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9章他一刻也沒有懷疑過她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9章他一刻也沒有懷疑過她

    沒有人知道為什么夏薇忽然消失,顧英爵幾乎將整個盛京都翻了過來,仍然無果。

    第一天的時候,他還抱著希望,夏薇不是愛玩的女孩在,她到傍晚就會回家的。

    可是沒有。

    餐廳準備了晚餐,做了她愛吃的菜,他坐在桌子旁邊,眼前仿佛是夏薇撩起碎劉海低頭斯文吃飯的樣子。

    飯菜涼了又重做了一遍,他親自下廚,好像回頭就可以看到手捧著玫瑰的夏薇嘟著嘴在靜靜看著他。

    夜半,床上空落的位置,冰涼地提醒著男人她不在了。

    所有的怒意都撒在了藍又青的身上,他執拗地認為,是慕西辭藏起來了夏薇。

    “顧英爵,你有意思沒有!”藍又青在公司再次遭受重創之后,瘋了一樣闖入了顧英爵的辦公室,“你以為你這么做,夏薇就能夠回來了嗎?你別天真了,她不愛你了。”

    顧英爵坐在真皮沙發中,深邃的五官帶著俊美邪肆的高貴,一雙墨色的眸子深不見底,渾身上下散發著咄咄逼人的冰冷氣息,猶如暗夜中的猛獸,讓人忌憚彷徨。

    薄唇微微撩起,“她被人綁架了,她不會不回來的。”抬頭,冰冷墨寒的目光牢牢盯著藍又青,“我不相信,慕西辭能夠不在乎你,也不在乎寶龍……甚至nig,他旗下所有的產業。”

    下顎緊繃,嗓音低啞的厲害,“告訴他,一天不放夏薇,我就一天毀掉他一個產業。我總會讓他一無所有,淪為喪家犬。”

    藍又青握緊了拳頭,渾身顫抖看著顧英爵,“顧英爵,你這個變態!顧英爵!你這個瘋子變態!你這個徹頭徹尾的王八蛋!”

    顧英爵嗓音低沉,“你還有時間……是看著慕西辭為了一個女人一無所有……還是讓他回頭。”

    藍又青臉色慘白,淚水顫抖,“顧英爵,真的不是慕西辭做的,你何必連累無辜?”

    顧英爵的手指輕輕摩挲著無名指上的婚戒,笑意涼冷,“無辜么?”

    那我呢。

    …………

    梁以沫的事情越鬧越大,顧氏高層不得不出面解決,公關團隊自然會迅速做出反應,發了律師函,并且強硬交涉刪除了文章內容,然后針對太有影響力的幾條一一做出回應。

    顧氏更是不惜余力地挖出了稿件的創作人,當看到原稿件出自一個破網吧里坐著的一臉懵懂的中學生的之后,顧英爵轉身坐上了車。

    巧合么?只是瘋狂關注夏薇和梁以沫的學生做了一份調查總結,在這樣的關口?

    顧英爵在車內,閉上了雙眸,濃眉緊緊地皺在一起,

    李特助一言不發,戰戰兢兢跟著。

    顧太太離開之后,顧總就好像對一切都麻木了,除了找她這一件事情的執念,對于其他事情,他只是機械地處理。

    顧太太離開了三天,顧先生已經三天沒有合眼了。

    “顧總……您看,梁小姐的事情,要我們處理一下么?梁小姐的經紀人已經登門求了好幾天了。”

    顧英爵緩緩睜開了布滿血絲的眼,冰涼的臉沒什么表情。

    李特助陪著笑臉,“顧總,太太要是知道你懷疑她背后下手對付梁小姐,她會生氣的吧?”

    顧英爵的瞳眸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神情更為陰寒。

    代表顧英爵的官方還是發表了聲明,簡潔明了,配合官方的說法表示對梁以沫的信任,而且他們的關系也絲毫不會受到影響。

    梁以沫的經紀人趁熱打鐵,發布了許多澄清文,不過鑒于以前梁以沫高調秀恩愛早已經深入人心,這些文章現在看上去只是打臉。

    梁以沫算是把自己的路人緣敗光了,連鐵粉都有點兒受不了這次的澄清。

    可是梁以沫現在的公關團隊根本顧及不了那么多,在鐵證面前,他們能甩掉一個包袱就是一個包袱。

    新聞發布會上,梁以沫模樣清冷的出席了,一如既往的賣慘人設,她哭泣而含混地想要將事情應付過去。

    網民的憤怒再次到達頂峰,梁以沫這樣算是承認了那些黑料了么?

