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6章夏薇,殺人誅心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6章夏薇,殺人誅心

    她偏過了頭。

    閉了閉眼睛,笑意仍然溫淡,“不管是有意無意,你都害我失去了孩子,害的我的朋友背了她一輩子也還不清的債,又要讓我的丈夫離開我。慕西辭,你真的覺得,在做了這些之后,我還能和你好好相處么?你當我之前給你的警告都是廢話么?”

    慕西辭并沒有怒,只是淡淡的問,“你一天沒吃東西了,真的不餓么?”

    “不餓。”

    她真的感覺不到餓,她被憤怒和傷感支配著,對現實無能為力,對身邊的男人無可奈何,所有重壓落在身上,她毫無食欲。

    她也不想事事順著他。

    “夏薇,你到底吃不吃?”聲音里已經帶了三分怒意。

    “你能不能不要用我丈夫的口氣和我說話?”夏薇冷聲。

    男人定了定,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他俯身過來,一只手按住了她的頭顱,另外一只手抬起,算不上粗暴地強制給她灌了點兒吃的,夏薇轉身就躲,緊接著,是慕西辭的唇,不帶任何憐憫地吻了下來。

    溫軟的薄唇貼了上來,緊接著,是他柔軟的舌,一點點地舔舐著她的唇。

    夏薇想要推開他,可是他卻強硬地按住了她的身體,整個人欺身而上,霸道的索吻。

    夏薇的腦海中,忽然浮現的,是他的臉。

    過了一會兒,慕西辭松開了麻木的夏薇,低聲道,“不要在再和我提你的丈夫。”

    依然溫柔的嗓音,眉尖卻有著不容懷疑的警告,“吃飯。”

    她有點想哭,“你……”

    他把碗放入她的手里,握著她的手握穩,重復道,“吃飯。”

    她捧著飯碗,麻木著臉,她剛做了手術,皮膚看上去有著病態的蒼白,長長的黑發披散在身上,一雙黑玉一般的眼睛,偷著凄楚而倔強的意味。

    壓住心底的情緒,他冷漠道,“你到底吃不吃?”

    她的手重重的握著飯碗,抬眼偷偷瞪了慕西辭一眼,埋頭就喝粥。

    入口軟爛的甜粥,放了蓮子燕窩,味道還好,她本來想一口全吞了,在粥入口之后,發現竟然很好吃。

    將她的神色全部收入眼底,慕西辭挑了挑眉梢,“多喝點兒,對你身體好。”

    口氣帶著點兒慈愛的意思,讓夏薇想起顧宅以前聘的阿姨。

    她沒有說話,悶頭喝湯。

    她是被綁架的一方,她搞清楚了自己的地位,也明白了現在和他硬來沒用。

    男人看著她一點兒一點兒把粥喝掉,溫聲道,“你餓了太久,身體太虛弱,少吃一點,養養精神。”

    她沒說話,慢吞吞將一碗粥喝干凈了,放回了桌子上。

    “嗯,乖。”

    他的口氣很親昵,夏薇手緊了緊,再次別過了頭。

    男人將手里的碗放回到桌子上,低聲問道,

    “再睡一會兒?”

    “我睡了一天了。”

    他站起身,伸手就去抱她,她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轉過臉,“我再睡會兒。”

    低頭注視看著她疏淡抗拒的臉,“確定?”

    她不咸不淡,“嗯?不然呢,我現在半瞎著看不清楚東西,看書還是看電視都不大現實,難道你還會好心讓我出去逛逛街?”

    “你想看書,我可以讀給你聽。”

    夏薇的手握成拳頭,“慕西辭,我沒有心情聽你給我讀書。”

    男人在她耳畔低笑一聲,“哦,我以為你會吸取點兒教訓。”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從樓上跳下去自殺死給你看。”夏薇冷笑,“我算是不明白了,我們也算是朋友吧,明明現在可以相處的很好,你偏要把我們的關系不擇手段玩成這樣……被我白眼被我冷嘲熱諷,然后強迫我和你接吻覺得很有意思么?”

    “可是我想睡你,你不會同意的。”他直白的道。

    夏薇的話堵在了喉中,再也說不出來什么。

    見夏薇不肯說話,慕西辭輕聲道,“這里并不安全,我帶你去素楠,那里我有一套別墅。”

    素楠……

    他站起身,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整個過程她都是無比的僵硬著,他伸手將她連人帶被子包裹著抱了起來,她緊張得臉色發白,“現在就走么?”

