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3章所有人都出事了你還好好坐著干什么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3章所有人都出事了你還好好坐著干什么

    傅斯年把顧英爵扶到了車上,扶他坐在副駕駛上,嗓音冷靜,“顧英爵,我送你去醫院,你如果就這么死在了車上,你的那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可不會在乎你。”

    顧英爵的嗓音低啞而虛弱,清晰而有條不紊,“她人呢?”

    傅斯年瞟了一眼身后,低嗤,“誰知道。等不及了,不等了。”

    顧英爵按著胸口的傷口,一陣陣眩暈的感覺傳來,他枕著靠枕,力氣越來越小。

    這個別墅位于荒郊,風景和道路四通八達,所以并沒有鬧出什么太大的動靜,路上也沒什么人。

    傅斯年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給醫院安排專家。

    …………

    夏薇出來的時候顧英爵已經走了,她愣了愣,看著車子駛去的方向。

    心口有什么東西撕裂的感覺。

    藍又青的悶哼聲讓夏薇回過神,她也受了傷的,必須及時送到醫院。

    她扶著藍又青上了旁邊李特助的車子,安頓著藍又青,頭也不抬,“去醫院。”

    “好的。”

    夏薇一直抱著藍又青,藍又青雙眸放空,好像在想什么,好像有什么都沒有想。

    李特助本能的覺察出藍又青不同尋常的樣子,他不能不介意地多看了幾眼。

    “有可以當繃帶用的東西么?我想先給她包扎一下。”

    李特助道,“后備箱應該有備用醫藥箱。”

    停車,拿了醫藥箱,夏薇低頭給藍又青檢查傷口。

    血肉模糊的手,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可是藍又青好像毫無覺察。

    車子一直在路上行駛。

    這偏僻的路段位于山區,周圍是荒涼的風景。

    “喂?”李特助接了個電話。

    “嗯嗯……現在顧總應該被傅少送去醫院了……太太么?我們現在也在車上,剛到大橋,馬上進市區了。”

    “對,如果您先看顧總的話就去醫院吧。我們也馬上就到了。”

    “不用擔心的,您費心了。”

    夏薇只言片語的聽著,她用酒精和棉簽小心情理著傷口,傷口太大了,必須縫針,她只能先消毒包扎。

    車開過大橋,進了市區后,第一個十字路口時只有一輛貨車在左邊的路上駛來,在李特助看來,他們必須爭分奪秒地趕到醫院,而那輛車只要照著原本速度行駛,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索性他加快了車速。

    另人意外的事是,那輛貨車非但也沒停,反而以飛快的速度朝著他們直沖沖撞了過來、

    那架勢極其的猛,他大驚失色,來不及叫,只能更加快速度去躲開那輛貨車。

    那輛貨車好像一枚炮彈,越是靠近他們越是加速,司機好像瘋了一樣,朝著他們沖來。

    巨大的撞擊聲。

    李特助愣住了。

    夏薇也注意到了車外的一切,當

    她抬頭看到一輛巨大的貨車瘋了一般朝她駛來,她懵住了。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她來不及猶豫,轉身將藍又青護在身下,夏薇聽到了疾馳而來的車子發出的刺耳的聲音,巨大的撞擊讓她五臟六腑都跟著震動著。

    是慕西辭么。

    這是他最后的決定么?

    是慕西辭要殺了她么?

    他真的好狠。

    嗡的一聲,她大腦一昏,失去了意識。

    …………

    等清醒過來之后,她躺在醫院的病房里,身上有一些擦傷,不過都不嚴重,只不過她身上沾染著大量的血跡,顧英爵的慕西辭的,還有藍又青的,讓她看上去很可怕。

    她回復意識后,第一時間下了床,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病房。

    席秘書守在病房外。

    “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他們怎么樣了?”夏薇沖到席秘書面前,大聲問著。

    “顧總被第一時間送進了急救室,李特助……”席秘書閉了閉眼睛,平定了一下心情,“因為坐在駕駛座所以傷的最重,藍小姐本身就有傷,又加上車禍耽誤了很久,現在情況比較危急,不過醫生已經在全力搶救了。”

    夏薇感覺眼前一陣陣發黑,但她什么也沒有說。

    點了點頭,然后就低頭一言不發的坐著,從坐下開始就幾乎沒有動過,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牢牢地看著急救室的門。

    不要害怕,這已經是最糟糕的情況了,以后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梁以沫和喬暖很快就到了。

    夏薇臉上毫無血色,穿著一身染血的一群,臉上有些擦傷,雙眸一眨不眨盯著急救室,眼睛空洞而茫然。

    梁以沫走來,聲音很冷,“夏薇。”

    她抬眸,低聲道,“他還在里面。”

    梁以沫用失控的嗓音吼道,“我知道。”

    夏薇回頭,繼續看著。

    嫁給顧英爵一年,他給了她無盡的疼寵嬌慣,從來沒有一個人,和他一樣對她好。

    她雖然曾經千方百計的想要過離婚,可是現在才真真切切的意識到——如果他不在了。

    她會回到那個原來干枯的,毫無意義的世界。

    愛著不值得愛的男人,忍受著男人理所當然的不愛她一個女人的樣子,要做到冷暖自知,要做到堅強獨立。

    她的內心狠狠的顫抖著。

    其實最害怕的不是一個人面對余生的苦難,最可以摧毀人心的,是,在知道了被寵愛過后,被狠狠的奪走,打回原形。

    對她最好的男人躺在手術室被急救,生死未卜,如果救不會來,那么這個世界就又要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都怪你。”梁以沫的嗓音清凈冰涼,“夏薇,只要有你在,他就會出事。”

    “為了你一個人,所有人都出事了,你還好好在這里

    坐著干什么?你為什么不去死。”

    “顧英爵槍傷,慕西辭槍傷,藍又青、李特助,夏薇,你要不要這么偉大,讓所有人都為你陪葬你才甘心?”

    那些話,好像鋼刀一樣,一刀一刀插在夏薇的心頭。

    她的內心用處恐慌害怕,自責愧疚,她盯著急救室的門,臉上的血色徹底褪去。

    “梁小姐……太太的情緒不大好,請您不要刺激太太。”席秘書看不過去,出聲阻攔。

    “怎么?”梁以沫看了一眼席秘書,“她也和藍又青一樣瘋了么?”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