚至……會因為某些不擇手段的人,毀了你夢想里的一切,懂嗎?”

    夏薇看著他,眼神逐漸的變得茫然。

    他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在保護她的夢想么?

    他說了這么多,一字一句皆是陳述,好像每一個字都很好理解,可是她卻不能明白其中哪怕一個字。

    “你是顧太太,我的妻子,”他伸手撫摸了一下她的臉蛋,“我知道你不開心,我明天會給你滿意的交待,嗯?”

    他沒又再提一句讓她不開心的事情,夏薇覺得是因為他不想讓她病得更厲害。

    車子停在別墅外,顧英爵照舊將夏薇裹在被子里,抱回樓上。

    夏薇在傭人的注視下,害羞地鉆在被子里不吱聲。

    又找來了家庭醫生給她看著,然后又將廚房給她用銀吊子熬了幾個小時的中藥端了過來。

    “原本打算你明天吃的,今天既然已經熬好了,你就先吃點兒吧。”

    喝了藥,關了燈,他照例將她抱入懷里,一如以往。

    她在黑暗中啞著嗓子問道,“我的病很嚴重嗎?”

    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發頂,唇息噴薄在她的耳后,“不嚴重。我是顧英爵,你有什么病都沒有關系的。”

    夏薇沒說話,一室安靜的沉默。

    的確,有錢可以解決很多事情,如果她不能生育,那么他可以花錢去買來最好的d孕……

    閉了閉眼,自嘲,明天他要算總賬么?

    看上去她最不應該的,就是自作聰明想要糊弄顧英爵,想要逼他給她什么結果。

    希望今天一晚上,慕西辭他們能夠找到好的對策。

    從女人呼吸的頻率就能隱隱感覺到她混亂的思緒,顧英爵將她的腦袋摟向胸膛的位置,“夏薇,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什么都不用擔心?嗯?”

    …………

    夏薇睡得酣沉,夏薇醒來的時候感覺渾身神清氣爽。

    她去洗了個澡,然后將頭發在腦后輕輕綁好,下樓。

    客廳的沙發上有兩個人坐著。

    她一出現在樓梯上兩人就看了過來,一個是梁以沫,另外一個,是藍又青。

    直到夏薇走到樓下,視線淡淡的看了梁以沫一眼卻沒有做任何停留的掠過,對藍又青道,“大清早的你怎么過來了,吃過了嗎?一起吃早餐。”

    藍又青眉頭輕輕皺起,“你沒事兒吧?昨晚看上去挺嚴重的。”

    “沒多大事情。”夏薇嬌俏的一笑,傭人又給她送來了一碗藥。

    “太太,您的藥。”

    夏薇拿過藥汁,一聲不吭悶悶地喝完了。

    “早點做點兒雞蛋培根三明治就好了。”

    “好的,太太,”

    夏薇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藍又青就朝餐廳走。

    梁以沫站了起來

    “夏薇……顧太太。”梁以沫面色難堪,“昨天晚上的事情……對不起。”

    夏薇被擋住了路,不得不站定腳步,瞟了她一眼,“給我下藥,叫個男人來強我,我怎么原諒你?”

    梁以沫慌忙解釋,聲音低低的,“而且那個藥,的確不是我下的,那個人吧……嗯……”

    她其實打算是直接過去拍照的,后來猶豫了一下,覺得毀了她的人比毀了她的名譽更厲害,索性就多等了一會兒,掐準了時間那個人能夠生米煮成熟飯了,她才去了。

    她心虛,她就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李特助在說昨晚的事情,有點兒含糊其辭。

    她也不明白,為什么昨晚還在回她短信告訴她不高興夏薇的顧英爵,今天變了一個人似的,聽她說完了所有話還是沒有理會她。

    夏薇淡淡的掃了一眼她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

    梁以沫到現在都不明白啊……

    心里忽然想起來了什么,一沉。

    不僅僅梁以沫不明白,其實她自己也不明白呢,顧英爵昨晚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在保護她么,有人要利用她么。

    不過他的確履行了他的諾言,讓梁以沫來道歉了。

    收回自己的視線淡淡的道,“你要說的我都知道了,你走吧,我要和我的朋友吃早餐了。”

    夏薇笑得漫不經心,拿起一杯豆奶,抿了一口,“不好意思,今天就不留你吃飯了。”

    她不表態,梁以沫就著急了,顧英爵可是用她的演藝事業威脅著她,“夏薇,我都這么誠心誠意的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說兩句么?”

    “我又沒有要原諒你,我干嘛要跟你多說什么。我們很熟?”夏薇雙手環胸,不溫不火的睨了她們一眼,“還是說,你覺得你是影后梁以沫,即使找人強我我也要聽你一句道歉就原諒你,還要笑瞇瞇招呼你坐下來吃飯?”

    她從來沒有這么低聲下氣的跟人道歉,偏偏眼前的女人還是這副態度,當即氣得就要變臉,但是想到什么還是忍住了,“夏薇,我不管你高興不高興,總之事情我就是做了,道歉呢,我也來了。你接受不接受跟我沒關系,我只需要顧英爵知道我來道歉就好了。”

    夏薇涼涼的道,“顧英爵威脅你了什么吧。如果我跟顧英爵說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說他會不會高興。”

    梁以沫抿了抿嘴,覺得眼前這個女孩兒的嘴臉簡直可惡。

    她足足等到十點快十一點才等到她慢吞吞的起了床,心里已經很窩火了。

    昨晚還被人翻來覆去地問,根本沒有睡好。

    混演藝圈的,誰希望自己弄出黑眼圈?

