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2章我知道顧總不會因為我放棄一個女人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2章我知道顧總不會因為我放棄一個女人

    她挑挑眉梢,笑了笑,看了一眼醫生。

    他鎖著眉頭,陰沉的臉好像隨時都要發脾氣。

    “醫生,不然我們一起下樓好好聊一聊,我最近總是犯困,吃東西也比平時多,”她走到了醫生旁邊,一只手挽住了醫生的臂腕,“我們好好聊聊……”

    一直以來看著顧先生顧太太吵架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醫生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角色,推了推眼鏡,笑瞇瞇看著顧太太,“我可以給太太開幾副調理的藥,如果太太有足夠的時間的話,我還可以給太太做針灸,理理渾身氣血……”

    顧英爵一手拉住她的,眸色含著不動聲色的警告,抬頭看了一眼醫生,溫和道,“今天就不麻煩醫生了,改天吧。”

    口吻很淡,可是卻不容商量。

    醫生只能訕訕地笑著,“那么,告辭了,顧先生、太太。”

    等醫生走遠了,他的手指扣著她的下巴,溫和寵溺的笑,“夏薇,你給我說清楚?什么叫沒有價值的男人?”

    夏薇看著他黑沉沉的眸,幾秒后,挽唇笑著,“一個你動動手指就能夠壓住的男人,有什么價值呢?”

    男人啞聲低笑,“你想找一個能夠壓得住我的男人?”

    “是啊……畢竟顧公子對我三心二意,一點兒也不符合我的擇偶標準,還對我死纏爛打,讓我走也走不了。”夏薇笑了笑,“我要走,最好能夠找一個能夠制服得住顧先生的男人。”

    夏薇下意識地朝后退了一步,眉頭不自覺地蹙著。

    感覺到女孩兒身體的退縮,他含笑,“怕了?”

    夏薇感覺到他溫熱的氣息拂在耳畔,撩起一片酥麻,手指輕輕攥緊了他的襯衫,小臉兒仍然板的緊緊的。

    顧英爵的手指輕輕摩挲她的下巴,嗓音愉悅,“夏薇,真不明白,你哪里來的勇氣跟我生氣?明明四處招惹男人的是你,鬧得滿城風雨的女人是你,你真是仗著我寵著你就無法無天了么?”

    夏薇臉色漲的血紅。

    “所以……你就是不大愛聽話。”他慢條斯理地總結著,“對你越好你越囂張,可是稍微厲害一點兒,你就乖得不像話。知道我為什么不喜歡貓么?因為貓總是不愿意相信人。”

    “你才是貓!”夏薇低碎的嗓音,“你全家都是貓!”

    他氣息貼的很近,“你乖,明天我帶你滑雪泡溫泉。”一只手掐著夏薇的腰肢,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朝著臥室走去,“不就是生氣我不肯陪著你么?明天我用一整天的時間陪著你。”

    …………

    他的確說話算數,整整三天,陪她在素楠的溫泉別墅度假,爬山,去寺院祈福,看夜晚的煙火晚會。

    席秘書連夜將文件送來,并且盯著顧總在別墅的書房處理了一晚上工作。

    夏薇則找了個空閑時間和藍又青煲電話粥。

    “所以……顧英爵看了那個視頻,沒有生你的氣,還反過來帶你出來外面散心?”

    夏薇半靠在巖石上,溫泉繚繞的熱氣熏在她的臉上,紅紅的。

    天空還在飄雪,簌簌有聲。

    夏薇輕聲“嗯”了一聲,“暫時應該不會太生氣。我有點兒擔心影響到你們,寶龍現在還好么?”

    “哦……交了一筆罰金,現在情況還算好吧。”藍又青輕聲說著。

    “慕西辭現在沒事么?”

    藍又青笑了笑,嗓音有些勉強,“沒事,都挺好的。他默認了我們的婚姻關系,也讓秘書照顧著我的日常起居。”

    頓了頓,道,“就是他這幾天挺忙的,總是看不到人,說是晚上有應酬……新聞拍到他和一些模特混在一起。”

    夏薇失聲,“他?”

