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6章慕西辭你的女友來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6章慕西辭你的女友來了

    夏薇覺得,她真的不是關心,她就是覺得很詭異。

    慕西辭轉身折了回去,走到她的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低笑,“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到底要干什么。”

    說罷,“你知道么?乖乖女很乏味,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反而會反抗的女人,才足夠勾起男人的興趣。”

    是嗎?

    她心弦仿佛被一根手指抹了一下,輕輕挑起。

    抬起眼睛,看向慕西辭,這個男人在人前的所有紳士面目都被撕毀,她此時從他的眸底,只能看到吃果果的獸yu。

    …………

    男人最后還是將臥室留給了她,出門做事情去了。

    夏薇泡了澡,看了一會兒書,天色逐漸暗了下去,還是沒有人來。

    她忽然想起來了什么,將書本收了,起身去找電話。

    床頭的柜子上,放著套房的座機,她抬眼飛快地看了一眼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回身背對著門口,拿起了電話。

    電話順利撥通了出去,感謝于總統套房優質的服務。

    電話那頭,是一句冰冷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身心深處涌出說不出來的難過。

    “夏小姐。”

    夏薇渾身一顫,飛速將手機放了下去,回頭,見到是一個手下,“什么事情。”

    “先生今晚在外面工作,不能回來陪您用餐了,您想吃什么。”

    “隨便。”夏薇飛快地道,有點兒煩躁的樣子。

    “好的。”手下視線落在了那個固話上,短暫的停頓,又道,“您也可以出去外面在餐廳用餐,附近有幾家餐廳很不錯。”

    夏薇閉了閉眼睛,“我知道了。我化個妝,一會兒我出去走走看看。”

    大約已經出了盛京,出了顧英爵的眼皮子地下,慕西辭對她的防備簡直松懈。

    她挑選了一家米其林餐廳,點了幾個招牌菜,悠閑吃完之后,就拎著包在街頭轉了轉,天氣已經轉暖,有人在街頭賣冰激凌,她給自己買了一個,慢慢的吃著。

    一直到天黑了,她才到家。

    “慕西辭。”

    叫了一聲,沒人應,她又叫了一聲,“慕西辭?”

    “慕西辭,你在嗎?”

    叫了好一會兒都沒人應,她以為他不在,就脫了外套,走向沙發。

    屋子里安靜的可怕,黑夜已經降臨,她沒有開燈,摸索著朝著臥室走去。

    在經過沙發時,腳下好像被絆了一下,半邊身子摔在了地上。

    她在地毯上揉了揉手,正準備站起來,忽然聽到了開門聲。

    手下緊張的說著,“小姐,您別這樣鬧。慕先生知道了會生氣的……”

    “我只是想在慕西辭的房間等他而已……有什么問題么?”

    “抱歉,小姐,慕先生的脾氣您知道的,如果他發

    作起來,我們沒有人能夠承受的住。”

    似乎是考慮到了慕西辭的感受,那個女聲才緩和了點兒,“算了算了……我先回去,你告訴他我來過了。”

    手下明顯松了一口氣,“好的,小姐。”

    門又被關上了,夏薇揉了揉拐了的腳,站起身。

    頭有點兒昏沉,心口悶悶的疼。

    她早就知道慕西辭是一個怎么樣的人,不過這樣追上門的女孩兒,也是少見。

    能夠這樣頤指氣使,想來家庭背景都很不錯啊。

    她無奈的勾了勾唇,倒是真的希望這個女孩兒能夠闖進來,發現她,然后看慕西辭怎么收場呢。

    有點兒心不在焉,腳一拐一拐的走不了路,就靠在床邊,迷迷糊糊的想要先睡一覺。

    門開的聲音,男人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他穿著干凈的白襯衫,西裝不知道什么時候脫了下來,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清瘦的身體上帶著煙草和夜色的凜冽味道,徑直走向夏薇。

