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9章有顧英爵在誰敢貸款給她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9章有顧英爵在誰敢貸款給她

    車子在山道上蜿蜒而行,隱隱可見閃爍著明亮光澤的湖泊。

    可能是路途無聊,可能是心里的確不安,她還是忍不住出聲問道,“藍又青最近還好么?”

    “她挺好的,寶龍拿到了你給的錢還了銀行的部分債務,也得到了貸款資金,現在整合的差不多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問道,“顧英爵沒有為難她了么?——有顧英爵在,哪家銀行敢貸款給她?”

    “不清楚呢。”

    顧英爵啊……雖然皮子是一副貴公子的模樣,可是性格卻惡劣霸道得狠,表面一副脾氣教養俱佳的模樣,可是如果得罪了他,那么他一定叫得罪他的人不得好死。

    很少見他改變主意,現在藍又青情況好了點兒,夏薇第一件事情想到的是,顧英爵最近可能遇上了什么麻煩,顧及不上藍又青了。

    她不由自主地把事情朝最壞的地方去想,越想,心里越擔心。

    拿眼睛偷偷瞟著慕西辭的神色,斟酌的想了想,又問道。

    “公司不大好做,藍又青能夠做的起來么?會不會有什么麻煩,她能扛得下來嗎?”

    “不知道。”

    夏薇,“哦。”

    素楠的私立醫院。

    素楠素來是特權階級養老之地,能夠住在這里的人,非富即貴。

    進入醫院,便有專人等候。

    她在慕西辭的陪伴下走出電梯,進入專家室,接受診察。

    安排到這里,還要躲過顧英爵的耳目,他真的費心良苦。

    在接受完一系列的檢查之后,走到走廊上,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慕西辭,周圍是滿副武裝的軍官。

    她抬腳走到慕西辭的身邊,“怎么?”

    “我伯伯知道我帶你來的事情了,他想見我,我先送你回去。”

    夏薇忽然想起來,慕西辭說過,他已經和他的親戚聯系上了。【~!……免費閱讀】

    眸光在周圍的保鏢和軍官身上轉了一圈,看來那位親戚,還挺顯貴的,至少,能夠幫助慕西辭瞞住顧英爵。

    “讓我回去嗎,”夏薇笑了笑,“不知道是真的伯伯,還是你未來的岳父呢。”她聲音輕輕裊裊,帶著三分委屈,“慕西辭,早就聽說很多名媛喜歡你,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慕西辭掀了掀眼皮,淡聲道,“你如果真的想見,我可以帶你見,不過不是現在。”

    “萬一真的是未來的岳父,我在這兒挺不好的。”夏薇翹了翹唇,雪白的小手攏了攏皮草外套,“算了算了……我還是回去好了。”

    慕西辭低頭對她道,“夏薇,你能不要這么多疑?”

    “不是我多疑啊,你看,你以前也不是沒有過先例,我也見到過有多少女孩兒前赴后繼的往你身上撲,黎湘?楊菲菲?是不?誰知道你是不是又靠著女人找了個什么靠山呢

    。”

    “不是岳父,還有,我既然要和你在一起,就不會和別的女人有什么牽扯。”

    “你和藍又青結婚證還在呢,你有臉跟我這么說?”她抬起明艷的臉,眸底是鋒利的笑意。

    慕西辭注視著她的臉,好一會兒才溫聲道,“你現在身體不好,我想等你穩定下來,等我事情解決完了,再帶你去見他,現在不合適。”

    夏薇一秒就懂了,他說的事情解決完了,大約就是他計劃把顧英爵這個威脅鏟除掉之后。

    誰家長輩希望自己的孩子去搶別人的太太啊?還是顧英爵的太太,夏薇覺得自己怎么早就沒有想到。

    那位長輩,指不定對她成見多深呢,顧英爵可以不在乎她在盛京狼藉的名聲,慕西辭那位德高望重的權貴長輩呢?

    她心里在天人交戰,這算是她的機會么?那位伯父能夠將慕西辭從她身邊帶走么?

    男人冷靜的吩咐,“你先去停車場等我,我會很快就過來。”

    夏薇有短暫的發怔。

    男人薄唇微張,“夏薇?”