    在娛樂圈,夏薇相信會有很多男人抵不住誘惑,但是她難以相信,慕西辭也會是其中之一。

    “不可能!”

    藍又青嗓音艱澀,“我也不相信,我最近瘋了一樣想找他,可是他就是不理我也不見我。”她說到黯然落淚,“我每天都給他發很多短信,打很多個電話,但是始終沒有人理會我……”

    夏薇呼吸一緊。

    “又青……別這樣了,我們干脆放手吧。”

    藍又青開口問道,“夏薇,你幸福嗎?”

    “我?”夏薇愣了愣。

    還不等夏薇回答,夏薇就聽到顧英爵的腳步聲傳來,“在打電話么?”

    夏薇轉過了臉,不去理會顧英爵,“我挺幸福的,又青怎么了。”

    “和一個不喜歡的男人在一起叫幸福嗎?”藍又青冷笑,“夏薇,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和他西辭在一起,很幸福……”

    她嗓音有些發抖,“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有點難以啟齒。”

    顧英爵見夏薇不理會她,兀自走入了溫泉之中。

    夏薇一邊和藍又青打著電話,一邊被顧英爵輕輕抱著,他強行將夏薇的臉掰過來,俯首就吻了下去。

    “夏薇……你有在聽么?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

    夏薇很想答應,可是無奈顧英爵就是不肯放開她,她盯著顧英爵的眼睛,有點兒怒意。

    “夏薇……?”藍又青又輕輕叫了一聲夏薇的名字。

    顧英爵隱約能夠聽到話筒那邊傳來的聲音,有些不耐煩,伸手將手機拿了過來,作勢就要掛斷。

    夏薇得空,大口呼吸著,一把奪過手機,“又青,我今天還比較忙,我們改天再說啊……”

    緊接著,電話就被掛斷了。

    夏薇有點兒煩躁地看著顧英爵,“你在干嘛?我在打電話!”

    “我比較急。”顧英爵氣定神閑,說得不慌不忙。

    夏薇隔著氤氳的霧氣看著顧英爵鎮定的臉,她臉紅的好像要滴下血來。

    “都老夫老妻了,你還怕什么?”男人毫無自覺,撩起唇角笑。

    “梁小姐,我說了顧總在見重要的客人不能進去……”

    伴隨著傭人不滿又慌張的聲音,門被推開了。

    梁以沫不可置信的看著花園中溫泉里的一幕,一時間所有的準備,勇氣和決定都消失得干干凈凈。

    顧英爵一只手正擁著夏薇,冰冷的抬眼,薄唇抿起,分明是怒意,“梁以沫?!”

    傭人嚇得額頭密密麻麻的冒冷汗,“顧總,抱歉,是梁小姐她……她一定要來的,說是有急事。”

    顧英爵滿目不悅,冷笑道,“哦?急事?沫沫,你倒是說說,你又有什么急事找我?”

    梁以沫站在那里沒有動,眸中是滿滿的震驚和奇怪。

    嗓音有點兒嘶啞,指了指夏薇,“顧英爵,你不覺得好笑么?這個女人,她出軌,公然和男人出去約會,做了多少事情,她哪里有一點兒值得你喜歡的?她在你陪她的時候,公然和別的男人出去約會,還被拍成了約會視頻滿大街的放,你就不在乎?”

    不待顧英爵回答,她不顧傭人的阻止直接走了進來,“夏小姐,我們談談。”

    顧英爵眼眸更冷,幾乎結了一層冰,“梁以沫,你不覺得現在的機會不合適?”

    夏薇靜靜看著眼前的梁以沫,覺得有點兒好笑。

    她和顧英爵在素楠度假,梁以沫居然找來了?誰給她的勇氣?

