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8章我說離婚,不夠清楚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8章我說離婚,不夠清楚么

    她默不作聲的站在一旁,顧英爵不讓她走,她就不怎么敢真的跑掉

    男人淡漠的嗓音就響起了,“幫忙洗鍋。”

    夏薇看著他修長挺拔的背影,輕聲回答,“噢,好的。”

    低頭打開熱水,乖乖的洗鍋,然后很自覺地坐在一旁,看著顧英爵忙碌。

    顧英爵做飯的樣子很賞心悅目,每一步切菜做菜都做得非常細致,深邃而認真的眸子,幾縷碎發落在他的眉間。

    偶爾抬頭讓她去拿什么東西。

    夏薇幾乎不說話,全都照做。

    充當打下手的角色,轉在他的身邊做點零碎的活兒,一聲不響,拿足了小嬌妻的架勢。

    他墨眸涼冷,而她溫順聽話,他吩咐什么,她就做什么,打打下手幫忙。

    等一餐飯差不多備齊,顧英爵的神色也終于緩和了下來。

    夏薇拿起碗盛了湯,放在餐桌上,轉身對顧英爵說,“吃飯吧。”

    才一回身,就看到顧英爵邁開腳步,拉住了她的手。

    她的面色微微一僵,很快恢復自然。

    男人的手看似沒有用力,她蹙眉,溫淡開口,“怎么了?”

    “哦,”狹長的眸子盯著她,意味深長,“補償的事情想好了么?”

    夏薇垂眸,她有點兒心慌意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

    男人的氣息不帶半點侵略性,卻強勢的不讓人有絲毫的躲避空間,他模樣看著溫和,仿佛在閑談。

    可她知道,說不出讓他滿意的答案,他就不會松手。

    僵持了半分鐘,夏薇抬起臉朝他笑,“補償的事情好像比較難,”她神色淡淡裊裊,“不過,你好像可以懲罰我?”

    夏薇的手動了動,“我餓了,想吃飯好么。”

    “嗯。”

    他眉頭漸漸的皺起,深鎖著不悅,清清淡淡的看著她,好像要看透她,手卻松開了,“先吃飯。”

    和顧英爵的總裁身份極為不符合的是,顧英爵極為擅長料理,而他做的食物,即使一份普通的素面,也美味到讓人饞涎欲滴。

    一桌子菜色,隨著他的喜好做出來,色香味俱全,在餐桌上散發著氤氳的香味。

    顧英爵伸手,將自己的領帶扯下,隨手將夏薇的頭發系成一個馬尾。

    嬌艷的幾縷碎發吹在臉頰,她有點兒迷茫地抬眸,他聲音溫和,“吃吧。”

    吃完晚餐,他沒有再提補償的事情。

    她天真的以為,他在床=上的瘋狂攫取已經算作補償了。

    他似乎是為了洗掉她和慕西辭在一起時候沾染所有的氣味,不倦而反復地占有著她。

    …………

    早晨她一直睡到很晚,才起床,長發上還系著他的領帶,她將頭發散開,換上舒適的長裙,簡單梳洗了就穿著晨衣下樓。

    顧英爵已經去上班了,別墅里還是空蕩蕩的沒有傭人,不過,桌子上放著顧英爵做的布丁和三明治。

    夏薇給藍又青打了個電話,藍又青的電話一直在關機狀態。

    她皺了皺眉,發了一條短信,“又青……昨天的事情,很抱歉。”

    有點兒不知道該怎么辦,一直以來藍又青作為她的經紀人就是她的左膀右臂,而現在,她卻聯系不上。

    想起來昨天在那間宿舍里的事情,她情不自禁的甩了甩頭。

    慕西辭溫暖的手指,還有吹動窗簾的風,他清瘦的臉和那狹長深邃的眼眸。

    她忽然把臉埋入了膝蓋間。

    在他要吻上來的時候,她用盡了全力推開了他,逃跑的樣子不能更狼狽。

    雖然沒有回頭,可是她總覺得自己能夠感覺到他。他站在風中,盯著她,失落的雙眸。

    電話再次響起,將她喚回現實。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她的手一抖,差點將手機扔出去。

    接過了電話,“喂?”

    “看新聞了么?”慕西辭的嗓音很溫涼。

    “沒有。”

    “是這樣的,現在顧氏那邊在正在剪輯你的影片,可是寶龍方面也剪輯了一條,我想在顧氏之前放出來。”

    夏薇沉默了片刻,“有什么意思么?”

    “既然你是寶龍的,宣傳輿論自然要跟著寶龍來。”慕西辭道。

    夏薇抿了抿唇,“既然有gk做依托,合并宣傳不是更好么?”

    慕西辭的嗓音很溫柔,“可是怎么辦,顧氏的宣傳策略和我們的完全不一樣,我討厭那樣呆板無趣的宣傳。”

    她靜靜的聽完,只問道,“你有把握不得罪顧英爵的情況下做好宣傳么?”

    “……嗯。”

    “夏薇,我想將宣傳重點放在學校,今天的活動安排在盛京一中,”慕西辭在那頭泠泠的淡笑,“今天你能來公司么。”

    夏薇坐在深軟的沙發里,閉著眼睛沒有說話,心口都是細細密密的疼。

    她想盡量假裝自己不在乎。

    最深刻的情緒無法言表,無法表達。

    低淡的嗓音不溫不火的繼續詢問著,“夏薇?”

    “好。”

    …………

    保姆車來接她的時候,藍又青也在車上,她戴著口罩,樣子有點兒憔悴。

    看到夏薇上車,瞇起眼睛笑了笑,“我感冒咳嗽,早上差點沒爬起來。”

    夏薇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如果病了的話,就別去了,我跟著助理去就行。你現在可是寶龍夫人,不能受委屈。”

    她搖了搖頭,“不,我不去,我怕我會后悔。”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卻讓夏薇感覺從腳底朝上冒著寒氣。

    藍又青讓了讓旁邊的位置,沒有抬眼,“快上來吧,不然讓那邊等急了不好。”

    夏薇坐上了車,藍又青給她遞了一杯咖啡,又拿出了今天的計劃案,“昨晚慕西辭熬夜趕得,你看看?”

    離得近了,夏薇可以清楚地看到,藍又青哭紅了的雙眼。

    她沒有接臺本,皺著眉頭,定定盯著藍又青。

    “怎么了?”

    藍又青看著夏薇,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染透了口罩。

    “我問你怎么了?”夏薇再次開口。

    藍又青撲向了夏薇,肩膀輕輕顫抖著,“我……昨天我跟慕西辭吵架,說離婚,他同意了。”

    夏薇覺得腦子一懵。

    “我問他到底愛不愛我,他說從來沒有過,我不相信,可是我很生氣,我就和他鬧,我說離婚好了。他說好,離婚。我問他什么。他說,離婚,他說,我說得還不夠清楚么?”藍又青抬起絕望的眼睛,凝視著夏薇,“我真的以為他只是說笑而已,我沒有想到他真的說走就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