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1章禮棠,你是不相信我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1章禮棠,你是不相信我么

    顧英爵坐在沙發上,他的臉色暗沉,聽到這句話,臉上并沒有多么意外的表情。

    梁以沫看著他寂靜地坐在沙發上,一言不語,就走到了他的面前,滿不在乎地坐在了地毯上,仰望著顧英爵。

    她長得一直很漂亮,混合著清純和性-感的意味,她在娛樂圈那樣一個看臉的地方,能夠一直保持著自己仙女的稱號不倒,也是因為那張美麗清冷的臉。

    顧英爵看著她的臉,開始不可遏制地想起夏薇,心頭涌起萬千柔情。

    他的眸色因為她而柔軟了下,心存希冀,她小心翼翼地將雙手放在了顧英爵的膝蓋上,再次低聲,“英爵……你愿意么?”

    顧英爵眸中的柔情如同冰雪一般消散,嗓音微微有些喑啞,“沫沫,抱歉,一直知道你喜歡我,可是我從來沒有給你過回應。”

    梁以沫的瞳眸驟然一縮。

    他別過了臉,“我虧欠了你很多。”

    她搖搖頭,表情有些難堪,眼里還有些恨意,“我……你一直知道我喜歡你?”

    顧英爵的聲音很淡,“嗯。”他的語速恢復了正常,溫冷,卻又可以沁入骨髓的寒涼,“我曾經試過和你相處,你的確很溫柔也很體貼,可是抱歉,我對你真的沒有感覺。”

    那一段感情,真的是……勉強而又無趣呢。

    她從來沒有承認過,她是承受不住那樣無趣的戀愛,才沒忍住和顧禮棠在一起的。

    他挽留過,也告訴過想要回頭可以隨時回頭,她以為那是他的愛情,她以為那是她的錯。

    直到今天,她聽到顧英爵那句“抱歉”,所有的信念在瞬間崩塌了。

    只不過門當戶對,只不過他虧欠了她,只不過他們在別人眼里應該在一起,應該是那樣的豪門,萬無一失,十全十美。

    可是顧英爵已經站在了金字塔的頂端,他那樣處理自己的感情,是在遇到夏薇之前。

    總有一個人,在遇到之后,才會明白,以前的遇見都是錯的。

    “沫沫,我想你是體察到了我們之前的勉強,所以才提出分手的。”顧英爵嗓音好像很遠,又好像是假的,她如同隔著一層大霧,聽著那些話,心里平靜無瀾。

    笑了笑。

    那個女人。

    “所以呢?”梁以沫失神地問道,“你和夏薇在一起很開心么?”

    顧英爵的眼眸再次失神,“夏薇啊……”

    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說什么來著。

    她笑得好像一只小狐貍——顧總,你缺太太,我缺先生,不然,我們拼個婚?

    合乎情理的請求,可是此時,唯一清晰的,是她溫婉可愛的臉。

    看著顧英爵的表情她就恨得惶惶不可終日,“你愛她啊?”

    “愛她?”他淡淡咀嚼著這兩個字,勾唇笑了下,“你覺得,我花這么多時間精力去和一個女人周旋,是因為我閑么?”

    梁以沫想笑,“你還對我很好呢,有區別么。”

    區別是他可以娶你,沒有理由拒絕,卻離開了,而他有一萬個理由不應該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可那個女人卻是顧太太。

    顧英爵看著她,還是將視線從她的臉上收回,“我讓劉叔送你回家。”

    梁以沫看著顧英爵,感覺陌生而疏遠,即使她的手還落在顧英爵的膝蓋上,可以嗅到男人身上獨有的溫熱氣息。

    男人淡淡的,“你也可以住下來,”梁以沫的眸子里亮起一星半點兒的光,卻聽男人的嗓音徐徐淡淡,“不過我不會娶你,也不會承認與你的任何關系。我只是給你提供一個住的地方,你的人生還要自己走下去。”

    梁以沫的臉色再次白了下去。

    “你是……”她的嗓音驟然緊了一些,覺得可笑,“你是害怕夏薇知道了,不高興你,再也不會回來了嗎?”

    “隨你怎么想,沫沫。”

    梁以沫唇角勾起一點嘲諷的笑,“我如果回家,至少我還是顧禮棠的太太,如果住下來,顧禮棠會和我離婚,你也不會給我任何東西,對么?”

