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4章告訴他離梁以沫遠一點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4章告訴他離梁以沫遠一點

    夏薇睡到快中午才起床,顧英爵已經走了,她解了衣服去泡溫泉。

    傭人走過來,說顧先生接了慕太太藍藍又青來別墅一起玩,問夏薇是不是要準備一些什么。

    夏薇想了想,笑道,“隨便做點兒什么吃吧,至于房間,藍又青晚上和我睡一起,不用特別準備了。”

    以前一起出外景的時候,她經常和藍藍又青擠在一個房間里對臺詞睡覺聊天,現在顧英爵不咋,她很樂得和藍又青重溫過去的時光。

    想了想,又道,“顧總不是在這里有一輛紅色的老爺車么?還在么?”

    “在的,太太。”

    “哦。”

    藍藍又青在差不多中午的時候到了,夏薇拉著她一起吃了午飯,雪已經停了,山林里風景很美,夏薇就開車帶著藍藍又青出去兜風。

    夏薇邀請她來玩兒興奮得不行,素楠在國內是著名的文雅之地,冬天的溫泉最為著名,她吃了素楠的大師制作的時令料理,出來的時候看著夏薇開出來的車,笑開了顏,“這是什么年代的古董寶貝了?你真要開啊?顧英爵會不會殺了我們?”

    風景如畫的素楠,穿著法國高訂復古風的女子,坐在古董級的老爺車里……那感覺簡直和比拍電影還好呢。

    夏薇滿臉淡定,“是我的,今天天氣挺好的,空氣很新鮮,我戴著你去海邊轉轉。”

    “可是這輛?”藍又青咂舌。

    “你放心,顧英爵請了專業的機師給這輛車做過檢修,開起來很安全的。”夏薇眨眨眼,“他就算想要我出事兒也不至于在給我開的車上面動手。”

    藍又青,“……”她不是這個意思,她沒有覺得顧英爵會謀殺她們兩個,她只是心疼這么好的車。

    夏薇笑了笑,“你到底上來不?”

    車開在路上,森林里微涼的風吹拂在臉上很舒適,藍又青蹙眉看著身側美麗的在看風景的女人,“夏薇,你不準備跟我解釋一下?”

    夏薇偏過頭看著她,眉梢挑起,好奇的看著她,“怎么了?”

    “你跟顧英爵。到底怎么回事兒?你別說你平白無辜就把我接來了。”

    “他是個混蛋。”夏薇氣定神閑的說道,“他不知道要搞什么,就把我丟在素楠不管了。”

    藍又青點點頭,手里捧著果汁,喝了一口,又問道,“那你打算怎么辦。就這么乖乖在素楠……?其實我覺得挺不錯的,多少作家和畫家做夢都想來這里生活啊。”

    夏薇平靜地看著車子,她好像為了配合這輛車子的畫風,穿著打扮也極復古,水粉色廓形大衣,里面裹著一條暗光流轉的紫色裙子,頭發被做成黑色的卷戴著貝雷帽,烈焰紅唇,囂張而美艷。

    她的聲音混合著風,音調帶著點兒譏誚,“是挺好的,我可以多找幾個朋友來素楠玩,聊聊哲學聊聊藝術。”

    藍又青睨著她,“呵呵,真看不出來,你是那種可以叫幾個年輕俊俏的小帥哥來討論哲學藝術的女人,你信不信今天你敢帶他們回家,明天顧先生就敢把那群男人綁了沉江。”

    上流社會的女孩兒哪個不愛玩,藍又青還是第一次聽說夏薇也想玩。

    夏薇神色淡定,淡淡懶懶的道,“那能怎么辦啊,不然我也去當個作家當個畫家什么的,越是山林里我越是覺得如魚得水?……其實我現在真覺得這樣的生活沒什么不好了,我奔波了那么多年,現在改改興致,做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貴婦人,也挺好的。”

    藍又青沉默了好一陣,才道,“你不在娛樂圈混,是挺可惜的。”

    夏薇將一只手伸出車窗外,感覺著微風吹過手背的溫度,無奈的道,“我已經沒有選擇了。”

    藍又青靜默的看著她,“最近慕西辭和梁以沫走得很近。”

    夏薇聽她說完,扶著額頭,垂著眼喃喃的笑,“哦……那你最好回去讓他離梁以沫遠一點。”

    藍又青神色微微一凜。

    她看著兩邊不斷變換著的風景,森林很寂寞,很快,就可以看到閃爍著的海岸。

    她好一會兒才道,“又青,不管怎么樣,你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出事。”

    “出事?”

    夏薇看著藍又青,“嗯,”生怕她聽不懂一樣,再次重復,“對,顧英爵不讓我回去,所以,你們可能會出事。”

    藍又青和夏薇在海邊吹了會兒風之后,回到別墅就慌張回了盛京。

    …………

    傍晚,西餐廳。

    喬暖被服務生帶著走到靠窗地可以看見路邊風景的位置時,夏薇正坐在位置上,看著手里的一本書。她的手邊放著一本書,黑色的長發披在她潔白的肌膚上,溫婉嫻靜,

    喬暖拉開了椅子,坐在了座位上,“你好,顧太太。”

    夏薇聽到聲音才從書上抬起了眼睛,看到一身漂亮長裙的喬暖,臉上露出了點兒笑意,“你好喬暖。”

    喬暖的笑容很客氣,“很抱歉顧太太,我……我聽說您在素楠。”

    她看了眼腕上的表,“是啊,不過忽然想和你見一面,晚上我還要趕回去。”

    喬暖笑了笑,“難得顧太太賞臉,愿意來見我。”

    “不,應該謝謝喬女神愿意見我。”夏薇瞇起眼睛笑,“現在喬小姐在圈子內也算是一線明星了吧。”

    喬暖又忍不住笑了笑,看著她精致的眉目,眉眼驕傲。

    夏薇快半年了沒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美國那部電影現在還沒上映,這娛樂圈最容易健忘的。

    她點了咖啡,轉頭對夏薇道,“顧太太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夏薇聽她這么說,微微一怔,“哦,是這樣的,你上次和我說梁小姐勾結gk高層的事情,還記得么?。”

    喬暖的神色慢慢斂住,又笑了笑,“嗯。”

    “為什么那么說呢。”夏薇低聲道,“我一直很介意,當時因為還有別的事情沒有仔細聽,你現在愿意和我好好講一下嗎?”

    喬暖眼底略過微微的猶豫,不過片刻,低笑著,“顧太太也聽到風聲,坐不住了么。”

    夏薇端起喝了一半的咖啡抿了一口,眼睛垂下了點兒,“或許,gk沒有了梁以沫,對你來說更好一點兒?你也知道,顧總就算知道了,確定了,也總是不會下狠手的,可是我不一樣。”

    她抬起臉,“喬暖,你想要徹底除掉梁以沫上位,真以為靠那些證據說動顧英爵就好了嗎?”

    喬暖看著燈光下她的臉,眼神掠過幾絲猶豫,片刻后輕聲道,“我可以相信顧太太你么。”

    夏薇懶懶的站起來,眼睛彎了彎,“其實想一想,反正我是顧太太,法定的顧英爵配偶,梁以沫怎么鬧騰也沒辦法讓顧先生輕易和我離婚,隨便你們吧。”

    喬暖眸色一下子慌了,“等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