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3章女人都是一樣的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3章女人都是一樣的

    喬暖笑得風情萬種。

    一只手輕輕抽出顧英爵夾在指間的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轉頭對著顧英爵。

    青白的煙霧從紅唇中徐徐散出,噴在了顧英爵的臉上,淡色的煙霧中,女人美艷的臉模糊不堪。

    有時候竟然有種錯覺,煙霧后那張臉,是夏薇。

    下一秒,爛醉的女人雙腿騎在了顧英爵交疊的雙腿上,兩只手牢牢抱緊了他的脖頸,整個人身子前傾,她本句穿著單薄的禮裙,這一個顯得粗魯的動作將她的細白的脖頸和大片風光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顧英爵微怔。

    女人已經俯身朝他吻了下來,被煙酒熏得不再甜美的嗓音微啞道,“女人都是一樣的,顧英爵,夏薇其實不是你想象的那個女人,你愛的也不是她而是你心里的女人,所以換誰都一樣,你說是么,顧總?”

    一只手忽然捏住了她薄弱的肩膀,生生將她拉開了距離,她原本堪堪要落下的吻沒能落在他的身上。

    梁以沫愣住了,她只感覺血液倒流,她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人這么勾-引一個男人。

    用盡力氣,煙視媚行也不顧一切,帶著玉石俱焚的心思,以前的喬暖總是有著目的性的,所以小心翼翼戰戰兢兢,今天是真的醉了嗎?

    “喬暖,”男人冷聲道,“作為女人我一直覺得你有足夠聰明,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知道進退,也知道恥辱。”

    身為溫冷的清貴的紳-士,顧英爵的話已經說得夠過分了。

    被一個男人這樣說,任何稍微有點兒理智的女人都會懂得退出了。

    沒有哪個女人能夠忍受這樣的羞辱。

    喬暖動作頓了頓,忽然爆發出一陣劇烈的笑,笑得喘不過氣來,笑出了滿臉的熱淚,看著眼前男人冷靜的眉目,唇角冷冷得翹起,問道,“送上門的女人都不要,顧總,你不會那方面不好吧……”

    她的手里動作不停,一副急色的樣子。

    梁以沫幾乎要將自己的唇咬破,身為自小就教養良好的小姐,她那里見過這樣的場面。【!…更好更新更快】

    她腦子里轟得一聲,眼睜睜的看著那女人和自己一直認為自己最愛的男人糾纏在一起。

    男人要有多漫不經心,女人就有多瘋狂。

    指尖顫抖,冷笑,她這樣發呆看著做什么,偷一窺么,電燈泡當得夠了嗎?

    沒有人在乎她看到了什么,一直親熱叫她姐姐師傅的喬暖,還有一個一直溫存待她給她希望又毀掉的顧英爵,她就這么看著他們在他的旁邊。

    一個發酒瘋,一個溫淡的拒絕。

    她已經過夠了,她有點兒奇怪,她竟然沒有任何感覺。

    呵,她……真奇怪,為什么會沒有感覺。

    她該避開的,是不是?

    車子停在了顧宅外,司機不知道

    是不是該開口打斷他們。

    梁以沫率先拉開了車門走了出來,卻見喬暖忽然伸手拽了她一把,她一個不防備,重新落入了車內,頭重重磕在了座椅上。

    三個人擠在一處,顧英爵神色終于有點兒改變,伸手探查了一下梁以沫的腦袋,“受傷了嗎?”

    梁以沫伸手推開了顧英爵,轉身下車。

    顧英爵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著,喬暖的渾身僵了一下,視線有片刻的緊張。

    梁以沫趁勢逃了出去。

    視線飄過屏幕,是顧宅保鏢的名字。

    “別接了。”喬暖笑,“我們繼續玩啊……”

    顧英爵瞥了一眼她,滑動手指,接了電話。

    “顧總,顧宅附近發現了有人偷拍,我們懷疑是狗仔。”保鏢道。

    顧英爵伸手,毫不留情地將硬生生掛在身上的女人推開,抬腳就要下車。

    喬暖驚慌失色,伸手就去拽顧英爵的袖子。

    顧英爵皺了皺眉,視線瞟了一眼朝著不遠處走去的梁以沫,聲音有條不紊,“把人抓到,也把照片送過來。”

    “好的,顧總。”

    顧英爵掛了電話,猶豫了一下。朝著梁以沫的方向抬腳走去。

    這應該算是她此生最不堪的時候了,梁以沫想。

    冷風吹過她的臉上,她逐漸意識到,她一點兒也不愛顧英爵,她對他的感情,雖然親密,雖然依賴,可是竟然不是對于男女嫉妒的愛……她愴然的發現……那好像不是愛情呵。

    她整個人都很凌亂,她看到顧英爵幾近在與別的女人歡好,有的只是對自尊的刺痛——怎么可能?!

