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5章余生的苦難我一個人渡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5章余生的苦難我一個人渡

    夏薇回過頭,模樣懶懶的看著喬暖,喬暖咬了咬唇,“夏小姐,您能夠為我保密么?”

    夏薇淡聲,“我想,雖然我緋聞頗多,可是信用卻還沒有狼藉到讓喬小姐都看不上的地步。”

    喬暖冷笑出聲,她從手袋里拿出了一支細細的女士香煙,擦燃了叼在唇上,一抬下頜指了指座位,“坐。”

    夏薇沒有猶豫,重新坐回了座位上,一雙深邃而美麗的定定看著喬暖。

    喬暖吐了一口香煙,她清澈的小臉上帶著上挑地笑意,“這事兒,還要從上次酒店說起啦……如果不是慕西辭著急了,還真露不出來一點兒貓膩。”

    她身子整個匍匐在桌子上,如同一只捕獵的貓,盯著夏薇,笑嘻嘻地問道,“你說,夏小姐,你怎么就那么招人恨呢。我在國外的時候,一個月換四個男友,那么多前男友,也沒有你這唯一一個前男友能鬧騰。”

    “那他~媽的……簡直就是個神經病!”

    ………………

    九點多,夏薇還在盛京一家清吧里聽著幾個樂手唱歌,雞尾酒喝了不少,一晚上什么都沒有吃,顧英爵收到消息親自過去接人的時候,夏薇醉倒在沙發上誰都不認識了。

    他原本以為是跟藍又青一起出來玩,后來聽說夏薇一整個下午沒有回家,他心里就已經有點隱隱發怒了,結果到晚上下班,他就接到了酒吧老板的電話。

    心頭躥火,他面容緊繃,走到了夏薇的面前。

    “夏薇,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他長身玉立,低頭傻乎乎笑著的女人,嗓音吳娜“你就不能聽話,乖乖做你的顧太太么?”

    長腿走過去,手落在她的臉蛋上,他再度開口,輕聲喚著她的名字,“夏薇。”

    服務生點頭賠笑,“顧總,您看,顧太太今天晚上消費了不少。”

    顧英爵瞥了一眼整個桌子上放滿的酒瓶,臉色更陰沉了。

    感覺到顧總的低冷氣場,席秘書慌忙出面,對服務生道,“麻煩將賬單給我,我來買單。”

    顧英爵冷冷問道,“她喝了多少?”

    聽到顧英爵熟悉的嗓音,夏薇迷迷糊糊地抬起眼睛,一張嬌艷的小臉燦若云霞,笑癡癡地道,“老公……”

    這一聲軟軟的叫喚,讓顧英爵壓著的怒火瞬間消失無蹤。

    皺了皺眉,卻看到女人東倒西歪地撲了過來,腦袋還蹭了蹭他的懷,問道,“現在……很晚了嗎?我們要回家了嗎。”

    顧英爵眉毛挑了挑,壓住唇角的笑意,“你不是不高興我么?見到我,還這么高興?”

    女人的雙眸好像蒙著一層水霧,嗓音還有點兒不穩,“為什么見到你要不高興么?”

    她噗嗤一聲又笑了,“因為被你發現了我都是故意的?我才不在乎呢。”

    她說著就站起來,還有點兒站不穩,笑得花枝亂顫,“隨便你怎么想,我就是和慕西辭串通起來想要騙你來著,誰讓你娶了我還不安分。怎么,難道我還真的相信了你和梁以沫又純潔的友誼,還是我沒看到梁以沫指著我的鼻子罵?”

    她皺了皺鼻子,嗓音糯軟嬌嗔,“我告訴你,那是遇到我這么個好脾氣的媳婦兒,你換個人試試,早就讓梁以沫吃不了兜著走了。你想出軌隨便你,我才懶得在乎,顧英爵,你這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我就是不高興你。不能出軌這是原則問題!你信不信你再喜歡別人,我就每天給你做一頂綠帽子給你戴。”

    她的嗓音忽高忽低,旁邊圍著收拾東西結賬的服務生都一個字兒不漏的聽去了。

    周圍的人都強忍著笑,顧英爵的臉色因為夏薇的話越來越陰沉。

    男人額頭上的筋脈隱隱的跳動著,“夏薇。”

    聽他叫她,她很快的反應過來,懵懂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絲毫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怎么啦嘛,又叫我,我怎么了嘛。”

    男人將她抱起,低頭,看著她的臉,眸中蓄著冰冷的寒意,低聲道,“你想發脾氣,我讓你發脾氣,你想鬧,我讓你鬧,鬧完了你還是我的太太,一輩子都是,你跑不了。”

    她仰著臉蛋,一雙迷蒙的美眸里蓄著淡淡的水霧,唇瓣柔軟的一張一合,“老公,你說你怎么那么蠢呢。”她偏偏頭,“你這么一個要什么有什么的五好男人,我干嘛非要跑嘛……嗯,頂多玩膩了,想換換口味。不過我試了試,其他男人都不怎么感興趣呢。”

    顧英爵閉了閉眼,這里是公眾場合,他就算再怎么發火,也不想當著眾人的面,讓夏薇下不來臺。

    席秘書走了過來,“顧先生……太太今晚的消費已經結清了。”

    夏薇輕輕點了點頭,笑了笑,“席秘書,你真是能干呢!”

