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7章你是罪有應得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7章你是罪有應得

    夏薇沒有得到他的回應,緋紅的唇勾出更深的弧度,“慕西辭,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她,會和失去我一樣難過。”

    她輕輕將茶杯放在一旁,臉上重新揚起了笑,“王者從來不屑于躲在暗處偷襲。。”

    他聽著她的話,眸色逐漸從冰冷轉暖,漫不經心的笑著,手指摩擦著她的下巴,像是在把玩。

    “夏薇,你還不懂得這個世界,王者?從來都是勝者為王。你不屑,可是你也只能屈從。”

    夏薇的臉色微微變了點兒,慕西辭不是毫無主見的人,他有自己信仰的哲學,即使和她背道相馳。

    她想要勸服他,幾乎是不可能的,沒有適得其反已經很不錯了。

    他的眸子里有點點冷意,“夏薇,真正不懂得游戲規則的人,是你。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單純……嗯?難道現實就從來沒有教會你該怎么做人?”

    她抬眼看著慕西辭近在咫尺的臉,退去了眼鏡的他的臉此時看上去格外陰柔冰冷,聲線磁性而低啞,“你總歸還是我的,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的顧英爵在我面前,有多么不堪一擊。”

    腦海中繃著的神經仿佛是斷了。

    夏薇閉上眼睛,勾唇笑出了聲。

    男人的手輕輕的摩挲著夏薇的面頰,看著她的臉色不由自主的糟糕,心情愉悅。

    “夏薇,你愛上他了嗎,竟然為他擔心。”

    他靠的她很近,話幾乎就在她的耳邊說著,他小心地維持著距離,好像生怕把持不住。

    她這次,笑容更輕松了,“喜歡么?至少比喜歡你喜歡得深一點兒吧。我經常聽說,想要試探是不是真的喜歡一個人,那就分開一段時間,如果會傷心,會難過,那就是真的喜歡。我挺謝謝你的,讓我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他。”

    過了好一會兒,他低聲喚她的名字,“夏薇,”嘆氣聲,“那么結果呢,你還真喜歡他。”

    夏薇垂下眼眸不置可否。

    “我在思考他是怎么得到你的……”他過了一會兒說道,“這么一想還真是有趣,他在我看來,除了你還有別的女人,在你出事的時候,他也總是陪在別的女人身旁,你想走的時候,他竟然用我來威脅你……”他瞇了瞇眼睛,“夏薇……你是在乎我,還是在乎他……還是說,女人就是這樣,想要進入心,就要先進入她的yin道。”

    夏薇就被一僵,一雙凜冽的眸子直勾勾看向慕西辭。

    慕西辭欣賞著她的表情。

    她身體繃得很厲害,連呼吸都屏住了。

    男人的薄唇撩起笑意,聲線微啞,溫柔而撫慰,“為什么可以為了我一遍遍那樣委屈求全?可是我在你的面前的時候,你就無動于衷,夏薇,你到底對我是怎么樣的感情呢?明明我

    就在你的面前,你卻不想要我了。”

    “你似乎對我們的關系有什么誤解!”夏薇冷聲。

    她盡可能地躲避這親密的碰觸,臥室里安靜到落針可聞,只有屬于男人的陌生氣息,她能更清晰的聽到他的呼吸,更深刻的感覺到落在她肌膚上的溫熱。

    “是么?”他的聲音好像一條陰毒的蛇,在冷冰冰的吐著蛇信,一點點將她捆縛收緊。

    她想要推開他,但她還是忍住了,克制著自己的嗓音,“我是在乎你,不過,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在乎。”

    他用手指刮著她的臉頰,嗓音雖然沒最初那么溫柔,但也已經恢復了最初的溫淡,有些喑啞深邃的漫不經心,“比我預想的要好很多。”

    在他心里,她是怎么樣的?

    他愛她,可是為什么恨她?因為她和他最憎惡的黎皓遠在一起了嗎?

    但這時候問這些,挑起關于過去的事情,真的合適么?

    他會更恨么?

    夏薇緩了幾緩,“我累了,想要睡一會兒。”

    “為什么沒有等我出獄?”

