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0章吃飽肚子再恨我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0章吃飽肚子再恨我

    他沒把她放在床上,而是抱到了陽臺上,放在外面的沙發上,然后自己再在她的身邊坐下來,手板過她的臉強制她面對自己,然后一字一句的道,“我會治好你的,相信我,我不會讓你一輩子都看不見。”

    她一邊搖著腦袋,一邊哽咽著,“我不相信你,我不信……你放了我。”

    他沒拒絕她,但夏薇知道他也沒答應。

    哭了鬧了,竭斯底里之后,夏薇呆呆地坐在角落里,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她,像個固執的孩子。

    抱著身體,蹲伏在角落里。

    慕西辭在距離她不遠處站著,靜靜看著那個在黑暗李蜷縮著的女孩兒。

    他的距離不遠不近,剛好在女人感覺安全的范圍之外,又不至于太遠,讓女人感覺不安全。

    午飯送上來的時候她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就別過了頭。

    “夏薇……”慕西辭開口想要勸說,夏薇伸手,直接打在了飯上,將一桌子菜打落在地,然后抬頭,看著慕西辭的雙眸。

    他看了她一會兒,終究沒有說什么。

    手下很快將東西收拾了,他仍舊陪著她。

    她坐在地上,他就坐在不遠處的桌子前,她不吃飯,他也跟著不吃。

    到了傍晚的時候,傭人照例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慕西辭站起身,走了過來,半蹲下身子,視線和夏薇持平,嗓音很輕地哄著夏薇,“多少吃一點,嗯?”

    她轉過腦袋,看著他笑,聲音極冷,“現在的情況,如了你的意思了嗎?”

    男人溫和,嗓音里有著些許忍耐,“你想要孩子,我會給你。”

    她抬手,重重的耳光落在了慕西辭的臉上,男人的臉被打得偏向了一邊。

    夏薇笑,“我不要你的孩子,慕西辭。”

    慕西辭擦了一下唇角的血,繼續耐著性子,哄著這個幾乎癲狂的女人,“吃飯,好不好?”

    “慕西辭,”

    “嗯,在的。”

    她的眸子依然是通紅的,笑不及眼底,“你這樣一定要我,到底圖了什么啊……?”嗓音帶了些顫抖,“你就放了我,不行么?”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我放了你,誰放了我?”

    “慕西辭……你有很多機會和我在一起,如果你換一種方式,追求者的方式,我在和顧英爵幾次裂痕的時候,我們是有機會在一起的……就算不說現在,回到以前,你那時候多少對我好一點,我也不會離開你。”她悵然的笑著,“我現在有多么舍不得顧英爵,當初就有多么舍不得你,你知道嗎?雖然,我現在提起來心里已經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覺了,可是如果回到以前,如果你沒有做那么多傷害我的事情,我不會那樣對你。”

    以前……

    他低聲,“夏薇,我早就不在乎從前了

    ,我只想要你現在和我在一起!”

    “慕西辭……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方式,”她低聲,“我是顧太太,我是他的女人,我不能接受我現在被你搶走這個事情,我也不能就這么接受你。”

    “如果沒有他,你回來了,我很可能會選擇你。可是我遇見了他,對不起,很抱歉。”

    顧英爵,他在那么長久的時間里,狠狠霸占著她的生活,將她凌亂的人生帶回正軌。

    她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男人的手慢慢的撫摸上她的臉,骨節分明的手指一點點撫摸著她的五官。

    明明還是她,卻感覺好像變了一個人。

    他的眸光幽深寂靜,像是有著暗潮洶涌,“是這樣么……只要沒有他就可以了嗎?”

    她冷笑,“是。”抬眼,“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回頭路。”

    這是她能給他的交待了吧。

    “那就讓他死吧。”他嗓音很冷,忽然說出這句話,眸中的暗潮,逐漸化為濃郁的陰鷙。

    夏薇怔住,心里震撼不已。

    他……好像理解錯了什么?

    她偏過臉,睜大了雙眼,看著他的臉。

    “夏薇,女人都是這么善變,對么,”男人的嗓音低沉,好像緩緩拉奏的大提琴,優雅,動人,卻又冰冷至極,“你既然能夠因為我入獄,愛上別的男人,那么那個男人呢,如果他入獄,你會愛上我么?”

    “慕西辭!”她啞聲,“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你以為我不想追你么?只要他一天不死,我出現也不過是你蕓蕓追求者中的一員。你知道么,在他可以擁有你的時候,我只能在陰暗的角落里一遍遍地幻想著占有你!你知道那種感覺是什么滋味么?”

    是的,他說的沒錯,夏薇完全明白的。

    追求她的男人一直不少,即使在婚后。

    他們按照道理來說,條件一個一個都不差的。

    就連最強勢的墨北廷,如果沒有遇到顧英爵的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要說慕西辭……當初她只覺得他工作能力優秀,值得信賴,其他的,別人的隱私,她不關心也不想在意。

    夏薇沉默良久,“所以,這是你采取的方式?。”

    男人眼神一暗,“我只能這么做,”他輕描淡寫的道,“我沒有別的選擇,想要走入你的生活,想要接近你,無論如何都想。不是以任何別的身份,而是……你的男人。”

    她嘆了口氣,“……如果,我肯和你就這么走下去,你是不是就愿意,放下和顧英爵的糾葛,也不再做出任何瘋狂的舉動。”

    慕西辭注視著她的臉,嗓音溫和清晰,“夏薇,你會么?”

    她失笑,毫無溫度,“我先問你的?”

    男人的手再度撫摸上她的臉,嗓音低低啞

    啞,“夏薇,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放手。不過……”他嗓音冷了下去,“你不要騙我,好么?否則,我不一定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夏薇靜了半分鐘,才偏過臉淡淡的道,“日子總要過下去,我沒有必要騙你。”

    勾出點兒苦笑,她眸色寥落。

    顧英爵放了藍又青,如果他還偏執地找著她,那么以顧英爵的性格,無論如何不應該放下藍又青這顆棋子的呀。

    除此之外,她在醫院鬧得陣仗頗大,盛京上流社會稍微有點兒耳目的,都知道她出現在香根的醫院了吧?顧英爵是在裝聾作啞嗎?

    還是……他根本沒有再找尋過她了。

    聽聞梁以沫帶著支票找了顧英爵,聽說顧英爵將她流產的手術臺夷為平地。

    他大約真的以為他為了慕西辭離開了他,就和他曾經和她吵過的無數次一模一樣。

    夏薇知道顧英爵這輩子最不愿意見到的,就是她和慕西辭在一起。

    也許,他已經恨毒了她了。

    慕西辭的手輕輕扳過她的臉蛋,“你一天沒吃東西了,和我下樓吃飯好不好?”

    “不餓,不想吃。”

    男人低低的撫慰著她,“你會有孩子的夏薇,真的,不管以什么方式,我會給你一個孩子,相信我,好么?”

    夏薇沒說話。

    “說話……”他耐著性子。

    她沒有焦距的雙眸再次落在顧英爵的臉上,短暫的停頓后,忽然笑了,“我不傻,慕西辭。”

    慕西辭轉頭看向傭人,傭人慌忙將托盤里的粥和素菜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慕西辭站起身,捧起一碗燕窩粥,溫柔的哄道,“你身體想要養好,就要吃東西。”

    她面無表情地偏過臉。

    慕西辭閉了閉眼睛,“就算恨我,你也要吃飽肚子再恨?”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