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1章沒有價值的男人我才不在乎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1章沒有價值的男人我才不在乎

    顧英爵晚上沒有回家。

    他只在六點多的時候打了個電話給她,說今晚有應酬會晚點回去。

    然后就一直沒有消息,正十點的時候她打了個電話過去,他接了,那邊的聲音很嘈雜,聽不清楚那邊他到底說什么。

    索性掛了。

    迷迷糊糊,她翻身抱著被子就去睡。

    他的短信進來了,她睡意清醒了不少,短信里說讓她先睡不用等他。

    她盯著手機屏幕發了會兒呆,黑暗里,那片熒光落在她的臉上,沒有什么特別的表情。

    把手機扔在一邊,她將臉埋在被子里。

    顧英爵晚上回去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他有點兒微醺,坐在床邊看著她的臉。

    夏薇第二天睡醒的時候,下意識地看了看枕邊。

    枕頭上的輪廓和他的氣息還殘存著,他昨晚應該是回來了。

    顧英爵在晚上下班之后才到家,將手里的東西順手遞給迎出來的阿姨,他一手解開呢子風衣外套,一邊低頭不經意般的問道,“太太下班了么?”

    阿姨側頭想了想,“太太嗎?”

    顧英爵抬頭看了一眼傭人,“嗯。”

    “太太今天沒有出是身體不舒服,中午也沒有吃東西,我中途有問太太要不要找醫生,太太說不用了,她說她休息休息就好了。”

    “所以她沒有去上班,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

    “嗯。”

    他的手從領口垂到身側,淡淡道,“叫醫生來。”

    顧英爵抬腳上樓,推開了臥室的房門。

    窗簾被拉得緊緊的,雖然還是傍晚,屋子里卻黑得密不透風。

    她在床上,安安靜靜的半躺著,一只手撐著自己的腦袋,黑色的長發落下,另一只手玩著手機,熒幕的光落在了她紅腫的眼睛上,她看得很認真,連他走進去都沒有反應。

    他邁入了房間,她沒有抬頭也沒有動,手指仍然滑動著屏幕。

    他走到她的身邊,垂下頭可以看到她將手機屏幕,手機上是昨天寶龍發布的那條視頻,下面的評價如潮,有些是好的評價,有些不好,她會盯著那些不大好的評價看好久。

    顧英爵站了一會兒,看著她忍住顫抖的嘴唇不去哭,手直接伸了過去將她的手機拿了過來,將手機按了關機,順手拉開了床頭柜的抽屜扔了進去,“該吃飯了。”

    她抬起眼,定定看著顧英爵,眸子里有點兒血絲。

    顧英爵俯身,伸手摸了摸她的臉蛋,“你在干什么?嗯?”

    也不去上班,也不吃飯,就躺在家里什么也不做。

    她低下頭,嗓音有點兒不開心的樣子,“昨天你沒有回來。”

    他的聲音很溫柔,“我回來了,那時候你已經睡了,我沒有吵醒你。”

    夏薇別過臉,長發凌亂,手指輕輕抓緊他的襯衫,“你昨晚沒有回家,我不開心……肚子很疼……早上起不來床,干脆就不起來了。”

    顧英爵用手掰著她的肩膀,強迫她回頭看自己,“你身體不好,就別總是生氣……你心情好了,自然就不疼了。”

    她的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你騙我。”

    她低下頭,“你昨晚是不是又和梁以沫見面了。”

    每次他遲遲不肯回家的理由都是梁以沫。

    男人的眼睛有些幽深,漠然開腔,“夏薇,視頻是你拍的,鬧到滿城風雨的也是你”

    她終于抬頭看了他一眼,她蹙著眉道,“你聽不到我的話?我吃過了。”

    她就是蠻不講理了。

    顧英爵盯著她的雙眼,明明這時候他應該生氣的,卻說什么都拿這個女人沒有辦法。

    她仿佛拿捏住了他的軟肋,低低軟軟的嗓音委屈道,“我疼……不是我不想起床,我真的疼。”

    當然會疼,她的身體里有三個腫瘤,好像三個炸彈一樣的腫瘤,醫生叮囑過很多次千萬不要生氣,否則壓力過大破了,她就要做緊急手術的。

    顧英爵看著眼前的女孩,明明想要發作,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早餐她沒有吃,午餐也沒吃,病怏怏躺在床上,只會哭和喊疼,哪里有一點公司負責人的樣子,夏薇,你是小孩子么。”他的嗓音里不自覺帶了幾分責備。

    她畏縮的朝后坐了坐,口中念念有詞,“你都不要我了,還要管我很多。”

    他挑眉,氣息逼近,“誰說我不要你了,嗯?”

