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2章寧可饑不擇食也不選她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2章寧可饑不擇食也不選她

    顧英爵照常上下班,生活一絲不茍有條不紊。

    只有李特助和席秘書這些靠近顧英爵的人,才能夠真切地體會到顧英爵不同。

    他更加冰冷,處事也更加紋絲不錯,好像一個機器人。

    對待手下也更加嚴厲和冰冷,幾近不近人情,整個公司高層,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晚上的應酬他也并沒有怎么推脫,該去去,也總是攜帶公司力捧的女星作為女伴,有時候是梁以沫,有時候是喬暖。女伴就是女伴,疏離冷淡,只是作為一種露臉的方式,增加知名度而攜帶。

    梁以沫很少能夠陪同顧英爵一起出去,不過為了避免媒體隨意揣測,顧英爵偶爾也會帶她,頻率不高,人情也很淡。

    大多時候,是喬暖陪著他。

    夜宴上,顧英爵喝了一些酒,有些微醺,喬暖也喝了不少,梁以沫聽說趕過去接人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他們。

    他依然是一身款式經典而矜貴的襯衫西裝,淡漠矜貴,眼眸也是深沉的冷淡,只是發絲微微有些亂,領口敞開了一些,有些微不易察覺的酒意。

    喬暖醉的不行,東倒西歪,女士的禮服本身就包不住身材,此時她靠在他的懷里,看上去格外奢靡。

    梁以沫緊了緊手指,想要走過去,可是神經緊繃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喬暖半扶半摟著英俊潦草的男人,她仰著臉,笑嘻嘻看著顧英爵,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念叨著些什么。

    “梁小姐……您去扶喬小姐,我扶顧先生。”席秘書沉穩道。

    梁以沫緊了緊手指,上前去扶顧英爵,誰知道顧英爵只是抬眼看了她一眼,就伸手搭在了一旁跟著的李特助身上。

    上了車,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喬暖手抓著他的手臂,順勢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邊,兩個人倒在一處,喬暖的腦袋靠在顧英爵身上。

    梁以沫下意識的想要出聲罵人,卻見顧英爵淡漠地看了一眼懷中的女人,仿佛看著一個什么東西一樣冰冷的眼眸。

    梁以沫忍住了沒有說話,也跟著上了車,擠在了后座坐下。

    顧英爵的手輕輕推開了一點喬暖,可是喬暖更緊緊地貼了上去,緋紅的臉頰帶著癡癡地笑意。

    梁以沫愈發用力的咬住唇,唇角的冷笑幾乎噙不住。

    她不知道顧英爵到底怎么想的,喬暖她知道,單純地跟了她很多年,顧英爵已經到了饑不擇食的地步了嗎?

    寧可饑不擇食,也不選擇她。

    隱隱有著什么東西在閃著刺眼的碎光,是他手指上的鉆戒——他到現在還沒有摘下那枚戒指。

    “夏薇說的一點也沒有錯,她選擇離開你真的一點兒錯都沒有。”

    那邊,顧英爵已經很快的從那女人身上起了身,從梁以沫的角度只

    能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無法看清楚他此時的神色,更看不到他盯著她的可怕的眼神。

    他的手探上了她的脖頸,牢牢地攥住了她的脖頸。

    兩相對峙,梁以沫能夠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輕輕的顫抖。

    “你就算殺了我也沒有用……她已經走了,我告訴過你多少次,她和慕西辭走了。”

    顧英爵眸子里混亂暗沉的光芒逐漸冷卻,他收回了手,坐回了車內。【¥…更好更新更快】

    喬暖在一旁陰暗的角落里低低的笑著。

    喬暖順勢靠在他的身上一雙眼迷醉的看著眼前的俊顏,喃喃的道,“顧總,我有話對你講。”

    顧英爵淡淡嗯了一聲,模樣漫不經心。

    女人貼得更近了,因為太近,梁以沫聽得不是很清楚。

    血液沖上她的大腦,梁以沫下意識地攥緊了手。

    喬暖的腦袋靠在顧英爵的肩膀上,帶著梁以沫不熟悉的性=感撩人,一只小手輕輕探在他的領口,輕輕一點點兒向下滑著,“顧總,受了傷的男人,還會相信愛情嗎?”

    顧英爵瞥她一眼,淡淡的答道,“嗯,不知道。”

    “也是……我覺得男人從來都比女人深情,顧總尤其深情,不管是對沫沫姐,還是對夏薇……不過,女人總是要辜負顧總呢……所以顧總,以后還是不要對女人太好才好,女人總是喜歡壞男人的……”她嗓音啞啞的。

    顧英爵微瞇了眸,漫不經心的接上腔,“你說的壞男人是慕西辭么?”

    女人身體一震,卻是低低的笑了出來,“慕西辭很壞,顧總有多么好,慕西辭就有多么壞,那樣的男人真的很致命,有的是女人飛蛾撲火。”她有點兒想笑,“不過他只愛夏薇一個,可惜……”可惜啊,夏薇不愛他。

    夏薇是個例外。

    回應她的是極淡的嗓音,“可惜什么?”