    夏薇臉色僵冷,他倒是毫不避諱這個話題。

    “大約因為我恨你吧?你進了監獄是你罪有應得,可是我的生活總是要繼續下去。我不能因為一個強了我妹妹的男友就自暴自棄,有人愛我,我就和那個人在一起,很正常啊……”

    “為什么偏偏是黎皓遠,那個窩囊廢……”他嗓音苦澀,“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會入獄……你知道么?”

    夏薇偏過臉,半邊臉沒入床褥中,泠泠的笑,“你入獄是你犯了罪,和他有什么關系。”

    他淡淡的問,“你不知道嗎?”

    當他出獄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夏薇,他看到了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還有化著淡妝陪著黎皓遠從大樓中走出的穿著職業裝的女孩兒。

    是黎家害的他入獄,可是這個女孩兒卻陪著害了他的男人,在他在監獄中夜夜難熬的時候,她在陪著的,一心嫁給的男人,正是送他進監獄的人。

    夏薇覺得很奇怪,她需要知道什么?

    她閉上眼睛,不冷不熱的道,“你所有的都是罪有應得。”

    “為什么?”他再次問道,這一次,聲音很低,好像曾經死在監獄里的那點純良,再輕輕發文。

    夏薇靜了半分鐘,不溫不火的道,“能夠別提以前的事情了嗎?總是問我這些,我還沒有你為什么要和我的妹妹在一起呢……這樣戳傷疤的話題有意思么?”

    慕西辭居高臨下,瞇起眼睛,唇間溢出低笑,“大概對我真的很有意思吧。”

    他低頭,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她恍惚好像回到了遙遠的三四年前,那時候還在學校里,她喜歡他,不過他從來沒有真正意義的吻過她。

    他會陪她逛街,讓她陪他打籃球,放學會送她回家。

    那時候,最多也就只是牽牽手,他也總是這樣輕輕親吻她的額頭。

    記憶很奇妙,她如今還記得清晰的,也記得當時逼近絕望的灰暗心情。

    怎么可能?為什么會?

    夏珞珞對她說,男人真的愛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會反反復復地,剝皮拆骨一樣的要那個女人,她不信也是不屑的。

    后來,她遇到了顧英爵。

    他吻她,從她的額頭逐漸往下,她在發呆恍惚的時候,他已經一路吻了下來,他不著急,甚至不激烈,但又的確如他的目的一般,所過之處每一處都要她記得。

    夏薇回過神之后便是反抗,腦子一片空白,“滾——”

    黯啞至極的嗓音冷冷威脅她,“別亂動。”

    夏薇完全不想理會他,她的力氣太小,他又控制好了力道,她完全沒有辦法推開他。

    索性,張口,直接朝著他的手臂咬了下去。

    男人眉頭皺起,聲音拔高,埋于骨的冰冷,“夏薇,你做完手術我不想亂碰你,可是你要考慮一下,如果你再在我的身下亂動,我忍不住了會怎么樣。。”

    她被嚇了一跳,炙熱的氣息撩撥著她,男人身體里蘊含著咄咄逼人的氣息,眼圈也不知不覺的紅了。

    她現在真的很想顧英爵,想念他的聲音,想念他或是溫柔,或是霸道的話,她總是在心里存著一線希望,她還能夠回到顧英爵的身邊的。

    如果她真的被他……她想,顧英爵是不會接受她了吧?

    她真的會崩潰,她一直強撐著,就是因為慕西辭,對她還算客氣。

    她不知道這份客氣還能撐多久,她還想要她的生活恢復正規。

    她的嗓音低低的,有些懇求隱匿著哭腔,“你、你別碰我……我的傷口還沒有好,如果感染發炎了,我就廢了……我聽說好多女人因為這種事情摘除子宮來著……你不會這樣對我的吧?”

