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7章夏薇從來沒有愛過你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7章夏薇從來沒有愛過你

    轉身,看著床上沉睡的女人,日光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眼睛下有一層淡淡的烏青。

    唇角挽起,俯身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面頰。

    …………

    藍又青第二天早上剛剛洗漱完,回臥室的時候看到手機的屏幕在亮,閃爍著慕西辭的名字,她沒多想就直接拾起手機接起,一邊走過去拉開窗簾,“西辭?”她嗓音低低的,“你終于肯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那端的聲音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斯文,“你最近還和夏薇聯系么?”

    “嗯啊。”

    “所以,最近鬧出來的梁以沫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么?”

    藍又青怔了怔,“梁以沫……什么事情?”

    電話對面的嗓音涼薄,含了幾分怒意,“既然你什么都知道,為什么沒有攔住夏薇,嗯?”

    “到底是什么事情,慕西辭,我說過我愛你,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未必。”

    “到底發生了什么?”藍又青著急了起來,“慕西辭,你好歹給我一點提示,我才知道該怎么做啊。”

    “梁以沫現在還有用,”慕西辭冷聲,“很少有這樣沒腦子又容易被扇動的女人了,我還想養她一段時間。”

    “哦,我知道。”藍又青鎮定了下來,“我會想辦法的,我知道了,給我一次機會?”

    “好。”

    藍又青,“你現在在哪里?什么時候才能回家?寶龍有什么需要交待的么?”

    “沒有。”慕西辭頓了頓,“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找夏薇。”

    藍又青笑了笑,“夏薇最近一直在陪丈夫,抽不出時間來公司的……慕西辭,我雖然很笨,可是我一直很努力地在做公司的事情……”

    電話那頭不置可否。

    她走到書房,打開了電腦,“我先看看是什么事情,如果能夠找夏薇處理我就立刻打電話給她。”

    梁以沫自從回國之后就從沒有頭條上下來過。

    本來就是靠著演技和外貌在娛樂圈首屈一指的女人,多少一點兒新聞都能引起熱評地震,現在的料,又一個比一個重。

    手指滑動平板的屏幕,上下迅速的瀏覽了一遍,她越看神色越凝重,“西辭……這些料……我真的不知道。夏薇沒有和我說過。”

    她沒有聽到回應,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她再回過去,那邊已經關機了。

    短暫的呆愣之后,她迅速的撥通夏薇的電話。

    響了一分鐘,最后是冰涼的那一句“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她又連著撥了幾次電話,但結果都是一樣的,沒有人接。

    幾乎大部分的版面都是關于梁以沫的爆料,內容很多,在藍又青這個算是知情人的眼里看來都是真假混合虛虛實實,不過真料也不少。

    篇幅最多最尖銳的無非就是直指梁以沫腳踏兩只船,為了嫁入豪門,先后和顧家兩位公子糾纏不清的事情。

    而梁以沫仗著身為顧英爵前任,竟然為了奪得梁氏公司的大權,利用顧英爵對自己的感情和新人,肆無忌憚地將gk的財產往海外私人賬戶轉移。

    打著歲月靜好的旗號,梁女神占盡了便宜,辜負了前任之后,還要將前任打入谷底。

    奪了顧英爵的財產,害的叔侄二人感情分崩離析,顧家岌岌可危。

    顧英爵的妻子夏薇更是因為她的存在,而直接消失。

    這條八卦本來用的就是梁以沫對外一直宣傳的故事的改版。

    梁以沫是顧英爵心頭的白月光,顧英爵一直對梁以沫念念不忘,當護花使者這么多年了,娛樂圈有目共睹。

    這條新聞就算是梁以沫的粉絲,也叫囂不起來。

    除此之外,另一張引起軒然大波的就是梁以沫在顧宅和一個男人糾纏在一起的照片,這條新聞大約是上次蘇芙生日宴會上,有心人拍下后,等著機會放出來的。

    地點在顧宅,床上的男人明顯不是顧禮棠……

    梁以沫這次的料算是洗不清了。

    本來在娛樂圈恨不得踩死梁以沫的女人多了,趁著這個機會,真料假料都爆了出來。

    其他的邊角料也都有,照片不少,有些是偷一拍。

    雖說梁以沫神格穩固,以前也有過一些黑料,不過都該公關公關,該澄清澄清,勉強才靠著作品緩過氣來,而現在,這個真實性很高的料,在國內鬧到沸沸揚揚。

    梁以沫閉了閉眼睛,看著這宗豪門秘辛被撂了出來,毫不在意當事人的感受。

    文章末尾,還爆料了夏薇失蹤的事情。

    顧英爵對這條新聞緘默不語,絲毫不介意的樣子——

    藍又青咬唇,換了身衣服收拾東西,就直奔顧家。

    她是自己開車去的,顧家大門剛剛躍入她的眼底,她就看到了門前的賓利慕尚,以及剛剛下車的男人。

    藍又青咬了下唇,推開車門下車,筆直的走了過去。

    “顧英爵。”

    男人聽到她的聲音,側首低頭朝她看了過來,他刀削斧刻一般的臉沒什么表情,眸底有著冷冽的含義。

    他唇動了動,“藍又青。”

    “夏薇呢?”

