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9章我找到夏薇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9章我找到夏薇了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夏薇一口咬定入侵別墅的是慕西辭的女人派來的人,鬧來鬧去,慕西辭竟然聽她的繼續住了下去。

    她心里隱隱期待著他來,她感覺這一天應該已經不遠了。

    慕西辭脾氣很不好,但是從來沒有對夏薇發過脾氣,被愛的女人總有辦法對付男人,哪怕再愚蠢。

    現在除了等待,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在半露天庭院里練習著鋼琴,養了一只兔子。

    兔子很膽小,在她彈鋼琴的時候就窩在她的腳邊,有傭人來就會順著她的腿往上爬。

    它雖然很蠢,可是還是認人的,除了喂養它的夏薇,它誰都不親近。

    微風凜凜,吹過庭院的花葉,夏薇很安靜,在彈完鋼琴后,喂兔子吃一把兔糧,它吃完后輕輕的舔著夏薇的手,算是感謝。

    一陣腳步聲傳來,身后的門被推開,兔子一個激靈,扭頭就跑。

    她有些發火了,冷冷道,“不是說了,沒有我叫,不要隨便打擾我么?”

    她無瑕顧及身后的傭人要做什么,俯身去在花木中找兔子,“兔子,出來,來媽媽這里……”

    兔子聽到它的聲音總算不跑了,站在原地讓她抱,她伸手將它抱了出來,拍掉兔子腦袋上的枯葉,“怎么那么膽小?媽媽在不用怕的知道嗎?”

    這些傭人,總是時不時來打擾她,她實在是煩。

    安撫好了兔子,她轉身,不耐煩的吼出聲,“有什么急事么?我不是說了沒事兒不要過來打擾我么?”

    她皺皺眉頭,抬眼看過去,站在門邊的是一個短發清瘦的女孩兒,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藍又青。

    夏薇腦袋轟了一下,整個人都驀然的站了起來,抱著兔子的手有點兒緊。

    兔子仿佛感覺到了她的緊張,又一次輕輕舔著她的手,抬起眼睛看向夏薇。

    藍又青臉色慘白,清冷而又不可置信的嗓音結結巴巴地道,“……夏薇,你居然在這里,你居然……一直在顧家。”

    夏薇下意識地退縮了一步,腳踝上的舊傷還沒有好,整個人一個踉蹌差點兒跌倒,她下意識就伸手扶住鋼琴。

    手指按在鋼琴的按鍵上,發出巨大刺耳的聲響,外驚心動魄。

    藍又青見她跌倒趕忙過來扶住她,“你怎么樣了?受傷了嗎?”

    “沒事的,我……我只是。”她腦袋里一片空白。

    她曾經無數個日夜幻想再次見到顧英爵,可是她卻想也不敢去想見藍又青。

    慕西辭毀了藍又青的一輩子,而她是助紂為虐的人對么?

    她心虛而畏懼,她不知道用什么樣的臉面去見這個昔日的好姐妹。

    是她害的她負債累累,害得她失去丈夫。

    她沒有膽量面對她,幾

    乎語無倫次,“藍又青,你來了?……你最近還好么?顧英爵呢?他知道了是不是?”

    她感覺現在發生的一切好像一場夢,她不敢面對,可是又隱隱期待這是真的。

    藍又青是名正言順的慕太太,她來了,也好。

    “……顧英爵么?”

    她怔了一秒,隨即又道,“聽說他最近有很多女人……他……。”

    這一秒鐘,她幾乎有點失態,她有點兒自私的反復問著顧英爵。

    藍又青低下了眼睛,過了片刻后,再抬起來臉,“顧英爵很好,他一直在找你……至于女人,追他的女人一直不少,沒有見他接受過誰。”

    她又怔了怔,隨即道,“對不起……”

    “你和慕西辭還好么?”藍又青用平靜到冰涼的聲音問道。

    夏薇握著她的手緊了緊,皺起眉頭,冷聲哼著,“我簡直倒霉透頂才會招惹上他,那個神精病,把我綁架到這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是……綁架么?”

