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6章顧英爵你煩不煩總是粘著我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6章顧英爵你煩不煩總是粘著我

    夏薇抬眸,看著顧英爵的眉眼,好半天沒有說話。

    梳洗了,她裹了一件衣服走出浴室。

    聽她出來的動靜,他才側過身朝她看了過去,情緒也似乎冷靜下來了,只是嗓音有些低有些低啞,“先吃早餐,然后去看奶奶。”

    夏薇沒搭理他,走到床頭拿起自己的手機便走出了門,低頭開機看了一眼屏幕。

    干干凈凈的屏幕,沒有人找過她,也沒有人和她說什么。

    男人抿唇,看著夏薇將低頭將手機放入口袋,然后下樓,才抬腳跟了上去。

    傭人見她下來,慌忙道,“太太起來了,早上的藥已經熬好了,醫生囑咐您飯前喝得,您看我給您拿來。”

    夏薇朝她笑了下,隨口答道,“好啊。”

    低頭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經十一點了,喝了藥,可以直接去吃午餐。

    顧英爵從樓梯上下來,看到夏薇正皺著眉喝藥汁,她并不是什么嬌氣的姑娘,讓她喝藥她就喝,一點兒也不嬌氣。

    他走到她的身邊,等她喝了藥,就攬住她的腰肢跟她一起去吃飯。

    吃完了午餐,就帶著她下樓上車,準備去醫院。

    顧英爵沒叫任何的保鏢跟司機,他開車,她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

    男人替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時,她看了眼手表淡淡的道,“顧英爵,如果我去了,奶奶會更生氣么。”

    奶奶現在應該很討厭她。

    他看著她,語氣平淡,“如果她生病了,你都沒有去看她,她會更生氣。”

    她不再說什么,彎腰上車。

    腦袋安靜的靠在座位上,看著車窗外不斷變化著的風景,手指慢慢的在玻璃上爬著,“奶奶一定很希望禮棠能夠沒事吧。”

    男人語調低沉淡然,“應該吧。”

    她瞇起眼睛,眸色掠過一絲思慮。

    醫院的走廊上,已經站滿了上流社會的宗親故舊。

    “奶媽醒了么?”顧英爵低聲問道。

    一旁的老管家道,“老夫人已經醒了,暫時沒有什么大礙了。”

    夏薇隔著顧英爵走入病房內,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顧英爵一只手環住夏薇的腰肢,將她帶入了病房。

    梁以沫站起來,面色寡淡,“小叔。”

    她手里還拿著一碗米湯,奶奶吃不了東西,只能一點淡地喂米湯。

    男人偏過頭,平淡的看著她,壓低嗓音道,“奶奶現在怎么樣了?”

    “奶奶……”梁以沫回頭看了一眼病床上,又睡了的奶奶,“我們出去說吧。”

    顧英爵和梁以沫帶著夏薇走出了病房,簡單地聊了一些病情。

    作為顧家兒媳婦,梁以沫的做法是無可指摘的,在一定程度上安慰了顧奶奶的心情。

    不過一會兒,病房的門被推開,老管家走了出來。

    “老夫人醒了,想要和太太聊聊。”

    顧英爵伸手,攔住了夏薇,“我陪她去?”

    “老夫人說,只想見夏小姐。”

    顧奶奶見她進來,臉上的情緒也沒有很大的變化,“顧英爵和你還好么?”

    她點了點頭,露出微笑,“我們還好。”

    顧奶奶嘆了口氣,“他像他爺爺。”

    夏薇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臉上卻是掛著笑的,“你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顧奶奶回頭看了一眼老管家,老管家走了過啦,手腳平穩地拉過枕頭,為她墊在身下。

    她坐安穩了,才道,“顧禮棠的事情,你知道了么?”

