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8章你不是想要出去轉轉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8章你不是想要出去轉轉么

    顧英爵垂下頭,看著無名指上的婚戒,片刻后,抬手捏著自己的眉心。

    胸膛處總是空空落落的,每一步都風雨飄搖。

    他突然低下頭,出神的看著自己的戒指。

    她不在了,她可能永遠也不會回來了,這個念頭折磨著他,讓他幾乎要發瘋。

    胸口有什么東西,黏膩而窒息。

    他的未來,每一筆計劃都有她,如果沒有她,那么一切都沒有意義。

    他也很想回到過去不認識她的時候的狀態,將生活和工作安排的有條不紊,每一步路都走的精準而充滿了目的性。

    吞并公司,擴張勢力,大刀闊斧的啟動一輪又一輪地金錢和權利的游戲,他樂于其中,好像一個兇猛的獵手。

    女人,他不缺也不需要,看上去最合適的,是梁以沫,如果她不愿意,那也就算了。

    他與其說是維持風度不如說是漠然和不在乎,無關痛癢的離開,也談不上不愉快的存在的可以作為未婚妻的女人。

    如果不是夏薇總是計較,他可能想不起來自己曾經還真認真打算娶過梁以沫,同時覺得她計較哭泣的樣子很可愛,她為什么會為了那么一點小事斤斤計較到那種程度?

    他不是很缺那么一個云端集團的勢力,現在,比起夏薇來言,如果能夠用手上所有的金錢權利去換,他也無所謂。

    不過再給他幾年,他大可以東山再起,可是,夏薇只有一個。

    李特助在不久后重新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顧英爵還保持著他離開時的姿勢,只是,他的眸光,緊緊看著無名指的婚戒。

    “顧總,您的咖啡,”李特助將咖啡遞給顧英爵,“如果沒什么吩咐的話我先出去做事了。”

    男人注視著那黑色的咖啡,淡淡開腔,“如果見到了,給一個結果,我和她就算徹底完結了么?”

    雖然沒有明說,但李特助一秒鐘反應過來他問的是什么,立即就有些說不出來的頭疼,顧總是個注重承諾的人。

    “顧總,這是目前為止,能夠引出太太的唯一辦法了。”

    李特助有時候覺得對于這位上司來說,他說的做的太多了。

    他小心翼翼的瞟了眼男人的神色,見他除去輪廓的線條繃得太緊沒有別的反應,心頭定了定,繼續道,“太太唯一在乎的人大概就是藍小姐了,她遲遲不肯出現,大約也是動怒先生不顧及她的感受,將藍小姐置于死地。如果太太知道藍小姐為了還債去地下夜店工作,她……”

    “太太如果要離開,大約總歸要跟先生說過什么原因的,先生,朝夕相處那么久,您難道就沒有感覺到一點兒先兆。”

    顧英爵冷漠的看著他,他回憶起曾經夏薇聲嘶力竭的警告,眼底漫出點兒光澤。

    李特助默,

    他低著腦袋,回憶著和太太相處的點點滴滴,揣摩著太太的性格,“其實,如果沒有梁小姐提供的支票,我想,我是絕對不會相信太太會這么草率的離開顧先生的。畢竟,在我看來,太太并不是完全沒有對顧先生有感情。”

    顧英爵唇角勾起了一個嘲諷的笑,“她……能有什么感情?”

    早知道是這個結果,還不如不說。

    李特助嘆了口氣。

    “調查結果?”

    “主要調查方向是梁以沫和醫院,醫院方面,已經確定了是軍隊上的一位高官下的令,我們已經開始暗中調查那個軍官所有的往來人員,另外是梁小姐那邊,梁小姐的日程安排,除了工作就是家中,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聯系的太太。”

    顧英爵很久沒說話,手端起了杯子卻遲遲沒喝。

    李特助正猶豫他要不要退下,就聽男人低低的出聲,“梁以沫能夠聯系到她?”

    他忙回答,“我們已經想辦法讓梁小姐繼續聯系太太了,但是梁小姐拒絕了配合我們,我們沒有任何辦法。”

    男人的手緊緊握著杯子的把柄,俊美的臉仍是面無表情,但嗓音已經沙啞透了,“即使失去了工作也不愿意透露消息,梁以沫……我倒是小看了她?”