    所有人爭執的焦點就是夏薇到底是被綁架還是私奔,除了顧英爵之外,所有人都說,夏薇只是跟慕西辭走了。

    她夜不能寐,多少次痛哭著想要問夏薇。

    直到從本人口中聽到答案,她心里明白過來,又想,果然是這樣,真的是這樣。

    她早就知道答案的,她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就怔在原地。

    她痛苦得太久了,從慕西辭離開她丟下一個爛攤子開始,她就一直克制著所有的情緒,更別說傳聞夏薇和慕西辭是私奔之后……

    梁以沫信誓旦旦地說了夏薇和慕西辭走了之后,她恨不得將梁以沫撕了。

    如果不是梁以沫背后有一個gk,以藍又青現在在娛樂圈的地位,早就讓梁以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藍又青怔怔看著夏薇,一時間,心酸難過,“夏薇,對不起,是我讓你為難了。”

    她這么久以來,早就想明白了,并不是領了一張證,那個男人就是她的了。

    他從來就是夏薇的,她似乎忘記了,在他娶她的時候,就告訴過她,他只是想讓夏薇看到自己正常人的樣子,只是想要靠夏薇近一點。

    這一場婚姻,在一開始,就是規定好了價格的東西呢。

    她情不自禁上前擁抱著夏薇,“我都知道的,你不用解釋……”

    隔著薄薄的衣料,夏薇能夠感覺到藍又青羸弱的身體,她消瘦了不少,幾可見骨。

    夏薇心中一暖,前所有為的激動、親切、信賴全都浮了上來,“你都知道嗎?你真的都知道么……又青,可是我……”

    “他對你好么?”藍又青聲音低低的,帶著重感冒一樣問她,“我問你他對你好么?”

    “……好。可我不喜歡。”她悶悶的回答。

    “我帶你走。”藍又青篤定的說道。

    “慕西辭背后有人,是軍方的……現在重要的不是我是顧英爵。他有什么動作,要對顧英爵不利……聽口氣應該是買通了不少股東,想要找一個機會弄倒顧英爵。”

    藍又青愣了愣,“你現在還有功夫管顧英爵……最危險的是你?”

    “如果帶我走的話,會打草驚舌……現在這個關頭,我不想讓慕西辭打顧英爵一個措手不及。”

    藍又青很快的回答她,“夏薇,你救不了別人,除了你自己,只要你過得好就好了。”

    夏薇一怔,但也很快的反應過來,“是啊,顧英爵那么厲害,根本不用我多管的啊?我唯一能救的的確只是我自己,我不麻煩到他就已經很不錯了。”

    她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對他好,哪怕一點點好都想用盡全力。

    還有藍又青,她不知道她怎么調查來的,她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藍又青的不同。

    只有經歷過生活的磨難,才會將原本的璞玉精心打磨成珠,現在的藍又青,不再和從前一樣冒失和感情用事,她的口氣篤定而平靜,仿佛習慣了傷痛,也有足夠的勇氣能能力面對一切。

    她被軟禁的幾個月,藍又青卻好像度過了幾年。

    夏薇被藍又青緊緊抱著,看不清她的神色,只聽她低低的問,“夏薇,你沒有愛上他對么?”

    她怔住,“愛上他?為什么?”

    “……”藍又青平靜了片刻,“我想我可能要離婚了。如果你愛他那要沒有關系,我希望你過得好的。你不用騙我的。”

    夏薇手指驀然攥緊,心底有什么不安擴大著,“你傻什么……我和他早就不可能了。”

    “我……我現在可以和你走么?”夏薇低聲,“我一分鐘也不想呆在這里了。”

    這里并不安全,到處都是保鏢,她不知道藍又青怎么進來的,她覺得如果藍又青來帶她走的話,不應該在這里再說下去。

    話音剛落,她就看到藍又青抬起臉,“抱歉,今天不行,我只是……這里的傭人有我的手下,所以我只有這么一會兒的時間偷偷來看你,一會兒我還要回去。”

    夏薇臉上的血色褪去,“今天……不行么?”

    藍又青反手握住了夏薇的手,苦笑道,“你要相信我,我比誰都更想帶你出去。”

    藍又青的手機忽然響起,她低頭接了。

    “我找到夏薇了。”

    不知道電話在那邊說了什么,藍又青極其的惱怒,“慕西辭那個王八蛋……的確是他綁架了夏薇。”

    “……”

    “可是……今天我真的做不到……”藍又青有點兒著急,“如果讓慕西辭發現……”

    “……”

    那邊不知道是誰還在爭執,夏薇聽著藍又青的口氣,

    陡然奪過手機,“顧英爵?!”