    夏薇點點頭,“對不起,是我的錯。”

    顧奶奶皺了皺眉,轉頭看向她,卻見她臉上是一片溫涼。

    她語氣也很自然,伸手將夏薇拉了過來,因為歲月磨礪而有些皺紋的的手握著她的雙手,拍了拍,“行了,我一把年紀,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沒了,你們的事情,其實我不想多問。”說著,眸中掠過一絲溫情,好像歲月中曾經有過的溫柔沉淀,“夏薇,既然他選擇了你,我只是希望能夠能夠承受他這份愛的人。”

    她渾身一僵,還是垂著眸神色自然的笑,語調里含著微不可覺的鄭重,“我知道了。”

    顧奶奶笑了笑,眸光暗淡了一些,“你是個有心的孩子,這是最讓我滿意的地方。”她笑了笑,徐徐淡淡,“禮棠那孩子,是最讓人操心的。”

    夏明痕坐在一旁,看顧奶奶有點咳嗽,就為她倒了一杯熱水。

    “禮棠少爺也是一時糊涂。”

    顧奶奶坐定了,過了一會兒才道,“他有個很喜歡的女孩子,叫玥兒的……我以前沒同意。”她看了一眼夏薇,“畢竟,她不是你,不夠干凈,不夠聰明,不夠……善良。”

    她唇角扯了扯,“我們這樣的人家,怎么能夠讓她進家門呢?”

    “奶奶……”她聲音微頓。

    “我這輩子什么都有了,我只是想要我的孩子幸福。我現在意識到我錯了啊……”她笑了笑,“人的命有時候就是注定的,該和誰在一起,攔不住的。沒有虧欠,又怎么能夠遇見呢。”

    夏薇坐在她身邊,和她又一茬沒有一茬的說著話。

    夏薇沒跟顧奶奶聊很長的時間,只說了大概十分鐘,顧奶奶就累了。

    夏薇從病房里走出來,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了她。

    顧英爵大踏步走了過來,神色有一些緊張,“奶奶說了什么。”

    夏薇面色如常,還帶著點兒笑意,“奶奶煩了,找人陪她說說心里話。”

    一句話,所有人的面色都各異起來,原本所有人都以為顧奶奶對夏薇頗有微詞,還有一些幸災樂禍,現在他們都用另一種眼光看著夏薇。

    顧奶奶走了之后,夏薇,就是gk穩穩第一夫人了啊……

    梁以沫面色漲紅,眸光有些微亂,藏在袖子下的手緊緊握緊了。

    不可能……

    她伺候著顧奶奶,跟丫鬟似的賣命,生怕顧奶奶不高興了禮棠也帶累了她。

    夏薇到底做了什么,讓顧奶奶這么看重?

    顧英爵點了點頭,確定沒有什么之后,拍了拍她的腦袋,“醫生那邊已經準備好了。你去檢查一下。”

    夏薇溫順的跟著顧英爵去做了檢查,然后聽著醫生的診斷建議,領了藥,和顧英爵一起走出了大樓。

    “顧英爵……所以說,顧奶奶什么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顧禮棠能夠回家么?”夏薇回頭看了一眼病棟,若有所思地問道。

    顧英爵看著她在安靜的夜色里的背影,長發被風吹得搖曳,長腿跟上她的腳步,簡單地“嗯”了一聲,“夏薇,我們家其實不缺錢。”

    他拉開車門,若有所思地說道,“你別想太多,這件事情,我的手下已經去處理了。”

    女人已經系好安全帶靠在車窗上閉著眼睛進入休息的狀態了。

    夏薇剛聽到他上車拉上車門的動靜,屬于男人的氣息就籠罩了下來,她條件反射的睜開眼睛,唇瓣已經被吻住了。

    顧英爵手扣上她的腰肢,上半身都壓了過來,將她困在副駕駛的座椅跟他的胸膛之間,含著她的唇吮吻著,煙草的味道頓時充盈著她的呼吸跟味覺,另一只手扶著她的臉龐,極深極繾綣的吻著她。

    她抬手就要推他的胸膛,男人扣著她腰的手幾乎在同一時間握住了她的手,反剪在了她的身后,然后更深的吻下去。

    她沒想到他會突然來吻她。

    任由他吻夠了,送開手,夏薇才抬起頭,看著顧英爵。

    粗糲的手指撫摸著她的臉,一雙幽暗的深眸就毫無顧忌的盯著她,“我現在什么都不害怕,夏薇,我只害怕你離開我。只要你在,我們無論如何都可以繼續下去。”

    夏薇從來沒有真正的了解過豪門,而此時,她覺得這個豪門,并沒有她想象中那么討厭。

    她閉上眼睛,思索著顧奶奶的話。

    其實,在他們眼里,金錢并沒有那么重要,對于顧奶奶來言,最重要的是,她的孩子。

    她想讓她的哈子們,一輩子稱心如意,娶他們愛的女孩兒,值得他們愛的女孩兒。

    顧英爵下巴蹭過她嬌嫩的臉頰,好一會兒才黯啞的開腔,“回家,嗯?”