    “顧總還是想著夏薇呢……”吃吃的低笑,很模糊,妝容精致的眉眼帶著點兒悵然,“可惜啊,夏薇是顧總這么個好男人的太太,所以他要強娶,還是吃力點兒的。”

    “你剛才要說的不是這句話。”溫溫淡淡嗓音,帶著點兒冷醒和警覺,清楚的傳到她的耳朵里。

    女人抬起了眼睛,唇齒不清的笑,眼眶也跟著紅了,好像要哭,可是那笑容卻更嫵媚了。

    紅唇嘟起,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男人的耳垂,“我是一個很俗的女人,和夏薇一樣,誰對我好我就跟誰走了?”

    顧英爵的臉隱藏在黑暗的陰影之中,沒有人能夠看清楚他臉上的神色。

    梁以沫忽然開口,“喬暖,你喝多了。”她伸手,想要拽喬暖,卻被女孩靈巧的躲開了。

    車廂里氣氛擁擠,有著靡艷的色彩,她因為躲避,貼的顧英爵更近了。

    香水氣味濃厚,她肥白

    的肉在黑色帶閃的裙子中若隱若現,濃艷奢靡。

    “我沒有喝多呢,”女人眼睛含著笑意,她的一只手臂堂而皇之地勾著顧英爵的脖頸,看著男人冷淡的側臉,“顧英爵,你們男人都喜歡夏薇什么呢……她哪里好啊……”

    輕聲細語的笑著,“我真的看不出來,論能力,有比她能力更好的女強人,論演技,她比不過沫沫姐,論臉蛋,娛樂圈哪個不是萬眾矚目的女神……啊?”嗓音里帶了點兒蒼涼,“她到底哪里好的……值得你們男人這樣……這樣為她。”

    顧英爵低頭看她,修長的手指捏上她的下巴,眼眸冷淡,淡道,“你喜歡慕西辭?”

    女人的唇幾乎要貼上他的下巴,眼底的迷離也愈發的深,低低喃喃的道,“喜歡他?為什么不行啊,喜歡他的女人那么多……不過我不怕,如果他敢動我,我就把他的秘密全都抖出去……”

    顧英爵無聲的笑了笑,淡淡的道,“秘密?!”

    女人微微一愣,求助似的看向了梁以沫。

    “我說了,她喝多了。你不用聽她胡言亂語。”梁以沫道,“趕緊回去,給她點兒醒酒藥吃了久好了。”

    她不屑地撇了撇嘴,“真沒想到,喬暖你喜歡的竟然是慕西辭——既然喜歡慕西辭,你何必天天扒著顧總呢?”

    顧英爵坐著沒動,只是眉心微微攏起。

    喬暖咬住唇,揚起下巴笑著看她,“是啊,所以,說不定我也不是那么喜歡他。”她眸子微微一轉,看向了顧英爵,“畢竟顧總年輕多金,英俊瀟灑,我想吃兩口也無可厚非啊……誰規定的,喜歡就只能喜歡一個人。”

    梁以沫嗤笑道,“還真是喝多了。”

    喬暖呆了會兒,臉上好像有淚光,她轉過身子,問顧英爵道,“車載冰箱里有酒么?”

    顧英爵一般不怎么喝酒,顧太太卻偶爾喜歡抿兩口葡萄酒,因為她的經紀人說葡萄酒對身體好。

    “有。”

    吐出一個不咸不淡的字眼,他看向了席秘書。

    席秘書會意,從冰箱里取出了酒。

    女人不等倒酒,就劈手將葡萄酒奪了過來,蜷縮在男人身側,“顧總聽說過一句話么,開了封的酒,不喝白不喝……”那濃艷凜冽的香水氣息在空氣中霸道的渲染開,“顧總,我沒有那么喜歡慕西辭。可是我知道,你卻愛著夏薇,無趣的沒有挑戰性的男人總是讓人乏味,不如換個女人試試?那樣顧太太興許還會對你提起點兒興趣。”

    男人眸色漆黑,深沉不見底,薄唇噙著低笑,語調徐徐淡淡,“不用了。”

    梁以沫真的急了,她伸手就去奪酒,順勢將纏在顧英爵身上的女人拽下來,“別喝了,看你喝成什么樣子了。”

    女人嚶嚀一聲,抱得

    顧英爵更緊了,炙熱的身體輕輕摩擦著他,聲音壓得很低,“顧英爵,反正你現在空窗,我們試一試吧……我保證……”她笑了笑,眼神嫵媚,“我是不會對你負責的。”

    “夏薇,她在哪兒?”他繼續不動聲色地問。

    “她在……”女人正準備說話,忽然臉蛋一僵,狠狠的咬住了唇。

    顧英爵眼神里透露著微微諷意,“不說么?我已經知道你知道了。”

    他的手指骨節分明,輕輕攀上她的臉頰,口中有著淡淡的威脅和警告之意,寒涼沁骨,“你還在我的旗下,考慮清楚,到底說還是不說。”

    “顧英爵……”梁以沫繼續去拉,卻被顧英爵伸手推了一下。

    車廂本就不大,她朝后跌坐,愣愣看著氣息冰冷黑暗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的男人,和靡艷動人的女人,咬住唇不說話。

    顧英爵的身邊從來不缺女人,不過顧總從來沒有上心。

    銀鈴般的笑聲從女人紅艷的唇中溢出。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