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2章“好啊”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2章“好啊”

    夏薇手指攥緊,她只覺得眼前的場景詭異的不像話,她想要讓藍又青放下槍。

    顧英爵已經淡淡開腔了,“怎么可能把你丟在這里。”

    下一句就聽藍又青道,“我是慕太太,他不會對我怎么樣的。”她笑了笑。

    夏薇不知道藍又青是不是在騙她們,她看著藍又青的表情,覺得她說的很認真。

    可是心底總是有一種隱隱的不安。

    藍又青嗓音沙啞,“我讓你們走。”

    “又青……你把刀放下。”慕西辭嗓音恢復了毫無感情毫無波瀾的模樣,他抬眼看著藍又青,墨深的眼睛里沒有什么情緒。

    藍又青覺得自己好像想的很清楚,又覺得自己什么都沒有想清楚,她的腦袋太混沌了,只覺得筆在脖子上的刀冰冷刺骨,讓她渾身發寒。

    她必須想辦法平息眼前的爭端,她覺得一直以來她都好像一個困獸,所有的隱患就好像定時炸彈背負在她的肩膀上,隨時可以爆炸,就在她以為相安無事的時候,將她炸的粉身碎骨。

    她現在要用自己的命,去爭取最后的平息的可能。

    ——放了夏薇,放了她,顧英爵的人就不會對慕西辭動手。慕西辭已經輸了。

    還沒等她想明白要怎么繼續做下去,變故已經發生了。

    夏薇只感覺渾身血液都在倒流,他看到了慕西辭看向了一個方向,然后幾不可見的微微眨了下眼鏡。

    那個動作,好像點頭。

    在她明白過來發生什么之前,槍聲已經響起了。

    藍又青的手被子彈擦過,手中的刀應聲落地,血色飛濺,她渾身顫抖著緊縮,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慕西辭。

    還是那雙眼睛,英俊冰冷,他很深情,可是從來不是對自己。

    這樣的男人……還真是可惡呢,為了一個女人可以情深不負,卻毫不介意的傷害著別人。

    看上去真的很美很偉大,藍又青看著手上的血滾滾而落,大腦一陣陣的空白。

    那她呢。

    她該怎么辦。

    因為愛他,她就活該,這么卑微么。

    她驀然抬起眸,清冷的眼睛牢牢盯著慕西辭的臉,嘴巴一張一合,“慕西辭,我對你,不死不休。”

    慕西辭皺了皺眉,抬眼,看向了槍聲響起的方向。

    夏薇也跟著看了過去,與此同時,一個紅色光點落在了慕西辭的身上。

    夏薇驚聲尖叫,朝著慕西辭沖過去。

    她看得懂慕西辭的表情。

    是他下令殺藍又青……

    可是那個槍手卻只是打落了藍又青手中的刀。

    所以慕西辭困惑。

    那個槍手很可能……是另外一方的人。

    聽到夏薇的尖叫,慕西辭下意識地轉頭,看向夏薇,他看到夏薇張皇失措的臉,毫無自覺的勾唇笑,張開雙臂

    。

    幾乎在同一瞬間,子彈沒入了他的胸膛。

    顧英爵一只手狠狠拽住了夏薇,將她拖了回來,眉頭緊蹙,嗓音清冷,“夏薇,站在我后面……我不想直接殺了他。你不要讓我的手下失手……”

    “不要!”她脫口而出。

    絲毫不曾想過這句話有多么刺激男人的神經。

    “砰”的一聲,她的聲音還沒落下,下一聲槍響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慕西辭的方向。

    夏薇被這個聲音震得腦殼有點兒發懵,還沒反應過來究竟是誰開的,溫熱粘稠的液體就已經從顧英爵的胸膛上緩緩滲出。

    她腦子瞬間就白了,“顧英爵!”