    夏薇撇過了臉,稍微的躲開了他的氣息,視線看向病房,她心里緊緊的,好像有什么情緒要破體而出。

    “你開車。”

    他低頭親了她的臉蛋一下,“好。”

    車子發動引擎,打了轉向,夏薇閉上眼睛把車窗打開,讓外面的風吹了進來,等氣息逐漸的散盡,她緊繃的神經才舒服了一點。

    顧英爵偏頭看她一眼,低低道,“你冷么,要不要我開暖氣。”

    她仍是閉著眼睛,不咸不淡的道,“不開,我挺好的。”

    夏薇托腮看著車窗外的夜景,微涼的風迎面襲來,她的手擱在膝蓋上,指尖狀似無意的摩擦著無名指上冷硬的觸感。

    她的面龐很平靜,只是一雙眸子,好像思索著什么。

    回到別墅,顧英爵將藥遞給了傭人,然后詳細地交代了顧太太以后的飲食生活注意事項,上樓梯后他自然是直接推向臥室,看到夏薇正看著電腦屏幕,“夏薇?”

    “我以前浩天的文件被刪掉了么。”

    男人低頭看她,眉梢挑起,“你找那些做什么?”

    她已經伸手接了過來,聲音懶懶的,“沒什么,丟了也沒關系,我只是找找看看……”她伸手拿起了手機,“你先去洗澡吧。”

    他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你想做什么?今天出去走了一天了,不需要洗澡么?”

    她那點潔癖他還是很清楚的,每天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起床的話,如果不刷牙就不肯說話。

    勉強算是一個精致的女孩子,今天她一定是心里有事情。

    他懷疑和顧奶奶和她說的話有關心——畢竟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么。

    她側首抬起臉望著他,撇了撇嘴,“你煩不煩,總是粘著我,我又不會和你離婚了,你要不要這樣總是一天24小時守著我。”

    顧英爵抬腳往她跟前走了一步,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的,“我黏人?”

    她撇開腦袋,緋紅的唇略微的勾起,抬頭跟他對視,帶出些繚繞的笑意,“對,很粘人,你一點兒隱私和空間都不給我了,我也有自己的秘密和想法。”

    說罷,她就站起身,看也不看顧英爵一眼,轉身朝著花房走去。

    “不許再看著我?顧英爵……你這樣會讓人想到變態的!”

    男人看著她的背影,在原地站了大約半分鐘,還是沒有上前阻止,無奈地皺了皺眉。

    他……真的很粘人么?

    夏薇沒在花房里待多久,她打了幾個電話,大概只過了五分鐘她就又從花房里走了出來,去更衣室挑了一件漂亮的睡裙穿上,解了頭發就去洗澡,簡單的護膚之后就準備回到床上睡覺了。

    顧英爵拿捏準了時間,走入了臥室。

    她抱著被子時不時盯著手機,顧英爵將天花板上的燈給關了,看到她還在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機。

    他拉開被子,“如果你很擔心,我可以陪你去見慕西辭。”

    她一把將他的手給揮開,沒好氣一般的道,“我見他干嘛?顧英爵,你不要滿腦子想著我想出軌,我不是你想的那種膚淺女人。”

    她說著說著還發脾氣一般的重重的轉了個身,背對著他。

    顧英爵伸手將她扳了過來,下巴蹭上她的臉頰,“我沒有說你出軌,我是說,你可能很擔心情況,如果你懷疑慕西辭做的,想要去質問他,我可以陪你去。”

    夏薇靜了靜,“我沒什么好跟他說的,也沒有什么好質問的。”她抬眼看了一眼顧英爵,“我很了解他,我知道他會做什么不會做什么。我也知道他為什么那么做,找他沒有意義。我也沒那么大本事問他追回那些錢。”

