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3章你愿意不回盛京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3章你愿意不回盛京么

    她低著頭,臉上是笑著的,但是眸中卻沒有絲毫笑意,眼神幽遠而淡然,“如果有一天,我也成為了影響你的女人,你也會疏遠我么。”

    他低頭,下巴抵著她的臉頰,“沫沫和我一起長大,我虧欠她很多,”男人說每個字都在看著她的臉色,低啞的嗓音斟酌著,“她就好像是我的親妹妹,所以,夏薇,我還是希望你能夠接受她的存在。我承認這樣對你很不公平,我也知道你不開心她……”

    他的收托著她的臉,“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我,我也知道你和我鬧起來的原因是她。夏薇,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不盡如意,你可以嘗試一下,興許并不是那么難。我會在這件事情上給沫沫一個教訓,等到風平浪靜之后,你們可以嘗試著和好。”

    她一字一句地聽著,覺得有點兒諷刺,原來顧英爵對所有人的心思早就一清二楚。

    他一直沒有發聲,也只是因為,她覺得她在乎的都無關緊要。

    她仰著臉,朝他笑著,“能夠在妻子的面前這樣維護一個教唆你離婚,鄙視欺負你妻子的人,顧英爵,你對這個女孩的感情,還真是讓人動容呢。”

    夏薇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氣性,如果是以前,她只會風輕云淡地笑笑,然后轉身就走。

    大概因為他給她的希望太多了,一下子全都粉碎了,讓她有點兒接受不了。

    她一直輕視著梁以沫,用質疑的眼光看待她的情史,現在只覺得自己一敗涂地。

    至少人家讓叔侄兩代人一輩子忘不了她,看似風輕云淡,卻總是在心里給她留一道白月光的存在。

    早就聽說男人和女人看女人的標準是不一樣的。

    她閉了閉眼睛,脫口而出一句話,“顧英爵,是不是我也背叛了你和別人在一起了,你也不會在乎。”

    顧英爵盯著她看了好半響,突然俯身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別氣了,你該睡覺了。”

    夏薇任由他抱起,臉始終繃得緊緊的。

    他將她一路抱到樓上的臥室,替她掖被子,看著她低聲道,“我還有點事情,很快就回來,你先睡覺。”

    她也沒反對,只是道,“梁以沫這么晚一個人,在素楠的確不好回盛京。”

    素楠是盛京南邊的一片風景勝地,有著古老的森林和景色,距離盛京一百多公里,大半夜的,她一個人駕車回去很不安全。

    夏薇講道理是不喜歡她的,但是還不沒有到真因為一個男人爭不顧及別人死活的地步。

    他眉頭不知不覺地皺起,似乎拿捏不準她到底是不是在生氣

    她偏過頭沒有看他,“快去吧,她精神狀態不大好,這時候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外的容易出事。”

    顧英爵沒說好,也沒說不好,“你先睡。”

    夏薇道,“樓下有客房,如果她今晚回不去的話,就安排先住下來吧。你快去吧,不然……難道你要我去接么?”

    他點頭答應,嗓音低沉,“好,我聽你的。”

    她笑笑,沒說什么了。

    顧英爵下樓,走到花園中,朝候在一邊的保鏢道,“去送梁以沫回家,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

    “好的,顧總。”

    轉頭看向一旁的李特助,男人黑色短發下的臉已經恢復了他一貫的冷靜淡漠,“回去之后,密切盯著梁以沫……和顧禮棠。”

    李特助微微點頭,“好的顧先生。”

    上次酒店的調查有諸多疑點,指向了梁以沫的同時也指向了顧禮棠。

    顧禮棠一直很荒唐,不大在乎公司內的事情,忙著玩辦聚會,在娛樂圈和一些大小演員爆緋聞爭八卦,很難想象,禮棠少爺……會忽然做出那些不符合他一貫性格的事情。

    看著顧總筋疲力盡的樣子,李特助忍不住道,“禮棠少爺天性單純,容易受到有心之人的利用,畢竟年紀太小,又沒有認真讀過書,以后慢慢培養還來得及。顧總您不用太擔心。”

    顧英爵淡淡道,“是。”

    他的眸色涼漠。

    如果夏薇一輩子不能再有孩子的話,也是時候,培養禮棠作為gk的下一任接班人了。

    他不希望,顧禮棠再鬧下去。

    如果實在鬧得太荒唐,他會考慮讓顧禮棠和梁以沫離婚,只是,顧禮棠可能舍不得梁以沫帶來的云端集團的巨大利益誘惑。

    他煩躁地扯開了點兒襯衫的扣子,單手扶住額頭。

    夜色下,花園里橘色的燈光拉長他孤寂地身影。

    夏薇……

    不過一會兒,手下的人就走了過來。

    “顧總,梁小姐說除非您來,否則她誰也不認識,也拒絕我們幫助她。”