    登的越高跌得越慘,梁以沫沒有想到,曾經對她溫柔的粉絲們竟然變成了一副瘋狂的嘴臉,怒罵著她。

    顧英爵無瑕顧及她,他所派出去的人毫無線索,在一座城市……或者是在偌大的世界找一個人,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會那么難。

    就好像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過那么一個叫做夏薇的女孩兒。

    所有人幾乎將整個盛京翻了過來,她所有的親朋故舊,每一個可能去的地方。

    至于藍又青,她已經無暇顧及寶龍的事情,因為隨著事件的發展,顧英爵顯然已經遷怒到了她的身上。

    藍又青主動去找過顧英爵很多次,每次都無功而返。

    最后一次,她直接沖到了行駛的豪車前,用身體擋住了顧英爵的慕尚。

    她的身體都在顫抖,好在顧英爵的司機駕駛技術非常過硬,堪堪在她身體前一寸處停下了車子。

    車內的男人渾身冰寒而暗冷,她一只手,冷笑譏諷,“顧英爵,你不會真的以為只要把夏薇逼急了,她就會回來了吧?”

    片刻后,顧英爵拉開車門下車。

    冰冷而瘦削的身材,男人冷漠的看著他,與夏薇在的時候溫涼清貴的氣質截然不同,他此時的模樣,深沉而冷漠,高冷而桀驁,眼神自她的身上瞥過,淡淡道,“藍小姐。”

    藍又青低低的笑,她腦海里一片空白,她想求顧英爵,可是她認為,無力的哀求只能讓顧英爵更對她不屑一顧,她現在,只是恨他,“顧英爵,你知道她是自己離開你的對么,你就是不肯承認!”

    顧英爵抬眸,“讓開。”

    “你覺得夏薇騙了你的感情?顧英爵,別那么幼稚了好不好,長這么大,誰沒有失戀過。你以前和梁小姐的時候也沒見你這么尋死覓活啊?這樣纏著一個女人,有意思么?”

    李特助站在男人的身側,看都不敢看他的臉色一眼。

    只覺得這位的話真是字字錐心,他一個外人都聽不下去,氣氛越來越詭異跟恐怖。

    藍又青雙眸緊緊凝住了顧英爵,撩起唇角淡淡的笑,“顧英爵,你可憐不。”

    挺拔又冷峻的男人低頭,淡漠的雙眸逐漸聚焦。

    剛才藍又青的話像極了夏薇,果然是在一起太久了的緣故么,兩個女孩的嗓音也會越來越像。

    他淡笑了下,“可憐么。”

    “你聽清楚了,她就是不要你了,她不會回來了,你現在這樣,她一定早就知道了,她回來了么,她不要你了也不要我了。”藍又青忍住眼眶中的淚水,提起點兒笑,“顧英爵,你現在這樣做只會讓她更恨你。如果她回來了,看到你這樣做,她會怎么想。”

    李特助忍不住看向那年輕的女孩,穿著單薄的衣服,臉龐只能算是清秀,可是眉宇間卻韻著凜冽的意味。

    她不是來祈求的,她是來將這個毀了她的生活至于死地。

    她在感情上,狠狠地給這個男人補著刀,非要將他凌-辱至此才能甘心。

    半響,空曠的地下停車場響起男人低低的沙啞聲,篤定道,“藍又青,你說的都是你的猜測。夏薇沒有離開我,她永遠也不會離開我。”涼薄的嘲弄,“她只是回不了家而已,而我現在,只想讓她回家。你才是最可憐的一個。”

    冷冷看著藍又青,“你覺得,這個世界除了慕西辭,還會有誰想要關住夏薇,而又沒有任何其他的要求。”

    綁架一個人總要有目的的,除了慕西辭,他的目的就是夏薇。

    藍又青啞著嗓子,眸中錯亂,“不會!絕對不可能是慕西辭!”

    顧英爵轉身,抬腳上車。

    回到車上,劉叔開車,李特助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他看向后視鏡里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他閉上眼睛,臉隱在暗處,像是沒有情緒,低聲道,“顧總,黎皓遠那邊已經找到人了,他現在人在法國。我們調查清楚了,他近期沒有回國過。”

    “李玥染呢?”

    李特助搖了搖頭,“李玥染在公文上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顧英爵的喉中溢出一聲笑,“死人?”

    死人還會發短信么?