    她整個人清醒的不得了,可是她……真的沒感覺。

    她眼睜睜的看了一場春一宮圖,可是……她內心毫無波動。

    “梁以沫……”男人溫沉的嗓音。

    女人輕呼了一聲,轉過頭看向了顧英爵,顯然沒想到他會追過來。

    對上顧英爵的雙眸,神色變了變,脫口而出,“顧英爵,你們不是正玩得開心么,來找我干嘛。”

    她的氣息有點兒亂,男人的嗓音涼而冷,“我希望今天晚上的事情不會太多的影響到你。”

    那嗓音壓得很低,男人皺了皺眉,喝了酒,風一吹,有點兒頭痛,忍住心中的煩亂。

    她幾乎是毫無意識,輕輕一笑,“呵。”

    “沒事的……”她草草的敷衍,“我覺得有事的該是顧太太……”

    顧英爵看著她的臉,驀然有幾分失神。

    不知道是為了她,還是因為顧太太這三個字。

    “顧總……”一旁的保鏢走了過來,將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推了過來,“偷拍的找到了,是娛樂爆料的狗仔。”

    顧英爵轉頭淡淡看了一眼那狗仔,伸手接過李特助遞來的相機,一張張翻動著照片。

    看來跟拍了不少,喬暖風情萬種賴在他的身上的姿勢,甚至,抓拍的梁以沫倒在他的身上,而喬暖靠在她懷里側頭笑著看他。

    看上去,簡直就像是一個紈绔公子帶著兩個女伴在車內玩樂的樣子。

    顧英爵將相機轉手扔給了李特助,“銷毀了。”

    冷冷的眼看著那個狗仔,“知道我的脾氣,你還敢這么做,誰給你的膽子,嗯?”

    夜晚的冷風刮過,別墅區的綠化林中,那個狗仔軌坐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把他剝光了,吊在樹上,天亮之前誰也不許救。”顧英爵轉身,低聲道。

    “好的,顧總。”有點兒遲疑,李特助道,“照片,不知道發出去了沒有。”

    顧英爵皺了皺眉,“娛樂爆料么?”嗓音宛若嘆息,“這樣的影響社會風氣的報社,是該取締了。”

    那狗仔在聽到這句話狠狠顫抖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顧英爵,又不做聲地低下了頭。

    顧英爵轉身走向了梁以沫,“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梁以沫臉色一白,“不用,不打擾了……有司機,英爵你今晚喝多了,早點兒休息。”

    顧英爵沒有強求,她不要送,就算了。

    扶了扶作痛的額頭,那點兒微醺的酒意和堵在胸口的一團氣,讓他很不好受。

    …………

    夏薇原本以為要等個一兩天或者兩三天,她總覺得,顧英爵那樣的權勢,戀愛和婚姻這樣的隱私很難以挖到。

    就算要找到什么,也不大容易。

    她沒想到,約定后的他第二天就來了。

    彼時她正在花園里讀一本書,現在演員的素質普遍很不入眼,她索性就關了電視,找一本不算艱澀的書,自己靜靜看著。

    聽到車子的引擎聲時,夏薇皺了皺眉。

    他不是很經常來,能夠連續兩天來已經算奇怪了。

    隱約覺得和他聊得那件事情出結果了——她有點兒忐忑有點兒疑惑,怕知道結果又懷疑結果的真假。

    她的確想知道顧英爵的消息。

    從車上下來的男人一眼就看到坐在花園里那個穿著白色皮草臉色冷峭的女孩。

    她今天穿的是一條居家長裙,絲紗質地,外面是一條厚實的長款皮草外套,從頭裹到腳,暖和而漂亮,欺霜賽雪的小臉,美麗得引人注目。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