    顧英爵皺了皺眉,“隨她。”

    手下領命而去,顧英爵一只手點燃了一支煙,站在夜色中,抬頭看向遙遠的夜空。

    她睡下沒多久的時間,男人就回來了。

    顧英爵坐在她的身邊,他擰開另一側床頭的燈,順手將燈罩壓下,光線模糊而溫暖。

    夏薇的臉龐在一片昏暗的暖光中干凈跟安靜,已經睡熟了。

    男人伸手,輕輕摩挲著她的臉龐,柔軟潔白的臉龐,帶著細膩的觸感,“夏薇……你愿意一直呆在素楠么?”

    她有些煩惱地睜開眼睛,抬起眼睛有點兒不高興地看著他,嗓音帶著困倦得模糊不清,“你還說讓我睡……又來吵我睡覺。”

    他靜靜看著夏薇,耐著性子道,“問你……”

    她的眼睛又睜開了一點,頗有點兒床氣地直勾勾地看他,腦袋抬起點兒,拉住了顧英爵的手臂墊在腦袋下面,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蹙著眉頭道,“你不是說去找梁以沫么,”她的語氣透著一股嬌嗔般的不滿,“這么快就回來了?怎么,說了什么話,讓你不高興了么。”

    她有點兒認真的樣子,“我當然可以多在素楠呆一陣子。”

    顧英爵沉默的看著這個口氣認真的女孩。

    “你想讓我住多久就住多久,”她挑唇,“只要我的電影順利上映,你就算一直把我關著也無所謂。”

    夏薇就這么大大咧咧的告訴顧英爵,提醒著顧英爵,她能夠繼續留在顧英爵的身邊,就是因為他威脅她,本來她是要離婚的。

    帶著起床氣,要多囂張有多囂張的表情。

    他直接抱著她就親了下來,她皺了皺眉,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的樣子。

    推了推顧英爵,“你身上一股煙味,不喜歡。”

    剛說完,就覺得胃中有什么東西在翻涌,她差一點兒真的要吐出來。

    顧英爵失笑,捏著她的小臉,“是誰把你慣成這樣的?”

    夏薇別過臉,忍著胃中的不適,“沒有人慣著我,我過得比誰都委屈,我想要離婚,我丈夫心里放著別的女人還有臉和我說出來,還把我身邊的準備離婚后挑選的下一任丈夫都攆走了,現在為了霸占我,直接讓我做混吃等死的富太太米蟲,這是對我精神的雙重凌-辱!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根本不懂我的悲哀。”

    她抓起了桌邊的杯子,將睡前倒得溫水一飲而盡,眉心才舒展了一點,重新躺了下來,“就好像現在,我都想睡覺了,我的丈夫還盤算著,不然把我丟在荒郊野外的別墅好了。他都不知道和他的心頭寵說了什么,現在估摸著覺得……干脆不要太太了好了。”

    “國家級地質公園被你說成了荒郊野嶺?夏薇,你跟我說說你心里的旅游勝地是哪里嗯?”他被挑起了興致,莫名覺得,看著一貫溫婉端莊的顧太太發發脾氣還滿開心的。

    “還有,誰說不要你了。”

    夏薇輕聲咕噥了一聲什么,又皺著眉頭睡著了。

    他起身去洗了澡,出來的時候,女人還維持著原來的姿勢。

    看到她,想起她那些怨氣滿滿的嘟囔,他就忍不住莞爾。

    她好像不大喜歡煙味,于是他在洗澡之后特意換了一身干凈的睡衣,拉開被子,躺了下來,伸手將她撈入懷里。

    她輕輕嘀咕了點兒什么,將臉埋在他的胸膛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顧英爵看著她清凈的小臉,一只手抱著她,一晚上地煩躁焦慮都不見了,只余下一片心安。

    只要你在就好。

    ………………

    早上,顧英爵被身邊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他蹙眉。

    女人的嗓音懶懶的啞啞的,“醒來了。”

    她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坐在窗戶邊,黑色的長發落在她的身旁,窗外白雪皚皚的山林,映襯著她清瘦窈窕的身體。

    又下雪了,一片片鵝毛般的雪花簌簌落下,她手里拿著顧英爵的手機。

    他皺著眉頭,“不困么,怎么起來的那么早。”

    她面無表情地玩著手機,“哦,昨天我睡了一下午,晚上做了噩夢起來之后就睡不著了。”

    男人已經坐直了身軀,陽光照在他干凈而線條分明的胸膛上,潦草而性感,一雙暗沉的眸看著她,“做了噩夢?”