    他的眸色溫冷,“我會保護你,不管是事業上,還是生活上,我希望你衣食無憂。”

    衣食無憂……呵。

    如果為了愛,她大可以義無反顧地去等顧英爵,但是權衡利弊,她不能也不可以冒這個險。

    “不用了,我可以讓我的經紀人來接我。”梁以沫笑了笑,“我沒有你想的那么軟弱和不堪一擊。”

    顧英爵用手漫不經心地撥開她覆蓋在他膝蓋上的手,樣子就好像拂開一些塵埃,站起身,口氣仍然沒有什么感情的樣子,“路上小心。”

    經紀人趕了過來,訓斥了梁以沫梁以沫一頓。

    她最近是要腦子有多么不清楚,在顧英爵這里連吃了多少次虧,她怎么一點兒長進都沒有。

    這次是她出道以來最大的的危機,她就不能漲點兒心,在這關口跑來找顧英爵干嘛。

    現在她稍微聰明點兒,就應該和顧禮棠一起刷刷恩愛,最好讓顧禮棠這個丈夫出面澄清保護她。

    她不會真的以為能風平浪靜地離婚然后嫁給顧英爵吧?這女人還真以為男人能夠忍受出軌再回來?

    經紀人罵了她一路。

    她神思飄忽,潛意識的深處有隱隱的感覺,顧英爵不是完全不在乎她的,他現在是很傷心也很愛夏薇,可是美貌換來的愛情能夠持續多久呢,除非夏薇死了,顧英爵能記她一輩子,那算她狠。

    只要告訴顧英爵夏薇現在在哪里,或者,讓夏薇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她就有機會……

    “去林公館。”梁以沫忽然開口道。

    “什么?”經紀人道。

    “我現在不想回家,我想去林公館。”梁以沫再次道,“你知道地址的吧?在郊區的那個……禮棠以前的別棟。”

    “你……你別鬧了!現在趕緊回去,和顧禮棠復合。”

    “我會復合的,但是我現在要林公館,有很重要的事情。”她頓了頓,“而且……顧禮棠現在很可能在林公館。”

    她已經失去了顧英爵了,那么顧禮棠這邊也要穩一下,至少保證她現在的地位,和名聲。

    然后……慕西辭和夏薇,兩個人不知道怎么樣了呢。

    她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著窗玻璃,神色冰冷.

    最好……能夠讓他們的事情公開,讓顧英爵再也沒有回頭的余地。

    她原來是想幫慕先生瞞著來著,可是,她還是受不了做顧英爵夫人這樣的巨大的吸引呢。

    她總是貪心不足,然而那可是顧英爵啊。

    她只要在顧英爵的心里有那么丁點兒地位,都值得她去努力。

    只要顧英爵受夠了傷,而她總是陪伴在顧英爵身邊,那么,她就總是會有機會。

    林公館燈火通明,花園也被別墅的燈光照亮。

    顧禮棠剛在花園的泳池邊兒游了一圈,正坐在泳池邊抽煙。。

    她走過去,低低的輕輕的喚道,“禮棠。”

    他轉身看了過來,望著她,眉頭輕輕皺起,“沫沫。”

    梁以沫幾步走了過去,她的腳步有些急促,連呼吸都有些喘,走到他的面前,直接將他抱住,“對不起,禮棠,我是瘋了才找你鬧的。你知道我很在乎你的,所以我才……對不起。”

    顧禮棠只感覺渾身上下都是不耐,伸手就想推開她。

    “禮棠……”梁以沫抬起臉,手突然被拽起,然后被狠狠的甩開,她防備不及,堪堪的后退了幾步,直接摔倒在草地上。

    她懵了懵,幾乎是不敢置信他會這么用力的推她。

    顧禮棠外的冷,森寒得入骨,“你還回來干嘛?不是和小叔感情很好么?”

    她愣了愣,然后低下頭,好像在哭,肩膀一抽一抽的。

    顧英爵面無表情的看著地上哭泣的女人,心里煩躁的戾氣更重了。

    梁以沫看著他現在的樣子,覺得害怕,“禮棠……你是不相信我么?”

    她從地上爬起來要過去扶他,手還沒碰到他的衣服,就再一次被甩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