    他瞇起眼睛,冷笑一聲,“夏薇?你不知道她在哪里么。”

    藍又青也回了他一個冷笑,“早上的新聞是你夏薇發的還是你發的。”

    顧英爵涼聲道,“我不知道什么新聞。我現在只想知道,夏薇在哪里。”

    “夏薇不見了?”藍又青愣了愣,“新聞上說的都是真的?”

    顧英爵就這么盯著她,像是要透過她的臉看穿她所有的想法,“她昨晚電話聯系了黎皓遠,今天早上應該是去見他了,可是她現在還沒有回來。”

    男人唇畔的弧度揚起,面無表情的道,“至于梁以沫,你覺得夏薇很閑,去爆料她?”

    她愣了愣,“夏薇……居然聯系黎皓遠?她為什么要聯系那個男人?她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他了啊。”

    男人垂在身側的手逐漸的捏成拳頭,藍又青幾乎能聽到關節的拉扯的聲音,她怔怔的看著顧英爵,他渾身冒著冷意,有些呆怔的問道,“新聞上說她不見了,那么……爆料的人知道夏薇在哪里么?”

    聲音有點兒緊,“為什么那個人要爆料梁以沫,他和梁以沫有仇么?他怎么知道夏薇不見了?難道夏薇在他那兒?”

    被綁架了?被他藏起來了?為什么被藏起來了?還是……

    “顧英爵,你最近有什么仇家么?”

    她驀然抬起頭。

    顧英爵眸色冷到極致,“在盛京,沒有任何人敢在我的眼皮子下,動夏薇。”他逼近了一步,靠近了藍又青,墨眸黯沉,“除了慕西辭。”

    “不可能是慕西辭!”藍又青脫口而出,“不可能是他。”

    “你怎么知道?”

    藍又青抬臉,“他早上和我打電話,問我聯系夏薇沒有,問我……梁以沫的消息是不是夏薇放的。”

    顧英爵盯著藍又青。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夏薇什么都沒向她透露,連這個消息她都是在網上知道的,她根本想不到。

    “那么,是夏薇自己離開我的么?”他的聲音很低,他閉了閉眼睛,“她早就想走了,是她自己走的么?”

    梁以沫愣了愣,脫口而出道,“也有可能,夏薇一直很恨梁以沫,臨走之前,將梁以沫拉下水……也說得通。”

    藍又青正在出神,驀然背脊一寒,她一抬頭就撞見男人冰涼刺骨的眼神,她忍不住退了一步。

    他站得筆直,高大的身形投下的身影能將她籠罩住,薄唇掀了掀,“藍又青,”一字一頓都是從喉骨間逼出來的,“你剛說什么?”

    “什么?”

    男人的長腿往前一邁,藍又青就被他的眼神逼得往后退,“你和她這么久,難道不知道她,絕對不會屑于做那些么。”

    “顧英爵,你才是不了解夏薇的人。”藍又青冷冷道,“不然你怎么會和夏薇在一起那么久,都留不住她?”

    “你真的以為夏薇愛你么?她喜歡的是慕西辭,她一輩子都不能原諒慕西辭,是因為她一輩子都愛著慕西辭,因為愛所以才不能原諒。”她揚眉,一字一句的說著,“你只不過是現實中,她不得不接受的男人而已。”

    看著顧英爵的表情一點點冷森下去,藍又青得逞一般地笑了笑,她一點都不意外,“所有人都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留住她,不就是因為夏薇在乎我而已……你有沒有想過,這代表,在夏薇眼里,你連我都比不過。”

    他森冷陰鷙的模樣,她撫了撫額頭,忍不住笑啊笑,“顧英爵,你除了有權有錢以外,你哪里比得過慕西辭?那可是一個所有女人都神魂顛倒的男人啊。”

    顧英爵下顎緊繃,“信不信,只要你出事,她就會回來。”

    藍又青回了他一個極冷甚至鄙薄的輕笑,“顧英爵,你自己都承認了,她對你一點兒感情都沒有。你能不能換點兒花樣留她?”