    李特助回憶了一下,然后忽然道,“梁小姐倒是去過京郊的別墅,不過我們去的時候什么也沒有發現。”

    想了一想,“顧總,所有的出境記錄都查了,太太沒有出過,盛京想要出去的高速也被封了,逐一排查,都沒有結果。”

    他低頭道,“聽說慕先生所有的家當都賠償干凈了……如果太太……最近倒是聽說有一個長得很像太太的女人陪著丈夫在一家廉租房住了幾天……”

    說到最后他聲音已經低得沒有了。

    那是一家與其說是旅館,不如說是農家房的大學附近的房子。

    骯臟的床鋪,毫無裝修風格可言。

    顧英爵抿了一口咖啡,濃郁苦味蔓延在他的每一寸神經,才放下杯子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夏薇,寧可跟著那個男人住廉租房棚戶區,也不愿意回家見我一面。”

    “……只是說有點像,因為兩個人都沒有出示身份證,所以我們還在確認當中。”

    “那不是她。”

    “顧總……這是我們最近收到的唯一的,稍微有點可能的消息……”

    他知道這對于任何男人而言都難以忍受,可是如果就因為無法忍受就斷了可能尋找到太太的機會……

    李特助道,“太太……如果沒有錢的話,只能那樣。”

    顧英爵垂眸,手不緊不慢的打開了筆記本,仍然是淡淡的,“慕西辭是個有能力的男人,他既然搶走了夏薇,就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女人被那樣糟踐。能夠讓軍區

    的大佬幫她下文件,他的能力不會低到哪里去。”

    李特助恍然大悟,“好的我明白了。”

    顧英爵道,“你下去吧,繼續查,不要再在廉租房上浪費時間了……重點調查所有的私人別墅,尤其是,掛名在軍區大員的,有良好醫療配備的別墅。”

    “好的,顧總。”

    李特助走到門口,手還沒摸到門把,就聽身后的男人不緊不慢的出聲了,“寶龍方面,可以收手了。”

    李特助愣了愣,立刻道,“好的!”

    他猶豫了片刻,又道,“將梁以沫的封殺令也解除了……以后她想去哪里做什么,都隨便吧。”

    男人沒再出聲說什么,李特助拉開門終于走了出去。

    李特助欣喜的直搓手。

    顧總……這是終于妥協了嗎?

    太太如果知道了,一定會高興的。

    顧英爵面無表情的看著被打開的筆記本屏幕,他好像盯著看了只有片刻,可是再抬起頭的時候,整個辦公室都已經陷入了深夜的黑暗。

    一張英俊的臉陰冷可怖,他抬手扯了扯襯衫的扣子,站起身,皺了皺眉。

    晚上是她的頒獎禮,他下意識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

    屏保上,是女人睡息沉沉的模樣,黑色的長發散落在她柔軟潔白的臉頰旁,唇紅齒白,唇角還帶著笑意。

    晚上是她的頒獎禮,他劃開了屏幕,拇指動了動,編輯了一條信息發給她。

    信息發送了之后,他將手機放回了口袋里,緊緊閉上了眼睛,頭一陣陣發黑。

    他伸手,強忍著不適,將解開的襯衫扣子一顆一顆的扣緊,然后伸手拿過了他黑色的外套,朝走廊走去。

    “備車。”

    “好的,顧總。”

    …………

    夏薇的生活很規律,三餐搭配都有專門的營養師來做,醫生檢查了身體之后,建議她多活動一下。

    慕西辭對她不算壞,好吃好住的供養著她,但不允許她離開這座別墅。

    周圍都是美麗的山林,花園里有一片溫泉可以讓她泡湯,不過在她身體傷口完全痊愈止血之前,她是享受不了泡湯了。

    在宅子的花園里轉了一圈,天已經快黑了。

    “慕西辭最近很忙嗎?也沒有見他來看我……”夏薇看著遠處的夕陽,問道。

    照顧她的是個中年婦女,從做飯的手藝來看應該是月嫂中心培訓出來的,住在這里負責她的生活起居,勤懇踏實,有點笨拙的樣子,“這個……抱歉太太,慕先生說沒有。”

    夏薇的手被她扶著,口中漫不經心的道,“哦,其實沒什么的,是他讓你什么都不跟我說的么。”

    阿姨低著頭不說話。

    她笑了笑,淡淡的道,“你在這里,他給你開的錢不少吧?”

