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4章抱歉,是我口氣不大好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4章抱歉,是我口氣不大好

    夏薇心虛地側過了臉,她知道這時候不能和顧英爵發脾氣,順手拿過了男人手里的藥膏,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去。

    抬起頭,自覺地問道,“你要給我抹藥,還是要我自己抹藥?”

    顧英爵拿過了藥,一只手落在她的頭上,“自己抹藥,別撒嬌。”

    夏薇分明看到顧英爵眸中的戲謔促狹,她垂下臉,沒有理會,自己給自己抹藥。

    顧英爵瞥見夏薇的筆記本,坐在電腦前,瀏覽著夏薇的計劃方案。

    夏薇將藥膏抹好傷口之后,走到顧英爵的身后,小手放在他的肩上輕輕揉捏著。

    “和孤兒院結合的宣傳……你看,覺得怎么樣。”

    顧英爵勾唇,“如果是我的手下做出這樣的方案叫出來,他就拿不到今年的績效獎了。”

    夏薇的小臉直接就塌了下來。

    顧英爵的大掌輕輕揉了揉夏薇的腦袋,“不過,顧太太做的方案,不管好不好,都不會有人有異議。”

    夏薇放在裙擺邊的拳頭輕輕攥緊,“不然,你看怎么做比較好?”

    顧英爵雙手合并放在面前作勢深思了片刻,看著夏薇的小臉越來越黑越來越沉,忍俊不禁,“嗯,挺好的,沒有什么要改的。”

    夏薇懷疑地問道,“真的么?”

    顧英爵拉開椅子,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不然你打電話讓李特助來幫你看看?”

    夏薇的眉頭越皺越深,瀕臨發火的邊緣。

    顧英爵將領帶輕輕扯開了點兒,順手拉夏薇跌入了他的懷中,唇角噙著薄冷的笑,“夏薇,李特助是行業內的頂尖人才。畢業北清的高材生,怎么在你眼里,人家就什么都不是了。”

    夏薇吭哧了半天說不出來話。

    顧英爵低頭看她氣得緋紅的臉頰,唇畔勾出些笑,“夏薇,你倒是講講理,你為什么覺得人家李特助會看不好你的方案。”

    她不是覺得李特助看不好她的方案,而是覺得顧英爵明明可以自己說,非要找其他人來給她。

    他覺得她做的方案很糗,那他還要讓別人一起看她出糗么?

    顧英爵的手掌搭上她的腰,覺得那兒真是纖細得一手就足夠掌控,“夏薇?”男人朝著她的耳朵里吹氣,低低的笑著,又分明毫無溫度,“你是在工作上有一股蠻勁兒,可是你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懂……你要面對這些問題。在行業之中,你也算不上翹楚,不然,為什么你的浩天,始終只是在業內中下游混呢?”

    夏薇咬著唇,“哦,那麻煩顧總多多指教了。”

    低低啞啞的嗓音綿纏在她耳畔,“不然,你今晚好好求我?”

    夏薇呆呆的看著他。

    臉色一點兒一點兒的漲紅起來。

    “我晚上好好陪你,然后……”她吭哧吭哧地說著,“你現在就和我說。”

    “夏薇,為什么選擇孤兒院?”

    她抬眸,正視他英俊迷人的五官,一瞬間心里亂得好像池塘,“不為什么,”她強自鎮定下來,抬起臉,看著顧英爵的眼睛,定定地道,“你忘了我么?我一直都想做慈善。”

    男人的手指挑著她的長發,薄唇在她耳側溫柔的笑,“是嗎?”

    夏薇撇過頭,臉頰到底還是被他的氣息染得緋紅,連語調都忍不住磕畔,“說話的時候不要靠我這么近。”

    靠得太近,她腦袋都是空白的,沒有辦法思考。

    而她需要思考。

    臉在下一秒被板了過來,唇直接被堵住,更深更徹底的氣息侵襲而來。

    “夏薇,你知道么?于情于理,這份方案我都不會通過。”顧英爵一根手指慢慢纏著夏薇的長發,“于理,你的方案不夠迎合大眾口味,孤兒院的噱頭是懸疑驚悚,而不是一個臉蛋臟兮兮的孩子,你要做出能夠吸引觀眾眼球的東西,必須要有足夠的亮點——這份方案的噱頭和亮點是什么?你能夠找出來給我看么?嗯?”