    夏薇只管低著頭不說話。

    顧英爵邁開雙腿,走到窗前拉開了窗簾,任由傍晚的余暉落入臥室。

    傭人敲了敲門,“先生,太太,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顧英爵走到床前,俯下身,視線和夏薇齊平,“下樓吃飯?”

    “我不想動。”夏薇側過臉。

    半晌,她看顧英爵還在沉沉盯著她,慌張又道,“我吃過了。”

    顧英爵克制住情緒,冷著聲音道,“吃過了?你吃了什么?傭人說你一天除了早上喝了藥以外就什么都沒有吃。”

    她蹙了蹙眉,大概是沒想到傭人還會跟他說這個。

    “你不用管我了,我不餓。”

    顧英爵看了她一會兒,眉尾挑起,冷笑,“夏薇,你再鬧,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封了你的劇。”

    夏薇怔了怔,一把掀開了被子,捂住肚子下了床,盯著顧英爵不咸不淡的道,“不過是一頓飯而已,我吃就吃,我還怕你毒死我和你的梁以沫一起雙宿雙飛不成?”

    顧英爵喉骨微動,“能別提那個名字?嗯?”

    夏薇小臉冰涼,隨手拿了一件睡袍套上,轉身下樓去餐廳。

    顧英爵下樓的時候,看到她已經坐在餐廳里了,正在拿起勺子給自己舀了一口湯喝。

    傭人走到了顧英爵面前,“先生,醫生已經到了”

    她低頭吃飯,本來打定主意不理他了,聽到醫生兩個字還是抬了抬頭。

    “嗯,把醫生讓進花廳等等,太太還在吃飯。”顧英爵平靜地回答。

    夏薇這頓飯吃得格外慢條斯理,恨不得一勺菜數著嚼26下。

    她眼角的余光都不曾瞥他一眼,自然沒看到男人越來越低沉的臉。

    吃晚飯,她將筷子勺子一撩,站起身就上樓,顧英爵沉聲道,“夏薇,醫生在等你。”

    她的腳步好像更快了,三步并作兩步上了樓,沒有理會身后顧英爵的聲音。

    她很少來顧英爵的書房,里面大部分都是一些金融管理類的書籍,艱深難懂,她想找本書看打發時間都找不到合心的,臥室里她又睡了一天沒有什么好呆的,索性就抱著筆記本去了花房。

    花房被細心調整了濕度和溫度,所以即使窗外大雪紛飛,室內花房仍然嬌花盛放,她隨便歪在了沙發上,和貓縮在一起看著電影。

    男人推開門進來,一張俊美的臉顯得愈發的陰郁而暴躁。

    顧英爵看著躺著聚精會神看電影的女人,她的手還在摸著貓,一邊看著電影里的男人說話,眉眼柔和,和剛才臥室里哭得眼睛都腫了滿口委屈喊疼的女孩兒大相徑庭。

    這個女人,要不要那么多變?

    和他吵了一架,吃了一頓飯,心情就好起來了?

    他走到夏薇的身邊,淡淡開腔,“起來。”

    她正摸著貓的手停了下來,偏偏腦袋看向顧英爵,白凈的臉蛋困惑的發問,“顧英爵,你到底要干嘛?你以前不是很希望我天天在家呆著不出去工作么?現在我老老實實在家里呆著了,你又不高興我。”

    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她重新轉了回去,態度輕佻得漫不經心,“我沒有什么事兒了,就想老老實實看一會兒電影,行嗎?”

    他倒是沒發怒,只是淡淡地道,“所以你不想動?好,那我讓醫生過來。”

    夏薇把貓放在一邊,抬起臉看向顧英爵,一字一頓,“你好討厭。”

    看到她看過來,顧英爵勾起笑,那溫柔的神情柔化了他原本冷硬的輪廓線條,眼眸蓄著笑,淡聲道,“為什么不愿意看病。”

    夏薇沒搭理他,她嘆了口氣,站了起來。

    “如果看病代表著有人要給我判刑說很難聽的話,我寧可不看。我不覺得我有很大的毛病。”

    “掩耳盜鈴。”

    醫生上了樓,替她拔了脈,斟酌著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走到門外,才對顧英爵道,“先生,現在太太的脈象很復雜,最近她心緒郁結得太厲害了,我再給她開一盒疏肝解郁丸,另外……中藥也需要加減,再觀察一個月……”

    顧英爵奇道,“觀察一個月,是怎么了?”