    夏薇冷笑,“總會有機會的。”

    說著,就轉身跟著保鏢朝醫院外走。

    保鏢里三層外三層將她包圍,好像生怕她被人看到。

    醫院人來人往,她刻意無視掉保鏢焦急,將臉上的墨鏡摘了下去,露出整張嬌艷美麗的臉,笑容也張揚。

    就算醫院的人再怎么顯赫,還是有人忍不住打量夏薇。

    她近半年雖然沒有什么作品,可是這張臉曾經做過浩天的臺柱,現在又接連拿著大獎拿到手軟,想不被人在意是不可能的。

    從電梯出來的時候,迎面就見到了一個熟面孔。

    “夏薇?”

    一個男人失聲叫出了夏薇的名字,夏薇抬眼看了他一眼,

    眼前的男人一看就是個紈绔,好像在哪里見過,不過夏薇沒有什么多深的印象。

    她素來性格寡淡,除了工作和男友,沒有什么別的交際。

    那男人眼神輕佻,上下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她,“呦,這不是顧太太夏薇么,聽說不是在家安心養胎么,這不是好好的么?敢情傳聞你和一個一窮二白的臭小子私奔是真的啊?”

    這種說話的語氣,看來真是上流社會哪家的貴公子了。

    保鏢問,“小姐,你認識?”

    “不認識,我們走。”

    腳步還沒邁出兩步,又被人攔住了,“顧太太?這么著急干嘛?小白臉好玩么?你看,我長得也不錯啊,你與其養小白臉不如跟我也玩一玩,你放心,我絕對不需要你負責……咱們好好認識一下好不?”

    夏薇不咸不淡的回道,“敢這么和我說話,信不信顧英爵打斷你的腿?”

    保鏢們面面相覷,這情況該怎么辦?

    她面無表情,聲音低低淡

    淡,“我身體不舒服,來醫院看病都能遇到狗,”說完她就看向保鏢的方向,淡淡道,“都是瞎的么?我還急著回家泡溫泉呢,把這些死狗給我趕走。”

    夏薇將一個倨傲的貴太太演的活靈活現,氣場全開,眉梢眼角都帶著對這個二代的不屑一顧。

    那公子下意識地朝后退了退,看了眼夏薇身邊全副武裝的保鏢,冷冷一笑,“軍隊的人?顧太太……你……你好歹也是盛京赫赫有名的美人兒,還是顧英爵的太太,這么招搖自己跟了個軍二代,你真不怕顧英爵惱羞成怒,”

    夏薇的小臉上是滿滿的冷艷,“知道我跟了個軍二代還在這兒擋著道亂吠。”

    伸手,拍了拍那紈绔的臉蛋,“小家伙,你爸媽沒有教過你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么?還趕緊給我滾?信不信我就算打了你也就是打了你了!”

    “脾氣還是這么大。”

    說著說著,一只手反手就摸了下夏薇的手,嬉皮笑臉,“小姐姐別生氣嘛……”

    他的手剛感覺到夏薇滑膩柔軟的小手,就被一只力道極大的手狠狠攥住,“咔擦”聲作響,劇烈的疼痛傳入神經,他哭嚎著跪了下去。

    出手的,正是夏薇帶來的保鏢,“張少還是放尊重點兒,有些人能惹有些人不能惹。”

    那人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來,捂著骨折的手替眼淚鼻涕一把一把的往下掉。

    “你他媽誰啊?還不給老子松開!”

    跟著他的人橫行霸道慣了,反正惹出來什么事兒都有上面人兜著,所以他們越來越無法無天。

    一群人二話不說把夏薇一行人圍了起來。

    好歹這里也算是公共場所,說鬧起來就鬧起來了。

    慕西辭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醫院的會議室里陪著老人說話。

    慕西辭的臉色在接到電話之后忽然變得很糟糕,老人手里捧著一杯茶,冷笑,“怎么,被顧英爵抓到了?”

