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3章顧英爵贏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3章顧英爵贏了

    夏薇和顧英爵在餐廳吃了午飯。

    推開門的時候,意外地看到了幾位金發碧眼的美國紳-士。

    夏薇看了一眼顧英爵,顧英爵極為風度地為她拉開椅子,“夏薇,過來。”

    是ske的幾位高管,他們早上接到了華夏國官方的審核過關通知,就立刻飛來了國內。

    而gk方面,也非常熱情的作為東道主歡迎著這些國外來客,原本舉步艱難的片子,而現在進度飛快,早上公司相關負責人甚至已經開始為他們考慮將近期將上映的大熱ip檔期換掉。

    夏薇驚喜地作為這次女主演和東道主出席了宴會,她沒有想到顧英爵竟然會給她一個這么大的驚喜。

    慕西辭從手下手里拿到了這次飯局的照片。

    明媚的得意的笑容下,溢出來一點女子面對喜歡的男人時毫不掩飾的雀躍和歡喜,以及混雜的復雜的忐忑和小心翼翼。

    顧英爵?

    顧英爵應該知道,這家餐廳是在慕西辭名下的,提前預定,并且,他若有似無看向包廂內監控攝像頭的表情,都在告訴慕西辭。

    他都知道。

    他只是想要慕西辭看到這么一幕么?

    昨晚的事情,絲毫沒有影響到顧英爵對夏薇的感情,她甚至會陪他出席宴會,陪她應酬,做好顧太太的職責,而顧英爵,也能夠毫無芥蒂對待夏薇。

    他的臉上的血色一點兒一點的失去。

    他將監控錄像按了暫定,定定看著笑靨如花的夏薇。

    他的眼睛一下都沒有動過。

    恍若隔世,數一數已經有十年了吧,她好像一點兒也沒有變過,笑容還是那么明亮純粹,他腦海中的畫面過于的清晰。

    她穿著白襯衫牛仔褲,少女時期的骨架很瘦,眸子也格外黑白分明的樣子。

    在那個年代,許多女孩兒流行染燙頭發,只有她,黑色的長發,一成不變。

    她格外迷戀他,學著他的叛逆,學著他的一切,他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她,他其實最喜歡她原本的樣子。

    那樣坦蕩而炙熱的喜歡,好像不摻雜一點兒雜質,也永遠不會改變。

    有些事情好像烙印在靈魂里,一旦發生過,就再也忘記不了。

    所以現在每一個回憶都在刻入骨髓的疼,傷筋動骨的拉扯著每一根神經。

    他的身體深深陷入在沙發里,整個過程幾乎沒有動彈過,連眼眸都一動不動,盯著熒幕里變化的畫面,眼睛酸澀也毫無察覺,神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她其實是喜歡顧英爵的,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他們閃婚之后,是真的相愛的,慕西辭記得女孩的那個眼神。

    他動作僵硬的俯下身,一點一點的將面龐埋在自己的雙臂中,喉骨之間發出一點兒聲音,好像沉悶的抽泣。

    夜已經很深了,他還沉浸其中,外面還是漆黑的一片,沒有一絲的光線。

    他費盡心機,顧英爵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甚至堂而皇之地,給他看了這個。

    顧英爵贏了。

    時間倉促而過,他的腦海之中兵荒馬亂,絲毫沒有察覺。

    直到寫字樓的保安在鎖樓之前檢查總裁辦公室,才發現慕總還在屋內。

    “慕總……?您怎么……還在?”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慕西辭將所有的事情想到頭痛欲裂。

    他的腦袋越來越重,骨節分明的手指按在自己的腦袋上,順手將眼鏡扔在一旁。

    陰郁的眉頭緊緊皺著,太陽穴兩側的筋脈一點點的清晰的凸出,在屏幕淡淡的熒光中中愈發顯得可怖。

    他將手從額頭上拿開,另一只手撐在前面的茶幾上,站了起來。

    但還沒走出兩步就還是站立不穩,從玻璃的茶幾上撤去的手再一次落在了上面,然后高大而挺拔的身形慢慢俯身下去。

    名貴的黑色西褲跪在深色的地毯上。

    保安下意識地想要來扶慕總。

    “滾!”撕破了平日冰冷斯文的偽裝,他低吼出聲。

    保安一顫,“好的,慕總。”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慕西辭煩躁的伸手進口袋,在按斷的一瞬間,他看清楚了屏幕上夏薇的名字。

    他撐著玻璃茶幾站了起來,看著已經黑下去的屏幕。

    好像看到了夏薇懊惱的表情。

    手指滑動,他撥通了夏薇的電話。

    “慕西辭!”對面女孩兒的聲音帶著抑制不住地開心,“你知道嗎?今天中午顧英爵答應了我在ske的新劇審核聽過了,他還邀請了那邊的人來吃飯。我們今天已經順利地敲定了時間了。”

    慕西辭手已經恢復了平穩,拿起了桌子上的眼鏡,重新架在了鼻梁上,抬腳走到了電腦前,伸手按了關機。

    整個屋子霎時間陷入了一片黑暗。

    “聽上去還不錯。”他平靜的評價。

    “你在干嘛?那邊怎么還有回聲。”

    “嗯,沒什么,我在辦公室,今天加班了,準備下班。”

    女孩兒絲毫也沒有懷疑,語聲里已經帶了幾分埋怨,“慕西辭,你總是這樣,能不能顧及點兒身體?”

    “我沒有親人。自然沒有人來關心我。”他用涼漠的口氣回答道。

    夏薇沉默了下去,心里跟針扎一樣的疼著,好半天沒有說話。

    慕西辭繼續用平靜無瀾的口吻說道,“那么,宣傳準備讓顧氏做,還是寶龍來?”

    夏薇聽到他轉換話題,連忙道,“我的合同簽在寶龍,當然是寶龍來。我們之前不是商量過了嗎?請一個特邀嘉賓,然后去孤兒院做宣傳。”夏薇勾了勾唇角,“我以為走程序會很慢,沒有想到這么快。”

    “嗯,有方案么?”

    夏薇愣了愣,“方案?……啊,……方案!我來做。與其讓那些手下做一個半成品然后我改來改去不如讓我來做不是么?我明天交給你。”

    “嗯。”慕西辭勾唇,“明天見。”

    掛了電話,夏薇激動的臉通紅。

    顧英爵下班的時候,看到了霸占了書房,在奮筆疾書的顧太太。

    她抬頭看了眼顧英爵,“你要用書房么?那我去花房好了。”

    顧英爵溫淡道,“不用,”他的手插入褲袋,走到桌前,低頭看著夏薇,“在做什么。”

    “計劃案吶。”

    “藥膏呢?”她身上還有一些擦傷。

    “放包里呢。”

    他的眉頭是始終沒有舒展,沉沉的眼盯著她,“給我。”

    夏薇噢了一聲,見他面色不善,一副不會輕易罷休的樣子,還是聽話的從包里把那管藥膏拿了出來。

    男人瞥了一眼,俊臉一下更沉了,“你這是抹過?”

    一管全新的藥膏,還沒開封。

    夏薇抿唇,“太忙了忘記了……”

    “這就是我幫你完成你的工作進度你給我的交待,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