    夏薇被說得啞口無言。

    “于情,”顧英爵的眸光驀然黯沉下去,唇角的弧度也越發冰涼,“我也不喜歡你和他有什么合作。”

    他驀然起身,帶走所有的溫度和繾綣。

    夏薇半躺在沙發上,吊帶半滑落,臉上的表情也是寥落的。

    她聽到書房的門“咔噠”一聲,恍然驚醒,支撐著身體坐起,回頭問顧英爵,“你要去哪里?”

    顧英爵溫涼道,“晚上還有點事情,要先去忙。”

    她沉默了片刻,“不回來了嗎?”

    顧英爵微微點了一下頭,反手帶上門離開了。

    書房里只剩下電腦的微弱熒幕光亮,無盡的涼意襲來。

    她摸到桌邊,拿起她的茶,手指觸摸到的時候,已經冰透了。

    地下停車場。

    gka級影視明星專屬的保姆車的車門被推開,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從車上下來,迎面朝著戴著墨鏡的梁以沫走了過去,“沫沫,人在那里。”

    梁以沫側首看了過去,一輛熟悉的豪車進入了她的視野,她眉頭大皺。

    她收回視線,淡淡的道,“不見。”

    經紀人眉頭一皺,語氣也加重了,“沫沫,這個人不是你不想見就能不見的。你考慮下后果?”

    梁以沫咬著唇,眸光閃動,過了片刻還是下定決心點了點頭,朝著那輛車的方向走了過去,一名手下將后座的車門拉開,“梁小姐,請。”

    冷漠英俊側身而坐,他穿著合身熨帖的深色襯衫,刀削斧刻的臉,斯文至極,“上車。”

    梁以沫閉了閉眼,她看了眼周圍的保鏢,苦笑上車。

    車門被司機從外面關上了。

    她看著前方,語調有些微微的嘲諷,“慕西辭,你居然來見我,真的難得?我以為你已經掌控大局,不需要我這么一個小嘍啰了呢。”

    只聽車內啪的一聲,打火機點燃,男人的嗓音淡漠得無法捕捉任何的情緒,“梁以沫,你似乎有些得寸進尺?”

    梁以沫偏頭看向那雙腿交疊優雅矜貴坐著的男人,語氣有點兒震驚有點兒不屑,“不要以為你收了顧禮棠的事情顧英爵絲毫沒有察覺?也不要用這樣的口氣對我說話。gk經歷的風雨多了,不是你說想要收買股東就收買了。沒意思。你們走你們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不會為你做任何事情,ok?”

    慕西辭周圍的煙霧將他的臉繚繞得不是很清楚,“先聽聽我開的價,嗯?”

    她咬著唇,渾身都在輕輕顫抖,“哦,難道你要和我做什么商業合作,你給我或者我的經紀人打個電話就可以了,何必親自來跑一趟?”

    相比她,慕西辭的態度顯得平和得多。

    男人淡淡的嗓音有條不紊,“你最近的丑聞太多了,想要洗白并不容易,而且gk官方也不是多么熱心的捧你。”他溫淡轉頭,用冰冷而理性的雙目剖析著她,“你要捧著你曾經的第一影后的老飯吃多久。”

    梁以沫好一會兒沒說話,“怎么,早就聽說慕公子愛夏薇愛得入骨,難不成……慕公子還想幫我發通稿壓夏薇么。”

    “發通稿要看你表現……”慕西辭低低道,“不過,如果你不肯表現,我不介意,給你的丑聞上添一把火。”

    她的聲音還是有點僵硬,但是已經柔軟了不少,“抱歉,是我口氣不大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