    慕西辭收起手機,低頭從容淡淡的道,“伯伯,很抱歉,夏薇現在有點事情,我現在去處理一下,馬上就回來。”

    說完,頭也不回地拉開了門走了出去。

    老人拄著拐杖站了起來,“小兔崽子,見到女人就迷三倒四的!這樣怎么能成大事。”

    一旁的老管家慌忙扶住了老人,“先生,別著急,西辭小少爺現在還年輕,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難免會有這種事情,過了這陣子新鮮勁兒就好了。”

    “為了一個女人,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老人家冷哼,“只能祈禱,他理智一點,別耽誤了大事了。”

    醫院大廳里已經亂作一團,幾個公子哥兒繞著一個貌美的女孩,死活不讓她走。

    他們強行要對夏薇動手,那些士兵不到萬不得已不敢直接開火,只能在

    混亂中拉鋸戰,夏薇瞇著眼睛站在保鏢后面笑而不語。

    火是她挑起來的,她樂得見的越鬧越大,最好見了血,鬧到慕西辭身后的勢力再大也包不住。

    “夏薇,你這個娛樂圈的粉頭戲子,誰給你的勇氣在這里跟我們鬧?……現在不過就是跟了個窮小子拿著以前賣給顧英爵的錢耀武揚威,誰真信你……”

    夏薇笑容越發燦爛,“信不信由你咯?你還真以為我在乎你信不信。”

    吵架啊?以前顧及黎皓遠后來顧及顧英爵,不然,還真沒人能吵得過她。

    一方面在拉拉扯扯,而夏薇身形靈巧,該躲就躲開,“你們要不要臉,這里是公共場所,你們就要強搶民女,不就是捏斷了你的咸豬手么?還不是你活該?”

    她越鬧越大,最后,整個大廳都是都是咒罵聲和夏薇的笑聲。

    正鬧得不可開交,慕西辭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廳。

    男人怒不可遏,一把抓住了夏薇的手,“發生了什么?”

    她做出茫然無措的神情,只是站著,可是在對方即將開口的時候,卻說道,“那個男的亂摸我還嘴巴里不干不凈的調戲我……”

    那個跪在地上痛苦咒罵著的男人抬起頭,看向了慕西辭的臉。

    好像從地獄里爬出來的人的臉,暴戾而青筋畢露。

    這聲慘叫幾乎是響徹了整個醫院。

    醫院的保安和警察匆匆趕了過來。

    慕西辭走到夏薇的身邊,低頭看著她好像有點兒惶惑的臉,不冷不淡的吩咐手下,“把這些人丟進警局。”

    “好的,少爺。”

    其中一個男人也是睜大眼睛瞪著他,“慕西辭!你!”

    還不待他繼續說出什么,一旁的士兵已經狠狠一腳踹了上去。

    俊美得令人不寒而栗的男人走了過去,聲音壓得很低,喑啞又漫不經心,又帶著極濃的警告意味,“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怎么,上次我在酒吧把你朋友打了,你看著還不夠,覺得自己也可以試試?”

    地上的男人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慕西辭回到她的面前,有點兒無奈的看著夏薇,“夏薇,你是演禍國妖姬演上癮了嗎,在現實里也這么能鬧騰,不過就是讓你先上車,你就能給我招惹來一堆事情。”

    夏薇緩緩笑了笑,“我又不是故意的,難道我還能管得了別人想做什么不做什么。”

    她就是故意的,想把事情鬧大,想讓顧英爵知道她在哪里,尤其她說的那幾句話,將住處特點和綁架者的北京全都嚷嚷了出來。

    張家肯定咽不下這口氣,不把事情鬧到顧英爵那里就怪了。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了,夏薇順著所有人的視線回頭看。

    一個穿著軍裝,頭發花白,身板筆直的老人走了出來,他

    面容冷峻,目光淡淡掃過了夏薇的臉。

    她摸上他的手臂,小聲的問,“你伯伯?”

    今天還真熱鬧,不僅順利把事情鬧大了,還見到了慕西辭很畏懼的伯伯……夏薇覺得她今天如果買彩票一定能賺個頭等獎。

    慕西辭低頭看她一眼,他怎么就覺得她的臉上洋溢著喜氣呢。

    他眸色一暗,“看著我很麻煩,你很高興?”