    夏薇本就沒有睡著,看到他氣勢逼人地走來,下意識地縮緊了身體想要站起來。

    腳后跟痛得一震,她條件反射的往后退,又一個趔趄,眼前一黑,頭重腳輕,她腳底一滑就重重的摔了下去。

    鋪天蓋地的痛跟涌上她的心口,她低低叫了一聲,眼淚一下就沒止住,洶涌而出。

    男人快步走了過來,她怎么就摔倒了。

    看到狼狽摔倒在地上的女人,正抬眸用畏懼的神色冷冷看著他。

    畏懼的厭惡的,煩躁不安的,不耐煩的眼神。

    他的心頭忽然重重一縮。

    那一瞬間的感覺清晰而直白,這是她想要的女人,卻不是他想要的愛情。

    他來不及細想,俯身一把將她從地板上抱了起來。

    雙眼盯著她蒼白無助臉,輕聲喚著她的名字,“夏薇。”繾綣而溫柔的意味,“你沒事吧。”

    她哭的渾身發抖,淚蒙蒙的道,“慕西辭……我很煩,你別惹我。”

    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驕縱壞了的女孩兒呢。

    她嗅到了他身上的女士香水的味道,想到他把她關在房間里,出去外面卻去約會新的女友,她就覺得惡心的要命。

    他低聲道歉,“對不起,今晚我有點事情。”深眸注視著冷淡冰涼又掛著淚痕的臉,“怎么摔著了?很疼么?要不要我給你擦藥。”

    夏薇推開了他,回避他的問題,“沒事兒,我沒有你想的那么嬌生慣養,我累了想要睡覺。”

    男人停了手,淡淡的聲音略微的沙啞著,“已經腫起來了,夏薇,你不能這么不顧及自己的身子。”

    夏薇看到這個男人,沒有來由的覺得可笑和來氣。

    他是怎么做到,一邊把一個女人困在自己的床上,一邊在外面約會的?

    “

    好,我聽話,你去給我拿藥吧?抹了藥我要睡覺……至于你,隨便。”

    “好。”慕西辭走到門口吩咐了保鏢什么,不過一會兒又回來了。手里抱著醫藥箱,里面是備用的外傷藥膏。

    等他在床邊上坐下,夏薇就已經自己將褲腿挽起,整張臉面無表情。

    清涼的藥膏均勻的涂抹上去,而他始終沒有抬頭看到夏薇嘲諷的雙眸。

    指尖微微用力,她疼得抽氣的模樣,他抬頭看了一眼夏薇,低聲問道,“怎么摔倒了?”

    她撇嘴,“你應該知道今天有個女人來了。”

    慕西辭臉色涼了涼,聲音還是很淡靜,“保鏢把她攔在了門外不是么?”

    夏薇的語氣里,渾然有幾分怨懟不開心,“你覺得我的傷是哪里來的?”

    男人的眸色漸漸冰冷暗沉了下去。

    夏薇警惕的道,“慕西辭,你能不能管好你在外面的那些阿貓阿狗,別閑著沒事兒就鬧到我跟前,挺沒意思的啊?”

    外面的阿貓阿狗。

    她介意的是這些。

    慕西辭眉頭重重的跳著,心里好像有什么怦然的跳動著。

    花了十秒鐘調整呼吸,將心情平息下去。

    他抬眸看了她一眼,從容平靜的道,“我的女人一向不缺,你指的是哪個。”

    夏薇臉色有點兒好笑,“慕西辭,你以為我真的在乎?”

    “看上去挺在乎的。”

    夏薇想要抬腳狠狠踹他一下。

    慕西辭正在給她膝蓋上的淤青擦藥,她剛要抬腳他就察覺到了,一只手輕輕握住了她的小腳,制住了她的動作,他掀起眼皮看著不斷后退的女人,把她拖了回來。

    “慕西辭……”