    顧英爵凝視著懷里的女孩兒,嗓音低啞,“你那么了解他,那么你了解我么。”

    夏薇眸光亂了一下,閉了閉眼睛,涼嘲,“以前我也這么懷疑過你呢。”

    等臥室徹底的沒有了聲息,安靜的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她才又重新的打開眼睛,看著走廊上隱隱綽綽的月光。

    今晚的月色很美。

    他低頭看著她的臉笑了下,目光就這么柔軟了下來,托起她白皙而柔弱無骨的手,放在唇邊,輕不可覺的吻了吻。

    到了整個城市都已經陷入沉睡的深夜。

    而床頭,她的手機忽然亮了一下。

    視線挪動,收回到了近處,落在隱在了暗處的男人的俊臉上,手抬了起來,手指輕輕觸摸著他英俊的輪廓,那是她早已經烙印于心的輪廓。

    他睡著了嗎?不知道呢,好像是的吧。

    不過想象也就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她便輕輕的掀開被子,伸手拿起了手機,簡單地看了一眼。

    光著腳踩在厚實的地毯上,又望著側身躺在床上的男人,幾分鐘后,俯身拎起鞋子,踩著沒有聲響的步子,開門。

    下了樓,她沿著短信回撥了過去,“喂?”

    電話對面,是男人熟悉而沙啞的嗓音。

    “夏薇。我以為你一輩子也不會再找我了。”

    夏薇勾了勾唇,“原本,是那么打算的。”

    對面是長久的沉默。

    “我很想你。”

    夏薇好半天沒有說話,她的手指握緊了電話,露出白色的關節骨骼,笑容卻是漫不經心地,“哦,難得,我以為你和玥兒已經雙宿雙飛了。”

    黎皓遠道,“玥兒么?”嗓音微微有些發啞,“我不想讓她落得無人照顧的境地。”

    “真可惜,我以為你多少會等我一段時間……”夏薇道,“既然這樣,我覺得我沒有必要和你再說什么了。”

    “夏薇!”那邊的聲音忽然轉急,“你說的是真的?”

    “沒有啊……我說什么了么?”夏薇看著落地窗的玻璃,里面是自己握著電話的倒影。

    涼而冷的身影,唇角帶著無所謂的笑意。

    她早就猜到了,黎皓遠和李玥染在一起。

    黎皓遠的一個叔叔在gk好歹也是高管,黎皓遠手里握著浩天的股份,后來變賣了一筆錢。

    緊接著,李玥染被人從獄中弄了出來,紛亂的傳聞,有些人說是顧禮棠做的,可是自從那次生日宴會后,夏薇就確定了,不是那個渾噩的紈绔。

    黎皓遠多少是有一些能力的,如果他真的想,打通關節去見李玥染不無可能。

    李玥染呢,她雖然在商場不大精明,可是卻極為擅長對付男人,她知道用什么樣的口氣說話最能夠激發男人的惻隱之心,也知道如何利用那一點惻隱之心拯救自己。

    她就好像一株頑強的菟絲花,給一點水和陽光就生命力頑強地生存下去。

    “夏薇……我愿意。”那邊拼命地說著,一遍遍的重復著,“我不許你收回那句話,我說了我愿意。我會離開她,你回來好不好?”

    夏薇再次強調道,“黎皓遠,我真的只是隨口問問而已。我現在很幸福……”

    “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夏薇掛斷了電話,她坐在沙發里,臉上的表情涼的好像一碗涼白開。

    過了片刻后,她沒有等到電話,就拿起了拖鞋,朝著樓上走去。

    她身上裹著夜的涼意,掀開被子,重新睡入了顧英爵的懷中。

    微涼的手指抬起,輕輕撫摸著他的手臂,然后緊緊將他擁入懷中。

    她沒有注意到,在夜色中,顧英爵淡淡睜開了眼睛,深邃無瀾的雙眸,安靜的看著她。

    今夜,月色很好,可是有人注定兵荒馬亂。

    夏薇在睡醒之后,顧英爵已經離開了,她看到了手機里幾條未接來電。

    唇角勾了勾,手指劃開屏幕解鎖,看著一連串的電話,心想,她的脾氣還真是一點兒沒變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