    “說什么呢。”夏薇好兄弟一樣拍了拍慕西辭的肱二頭肌,“我見到你家人,能不高興嗎?以前一直以為你是孤兒呢。”

    他笑了下,“但愿如此。”

    “我要怎么稱呼你伯伯啊?”夏薇有點兒激動的樣子。

    “就叫伯父吧。”

    夏薇沒吭聲,只覺得一道目光如芒刺般落在她的身上,緊跟著就響起中氣十足的聲音,“過來。”

    慕西辭皺皺眉,轉頭對著手下使了個眼色。

    慕西辭一只手放在夏薇的腰肢上,帶著她走向了老人。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夏薇,聲音帶著嗡嗡的冷厲,“你就是夏薇?”

    “嗯。”夏薇眨巴著大眼睛,等著老人的訓斥。

    冷聲一笑,“到底是底下爬上來的小丫頭,沒見過什么世面也不懂得教養。”

    夏薇笑了,“我是不怎么有教養也沒見過世面,那是因為我丈夫總是把我養在家里萬事不讓我操心啊。而且,就算我有教養,我也沒有必要和綁架我的男人有什么好臉色啊,伯父~!”

    老人家眉毛一跳,“你說什么?”

    夏薇笑著,“伯父,您是剛正不阿遵紀守法的人,我可不是真的和你侄兒私奔的,他綁架我……我挺想離開他回到我丈夫身邊的,伯父您看您能不能幫幫我的忙。”

    男人摟著她的腰,眼底帶著點兒怒意和警告,“夏薇。”

    她又笑了笑,滿滿的嘲諷。

    慕西辭微微頷首,“抱歉伯父,吵架了,她最近心情不大好,比較愛鬧,您多多包涵。”

    老人氣急了,抬腳,朝著慕西辭的身上踹了下去。

    抱著她的男人低低悶哼了一聲,是典型的忍耐痛楚。

    夏薇躲開了點兒,她到底還是被老人的氣場鎮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老人一腳一腳地朝著慕西辭的身上踹著,夏薇鎮著張臉沒有說話。

    慕西辭被打的唇角出血,臉上一片青一片紫,猶自笑著,“伯父……您消氣就好。”

    老人打得氣喘吁吁,回頭看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聲冷眼旁觀的夏薇,氣不打一處來,抬手就拿著拐杖朝著夏薇身上踹去。

    夏薇冷不防,棍棒攜帶著風朝她掄來,慕西辭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夏薇,將她護在懷中。

    重重的悶哼聲,夏薇冷眼看著慕西辭痛苦的神情。

    “你還

    護著這個女人?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有一分半分的喜歡你!你就是個賤骨頭才這樣纏著這個女人!”

    慕西辭笑容很好看,伸手擦了一下唇角,“伯父,你只看到她現在冷,沒有看到她從前的樣子……”

    從前的樣子?

    從前的她……是什么樣子的。

    她漠漠的想著,不管是什么樣子,都和現在的自己沒有關系呀。

    …………

    回去的車上。

    慕西辭因為挨了打,還又去了外科進行了簡單的包扎,他一只眼睛纏了紗布,唇角還貼了創可貼,英俊的容顏看上去有些落魄。

    夏薇就這么裹在毛絨又暖和的皮草里,怔怔看著慕西辭的臉。

    坐著的男人掀了掀眼皮,斜睨了夏薇一眼。“看夠了沒?”

    夏薇的眼鏡轉了轉,將臉偏向窗外,“你那位伯父,就是支持你找顧英爵麻煩的人?”

    見男人不說話,她又繼續說道,“他看上去不是那種給自己沒事兒找事兒的人啊,是不是和顧英爵有仇啊,所以可這勁兒幫你搶顧英爵的媳婦兒壞顧英爵的公司。”

    男人語調很溫和,“我爸爸,是因為顧家破產的,我是因為當初的事情,才進的孤兒院。”

    她沉默了片刻。

    不算很意外的事情。

    慕西辭都找到家人了,那么家里的事情,多少應該知道點兒,只不過,她沒有想到世界那么小。

    “老一輩的事兒的話……顧英爵爸媽好像沒怎么管過公司,顧英爵也是這兩年才掌管的公司,沒聽說什么血海深仇啊,難道是……顧奶奶在的時候?”