    席秘書頭一次聽到夏薇夸他,立刻笑了笑。

    顧英爵濃眉皺的更狠了,邁開長腿,朝著酒吧門口走去。

    回家再收拾她。

    女服務生看著這個身形挺拔又英俊得惹人注目的男人,發出一陣陣輕輕的低呼。

    今天晚上,聽夏薇吹了一晚上她的老公多么好了,原本她們還不信,現在看到了才明白,本人比說的還要帥呢。

    顧英爵低頭面無表情的看著她的笑容暖暖的小臉,克制著自己吻下去的沖動。

    夏薇整個人都暈乎乎的,一只小手本能地拽著顧英爵的襯衫,將小臉埋在他的胸口,狠狠吸了口氣聞了聞,臉上不安的表情瞬間消失了,她又安定了下來,笑瞇瞇地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認識他的氣息,即使已經爛醉如泥,還是能夠輕易地分辨出那個她最熟悉的感覺。

    靠在他懷里,沒老實一會兒,就伸著爪子扒拉著他的腦袋,就要湊上去親他。

    顧英爵沒有想到她居然又要鬧,皺了皺眉,一張冰冷的臉,沒有理會她。

    夏薇扒拉著爬上去,整個人都坐在顧英爵的手上,笑嘻嘻地看著顧英爵,然后狠狠地親了下來。

    顧英爵不得不站住,任由她吻著。

    在她清醒的時候,很少主動去吻顧英爵,大部分都是顧英爵糾纏上來,而夏薇則一臉被強迫的樣子。顧英爵的眸子輕輕瞇起,感覺到她笨拙地攪動舌頭,牙齒忽然用力。

    夏薇五官都皺了起來,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

    他忍住沖動,附耳在夏薇脖頸,“夏薇,你再鬧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夏薇一下子止住了哭泣,若有所思的樣子,眸子彎了彎,好像在笑。

    顧英爵以為自己看錯了。

    她平時每次都極為不情愿,甚至和他吵架的樣子,他還記得分明。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瞳眸睜大了一點,好像忽然淑女矜持附體,看著他的眼神一臉苦大仇深,“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呢,我可是大明星,萬眾矚目的女神,你怎么能夠這么對我呢……嗚嗚……”

    這時候裝什么貞潔烈女?

    顧英爵哭笑不得,看著夏薇。

    她扶著腦袋,假裝不經意的轉過頭四處看了看,口中喃喃的道,“我其實沒有調戲你,顧英爵你別誤會……如果你誤會我調戲你的話……其實就是那樣的不過我不想承認而已。”

    顧英爵盯著夏薇雪白的小臉——第一次發現,他其實完全不了解這個與自己同床共枕快一年的女人。

    這個女人,總是不斷地刷新他對她的認知!

    夏薇偷眼看著顧英爵,在確認他沒發現之后,狡黠的笑了笑。

    下一秒,顧英爵已經拉開了車門,把女人灑了進去。

    夏薇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他,眼神茫然而混亂,看著顧英爵的眼睛好像沒有焦距,“慕西辭呢?你要對付他了對么?”

    她的臉上的血色忽然褪去,皺著眉無助地阿秋著他,聲音倉皇,“你別動慕西辭好么?”

    她從前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慕西辭的求饒的話,頂多,是為了藍又青……

    顧英爵低眸冷靜的看著夏薇的臉,看著她眸底真實的害怕心痛,薄唇已經抿成一條直線,單手扣著她的腰將她再度鎖進懷里,嗓音很悶,“你還愛他?”

    這句話之后,他清晰感覺到懷中女人的顫抖。

    她瞳眸的焦距突然對準了他,看著顧英爵刀削斧刻的臉,“他……不就是你么?”

    顧英爵的臉有短暫的呆滯,錯愕和震驚之后,是不可抑制的憤怒。

    她閉了閉眼睛,嗓音呢喃,淚水洶涌而出,聲音清晰卻痛苦,“慕西辭,愿你余生順安,避禍、避難,避我,往后的苦難我一個人渡。”

    她的手指緊緊地攥緊他的襯衫,仿佛用盡了力氣,“對不起。”

    顧英爵眸底寒意凜冽而過,最后還是任由她抱著沒有動。

    夏薇一直在哭,她喝了那么多酒胃里本來就翻騰得很難受,伏在沙發上,眼淚浸透了一層又一層。

    顧英爵一只手抱著她,壓制著眸底的憤怒。

    腦海中翻來覆去地只有一句話“他……不就是你么”。

    唇角嘲諷地勾起,他想起曾經在網絡上大熱的一句話“青梅枯萎,竹馬老去,從此我愛的人都是你。”

    他定定看著夏薇,壓低了嗓音,明知道不會得到答案還是問道,“夏薇,在你眼里,我算什么嗯?”

    閉了閉眼睛,“夏薇……我問你,……我算什么?!”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