    還是說她發生了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

    “梁小姐剛剛說是找我的,顧英爵,和你沒關系。”夏薇清清靜靜的嗓音響起。

    顧英爵低眸瞧著她,薄唇抿得更緊了,“不用。”

    夏薇回過頭,手指梳理著長發,裹著浴巾出了浴池爬上了巖石,回頭吩咐傭人,“帶梁小姐去書房,我這就過去。”

    傭人看了眼顧英爵,見他沒有反對的意思,連忙點頭,“好的,”轉頭看向梁以沫,“梁小姐,您跟我來。”

    夏薇又微笑,“麻煩梁小姐多等我一會兒,我需要換身衣服。”

    梁以沫輕佻地看了一眼夏薇,轉頭跟著傭人離開了。

    “夏薇……”顧英爵的嗓音有些無奈,“你沒有必要見她。”

    “為什么?”

    “因為不管說什么,你都會不開心,我不想再有任何事情影響到你的情緒。”

    夏薇轉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顧英爵,仿佛在分辨他話里的真假。

    “沒關系的,顧英爵,我沒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言罷,她換了浴衣,走向了書房。

    抬起眸,勾唇淺笑,“有什么事找我?”

    梁以沫看到夏薇走進來,顧英爵緊跟其后。

    她忍不住咬緊了嘴唇。

    這個女人,到底憑什么這樣有恃無恐?丑聞鬧到所有人都知道顧先生戴了綠帽子了,她竟然還能照樣受寵?

    她咬唇,心里陣陣的難受,忍不住道,“夏薇,我和你說話,你能夠別帶這個男人么?有些話不方便讓別人聽到。”

    夏薇挑了挑眉,“好啊。”

    然后就轉身看向顧英爵,可是顧英爵又狠狠瞪了回來,他淡漠開腔,“這是老子的房子,老子愛去哪里就去哪里,如果不高興,大可不必來我家做客。”

    明顯的逐客令,毫不留情,讓梁以沫臉色越來越白。

    她忍了又忍,“夏小姐,我最近又被撤檔事情是不是跟你有關?”

    “你的電影撤檔了?”

    “你別裝不知道。”

    夏薇微微一笑,“抱歉,梁小姐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

    “夏薇……”

    “我不大明白,這種事情跟我有什么關系?”

    “夏薇,我的電影撤檔,換了你的電影你知道嗎?”她頓了頓,直直的看著夏薇那張美麗的臉,“夏小姐,我知道你一直對我耿耿于懷,上次在酒店你莫名其妙被下藥地事情我可以跟你道歉……但是這樣的頻繁搶資源是不是有點兒過不去了。”

    深吸了一口氣,她低頭有些硬邦邦的繼續道,“我最近和顧總也沒有什么太深的交集了,最重的不過是晚上作為公司臺柱和顧總一起出席晚宴而已……夏小姐不至于連這個都要嫉恨啊?”

    “哦,你說的酒店的事情,是我那天差點兒被強了,你還接了顧英爵短信曖=昧好久的事兒?”

    一句這樣的話從她的嘴里說出來,輕描淡寫,渾然不在意。

    夏薇輕笑著抬起臉,看了一眼顧英爵。

    他面色微微有點兒復雜,眸中掠過一絲愧疚。

    梁以沫全程被算計,他為了維護夏薇,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心里,多少是有些虧欠梁以沫的。

    她看著他,“顧英爵,你把給梁以沫的檔期,給了我么。”

    顧英爵盯著她,面上沒有波動,低聲道,“你委托我讓我辦得事情,我總要去辦。”

    夏薇唇角扯了扯,他倒是會當著梁以沫的面打太極。

    果然,聽到顧英爵的這句話,梁以沫又轉而怒目看向了夏薇。

    恰好此時傭人端著熱茶進來了,一杯放在了梁以沫面前,另外一杯,放在了夏薇面前。

    夏薇伸手拿起了茶,抿了一口,才重新抬眸看向梁以沫,微微一笑,“事情就是這樣,你還有什么問題么。有的話,你盡管問,我今天心情不錯,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她的樣子是漫不經心的,唇角還帶著點兒笑,杏眸柔和。

    梁以沫用力的咬住唇,眸子閃爍,最后,眸中好像帶著暗芒,冷冷看向夏薇,“顧太太,很抱歉,我給你帶來了一些困擾。我今天誠心向你道歉。我的電影花費了制作人巨大的心血,我懇求你,把我的檔期還給我。”