    慕西辭低頭看著她,他以強硬地姿勢壓在夏薇的身上,而她可能已經把自己緊緊蜷縮起來。

    她和他的對話熟稔而放松,好像是普通的朋友,以至于他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個女人其實正在抗拒著他。

    他看著她長長的眼睫毛,很漂亮,只不過顫抖得厲害,臉色因為手術而白白的,“夏薇,你真的想要我的命。”

    他從她身上下去了,又給她蓋上了被子,下巴抵著她的額頭,溫聲低喃,“我不會傷害你的。”

    女人還在顫抖不已,她的眼神落在慕西辭的手上,看著他因為忍耐而緊緊握著拳頭。

    他不斷重復著,不知道是說給她聽,還是說給自己挺。

    那聲音又恢復了最初的溫柔,溫柔得好像最熟悉的情人。

    夏薇的眼

    淚就這么從眼角溢了出來,不帶任何預兆,不過她總算放松了下來,也不再害怕。

    她今天花了太多的精力去應付這個男人,她不由自主地想顧英爵,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現在的樣子,會有多么心疼。

    委屈積攢得太多,她一抽一抽的哭泣著,好像厭倦透了,也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去關心了。

    她本來應該和顧英爵有一個兒子了,本來應該帶著李玥染將顧禮棠引出來了,興許顧家現在已經一團和氣了,她會安心在家養胎,然后出席她的頒獎儀式,興許會讓顧英爵代替自己領獎——畢竟她還有著孩子呢。

    會有許多女孩看到顧英爵,羨慕自己嫁了一個英俊而體貼的丈夫吧。

    這么想著,眼淚便止不住的往下掉著。

    現在的她,就這么呆在一個不知道什么地方的角落里,被困著,永遠也出不去,永遠也見不到他。

    他一直在她耳邊哄慰著什么,夏薇都沒有怎么聽,她淡漠的什么也不想聽,她的委屈和她的未來都和他無關,她不想再聽他說的任何話和任何未來。

    雖然那是真的,這個男人可能真的會做到,那些未來也可能真的會到來。

    這么想著,她就更委屈難堪了。

    為什么他要插手她的生活,她虧欠了他的么。

    為什么他要這么得理不饒人的跑過來找她,霸占她,騷擾著她。

    她現在委屈的不得了,她不想承認以前和顧英爵鬧別扭,有一點潛意識的可能是她想要顧英爵能夠對她更好。

    她就這么不理會一切,伏在床上,上氣不接下氣不管一切的哭著。

    她堅強了太久,做了許多事情,以為可以走到幸福,真的就差一點了,卻被這個男人毀了。

    她想要的,渴望的,希冀的,在諸多波折后自己的內心終于可以平坦接受的一切,都被這個男人毀了。

    慕西辭有些僵硬的抱著她,任由她濕漉漉的眼淚流淌在他懷中,一直平靜躺在胸膛里的心被狠狠抓緊,那些眼淚還尚有余溫,此刻的感覺卻好像可以將人灼燒,他哄著哄著,就沉默下來了。

    她從來沒有這么在任何人面前哭過,他自然也不曾見過這么崩潰無助的夏薇。

    夏薇哭著哭著就慢慢睡著了。

    慕西辭在傍晚的時候離開了別墅。

    ……………………

    上午,例行開會之后,李特助拿著文件走入了顧氏的總裁辦公室。

    李特助靜默的看著坐在辦公桌后盯著文件冷漠至極的男人,他低頭看了眼手上的表,顧先生已經看了獎金十分鐘的文件了,他才輕輕的干咳了一聲,“顧總?”

    顧英爵抬起點兒眼睛,冷冰冰的閉了閉眼睛,將手上的文件隨手放下。

    顧總最近總是這樣,高深

    莫測不茍言笑,本就拒人千里的氣息在顧太太離家出走之后越演越烈。

    好像緊緊封鎖了所有的心。

    工作照樣在做,上班下班一日三餐都很規矩,只是,平靜而冷漠到可怕。

    偶爾發怔,冰冷的雙眸好像在思索什么事情。

    李特助不得不拔高了聲音,“顧總……”

    李特助不得不拔高了聲音,“顧總……”

    顧英爵眼神這才動了動,抬起疲憊的雙眼,看向了李特助,“怎么?”