    “找到李玥染,找到她,就能找到夏薇。”

    李特助嘆了口氣,“好的,顧先生。”

    英俊的男人打開眼睛,喑啞的嗓音沙沙的,薄削的唇上勾出毫無溫度的笑意,緩緩的道,“夏薇……是真的逃了么。”

    她記性總是不大好,如果她真的是逃走……

    男人感覺身體里的一部分被挖空了,空洞洞的在漏風。

    她大約就是那么一個沒心沒肺的性格,她會忘了他吧。

    只是這么想想,他就覺得無法忍受。

    ………………

    回到別墅,車還沒停下就看到停車坪里停著一輛寶藍色的蘭博。

    “顧總,好像是禮棠少爺到了。”

    男人嗯了一聲,便推開車門下了車,抬腳走入室內。

    顧英爵走到屋子里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散漫墮落地坐在室內的男人,瞥了一眼,淡淡的道,“在外面的滋味好受么。”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正狼吞虎咽地吃著一份外賣,他的眼底有著重重的烏青,看到顧英爵來,慌忙將手里的東西扔了,“小叔……”

    顧英爵在沙發上坐了下去,點燃了一根煙,“錢哪兒去了?怎么餓得跟條狗似的回來了。”

    顧禮棠“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和顧英爵說著,“小叔,小叔,我錯了,我被慕西辭那個混蛋騙了啊……”

    “出息,”顧英爵斜斜的睨他一眼,“你都是什么毛病?自己家人不相信去相信一個外人。”

    顧禮棠哀嚎出聲,“我是鬼迷了心竅,小叔,你是我親小叔,你饒了我這次吧。”

    顧英爵溫冷道,“奶奶病了,你知道么。”

    顧禮棠耷拉著腦袋,“我……我不知道。”

    顧英爵眉心一斂,抬腳朝他心窩踹了下去。

    彈了彈煙灰,眼眸一瞇,“李玥染呢?”

    顧禮棠渾身一抖,大氣不敢出,“沒……不知道。”

    顧禮棠還沒坐穩,又一腳朝著他身上踹了下去。

    顧英爵看著他,斂著冷銳的眸光看上去仍是溫淡,語調也未見波瀾,“夏薇帶李玥染見你,你居然敢說你沒有見到?”

    顧禮棠慌了,“小叔,我是聽嫂子說讓我見李玥染,可我真的去的時候人沒有見到啊……”他哭得嗓子都啞了,“我花了身上最后的錢,我就為了見她啊……我要是見到玥兒,我能讓她走么?我欠了……欠了她一輩子啊……”

    顧英爵眉頭緊皺,煩躁地扔掉了煙頭,又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煙,打火機啪的一聲,點燃,抽了一口,等到煙霧吐盡,他才平淡的開腔,“電話。”

    顧禮棠愣了愣。

    他沒吱聲,顧英爵繼續平平淡淡的道,“我說,你的手機呢?不是說她給你打電話了嗎?”

    “哦……哦……”

    說著,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遞給了顧英爵。

    顧英爵煩躁的打開手機,翻看著聊天記錄。

    顧禮棠啜喏地說道,“有錄音……我手機……秘書給我開了錄音的,怕我不記得飯局會議的時間。”

    顧禮棠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绔,別人約他轉頭就忘,索性就將手機自動錄音開了。

    顧英爵低頭,將錄音打開。

    夏薇的嗓音很斯文而清晰,“禮棠,你在哪里?奶奶一直在找你你知道么?我找到玥兒了,她想見你,你能過來一趟么?”

    顧英爵的面上沒有什么動靜,眸子卻在劇烈的抖動。

    他知道她沒有騙他。

    他一刻也沒有懷疑過她。

    大門忽然被推開,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急促而慌張,清冷的嗓音,“禮棠,你回來了?”

    顧英爵沒吭聲,他的視線一直盯著手機,對周圍的一切恍若未聞。

    顧禮棠的眸光很復雜,他慌張站起身,挺直了脊背,有點兒煩躁和厭惡地說道,“梁以沫。”

    梁以沫咬著唇,一雙眼睛里閃爍著淚花,嗓音里還有些若隱似無的啜泣,“如果不是手下通知我,我都不知道你回來了。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現在才回來?”

    男人淡淡的看著她,淡淡的道,“沒有,沒有做什么,我被人騙了。”

    聳聳肩,他解釋不了更多。

    怎么解釋,他想要大權在握,想要徹底攆小叔下臺,誤信了外人,結果那個人卷著錢也不說侵吞公司了,什么都不要了跑了嗎?

    他解釋不清楚,索性就不解釋了。

    “你走的時候,你想過我么?”梁以沫哽咽的問道,“你知道我在家里的處境么。”

    他對她,的確沒什么責怪的心思,除了有些疲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