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5章是不是獨守空閨只有顧太太自己知道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5章是不是獨守空閨只有顧太太自己知道

    男人收回了威脅,五官幾乎沒有留下什么痕跡,“最近gk那邊夏薇有什么動靜么。”

    “我不知道,她……她的事情你都知道吧,你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聽說在好好拍戲。”梁以沫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問什么。

    他狀若無意的,瘋狂地想要知道她所有的任何消息。

    慕西辭過了一會兒才道,“現在gk那邊有一個方案,是援助孤兒院的計劃,顧英爵很有可能會卡住……”他涼淡地瞥了一眼梁以沫,“我需要你幫我勸顧英爵通過。”

    “好的,”她轉頭看著他,還是開口道,“我不確定我的話,顧英爵是不是會聽?”

    短暫的靜默,男人低沉篤定的嗓音響起,“你只要開口,他一定會聽。”

    “會嗎?”梁以沫的唇角噙著一絲苦笑。顧英爵,已經很久沒有仔細聽過她說話了。

    慕西辭的眼神沒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看著前方,他長長地抽了一口煙,吐出,過了好久才淡淡的道,“會。”墨眸黯沉,“只要你肯。”

    整整一個晚上,顧英爵都沒有回來。

    夏薇洗了熱水澡,她以為顧英爵晚點就會回來,就在床邊一邊坐著看書一邊等著。

    她稍微清醒一點的時候,已經是午夜了。別墅熱烘烘的空調吹在她的臉上,屋子里還是沒有人氣。

    她決定多等一會兒,她總覺得下一秒他就會回家,直到手機屏幕突然亮起。

    老公。

    她用手肘稍微的撐起自己的身體,盯著那兩個字看了好半響,直到要自動掛斷才滑動了接聽鍵。

    她沒有主動說話。

    男人低沉好聽的嗓音在那端響起,“睡了嗎?”

    開著免提,她又重新趴了下去,懶洋洋的道,“你到底什么時候回來,我都睡了一覺了。”

    顧英爵似乎也沒對此表現出什么情緒,只是低聲道,“還在應酬。”

    頓了頓,又補充道,“早點睡。”

    “你到底在哪里應酬,”她半瞇著眼睛,依舊是懶洋洋的聲調,“你不用回家,別人也不用回家么。顧英爵,你發脾氣就發脾氣,沒有必要這樣鬧。我不吃這套。”

    男人似乎笑了下,“那你覺得要怎么樣對你發脾氣比較好?”

    夏薇沉默了片刻,“你干脆就不要回來了。以后也不要進臥室了,樓下沙發有睡覺的位子。”

    “好,我明白了。”

    夏薇百無聊賴的用手指卷著自己的長發,懶懶的道,“那我掛了,你工作吧。”

    “嗯,再見。”

    “再見。”

    正要摁斷電話,男人卻又叫住了她,“夏薇。”

    “嗯?”

    他淡淡的道,“那份方案,我同意你們拍了。”

    “好的,我明天通知寶龍的攝制組開拍……謝謝。”

    “那我送你過去。”

    她微微一怔,送下她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不能說以往他就沒有送過她……但夏薇還是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的感覺。

    “好。”她無所謂的撇撇嘴。

    掛了電話后,安靜的臥室,她拿著手機,低頭發呆。

    第二天。

    gk地下停車場,夏薇等著顧英爵一起來。

    周圍有一些gk的實習生過去,她們討論著昨夜梁以沫陪著顧英爵出席派對的事情。

    “你們說,怎么不讓顧禮棠帶著啊?雖然都是一家人,但是也算是緋聞前男友吧?這么天天不避嫌走一起有意思嗎?”

    “通稿聽說是捏造的,你們別亂編排梁以沫和顧英爵。他倆是發小。”

    “發小?還真有人信……可憐了顧太太……獨守空閨。”

    “你們不會說梁以沫和顧英爵過夜了吧?”

    “呵呵,顧太太自己有沒有獨守控規自己知道。”

    聲音有點兒遠,可是在寂靜的地下停車場,卻清晰無比。

    顧英爵剛下電梯就看到了幾個實習生在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他面無表情地走過了那幾個嚇得呆若木雞的女孩,拉開了停在不遠處寶龍的保姆車,夏薇還在發呆。他直接將懷里的女人打橫抱了起來,朝著他停車的地方走了過去。

    “夏薇,我說了我送你,嗯?”男人說到這里的時候微微的頓了頓,才低聲繼續道,“今天的方案,我讓人改了一下,有個小驚喜送給你。。”

    梁以沫圈著他的脖子,下意識的道,“我要坐公司的車,你放我下去。”

    她心里亂的很,想找人理一理,一會兒藍又青也會上那輛車,有她一起說說話,總會感覺好點兒。

    他淡淡的道,“我說了我送你。”

    淡漠的口氣,卻蘊著霸道。

    他這么說,夏薇也沒過多的跟他爭執。

    她埋首在他的肩膀上,心尖上的柔軟有種難以形容的疼,像是針戳一般,又仿佛酸酸澀澀的。

    “老公。”

    “嗯?”

    “你昨晚去陪了梁以沫?”

    他沒有猶豫就回答了她,“沒有陪她,只不過剛巧遇到,說了幾句話,”稍微的停頓了一下,才繼續淡聲道,“她聽說你想要過這個方案,勸了我一些話。”

    “勸你不要同意我做我的方案么?”夏薇嗓音很低。

    “沒有,她說只是你的第一步,而每個人都是在學習中成長的。”

    “哦?她竟然改了性子?”

    男人的嗓音壓低了少許,染了少許的陰沉,“嗯,她當初的確對你不大好,不過現在她好像看淡了一些。”

    一邊說著,視線又掃在了夏薇的臉上,“聽說你小時候差點兒被強,是慕南桀救你的?”

    夏薇蹙起眉心,想了起來。

    那件事情當時鬧得特別大,她在學校里溫順老實,總是被人欺負,有一次竟然被那群太妹作為禮物送給她們的男友……如果不是慕南桀當時忽然救她,她估計真的難逃一劫。

    那還是……高中的事情了。

    她笑了笑,嗓音有些縹緲,總體聽上去還是很好奇的聲調,“你說她怎么那么多的事情呢,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都要和你提一提,她倒是調查的蠻清楚?”

    她靠在他肩膀上,從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他抱著她,他們靠得很近,近得好似能感受到他身上血脈跳動的節奏。

    男人的下頜逐漸的繃緊了些,菲薄的唇更是抿成了一條直線。

    他淡淡的腔調很不以為意,“你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梁以沫也多少了解不足為奇。”

    顧英爵將她放在副駕駛上,又低頭替她綁好安全帶,一路驅車前往孤兒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