    醫生正準備開口,忽然頓住了。

    男人順著醫生的視線轉過身,看到夏薇抱著貓從花房里走了出來,她目不斜視,看也不看顧英爵和醫生一眼就順著走廊走過去。

    顧英爵在她走過身邊的時候眉頭就擰起了,一直到她人快走不見,才陰沉沉的開口,“夏薇。”

    她停住腳步,轉頭淡淡看著他,“怎么?”

    他嗓音沉沉,“你去哪兒。”

    “哦,我去睡覺啊,”她一頓,瞟了他一眼,眉眼里帶著點兒不解,“怎么,我在家里無聊,不能去睡覺么。”

    顧英爵單手插入口袋,溫涼道,“如果你覺得寂寞,可以在家里辦party,也可以找你的朋友出去逛街。”

    夏薇笑了笑,“不用了,天生孤寡命,辦不了party,也沒有人陪我逛街。”

    她的口氣淡的不得了,好像說的人不是自己。

    顧英爵望著她,“我抽空帶你去泡溫泉滑雪?”

    她看了一眼,仰著臉笑的毫無溫度,“哦,可是我不想和你一起出去。”

    男人皺了皺眉,女孩在他發火之前不慌不忙開口道,“因為你要忙著賺錢,忙著捧公司里的明星,作為公司賢內助,我怎么能夠讓你花時間精力陪我那么久呢對吧?”她分外記仇地看著他,“顧公子忙到晚上不回家了,還要因為我心情不好身體不舒服陪我出去,我會內疚的。”

    她就是認準了他沒有回家陪她,讓他原本對她頗有怨言的寶龍宣傳視頻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一晚上了,他的氣要消也早就消了,顧太太就是拿捏住了他的脾氣。

    最后,他只說了一句最簡單的結語,“你先回去睡覺,記得喝藥,我和醫生再說一會兒話一會兒過去陪你。”

    夏薇看著男人清貴溫涼的臉,笑了笑,“顧英爵,如果我答應你陪我出去溫泉滑雪,你會感覺好點兒那我不介意。”

    醫生察覺到了顧先生和顧太太緊繃的氣氛,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顧太太會對顧先生頗有原詞——簡直像是怕被責難的時候先發制人一樣緊張地在埋怨顧先生,不過她能夠看出來此時顧先生是想要和好的。

    他們彼此都需要一個臺階下,又都死撐著不肯先認輸。

    醫生陪著笑臉,“太太,你的病并不算太嚴重,在中醫辨證上面屬于寒凝氣滯,泡溫泉屬于物理療法,對您的病效果很好的。先生也是為了您的身體著想。”

    夏薇冷著的小臉有片刻的柔和,眉頭仍然緊緊皺著。

    好像下意識地覺得,只要她松開了眉頭,顧英爵就有理由拿著昨天視頻的事情和她發火。

    她不想輸了氣勢。

    而且,昨晚他不回家,她是真的有在生氣。

    好笑。

    “好啊,就怕顧先生沒有空。”她挑起眼睛看了一眼顧英爵,“畢竟我性格不好還四處拈花惹草,和顧總老夫老妻了也沒有什么新鮮感,早就不是當初顧總說來接就來接說寵著就寵著的顧太太了。”

    他淡淡道,“你就是這么想的?”

    她抱著筆記本,歪著腦袋看他,嬌媚而微懶的樣子,“我是怕即使陪顧總去也只會讓顧總不開心。”

    “不會的,只要你愿意去,我可以抽出時間來陪你。”

    她瞇起眼睛,略帶肆意的笑著,“行吧。”

    顧英爵看了一眼夏薇,“哦,對了,寶龍那邊那個視頻因為涉嫌違規操作,被下架了。”

    “違規操作?”

    顧英爵幽深如淵的眼看著她,薄唇勾著笑,“所以,夏薇,你又想提著盒飯去看你的慕哥哥了么”

    “顧總這話說得就太沒有意思了。”她勾唇笑了笑,真的動了幾分氣,“我對于沒有價值的男人從來提不起興趣的。”

    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我有價值么。”

    “嗯哼?”

    他的唇角撩起,“夏薇,你過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