    “嗯,我夢見我在一個冰冷的屋子里關著,我夢見我被關了一輩子。”她有點兒委屈地下拉唇角,“好冷的地方啊,還裝著鐵門。”

    “為什么不叫醒我?”男人性感低啞的嗓音響起。

    他的聲音已經靠的很近了。

    夏薇抬起頭,看向顧英爵。

    他英俊的臉龐湊到她的跟前,溫熱的呼吸輕輕吹拂在她的臉,讓她有點兒透不上氣來,他的眸子,亦是充滿壓迫感的樣子,“因為昨天我說的,要你留在素楠?”

    夏薇想了想,笑著看著他,“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情,梁以沫說得對,我最近的確太招惹是非了,如果你想把我留在素楠你覺得比較安心,我能夠理解。”

    男人黑眸盯著她,“我不會讓你在這里很久的,最近盛京應該會出點兒事情,我不想你摻合進去。”

    她掀了掀眼皮,“盛京出事?”不自覺的有些緊張地抓住了身下的毛毯,似笑非笑的樣子,“怎么,你還是決定食言而肥了?”

    他淡淡的道,“在你眼里,世界就只有藍又青和慕西辭了么。”

    夏薇笑著,玩著自己的頭發跟手指,“我原來的世界挺充實的,有好友有夢想有工作,不過后來我變成了顧太太,我的世界就只有你和我的朋友了。都怪你呢,顧先生?”

    男人眸色柔和了點兒,松開了夏薇,順手拿起了一條褲子穿上,挺拔的身形背對著夏薇,默默扣上了褲袋,“夏薇,等事情結束了,你就會知道我有多么愛你。”

    “哦。”夏薇笑了笑,“我也很希望顧先生的愛情能夠治愈我。不過目前看來,如果顧先生愿意離婚,我會感激不盡。”

    他眉眼不動,“夏薇,你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認沫沫的存在?”

    夏薇有點兒累了的樣子,“沒有啊,我覺得她挺好的,和你的關系挺復雜的,我心里早承認了。我也知道你把我當顧太太,不過就是做你的顧太太要忍受她隨時上門來叫囂而已,聽她一遍遍說我配不上你而已。顧先生,我真配不上你,咱們還是算了吧。”

    “素楠的別墅有全套的安保系統,你在這里很安全。”

    “看來你還真的決定讓我一直留在素楠了。”她喟嘆了一聲。

    “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我,這一次,和梁以沫無關……只是單純地,不想讓你摻合太多,你……能相信我么?”

    夏薇看著顧英爵漆黑的眼睛,漫不經心地道,“相信的。”

    顧英爵抬頭瞥了她一眼,“如果你讓我知道你插手,我會把你最在乎的人都送到國外。”

    她垂著眼哦了一聲,“為什么我知道了會一定插手呢?”

    男人平靜的道,“結束了我再告訴你,嗯?”

    “你忽然要回去,是因為你秘書昨天帶來的消息么。”夏薇瞧著顧英爵的神色,“聽你的口氣,好像是公司上的事情……怎么?是慕西辭又搶了你什么地皮什么項目了么?”

    顧英爵重新走回到了她的身邊,單膝跪在地上俯身將她困在身下,“夏薇,再問下去,信不信我直接把我關起來。”

    “你本來就把我直接關起來了。”

    薄唇勾了勾,“我可以把你關的更緊一點兒。”

    一邊說著,一邊湊近夏薇。

    夏薇皺了皺眉,推開了顧英爵,“我身體不舒服。”

    顧英爵眉頭皺了皺。

    她偏過臉笑著,嗓音嬌懶,“反正你要我留在這里,不如把藍又青接來和我一起玩……”

    他伸手捏著她的下巴,深墨色的眸像是要看到她的靈魂李,“夏薇,”他低下頭,薄唇輕輕吻了一下她肩胛骨,低啞的道,“你聽話,我很快接你回盛京的。”

    言下之意,是不同意了?

    夏薇很在乎身邊的人,她能夠為了朋友,委曲求全的跟著他……

    這一次,聽到他口風不對,更是張口就要把自己的朋友接來,生怕她不再,她的朋友出事。

    這是她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