    他看著顧英爵臉色慘白,慢慢弓起脊背,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抬起,捂住了夏薇的顫抖的眼睛。

    那聲音,寵溺繾綣一如往昔:“別看,你會做噩夢。”

    痛苦難過、緊張、焦慮,無助,最后,是絕望。

    濃重的絕望鋪天蓋地的襲來。

    大腦卻理智的不得了。

    她知道是慕西辭要殺顧英爵。

    顧英爵會死么?

    他的手很用力,捂住她的眼睛,將她抱緊在懷里,可是夏薇卻感覺胸前的衣裳被血一點一點浸透,模糊了一片。

    是的,慕西辭恨顧英爵,恨顧家,恨之入骨,他要殺顧英爵,毫無意外。

    開槍的不是慕西辭,也不是他的人,是另一側始終皺眉旁觀的顧南城。

    顧英爵一只手抱著她,拿槍指著地上的慕西辭。

    慕西辭雖然也中了槍,可是顧英爵的手下被交待過,不能出人命,所以慕西辭還強撐著一口氣對著顧英爵射了一槍。

    而顧英爵的傷,明顯是奔著心臟射的。

    慕西辭力竭,躺在地上,唇角勾出漫不經心的笑。

    顧英爵手里的槍對準了慕西辭的心臟處,手指只要微微用力便會一槍把他打死。

    他看著慕西辭,眸中晃過一些情緒,遲遲沒有下手。

    夏薇強撐著,背負著他,避免被他壓得倒下去,“顧英爵……顧英爵,你怎么樣?”

    她要瘋了,顧英爵的樣子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好。

    顧英爵一只手有些松,她透過指縫可以看到周圍的情況。

    慕西辭受傷了,顧英爵也中槍了,兩邊的手下在沒有接到命令之前,都沒有動手。

    藍又青捂著手臂,跪坐在地上,自言自語,在說著什么。

    顧英爵淡淡的開了腔,“我們走。”

    夏薇片刻也不想耽誤,顧英爵的傷必須馬上治療。

    “那藍又青……”

    庭院外忽然響起腳步聲,一群警察沖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公子哥兒。

    傅斯年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看了一眼顧英爵,皺了皺眉,“顧英爵,你還真不要命了?讓

    你多等我十幾分鐘一起來能死?!”

    顧英爵瞇著眼睛看向傅斯年,“是你太慢了。”

    顧英爵血不斷的流,她伸手茫然的扶住他,轉身對傅斯年發火,“傅斯年,你還不趕快救人?信不信我明天就跟池歡說你和那個三線小演員的破事兒?”

    傅斯年臉色一黑,抬腳走了過來,伸手就扛住了顧英爵,“沒事兒,顧少皮得狠,死不了。”

    夏薇沒工夫和他閑扯,將顧英爵給了傅斯年,轉身就去找藍又青。

    將地上失魂落魄的女孩兒一把抓了起來,她手臂上的擦傷血肉模糊,觸目驚心。

    “又青,我帶你去看病……”

    藍又青抬起眼睛,那雙沒有焦距的眼睛,帶著點兒癡狂,“你是誰?”

    夏薇心里一空,她幾乎要哭出聲,強撐著笑了下,“你別嚇我……藍又青,這樣不好玩。”

    眼淚直接就掉了下來。

    傅斯年回頭看了一眼夏薇,冷聲提醒,“門外有車,過來開車,我們要送你男人去醫院。”

    夏薇聽到藍又青低低的嗓音,“我不要走。慕西辭說了要娶我的,他失蹤了,我要等他回來。”

    “夏薇,別磨蹭了,趕緊來。”傅斯年又道。

    她不能丟藍又青在這里,她要是出事怎么辦?