    她看著他的僵硬而陰沉的俊臉,“用這樣的手段留住自己的愛人,你不覺得可笑么?”

    “沒有感情的婚姻,維持得可笑不?她的心早就碎了,你黏補不過來的。”

    顧英爵就這么看著她,臉上幾乎仍然沒有什么波動,只不過眼神更加的幽暗跟冷漠,“這都是她告訴你的么。”

    “她什么都沒跟我說。”

    男人冷冷嗤笑,“所以都是你的猜測。”

    藍又青淡淡的笑,“為什么一定要說,我和她在一起多久,我們什么事兒不是在一起做的,她有什么心思,我比誰都清楚。”

    死寂了半響,顧英爵盯著她,“還有什么。”

    藍又青笑著,輕描淡寫,“我還知道,如果你這次撤下了梁以沫,再次護住梁以沫,夏薇可能真的會把你的名字徹底忘了。”

    他想知道什么?

    顧英爵看著眼前女人溫涼而嘲弄的臉,一瞬間有紛亂的情緒涌入腦海。

    他知道她所說的都是真的,他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閉了閉眼睛,竭力鎮定下來。

    他因為夏薇不喜歡,所以已經疏遠了梁以沫,也竭盡所能的討好她,取悅她。

    他記得她對他說的每一句話,也知道昨晚她用手機聯系了李玥染和黎皓遠。

    只有她有那個能力找到李玥染,把李玥然帶回來,那樣,顧禮棠也能回家。

    她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算隱蔽,也沒有刻意想過瞞著他。

    她一直都是這樣對他的,她做了什么,不會害怕被他發現,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她從來不避諱那些。

    他知道她想要走,可是從沒有想過,她會這么突兀地離開。

    就算離開,她也不應該,這樣一句話都沒有。

    是故意想要撓他的心他的肺,還是就真的……無話可說?

    顧英爵對藍又青說,“進房間說吧。”

    說著,抬腳,走進了顧宅。

    藍又青看著男人那薄冷的背影,仿佛勾出弧度笑了下,“呵。”

    藍又青跟著顧英爵走入了大廳,彼時,手下已經調出了所有的監控。

    …………

    英俊又清貴的臉幾乎沒有什么顏色,骨節分明的手指敲了敲電腦桌面,低沉黯啞的開口,“藍又青,夏薇在盛京,除了你,還有什么可以聯系的人么?”

    “這個,誰知道呢,喜歡她的男人多了去了,她隨便找哪個誰都可以順利瞞過你,”藍又青微笑著,看著顧英爵冰冷的表情,“不過我提醒你,梁小姐地新聞你還是解決了吧,畢竟是gk的頭牌,最近gk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前腳錢被轉移,后腳臺柱子出事兒,梁小姐營造這么個形象真不容易,放料的人是下定了決心要要梁小姐永遠翻不過身啊,用的可都是實錘,名譽也會一落千丈……尤其是沾染了豪門二字,我覺得這個料不解決了,真能流傳千古了。”

    她的聲音含著涼意,“顧英爵,你已經失去了夏薇,不要連梁小姐也沒了。真是可惜,夏薇這次看上去是不會給你機會了。”

    “你說,如果寶龍倒閉,慕西辭和你出事,她會回來的,對么?”顧英爵抬眼,看著藍又青。

    藍又青感覺脊背發寒,道,“你可以試試。上一次成功了,這一次興許也能呢。不過我覺得吧,夏薇既然能夠不顧及我和慕西辭離開你,大約是真不想管我們了。你知道的吧?夏薇已經知道上次酒店的事情了,她以前那么信任慕西辭啊,以后還會么?還有我……她上次提醒我我真的覺得仁至義盡,畢竟我也做了不少對不起她的事情。”

    顧英爵望著藍又青,冷漠陳述,“藍又青,她從來就沒有懷疑過你。”

    藍又青直接笑了,“夏薇其實很單純,對吧?”

    男人直接重重的低冷笑出,眼底是濃稠的深墨色,破碎又譏誚,“所以,一開始就是利用我和我結婚的女人是單純的?”

    藍又青唇上笑意不減,手卻握緊了,“誰知道呢,夏薇辦事兒從來都是憑心情。興許那時候只是想報復自己前任而已,你不用給自己加戲。”

    他眸色一滯,一張俊美的臉,輪廓更僵硬。

    夏薇。

    這個名字,好像針扎在他的心頭,讓他疼痛不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