    梁以沫露出苦笑,“當初的事情是我錯了,我會審時度勢,你現在是顧太太夏薇,我就會向你低頭。”

    言下之意,她還是不服氣的。

    不過就是仗著一個男人而已,怎么能夠讓人服氣。

    夏薇的眼睛涼涼的,似乎在笑,神思卻飄得很遠,“你的電影被撤檔……可不是出于我的報復,你也不用來找我,你得罪的人不少。”她看了一眼顧英爵,“顧英爵能夠撤了你的檔,讓公司大出血,也絕對不會僅僅是因為我。”

    顧英爵盯著她,眸光越來越深,片刻后,笑了點兒。

    “不僅僅是因為你?還有誰?”

    夏薇轉頭看向她,“你大概不知道有人到顧總面前說你勾結公司其他高層的事情么?”

    梁以沫的臉一下子慘白了,她轉頭看向了顧英爵。

    顧英爵的神色很淡定,看來早就知道。

    “嗯,不僅鬧到了顧英爵那里,還給我打了電話,我問她有沒有證據,她說沒有,我就沒有理會她了。”

    梁以沫呼吸越來越局促。

    “顧總是個戀舊的人,他對你有所轉變,大抵和那個背后說你的女孩不無關系。”

    梁以沫臉色越來越冷,“我沒有那么做!英爵,你要相信我,我沒有那么做。”

    顧英爵抬頭看了一眼她,“我知道,沫沫。”

    看著顧英爵疏離的眸,梁以沫恍然大悟,“她還說了什么?那個賤人還說了什么?她是不是說我和我丈夫勾結公司外的人想要侵吞公司財產,想要動搖你?顧英爵……我和你認識了那么久,你就這么簡單的判刑我么?那樣捕風捉影的事情你都相信么。”

    夏薇蹙起的眉舒緩了點,不在意的道,“這些事情我聽了心里都不開心,更何況顧英爵了。”她笑了笑,“不過,你好像的確和很多人關系很親厚呢。”

    梁以沫越來越緊張,伸手直接將桌子上的茶杯打落,“夏薇,你不要血口噴人。”

    “是蘇芙對么?”梁以沫臉上有復雜的神色,“一定是她!她爸爸……”

    忽然閉口,抬眼看了顧英爵一眼,“呵,你真的愿意相信那些捕風捉影的傳聞也不相信我?”

    顧英爵沒說話,只是寵溺地看著懷中的女孩。

    …………

    梁以沫走后,顧英爵慢慢的收緊抱著她的手臂,低低的笑著,“你怎么知道?”

    女人嘗了一口茶,“什么?”

    她眉目清晰,眸色溫和又難以捉摸。

    他看著她斯文地喝茶,手指潔白而柔軟,淡淡的笑,“你怎么知道我對她冷落,頻繁撤檔,是聽到了什么風聲。”

    “很正常啊,”她側過臉蛋朝他笑,像是斟酌般的道,“因為我知道顧總不會因為我放棄一個女人。除非那個女人自己做了什么。”

    顧英爵知道她話里是什么意思,夏薇也明白他聽得懂。

    顧英爵閉了閉眼,“夏薇,為什么我不會?你難道從一開始就沒有相信過我是為了愛你才和她保持距離。”

    女人眼睛眨了幾下,臉上仍是帶著笑,“我只是忽然想到的而已,沒有想到說中了。我只是奇怪你對她態度忽然變了,所以啊……總要有什么原因,我就想到了喬暖給我的電話,都告狀到我這里來了,你那里……真的沒動靜么。”

    顧英爵勾唇,“這件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夏薇,不過我的確懷疑,公司有人在動手腳……上次已經開除了一批人了,股市和金融圈都鬧得太大。所有人都在聽動靜風聲,我不能動作太大,現在只能慢慢觀察。”

    所以,梁以沫,他自然而然的冷落和敬而遠之。

    如果不是因為她和他的舊交情,夏薇相信他絕對不會這么心慈手軟。

    夏薇手里端著茶杯,并沒有正視男人的臉,只聽她輕輕的笑,“原來只是這樣啊……”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