    更讓她心寒絕望的是,一貫對她還算溫柔的顧英爵竟然對她不理不睬,顧禮棠也用一股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嘲諷著她。

    一個是她的前男友,一個是她的丈夫!

    夏薇到底是什么大的魅力?

    “夏薇!”

    夏薇悠閑喝了一口豆奶,眼神又看了她,“昨晚的事情我不是很明白,你能給我講一下么?”

    “沒什么,”她看著她,轉過了臉,壓著怒火道,“顧英爵說你不在家,我出來找你,手下給我消息你在這里。”

    夏薇忽然抬起頭,梁以沫的手下……是顧禮棠的人?

    “然后我就過來了,果然看到你在,我就……其實我沒想找人強你了啊,我就是想讓狗仔娛記看到。我會及時趕來救你的。”

    昨晚梁以沫可沒有通知娛樂記者,她不過就是想說的好聽一點兒罷了,夏薇心知肚明。

    “然后,你的好朋~友~慕西辭就到了。”她拉長了聲音,將朋友兩個字說得格外意味深長。

    夏薇冷笑,“你也是這么對顧英爵說的?”

    梁以沫一愣,“不然呢。”

    夏薇拿著玻璃杯的手頓了頓,眼底有一點兒溫柔的神色。

    梁以沫這樣從小被保護好的大小姐其實一直維持著溫善單純的形象,由里到外都是,所以才能在熒幕前爆紅。

    她沒有那么多算計,現在即使發狠算計人被男人識破了就老老實實過來道歉。

    梁以沫根本沒有想過每個人心底都可能有一出算計,別人說什么就相信什么。

    顧英爵在聽了她所有的話之后,……選擇了……自己么?

    “我要說什么都說完了,顧太太,你還有別的要問的么?”梁以沫問道。

    “沒有。”夏薇放下杯子,繼續吃著吐司。

    難得,一向心高氣傲的梁以沫,竟然叫她顧太太而不是“夏小姐”。

    單純的女孩子呢,以為自己做了很壞的壞事,所以……心虛了吧。

    梁以沫走后,藍又青看著夏薇,“昨天都鬧成那樣了,你就這么讓她道個歉就完了?”

    夏薇淡淡一笑,“那有什么辦法,如果我真對她做什么,顧英爵不會放過我的。”

    男人心里明白著呢。

    夏薇吃了簡單的早餐,和藍又青擠在一起聊了一會兒天。

    “慕西辭今天去了一趟gk,不知道結果怎么樣呢。”藍又青道,“不過好像情況并不是我們想的那么樂觀就是了。”

    “哦……”

    “不然,你去看看?”藍又青抿唇,“我知道你和慕西辭沒什么。可是顧英爵就是個神經病,我怕他再做出什么事情來。”

    夏薇蜷縮著身子窩在深而厚軟的沙發里,抱著紅茶,慢慢地喝著。

    眸光定定地看向一處,過了一會兒,才“嗯”了一聲。

    回過神一樣抬頭看向藍又青。

    昨天顧英爵說的話好像還在耳邊,她很想過去問問,可是,“算了,我不是很了解情況。”

    “什么不了解情況。”藍又青立刻就爆了,“難道你還覺得是慕西辭算計不成?”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藍又青站了起來,拿起包,“你看吧,西辭已經為了你入獄過了,我不想讓他為你入獄第二次。”

    夏薇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藍又青看著地上的碎瓷,又看了看夏薇,轉身踩著高跟鞋冷臉離開。

    夏薇緊緊蜷縮住了身體。

    她想起昨晚慕西辭壓在她的身上,還有她的那句,“你已經強j了我的妹妹了,難道現在你還想強j我么?”

    她渾身發抖,簡直不愿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不知道坐了多久,身旁的電話忽然嗡嗡地震動了起來。是顧英爵給她打電話。

    夏薇看著手機屏幕上他的名字發了會兒呆,直到斷了又打過來,她才慌張地解了,將手機放在耳邊,并不主動開口說話。

    “過來陪我吃飯。”

    “我沒有去公司。”

    “我知道,”男人淡淡的道,“傭人說你在沙發上發了一早上呆。”

    夏薇抿唇,“我很累不想亂跑了。你中午要找我說昨天的事兒么?哦,我不感興趣。我不想聽。”

    顧英爵沉默了片刻,“我只是想要你和我吃飯,昨晚的事情,我已經決定翻篇了。”

    夏薇不自覺的挽起了唇角。

    起碼,心中一塊兒大石頭落在了地上。

    不見夏薇回答,顧英爵溫淡的開腔,“快過來,你知道你闖了禍么?不覺得你應該補償我點兒什么?”

    看上去是疑問句,其實卻是十足威脅的腔調。

    “我知道了,我過來。”

    顧英爵的嗓音低沉而溫和了一點,“嗯。”

    她將腦海中蔓延而生的亂七八糟的念頭拋開,梳妝好了,上了家里傭人的車,到了公司附近顧英爵預訂好的飯店。

    進去便有服務生領著她直接到了某個包廂。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老鐵!還在找"閃婚密?

    百度直接搜索:""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