    一句話還沒說話,男人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頜,眸色一深,俯身就要吻下來。

    她反應迅速地垂下頭,厭惡地躲開了。

    靠的近,女人香水的味道更濃厚了。

    她可沒忘記,這個男人曾經不擇手段到去做牛-郎。

    夏薇一張臉始終躲避著,男人是始終睜著深暗的眸牢牢地鎖住她臉上每一寸表情的變化,越看心頭壓抑著的惱怒越累計得深。

    他單膝跪到了她的身側,掐著她的腰肢的手越發的大力,眸色里有什么瘋狂的情緒壓抑著,想要破體而出。

    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粗暴,一只手牢牢的掐緊了她的脖子,將她狠狠按了下去。

    “啪”的響亮的一聲。

    終于中斷了有失控意向的強行掠奪。

    夏薇有點兒慌亂地看著慕西辭。

    男人怔住了,動作也跟著了停了下來。

    她怔了怔,坐起來,一聲不發,情緒崩潰了一般,拼命的對他拳打腳踢,男人沒有動,任由她打著,她仿佛找到了情緒宣泄的閘口,被困這么久以來受的所有委屈,難過,都

    發泄了出來,一口氣砸出來,讓她的煩躁不安,都有了個落腳點。

    她什么也不想想,伸手胡亂地抓著,打著,鬧著。

    索性隨手拿了床邊的瓶子,砸了過去,慕西辭的額頭被砸破了,血一顆顆滲出來,沿著他的臉滾落。

    她緊緊盯著他的臉,微微怔忡后,放肆地笑出聲,好像瘋子。

    男人伸手擦了一把而上的血,手臂摟上她的腰將她整個人撈進了自己的懷里。

    她的臉撞入他的懷中,因為憤怒再次劇烈的掙扎,可是怎么都掙扎不開,尖聲叫道,“慕西辭你放開我?”

    她放肆的尖叫著,“慕西辭,你放了我好么?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

    男人兩側的太陽穴突突的跳著。

    他已經很久沒見過她這么情緒激動的樣子了,他不加重力道都幾乎要被她掙脫出去。

    “放開我!”

    夏薇大聲尖叫著。

    “……”

    “你他媽說話!”

    她看著他無動于衷的臉,憤怒到幾乎崩潰。

    “……別動。”

    她覺得內心深處看到他流血,看到他無可奈何,感覺很不錯。

    他只是抱著她不松手,任由她發怒而不吭聲,夏薇怒不可遏,“能說話么?”

    “可以。”

    顧英爵看著她劇烈起伏的胸口,壓低著嗓音,有些無奈的道,“好了夏薇。”

    “你真的應該去死。”

    “好,我該去死,我知道了。”

    “你愛怎么樣怎么樣,慕西辭,我總有一天會等到有一天你的女朋友沖到我的房間來捉j。”

    “抱歉,是我沒有把外面的事情處理好。”

    道歉也絲毫緩解不了她的怒火,夏薇冷笑了一聲,“外面的事情,你還真當我是你的老婆,我們在外面各玩各的回家做恩愛夫妻啊?慕西辭,你要不要這樣自信?”

    男人眼神暗了暗,薄唇抿起,“抱歉。”

    這幾個字的解釋實在太蒼白。

    夏薇又掙扎著要從他的懷里出去,這下他松了力氣,只是道,“我去給你倒杯水,你嗓子喊得啞了。”

    她冷著臉,翹起唇,睫毛上還掛著淚珠,“滾出去。我要睡覺了。”

    慕西辭給她蓋上點兒被子,“別亂動,你膝蓋上的傷上有藥,別抹掉了。我出去睡。”

    她撇過臉,沒有說話。

    “夏薇,聽到了說句話。”

    “嗯。”

    他也不惱,起身走向套房的客廳。

    臥室里只剩下一個人,她覺得有些虛脫。

    哭了罵了,還照著那個男人的臉打了一頓,她沒有那么生氣了,反而有一種空虛的感覺。

    抬手用手指梳理著自己的長發,郁悶的感覺很煩躁,閉了閉眼睛,她又想起來那個電話,摸索著到了床邊,去拿固話。

    “你在干嘛

    ?”

    夏薇手一松,將固話藏在了床底下,皺著眉背對著慕西辭,“我找不到我的鞋子了。”

    “先睡覺,明天我給你找。”男人抬腳走了進來,“我剛給客服那邊打了電話,要了點兒藥來。”

    男人的嗓音很溫淡,“你還有哪里疼么?只有腳么?”

    她身體向后縮了縮,她心里多少是害怕他的,尤其剛才她忽然狂躁地打罵他,著讓她覺得很不安。

    “電話已經被注銷了。你不用在多想了,嗯?”