    李特助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在外人看來,顧先生似乎對太太的離開沒有什么多大的反應,連在醫院找到那張帶血的手術臺的時候,顧總都沒有太多的反應。

    他記得顧英爵當時盯著手術臺很久,聽著醫生顫顫抖抖的說話聲。

    “那位小姐是丈夫給辦得手續,當時情況緊急,我們就先給她做了手術。本身就是帶囊懷孕,很容易出事,好像又吃了什么活血化瘀的東西,再不手術孩子就保不住了。”醫生仔細回憶著,“當時上面又下來了指令,說讓這方面的專家來接手我們的工作……后面的……顧總,我們真不知道這是顧太太,我們只是提供了手術場地而已。”

    李特助看到顧英爵轉身走出了病房,一言不發,一直朝外走著,他著急的跟了上去,顧總的步伐很快,他差點沒跟上。

    上面的指令,保密度極高的指令……只是不知道,是議會方面還是軍隊方面下的命令。

    顧英爵頎長冰冷的身影,在醫院的走廊上,拉出淡漠地陰影。

    仿佛秋天所有蕭瑟的寒意都攏在了他的身上,了無生機。

    李特助看著眼前捏著眉心疲倦而心不在焉的男人,男人眼下有著一層烏青,眉眼間是滿滿的冷漠,他嘆了口氣,“顧總……如果心情實在不好的話,不如去度假?喬小姐已經約了您很多次了……”

    顧英爵抬起頭,淡淡的答,“不需要。”

    李特助默,他絞盡腦汁想要寬慰顧總,畢竟,除了他們這些每天跟著顧總的人能夠發現顧總的不同外,其他人是絕對走入不了顧總的生活的。

    他想了想,“顧總,太太既然執意這樣,不然您還是打算打算以后吧?太太應該是鐵了心想要和您離婚了,如果您直接同意離婚了,興許太太能夠出來見你。”

    顧英爵的眼皮子動了動,抬起頭,“她愿意見我?”

    “既然梁小姐已經坐實了太太的確和慕先生私奔的事實,那太太應該是真的想要和顧總分開。顧總您如果答應了她,那么太太就沒有躲避下去的理由了,能夠領離婚證的話,慕西辭應該也不會反對。那樣……顧總您最起碼可以見太太一面。”

    顧英爵死寂的眸子里泛出了一縷光亮,隨即暗

    滅下去,“我不會同意和她離婚的。”

    “也不是真的離婚……只是,先見一面太太,討論一下這個事情……”

    顧英爵陷入沉默,不置可否,他動搖了。

    李特助嘆了口氣,“太太的脾氣我們都很清楚,她不是不講道理的女人。普通情侶分手,最起碼也要講話說清楚,這樣不辭而別,太太只是一個態度,如果顧總能夠同意離婚,他們沒有道理拒絕,太太也會回來給您一個交代。”

    顧英爵坐在真皮轉移中,寬闊的肩膀,冰冷的容顏,聽到這些話,沒有任何反應。

    李特助于是指了指桌面的文件,提醒,“顧總,文件……您還要簽字”

    顧英爵這才眸光一動,低頭看了眼桌上的文件,溫淡的嗯了一聲,伸手拿起了鋼筆飛快地簽字,遞給了李特助。

    李特助等了等,“顧總……太太的事情?”

    男人抬頭瞥了他一眼,薄唇一張一合,“繼續查。”

    李特助嘆了口氣,忙道,“好的,您需要咖啡么?”

    顧總的狀態真的很不好,喝點咖啡興許對他的身體會好一些。

    “不用。”顧英爵皺了皺眉。

    “可……晚上還有一場頒獎典禮……您要替太太出席的話趕得及么?”

    顧太太美國方面的電影在國內全面開花,斬獲了無數獎項。

    顧總竭力維持著顧太太的一切——她的房間,她用了一半的洗發露沐浴液都放在遠處,她的所有獎項他都會替她出席。

    國內所有人都說顧太太好福氣,有這么一個疼寵她的丈夫,只需要在家安心養胎就好了。

    只要顧太太能夠回來,一切就跟往常無異……顧總一個人將所有的一切都支撐了下去。

    “嗯。”他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李特助再次深深嘆了口氣,帶上門出去,辦公室里重新恢復了安靜。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