    他低頭看她,忍不住笑,“不然呢,你想再洗個澡嗎。”

    她被抱緊,還茫然無知著,男人抱著她下了樓,然后走出,她的眼前豁然開朗,模模糊糊可以認出這里是郊區別墅的外邊,行人稀少。

    她來過這里,距這里最近的公交車站也要二十分鐘。

    他把她放入了車里,然后關上了車門。

    她在被子下面,只穿著一套浴衣。

    夏薇想也不想的立即道,“去素楠的哪里?”

    “素楠香根,”他笑了笑,“怎么,籌劃著逃跑么?”

    顧英爵在那里也有一套別墅,她在那里住了一段時間,風景如畫,空氣很好,有著被國內譽為藥泉的溫泉。

    顧英爵曾經為了她的身體著想,極力反對她動手術,并且接受醫生的建議,在香根給她準備了一套溫泉別墅。

    溫泉溫熱的理療效應,外加中藥的調養,對她的身體是最好的。

    車子發動,慕西辭坐在她的身邊,她的雙腳放在沙發上,蜷縮在被子里看著車窗外。

    慕西辭并不介意她探頭探腦地窺探,她的視力現在并沒有恢復,只能記得模糊的方向。

    而且,就算想要逃跑,在素楠的深山里,沒有車子也寸步難行。

    就這么坐著,慢慢的思考她想的問題——

    慕西辭打算拿她怎么辦,困起來做情婦么?

    他花了那么大力氣,甚至不

    惜折了寶龍公司也要把她弄到手,大約是因為過去的執念吧。

    然后呢,他打算怎么辦。

    在她恍惚的時候,慕西辭伸手手摟著她的腰肢,“在想什么。”

    她敏銳的伸手推開了他的手,還是不冷不熱的道,“在想你要干嘛。”

    慕西辭還是那句話,“要你啊。”

    她的表情更僵硬了。

    …………

    慕西辭在病床邊對夏薇說的話并不是危言聳聽,他很快就付諸行動。

    梁以沫將支票遞給了藍又青,這些當然沒有瞞過顧英爵,據說梁以沫在gk的總裁辦公室,狠狠挨了一個耳光。

    寶龍獲得了資金資助,藍又青成為了新一任董事長,梁以沫在娛樂圈徹底糊了,喬暖取而代之,成為了新晉娛樂圈第一名花。

    本身就不是一個多么聰明的女孩子,靠著演藝的天分和身后扎實的人脈背景在圈子內立穩了腳跟,她并不是很在乎事業,身本就是盛京響當當的名媛,要錢有錢有貌有貌,別說結果一次婚,就算結過三次婚,只要她肯看,還是會有數不勝數的男人送到她的面前。不知道對于她來說,不拍戲算不算解脫。

    喬暖則是那種給點機會就會茂盛生長爬起來的女孩兒,她差點只是那么一個機會,要人脈她有,要資源她也有,只要在娛樂圈開掛一般存在的夏薇和天生的影后梁以沫退出,她大可以努力成為自己想要的存在。

    夏薇在素楠,白天可以看電視,偶爾可以看一些新聞八卦,傭人給她調整頻道,她模模糊糊看了個大概。

    盛京第一醫院因為資金經營不善,被顧氏集團吞并,夷為平地,在盛京寸土寸金的市區中心,成為了一個突兀的存在。

    不少商人找到顧英爵,試圖買下這塊地皮,但是顧英爵將所有人都轟走了。

    這塊兒地被各種猜測將來的用途,有說準備新蓋醫院、有人說是準備籌建學校,還有人說顧英爵是為了將來新建一片豪奢的富人區而籌備下來的

    只有夏薇知道,那大概就是她的孩子沒有了的醫院吧。

    如果她沒有猜錯,梁以沫應該是告訴顧英爵,她的孩子是慕西辭的……

    她想,顧英爵應該是不會原諒她的。

    此后,便是顧英爵在那片醫院的空地上種滿了玫瑰花的新聞,在均價十萬的土地,每一株玫瑰看上去都好像用金子鑄就的,泛濫的玫瑰花香,將整個盛京都浸潤在一片淡淡的甜味之中。

    他在等她么,還是在怨恨她,抑或……在悼念他們之前的感情僅此而已。

    她躺回到床上,腦子里來來回回是他……

    纖細的手指攥著被子,她的眼淚一層一層的漫出來,浸透了被子。

    門忽然被推開,高大的男人抬腳走進了房間。

    男人手里拿著一杯參茶,一派溫和的嗓音低聲道,“感覺還好么,傭人說你看了一天的電視,眼睛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她慢慢抬起了在被子里揉亂了的臉,順從的接過了參茶。

    “好好調養,我給你請來了國外的醫生,明天早上會來看你,到時候聽話。”

    夏薇愣了愣,抬眼看了一眼慕西辭,“明天你不在么?”