    他沒再說話,她就當他默認了。

    但她還是覺得沒這么簡單,態度很微妙,只不過她也無跡可尋。

    再說,她心里漫過自嘲,算了,這個男人……

    身上的謎團總是那么多。

    …………

    很快就到了香根的溫泉別墅。

    慕西辭回到宅邸之后換了一套浴衣,然后走入了溫泉湯池里。

    他的遒勁有力的脊背上,是一道道或紫或紅的傷痕,夏薇站在門邊,靜靜看著他的脊背,臉色溫涼。

    慕西辭一雙眸看向她,慵懶啞聲像是蠱惑般的道,“在偷看什么。”

    “覺得我一個已婚少=婦真的稀罕偷看你?”夏薇一甩眼子,“我覺得你對自己有什么誤解。”

    “過來幫我揉揉肩膀,疼。”他漫不經心。

    夏薇一愣。

    “快點兒,已婚阿姨……”慕西辭出口驚人。

    “誰已婚阿姨?”夏薇怒目而視。

    “剛才有個女人說對男人的身體已經不感興趣了,因為已婚。”他的嗓音帶著淡淡的沙啞。

    夏薇嗤笑,“呵,好,我幫你揉!”

    男人唇角勾起點兒笑,聽著夏薇的腳步聲窸窸窣窣地走了過

    來,伸手給他輕輕揉著肩膀。

    “疼”

    “你該。”

    他聲音低了下去,仍然帶著點慵懶的尾音,但已經淡了很多,“夏薇,我說什么也是你前女友,就算我綁架了你,也沒有對你一丁點兒不好,你要不要總是對我這樣,嗯?別告訴我你愛顧英爵愛的要死要活,當初要和她離婚的是你,我是在幫你,嗯?”

    夏薇,“……”

    說來說去他綁架她居然沒有一點兒愧疚自責的情緒都沒有?

    振振有詞一副他在替天行道的樣子到底是誰教他的。

    慕西辭望著她垂下去的臉蛋,平平淡淡的道,“我知道你的性格,三分鐘熱度,你不會愛他很久,我也知道,你會回到我的身邊的。”

    慕西辭沒有回頭看夏薇,她的氣息輕輕地吹拂在他的身上,手指一頓。

    慕西辭側眸,看著落在他肩膀上那只柔軟的小手,眸光一深,動作快過大腦,俯身吻在了她的指尖。。

    夏薇慌張將手指收了回去,冷道,“你干嘛?”

    男人嗓音好整以暇,“我都把你綁架來了,你說我想干嘛”

    夏薇臉蛋一紅,扳著臉道,“我的身體不好,有病,你不是說了嗎,如果你亂碰我感染了,咱們就要手術臺見了。”

    他輕描淡寫,“你以前一定經常和顧英爵一起洗澡吧……他也被你這樣揉過肩膀么。”

    何止揉揉肩膀……夏薇想起來顧英爵在浴室做下的那些滔天罪行,就恨得發指。

    慕西辭看到她發怔,低冷的道,“你是怎么喜歡上他的。一個總是強迫你的男人,你到底是怎么喜歡上他的。”

    “不知道。”

    喜歡分為什么不為什么么。

    他表示贊同,“那應該只是出于對我的反抗情緒了?因為我把你搶來了,你不高興,所以不肯接受我。。”

    夏薇呆了呆,好半響才道,“……是這樣么?”

    男人用手肘支起自己的身體,臉湊近她,淡淡的笑著,低沉性感的嗓音就貼著她的耳畔,“你沒有道理喜歡他,你也厭惡他。”

    “你夠了。”

    “我想看你……”他啞著嗓子求著。

    夏薇轉開眼睛不去看他的臉,可是他卻硬生生將她的臉扳了過去,讓她直勾勾對著他。

    肌肉很緊實,分布均勻,遒勁有力,明明看著那么瘦,脫了衣服,卻又那么……有料。

    短暫的呆愣,冷不防慕西辭將她拽入水中,夏薇泡在溫泉的湯中,整個人都有點兒發怔。

    心里一片紛亂,慕西辭緊緊抱著她,隔著薄薄的衣料,能夠感覺到他的心跳,咚咚地響。

    他的手緊緊抓住她的手臂,嗓音有股撩人的氣息,“你到底什么時候病才能好,嗯?”

