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0章小叔,你下半輩子怎么過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0章小叔,你下半輩子怎么過

    “禮棠,”她咬唇的力氣很重,看上去更顯得難得的楚楚可憐,低聲自嘲,“我是你的妻子,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她幾乎崩潰到大哭,“你知道你走的這段時間,我都經歷了什么么?”

    她低著頭,手攥得很緊,“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可我們已經結婚了啊。難道,你就對我一點兒眷戀的感覺都沒有么?”

    顧禮棠面色越來越差,別過了頭,“沫沫……我現在很煩,我們有什么事兒能回家說么?你就這么想在我小叔面前表現出你多么可憐么?”

    梁以沫臉色一白,“你是這么想的么?”

    顧禮棠的眸中滑過嘲諷,“什么時候,你能夠少在乎一點兒我小叔的看法呢?”

    梁以沫看了一眼顧英爵,只覺得有什么潮熱的感覺沖入腦海,她解釋也不是,不解釋也不是。

    顧英爵一手夾著香煙,冷淡地坐在沙發上,輪廓冰冷,指尖摁著自己的眉心。

    梁以沫前所未有的窘迫。

    為什么一切都是自己想要的,等到她要到了,她又后悔了呢。

    梁以沫嗆然出聲,“你連和我裝一下夫妻都不愿意了嗎?”她的聲音字字用力,“顧禮棠,你別忘了,我當初是怎么才把我追到的。”

    顧禮棠看著她,面色淡漠,“那又怎么樣,我現在想要玥兒,我當初有多么想要你,現在就有多么想要她。老子才不管你們怎么看——”

    梁以沫怔住了,轉身看向顧英爵,求助的眼神楚楚動人。

    男人半闔著眼,在煙霧的繚繞中淡聲道,“沫沫,人總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的。這真的很遺憾。你要什么補償,我都會給你。”

    不能控制的感情么。

    梁以沫愣了愣,只覺得因為這句話突然有些徹骨的冷,她下意識的道,“所以……你們現在一個愛上了李玥染,一個愛上了夏薇?”她忽然覺得可笑,于是真的笑出了聲,“可笑嗎,因為一個女人長得好看,說一兩句喜歡你,你就也喜歡她,為了她什么都肯做——你能不能理智一點兒,看清楚你們愛的女人?”

    她有點兒聲嘶力竭,瞪大了眼睛,一副想要罵醒他的樣子,“你們男人都是腦子有問題還是瞎?”

    顧禮棠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領口,將她提了起來,眼眶發紅,“不然呢……梁以沫,我不愛她,難道我愛你?你是為我打過孩子還是真的能夠陪我?”

    她的心是顫抖著。

    “于是你就背叛了我么?”她嗓音帶著細細的絕望,“顧、禮、棠,你說過你要照顧我一輩子的。”

    顧英爵扶著額頭,冷冷開口,“禮棠,沫沫累了,你們有什么事情回家說去。”

    直接起身往樓上走去,“我累了。你們自便。”

    顧禮棠看了一眼梁以沫,唇角微微抽起,轉過了頭,“我還有事情和小叔說,你先回去。”

    “有什么事情,比我還重要?”梁以沫不甘心地問道。

    顧禮棠狠狠瞪了她一眼,“如果我被趕出顧家,以后再也不可能進入家族集團,不重要么?”

    梁以沫忍了忍,將那句“沒有什么比我更重要”的話脫口而出。

    顧禮棠朝著手下點了點頭,抬腳跟著上了二樓。

    他跟著顧英爵走向了二樓走廊盡頭的花房。

    顧英爵站在花房的沙發旁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顧禮棠覺得那個背影有點兒孤單無措。

    花葉間,顧英爵聽到腳步聲,轉頭看向了顧禮棠。

    男人心情不好,皺著眉,“有什么事情么?”

    “小叔,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顧英爵低聲嗤笑了下,“夏薇是為了找你才出事的。”

    顧禮棠想了想,抬頭跟顧英爵道,“小叔,她不會回來了。”

    顧英爵背對著顧禮棠,半天沒有回應,只是,他的背影,越來越僵硬。

    顧禮棠道,“小叔,我沒有見到玥兒,是玥兒不愿意見我。可是嫂子……我們都知道……嫂子早就想和你離婚了。”他又想了一下,“小叔,你不能這樣下去,這個別墅太大太空了,現在連一個女人都沒有了,你要想想你下半輩子要怎么過。”

    沒有回應,顧禮棠試圖繼續說下去,“小叔,我們是親人也是家人,奶奶對我們的戀愛都是放縱態度,但是您不能真這么著啊。總要有一個女人來照顧你。”

    顧英爵不緊不慢的道,“在人找到之前,不要那么快下結論。”

    “您把盛京都翻過來了……人要能找到早就找到了。”顧禮棠苦口婆心,“小叔,你真的要好好考慮一下,奶奶遲早會離開我們,我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呢,小叔,以后你要一個人過么?”

    顧英爵閉了閉眼睛,“找到夏薇,她離開也好,留下也好,她總會給我一個答案。”

    “有了答案能怎么樣?”顧禮棠問道,“小叔,人要活下去啊?如果你一直找不到她,你又要怎么辦?”

    顧英爵驀然轉過身,暗夜中,陰鷙的眸兀得升起冰冷的意味,“顧禮棠!”

    顧禮棠啜喏地道,“小叔……”

    顧英爵揮手,身上的戾氣在對上顧禮棠唯唯諾諾的雙眸后驀然頓住,強行壓下。

    “滾出去。”

    顧英爵不知道獨自在花房站了多久回屋里的時候,看到了仍舊坐在沙發上的梁以沫。

    “你不是回去了嗎?”顧英爵皺了皺眉,“怎么還在這里。”

    梁以沫面色木然,“我不想回去,我們剛才吵了一架。”

    他低頭看她一眼,疲憊的雙眼,“你不回去,你去哪里。”

    她勉強的笑了笑,“我不能住下來么。”

    “梁以沫。”

    “怎么了?”

    顧英爵盯著她素凈美麗的臉,淡聲問,“你住在這里,不合適。”

    “我以前又不是沒有住過。”梁以沫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有點兒勉強道,“好,那我走。”

    顧英爵無奈地皺眉,“算了,你留下吧。”

    梁以沫呆了片刻,背對著顧英爵,她可以肆無忌憚地笑。

    從背影上看,她竭力壓制的樣子,像極了哭泣。

    顧英爵溫聲,“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你們會鬧成這樣?上次你么不是和好了嗎?”

    梁以沫臉色一白,遂低頭道,“我和他在一起時間長,他厭倦了吧。”

    她回頭靜靜看著她,直接了當的問,“夏薇如果不會來,我又離婚了,你愿意接受我么。”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

    (.laoqu123=)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