    阿姨笑了笑

    ,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是不少,能夠做滿三個月,就夠給我家兒子在老家添套房子了。”

    夏薇支著腮,翹著唇角笑,“照顧我其實挺簡單的,熬藥,做飯,洗衣服有洗衣機,家里又有專門的傭人做灑掃,我平時也沒什么別的事情找你做。”

    阿姨笑容更大了,“是啊……真是難得的好活兒啊……”

    “我男友平時是兇了點,因為我們的孩子沒有了。”夏薇斟酌著說道,“不過,我還沒有到想知道他在干嘛都不能的程度吧?你這樣讓我不開心,你知道我本來脾氣就不好,如果隨便找你個什么事兒,攆你走,你覺得慕西辭會相信我還是相信你。”

    阿姨語氣明顯的為難,“夏小姐……”

    “我想出去走走。”夏薇干脆利落地說,“醫生也說我要多走走,不然對我身體不好。”

    “這個,我真的做不了主……”

    “呵,怎么,你不會真的覺得我男友是綁架我的吧?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做了違法的事兒寢食難安啊?”

    阿姨局促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正猶豫著,抬頭看向了夏薇身后。

    “慕先生……”

    夏薇的臉又片刻的僵硬,伸手慢慢梳了一下自己的長發,回頭,看了一眼慕西辭。

    慕西辭淡然開腔,“夏薇,你真的想出去走走,我可以陪你去。”

    夏薇笑了笑,“哦,所以你的意思是,傭人是對的我是錯的,以后什么傭人都可以隨隨便便欺負了我了是么。”

    慕西辭眸光不變,“你不喜歡她,我可以給你換一個,多挑幾個,挑你最喜歡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用一個傭人時間長一點,那樣對你的身體有好處。”

    阿姨慢慢地低下頭。

    夏薇看著傭人的神色,噙了點兒笑,“行吧。那你陪我出去走走?”

    素楠的香根人煙稀少,出去走走倒是不影響,不過萬一遇到了什么人……她知道慕西辭的顧及。

    果然,慕西辭壓低了嗓音,“再等等……過段時間,帶你出海玩。”

    帶她出海?不介意顧英爵,直接帶她出海?

    他……是快要行動了嗎?

    “什么時候?”

    慕西辭淡淡的看了眼傭人,“你下去吧。”

    “好的,先生。”

    男人走了過來,看著她笑,“差不多這個月?所以這中間你乖乖的,別亂折騰。

    夏薇動作弧度不大的掰開男人的手臂,不冷不熱的道,“也就是說,這個月月底,你會對顧英爵動手。”

    他低而愉悅的笑,“嗯,你不是很關心我去哪里了嗎?我就是去做這件事情去了。”

    她簡直想要撕爛他的臉。

    他淡淡的道,“心情好點兒了嗎?”

    夏薇怔了怔,她好半響才反應過來,“沒什么

    好不好的,這樣的日子我過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不管是顧英爵還是你都沒差。”

    “你不能這么形容,對于我而言可并不怎么公平。”他笑了笑,“他是你的丈夫,而我只是你的朋友。”

    她穿著雪白色的長裙,長發披肩,模樣溫婉。

    “慕西辭,你有完沒有?”

    男人手臂將她環住,輕輕的擁她入懷,在她耳畔低低的道,“夏薇,沒關系的,想到以后你就永遠屬于我了,我可以忍。”

    一個吻落在她的臉頰上,男人氣息籠罩下來,還有輕描淡寫的話,“過幾天帶你去見見我的家人。”

    “家人?!”夏薇抬眼看向慕西辭,“你是指……”

    他是孤兒院長大的啊。

    “嗯,是我過世父親的親戚。”他低頭,伸手輕輕揉了揉她的長發,“在我在監獄里的時候,他找到了我。”

    他并沒有多說,但是夏薇卻想起來他捐獻骨髓的時候聽來的消息。

    他和她的后媽家里好像有什么關系。

    慕西辭看著女孩的臉,這幾天大概稍微吃的好點,她臉上的血色也恢復了點,比剛帶回來的時候好多了,他笑笑,“沒有人能夠從我手里奪走你,以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我也會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你。”

    夏薇撇過臉,淡淡的哼了一聲。

    男人失笑,手指愛不釋手的捏著她的臉頰,低低啞笑,“怎么,你不高興么?”

    她蹙眉撥開他的手,冷著臉蛋兒道,“你說的親戚,是我的后媽么?”