    電話那頭有片刻的沉默,緊接著是一陣窸窣的聲響,是夏薇說什么也想不到的聲音,“是我。”

    爸爸……

    夏薇幾乎要忘了他這么個人。

    她的家人,在她心里,一直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存在。

    “你畢竟是爸爸的女兒,”電話那頭仿佛感覺到了她的震驚,“我至少想知道你的死活。”

    夏薇臉上揚起笑容,抬手捂住自己的臉,盡力不哭出來,低聲笑著,“我現在也沒事,謝謝你這么大費周章和又青一直找我,不過你們不用在爭是不是把我帶出去了。”她的頭腦異常冷醒,“我不想連累你們。也不想讓你幫我。”

    “……夏薇。”

    夏薇沒有說話,掛了電話。

    她閉了閉眼睛。

    不是他,不是顧英爵。

    心頭猛然空了一塊兒。

    轉身盯著藍又青神色復雜的臉,“你快走吧,別耽誤時間了。慕西辭那個王八蛋背后的權勢也不小,你走吧。等條件成熟了再來找我。”

    藍又青靜了靜,“好。”

    夏薇收回手,微笑,“走吧。”

    藍又青定定盯著她。

    她索性背過身,去找兔子,“兔兔?你剛又跑去哪里了?快出來?”

    聽到藍又青出門的聲音,夏薇雙腳忽然一軟,坐了下去,眼睛失神的看向天空。

    他很好。

    顧英爵在電話那邊,神色那頭。

    一旁的夏父將手機還給了顧英爵,“您看……”

    “沒事了。”

    那個蠢貨。

    是誰派人闖入監控嚴密的專業保鏢層層進來找她,幾乎就能直接靠近她,幾乎可以帶走她。

    是誰那么大本事將藍又青送進去見她,問她到底是私奔,還是被綁架……

    夏薇……

    他怔怔的坐在的椅子上,握著手機的手越來越緊。。

    花房。

    夏薇坐在冰冷的地上,兔子輕輕靠著她她也渾然不覺,手心一點點的攥緊,指甲摳進肉里,全身流淌的血液倒流,心底一陣陣寒意上涌。

    不知道坐了多久,原本陽光明媚淡淡暖意的天,她突然覺得冷得讓她渾身發抖,有腳步聲朝她靠近,是傭人的聲音。

    “夏小姐?您怎么坐在地上?”傭人慌忙來扶她,“午飯做好了,您要吃飯么?”

    夏薇的神情很快恢復正常,淡淡地笑著,“要啊,要啊……”

    吃完午餐,夏薇做了一會兒瑜伽,然后和平常一樣午休。

    她其實是睡不著的,心里反反復復想的都是夏薇的話,抱著兔子,怔怔地蜷縮在被子里發呆。

    不知道坐了多久,原本陽光明媚淡淡暖意的天,她突然覺得冷得讓她渾身發抖,有腳步聲朝她靠近,是傭人的聲音。

    “夏小姐?您怎么坐在

    地上?”傭人慌忙來扶她,“午飯做好了,您要吃飯么?”

    夏薇的神情很快恢復正常,淡淡地笑著,“要啊,要啊……”

    吃完午餐,夏薇做了一會兒瑜伽,然后和平常一樣午休。

    ……………………

    她必須盡力保持平靜。

    不遠了,很快她就可以出去了,他們還在找她,也會救她出去的。

    事情和預料的一樣,連藍又青都在問她是不是和慕西辭私奔。

    更何況顧英爵。

    他如果想找她,不會連藍又青都找來了,他還沒有任何動作。

    她思考了一個下午,心底的不安越來越深。

    如果不和他在一起,她為什么要費盡心思想要越獄,不如不聲不響的維持現狀下去。

    不要讓慕西辭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有什么,等她逃出去了之后再說。

    她能做的最好的準備,就是讓所有人察覺不到的異常。

    她隱隱約約剛要入睡,就隱隱聽到了汽車引擎的聲音,她心臟一跳,抱緊了兔子假裝睡著。

    幾分鐘后,男人帶著她熟悉的氣息出現,他一如既往地守在床頭,這一次,卻輕輕吻了她的額頭,帶著點兒涼意的吻,“剛吃飯就睡,小心胃疼?”

    她不情不愿的睜開眼睛。

    他在她的身側坐下,手臂摟她入懷,低笑著道,“無聊么?”

    “嗯,無聊,難道你就能帶我出去了么?”她睜開眼睛,沒好氣地說著。

    慕西辭摸著她的臉蛋,眼眸溫柔又深沉,“床氣那么大……”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