    他的笑聲顯得很愉悅,“夏薇,你想要我來?”

    “哦……沒什么。”夏薇慌忙扭過頭。

    她很詫異,慕西辭竟然沒打算晚上和她在一起。

    不過現在他要是以為她想要留他多相處,看上去還很開心,她也不想觸怒他,隨便他怎么想吧。

    夏薇心頭一松,伸手拿過了參茶,小口的抿著,小腹的冰涼難忍感覺好了一些。

    以前她總以為小腹是因為冷才痛,她喝紅糖水、用熱水袋敷了很久都沒有用,沒有想到野山參的茶的效果竟然立竿見影。

    她黑熠熠的雙眸認真的看著水杯,長睫毛輕輕開合著,臉上是稚嫩的表情,男人眸色暗下去,喉結上下的滾動。

    他伸手去撫摸夏薇的臉。

    她剛放松的神經立即又繃緊到極致,嗓音也有些變了,“慕西辭,我餓了,你讓傭人給我弄點什么吃的。”

    慕西辭嗓音微啞,“好。還想要什么?”

    夏薇撇了撇嘴,“想洗澡。”

    他的手指輕輕扳著她的臉,強迫她看他,呼吸暖暖,極有磁性的嗓音低聲勸著,“夏薇,你身體不好,一個月不能碰水。”

    她咬唇忍耐,“哦,那就讓我臭死算了。”

    她就是這樣的態度,不冷不熱,不至于激怒他,也不至于和他太過親昵。

    她忍耐著,慕西辭的性格里帶著偏激和不擇手段,雖然看上去溫文爾雅,骨子里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慕西辭,以后你就打算和我鬼鬼祟祟的窩一輩子了么?”她整理著思緒,“你可是奪了顧英爵的妻子,他在盛京的權勢超出你的想象,為了我,放棄所有的抱負和夢想,值得么?”

    慕西辭看著她巴掌大的臉蛋,她認真說話分析的時候緊緊皺起的眉尖,俯身,暗沉的深眸注視著她的清可賤人的眸底,低沉磁性的嗓音沾染了沙啞,“綁架你,只是意外。讓我所有的計劃提前了而已。”

    夏薇朝后輕輕退了退,別過臉躲避他溫熱吹拂在她臉上的呼吸。

    男人的手撫摸上她的臉頰,另外一只手將她拉了回來溫溫低低的笑著,“夏薇,我還沒有你想的那么禽獸,醫生說你要調養一個月,我就不會對你下手。”

    她蹙著眉,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你到底有什么計劃?”

    他低頭過來輕啄著她的臉,故意將他的熱

    息吹入她的耳朵,溫熱而麻癢,挑-逗著她的神經,“蘇芙的父親,喬暖,還有其他的一些股東,都已經捏在我的手里了。”

    “真的?”

    “顧英爵的集團一向懲罰極重,一向泄漏公司機密就能夠罰款上億,可是這些老狐貍,誰是真的干凈的,上一次顧英爵清掃掉了他認為有問題的一部分,更是讓他們人心惶惶。”

    她眉梢往上挑,問道,“所以,顧禮棠只是幌子。”

    慕西辭看著她精致而明艷的五官,“嗯,顧英爵以為是顧禮棠在集結所有人,可是商場無情,沒有人真的在乎什么顧禮棠還是顧英爵,每個人都想要保住自己,我真正握在手里的,是他們每個人最懼怕的犯罪證據。”

    他笑容溫暖,好像暖陽,“夏薇,殺人誅心,我既然想要徹底搶走你,我就會徹底除掉他。”

    而除掉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毀掉他的公司。

    他怎么會比不上那男人呢,那男人能給她的,他都能給她。

    “慕西辭……”她眸子透著一層淡淡的挑釁跟輕鄙,“我發現你想要什么,從來都要靠偷得和搶的,你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去做什么。寶龍大好的公司,好好發展下去,成為第二個gk不成問題,你卻硬生生弄成負債,還要奪顧英爵的公司。藍又青那么愛你,你卻好像瞎子一樣看不見,一心只找一個自己曾經失去錯過的女人,就好像當初我在你的身邊的時候,你也不屑一顧。”

    臥室很安靜,安靜的可以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