    夏薇剛想說話,就被顧英爵打斷,“讓她帶著藍又青。”

    夏薇不害怕血,不害怕受傷,她只害怕,一個靈魂徹底毀掉。

    藍又青的靈魂很矛盾,她既堅強到對背負了整個世界債務也無所畏懼,又脆弱到,因為一個男人的一句話而萬劫不復。

    今天,是慕西辭下令殺她。

    她的恐懼加劇,“又青……”

    “夏薇,我們走,顧英爵的情況耽誤不了了。”傅斯年再次催道。

    他們不能再耽誤下去了,那一槍沒打在致命處,但血一直流。

    她腦子里什么都沒有,只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兒,其他的事情都無暇顧及了。

    顧英爵的血越流越多,力氣逐漸失去,身體也越來越重,他靠在傅斯年的身上,一米八的男人,臉上的神情卻很涼漠,“我們先走。”

    傅斯年最后看了一眼夏薇,轉身帶著顧英爵上車。

    當然,她也不會記得被槍打中的并不是只有顧英爵一個人。

    慕西辭身上的那一槍,不知道怎么樣了。

    她看了眼慕西辭,慕西辭臉色蒼白,半躺在草坪上,血液浸染了整塊鵝卵石地面。

    警察正在他的旁邊,打著電話叫救護車。

    夏薇轉頭又看向藍又青,兩只手牢牢握住她的肩膀,強迫藍又青看她。

    “又青,你看,慕西辭就在那里,他受傷了,我們帶他去醫院好不好。”

    藍又青茫然的眼神掠過了地上的慕西辭,卻好像看到

    了空氣,再次轉開。

    慕西辭一只手撐著地面,勉強坐起身,溫熱的血液從身體里汩汩而出,一點點瓦解著他的生命。

    所有的感覺都在流逝,唯一清晰的,是夏薇這兩個字。

    他可能真的要死了。

    兩個警察走向他,將他扶起來,好像在說什么,恍惚間有光影在錯亂,眼前的現實的場景被撕裂,隨之而來的是重重的眩暈,一片片的黑暗。

    寒冷襲來,他冷的渾身顫抖。

    整個世界都仿佛洇染了黑色的墨汁,他仿佛聽到鐘聲在敲響,他的心跳聲。

    她腦子里什么都沒有,只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兒,其他的事情都無暇顧及了。

    顧英爵的血越流越多,力氣逐漸失去,身體也越來越重,他靠在傅斯年的身上,一米八的男人,臉上的神情卻很涼漠,“我們先走。”

    傅斯年最后看了一眼夏薇,轉身帶著顧英爵上車。

    當然,她也不會記得被槍打中的并不是只有顧英爵一個人。

    慕西辭身上的那一槍,不知道怎么樣了。

    她看了眼慕西辭,慕西辭臉色蒼白,半躺在草坪上,血液浸染了整塊鵝卵石地面。

    警察正在他的旁邊,打著電話叫救護車。

    夏薇轉頭又看向藍又青,兩只手牢牢握住她的肩膀,強迫藍又青看她。

    “又青,你看,慕西辭就在那里,他受傷了,我們帶他去醫院好不好。”

    藍又青茫然的眼神掠過了地上的慕西辭,卻好像看到了空氣,再次轉開。

    慕西辭一只手撐著地面,勉強坐起身,溫熱的血液從身體里汩汩而出,一點點瓦解著他的生命。

    所有的感覺都在流逝,唯一清晰的,是夏薇這兩個字。

    他可能真的要死了。

    兩個警察走向他,將他扶起來,好像在說什么,恍惚間有光影在錯亂,眼前的現實的場景被撕裂,隨之而來的是重重的眩暈,一片片的黑暗。

    寒冷襲來,他冷的渾身顫抖。

    整個世界都仿佛洇染了黑色的墨汁,他仿佛聽到鐘聲在敲響,他的心跳聲。

    要死了么?

    其實沒有什么可惜的,他早就死掉了,死在那個陰暗發霉的監獄里。

    他所有的青春,都在那個宿醉后的早晨,消失殆盡。

    從那一天開始,無論怎樣糟糕的情況,他都已經不在乎也不想要。

    只不過是——

    一個瀕死的人,將生命里所有的鏡頭倒轉,他記得最清晰的,是那個女孩兒的聲音。

    她對他說,慕南桀,我喜歡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你答應我,永遠只喜歡我一個人好不好。

    永遠也不許離開我。

    好不好。

    “好啊。”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