    沉默良久,夏薇始終都沒有再主動開口說話,且渾身上下都透著拒絕搭理他的意思。

    他俯身拉開被子,檢查了一下她的腳踝,又看了一下身體其他地方。

    夏薇抗拒的神色,捂住了身體,讓他大體檢查了一下。

    確認沒時候,男人彎腰俯身在她的面前,“夏薇,睡嗎?”

    她淡淡的,“不睡。”

    “你想做什么,看電視還是看電影,我陪你。”

    “不想。”

    慕西辭忍住將她的臉強行板正的沖動,耐著性子盡量溫和的道,“那就睡覺?”

    夏薇正臉看了過來,“你說了不和我住一起的。”

    慕西辭沒吱聲。

    “你再開一間房?”

    “我保證晚上不會侵-犯你,你看行么?”他有點兒低聲下氣的懇求。

    她搖頭,“我不信任你,你白天的時候對我說的話我還歷歷在耳呢。”

    他不止一次想要強要她了。

    男人站直了身軀,嗓音低沉溫和,“今晚可能會有暴雨,你害怕雷電聲,到時候別哭著找我。”

    夏薇嘲笑他,“你當我還是十六歲的小姑娘么?”

    他淡淡的道,“在我心里你永遠都是那個小姑娘,你還是不是當初的人,要看你。”

    半響后,她不冷不熱的道,“不用你擔心我晚上會不會被嚇到,我覺得,你比打雷下雨要恐怖的多了。”

    男人喉結上下的滾動了一下,啞聲問道,“是么。”

    夏薇抬起臉看著他,嘲諷的笑,“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何必要我自己說出來呢。”

    男人站在原地看著她,過了一會兒后,轉身走了出去。

    夜半的時候,果然下起了大暴雨,夏薇縮在被子里,覺得刺骨的冷。

    慕西辭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她剛巧可以看到的地方。

    ………………

    早晨,他陪她逛了商場,然后是電影,最后是吃飯。

    吃完后從餐廳出去,他們也沒上車回酒店,而是沿著街邊散布,夏薇手里還拿著一支冰激凌。

    法國的街頭到處都是冰激凌的車子,很方便可以買,夏薇見到就會給自己買一杯,慕西辭就寵著她吃。

    高大的男人走在她的身側,她一眼也沒有多看,但還是隱隱覺得他

    身形偉岸。

    慕西辭低頭側首,看著她認真吃著的模樣,“好吃嗎?”

    “還行。”夏薇道,忽然笑了笑,“你這樣陪我逛街不怕你的女友發現。”

    他皺了皺眉,“她不是我的女友。”

    她撇撇嘴,“不是女友,難道是未婚妻?”

    他眸光暗了暗,“商場上朋友的女兒。”

    夏薇伸手把冰激凌遞給他,“給你。”

    男人望著她,伸手拿過了冰激凌,用勺子在她吃過的地方挖了一勺,含在嘴里。

    甜甜的,帶著奶香,像她的味道。

    “好吃么?”

    “還行。”

    “明明好吃。”夏薇不高興的道。

    “剛才是你說還行的。”

    他把冰激凌遞回去給她的時候,聽她喚道,“慕西辭。”

    男人轉頭看著她,應下,“嗯?”

    她笑了笑,將勺子挖了冰激凌放入口中,“我還想再吃一個,你去給我買。”

    “吃多了對肚子不好。”

    她抿唇道,“可我就是想吃。”她一邊說著,一邊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下,“我在這里等你,你快去快回。”

    夏薇的模樣輕松而愉快,坐在長椅上,勺子一口一口的挖著冰激凌吃,周圍是草坪和玩游戲的小孩子。

    他多少有點兒不放心,有個念頭一晃而過。

    如果夏薇逃走,或者自己又去撥打電話怎么辦?

    今天出來沒有帶手下,原計劃吃了飯就直接載著她回去的。

    她怔怔然抬頭看著男人,“怎么了?”

    “沒什么。”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不要騙我,乖乖在這里等我,好么?”

    夏薇無所謂的“嗯”了一聲,好像沒有理解男人忽然深沉下去的雙眸。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