    男人眼神一暗,語氣很尋常,“我不會和他們有聯系的,你放心。”

    她勾勾唇,不咸不淡的道,“雖然我不覺得我將來會和你在一起,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他們一家人都很不好招惹,又是我的父親……”

    慕西辭低眸望著她,語氣不明的低語道,“你以為我會和顧英爵一樣,對你身邊的人也隨便處置。”

    夏薇不悅,“顧英爵其實挺不錯的,只不過他和我的觀念不一樣,他只看重我,而我看重所有人。”

    男人微微淡笑著,“嗯,你和他相處的也不是很愉快。”

    她渾身一僵,側過了身,語氣卻是尋常自然的很,“不然呢,我都和他鬧離婚多久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想和他離婚。”

    慕西辭看著她的側臉,神色很淡,“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肯等,你總會和他離婚么。”

    她啞口無言。

    他注視著她的臉,包括每一根睫毛的顫動,薄唇微掀,隨口般低聲問,“你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真的開心么。”

    夏薇撇嘴,不咸不淡的哼著,“不開心,不過也和你沒關系,至少他在努力和我在一起,我也在努力接受他。”

    “你養了不少備胎,不過這中間可沒有我。”

    “你是說姓墨的?他不是我養的備胎,不過他比你更從容一點,也更懂得追女孩兒的分寸。”

    她的話剛剛說完,就被男人攔腰打橫抱了起來,她嚇了一跳,低低的尖叫了一聲。

    相比她的緊張,男人閑適的很,一邊抱著她往回走,一邊淡淡的道,“追女孩兒的分寸?我很少追女孩,不過,我知道我想要的東西,就要想辦法得到。”

    “顧英爵一直在給你發短信,”他低低淡淡,依舊理所當然的很,“夏薇,你說,如果我把我們在一起的照片發過去,他會怎么想。”

    “這就是你想做的?”

    男人就從鼻腔里哼出明顯敷衍的音節,“不,這只是小菜而已,你知道,我遇到他,總有一種遇到宿敵的感覺。”

    “想要視顧英爵為宿敵的男人有很多,可是并不是每個男人都可以達到他那樣的高度。”

    她眼底彌漫出嘲弄的色澤,語調淡得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你就算把我們的照片發給他又能怎么樣呢。他現在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了,做這些多余的事情也沒什么意義。”

    眉梢一挑,勾出幾分艷麗,輕哂,“慕西辭,你不會和小孩子一樣跟顧英爵置氣吧。這樣只會讓他覺得可笑。”

    男人靜靜聽她說完,沒說話。

    夏薇好半響沒等到他的回應,遂厭惡道,“放我下去。”

    慕西辭溫聲低低的哄著她,“我聽說顧先生很寵你,愛給你做飯,也愛喂你吃。。”

    夏薇怔了怔,他的聲音撩人而繾綣,帶著說不出的親昵感覺。

    男人的氣息籠罩了下來,繚繞著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溫涼而淡漠。

    ………………

    日子過得波瀾不驚,夏薇每天照常散布,吃飯,睡覺,慕西辭很少過來陪她。

    自從上次她發作過后,不管傭人還是保鏢都對他客客氣氣,禮讓三分。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破開霧靄,久違的照耀著山林。

    慕西辭在早上的時候到了她的居住地,她正在溫泉里泡著湯,聽到腳步聲抬起臉。

    慕西辭翹起唇角,“看上去你調養的不錯。”

    不待夏薇回答,他已經俯身下來,雙臂探入湯池中,將夏薇生生抱了出來。

    夏薇短暫的倉皇之后勉強鎮定下來,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肩膀,緊著嗓子,“我們去哪里?”

    慕西辭目視前方,“你不是說了想出去走走么,總是在家里,怕把你悶壞了。”

    夏薇側過臉,厭惡道,“我還沒有換衣服。”

    “車上有衣服給你換。”慕西辭笑了笑。

    當著他的面換?

    她的臉色僵了僵。

    慕西辭側眸看了一眼夏薇糟糕的面色,“那能怎么辦,我趕時間。”

    夏薇仍舊埋著頭不說話。

    上了車,慕西辭轉身去拿東西的空當,夏薇匆忙將浴衣換了一條裙子,外面裹著一件皮草,還有點濕漉漉的頭發隨意披著,勉強算是可以見人了。

    慕西辭回到車上的時候,就看到夏薇裹著毛茸茸的外套,著她尖俏的下頜和逶迤上挑的眼尾,一雙纖細瑩潤的筆直長腿若隱若現。

    他唇角挽起點兒弧度,坐入車中,看著女孩兒警備的移動了點兒位置,離他遠遠的。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