    …………

    夜晚,夏薇的臥室很安

    靜。

    夏薇的身上還有著濕熱的氣息,她坐在窗旁,一只手輕輕梳理著長發。男人趴在床褥上,鼻息間聞著淡淡的屬于女人的氣息,側首看著坐在那里的女人,她的頭發已經半干了。

    他心頭恬靜而幸福,薄唇含笑,“在干嘛?”

    “看書”

    “看的什么?”

    “張愛玲。”

    “哪本?”

    她不勝其煩。

    “講講。”

    夏薇撇撇嘴,“不好玩的,你聽了也沒意思。”

    他倒是興致很好的樣子,“講的什么?”

    她蹙眉,臉上有點兒滾燙,“不想告訴你。”

    男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她溫靜的臉蛋,“看名字不像是什么好書。”

    “嗯,名著多少都會有點那些橋段,不過張愛玲寫的很隱晦。”

    “講給我聽。”

    夏薇一只手翻著書頁,一邊安靜地念給他聽。

    念著念著,她有點厭惡地皺眉,“我不喜歡這個男人,他不愛她,她被他處死了,他還想著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慕西辭躺在她的膝蓋上,看著她柔軟的小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情。

    慕西辭靠在她的膝蓋上聽著她念書,逐漸睡著了。

    外面仍然沒什么消息,好像醫院那場風波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鬧劇。

    夏薇不明白,他為什么查不到,她明明盡可能的鬧大了。

    慕西辭來的越來越多了,頻繁了一倍不止。

    夏薇定期需要復查,慕西辭就帶她換了家醫院,以后的檢查也越來越嚴格,慕西辭總是跟在她的身邊,生怕她再鬧出什么事情。

    其實夏薇心底已經有些絕望了,既然第一次都沒有成功,以后還能有什么吸引到顧英爵的注意呢?

    他興許也是有意,想要放她走了。

    醫生說了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專業術語,夏薇用了一些閑暇時間也讀了很多這方面的專業書籍,逐漸搞懂了醫生話里的含義,“也就是說……我可能永遠也要不了孩子了?”

    醫生看了眼垂首從容坐在的沙發里的男人,不知道該怎么說下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現在科學很發達的,您可以接受試管……”

    “哦……可是我卵巢的發育好像也不大好,低于正常值?”夏薇輕聲,“有可能一輩子也要不了了吧?如果沒有發育成熟的卵泡。”

    “這個……夏小姐,不能這么說的,也興許還會有別的辦法。”

    “興許,也許,大概,是么?”

    夏薇心里清楚了一些,還是勉強露出了笑容,“謝謝你,醫生,我知道了。”

    醫生又跟慕西辭不知道說了些什么,沒多久就離開了,她一個人站在走廊上上=,雙眼無神,低頭抱著自己。

    男人走了過來,看到她的長發掩住了面容,有一

    滴兩滴晶瑩的淚痕,一顆一顆落下。

    他站在一邊低頭看著她,只覺心頭一陣陣鈍鈍的痛,好像被絲絲縷縷的什么東西糾纏著,縮緊,然后痛不欲生的割裂。

    他還是走過去蹲了下來,伸手把她抱入懷中,溫聲道,“夏薇,對不起。”

    夏薇情緒徹底的繃斷爆發,伸手一把用力的將男人推開,尖銳的低吼,“不用你管!”

    他就是要這樣,他就是這樣……他只是不想要那個孩子而已……可是那個孩子卻可能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孩子了。

    她的崩潰和竭斯底里讓人看著心疼,男人被她推開,靜靜看著她越哭越難過。

    從未有過的怨恨盤踞在心頭。她無法接受自己已經不能有孩子的事實了。

    她不僅失去了顧英爵的孩子,還永遠不能再有了……這都是報應么?她到底做了什么?

    慕西辭一直等到她哭完鬧完沒有力氣,才將她抱起,走出醫院。

    涼冷的風刮在她呆滯的臉上,帶著料峭的寒意。

    將她放入車內,慕西辭在一邊看了她一會兒,幾秒后,又收攏雙臂將她抱緊,“對不起,夏薇,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