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4章顧總沒有想過要置他于死地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4章顧總沒有想過要置他于死地

    席秘書以為,以顧太太的性格,絕對會立刻站起來將梁以沫罵回去。

    可是夏薇連理會都沒有理會,好像梁以沫說的話都是耳旁風。

    席秘書攔在了梁以沫的身邊,沒有看梁以沫,“太太,你要不吃點兒什么東西。”

    夏薇搖了搖頭。

    一個手下快步走了過來,對席秘書說了什么,席秘書聽到后神色一松,對夏薇道,“太太,藍小姐醒了,已經沒有大礙了。”

    夏薇回過了點兒神,看了一眼手術室,轉身跟席秘書去看藍又青。

    再也沒有理會過梁以沫。

    藍又青呆愣愣的坐著,夏薇叫了她幾句,藍又青沒有回答。

    “身體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只是……藍小姐受到刺激太大,可能在一段時間內精神都會不大好。”

    意料之內的結果,夏薇安靜地給藍又青辦了出院手續。

    她準備帶又青回顧家。

    席秘書皺了皺眉,“太太,顧先生還在手術中。”

    不知道是不是打擊太多,夏薇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想什么了。

    “藍又青要有人安頓……”夏薇道,“她在盛京無親無故,只有我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如果我都不管她,就沒有人管她了。顧英爵有你們,有梁以沫,有顧家的人,我很放心。”

    席秘書也沒強求,只是點點頭,他會一直守在這里。

    李特助還不知道怎樣了,現在他要盡他的職責。

    夏薇將手續辦完,一字一句的記住了醫生所有的叮囑,然后走到病床前扶著藍又青。手臂慢慢的站了起來,轉頭對啞聲道,“顧英爵如果醒了,記得立刻通知我。”

    “好的,太太。”

    席秘書道,“你們去吧。這里交給我,請放心。”

    藍又青懵懂的好像一個木頭人,夏薇帶她回家,給她洗澡,又給她換了衣服。

    她和藍又青的衣服都染滿了血,她直接扔了,給藍又青擦洗完,有下樓煮飯。

    顧英爵傷得很重,藍又青又變成這樣,她沒有什么時間去痛苦難過,她必須強迫自己調整狀態,¥!最快更新】

    如果她也垮了,他們要怎么辦。

    顧英爵的手術好了之后,席秘書第一時間給夏薇打了電話,那是凌晨三點,夏薇被電話聲吵醒,靜靜聽了,然后掛了電話。

    第二天早上,席秘書就趕來了。

    “不用照顧顧英爵么?”夏薇正在給藍又青喂飯。

    “顧總有梁小姐照顧,暫時沒有多大問題,他不放心太太,讓我來看看您。”

    藍又青還是不說話,對外界所有的動靜都好像沒有多大的反應。

    夏薇一勺一勺地舀著湯,摳開她的嘴,給她喂了下去。

    “有好的心理醫生么?”

    席秘書略一思索,還是主動的告訴了她,“顧

    總這段時間有聘請一位心理醫生,是世界著名的專家,如果太太又需要,我可以隨時帶醫生過來為藍小姐診治。”

    夏薇喂飯的手微微頓了頓,“顧英爵請了心理醫生?”

    “顧總……在您走后,精神狀態一直不好。”

    她閉了閉眼睛。

    她總覺得,顧英爵是不愛她的,既沒有想念,也沒有眷戀,在那么長的一段時間,任由她被慕西辭軟禁著。

    藍又青為了一個男人瘋了,顧英爵……也因為她傷心過么。

    她閉了閉眼睛,眼前再次閃過,顧英爵與慕西辭對峙的樣子。

    他用溫暖的手心捂住了她的眼睛,說著,別看我,會嚇到你。

    夏薇臉上沒有情緒的變化,“開車撞我的人是誰?”

    席秘書嘆了口氣,他跟了顧太太一年了,他很了解夏薇的性格,她在軟弱的時候會哭的像個孩子,跟顧英爵說我被欺負了,可是該堅強的時候,卻比任何男人都要無情而強硬。

    她就好像逆風而長的雜草,荒涼而又生命力無窮。

    “這件事情……應該是公司內部的紛爭,應該是在顧氏財閥內顧總的競爭對手,最近被慕西辭鼓動著想要奪權的人蠢蠢欲動,慕西辭不過只是一群惡鬼扯出的旗幟而已,在慕西辭被顧總廢了之后,他們就想用最極端的方式,去報復顧總。”

    夏薇想起來了她見過的慕西辭背后的那個軍方大爺。

    “所有人都知道太太您對顧總意味著什么,如果您出事,顧總一定也會方寸大亂。他們一直在旁觀著,也在第一時間知道了結果,趁著你們跟慕西辭斗成這樣下手,制造了這場車禍。”

    夏薇臉上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席秘書揣摩了一下,低聲道,“太太,請您不要誤會顧總,慕總出事是意外,顧總沒想過要置他于死地。”

    這句是顧總當時下的命令,是不是真的她不知道,他只是想告訴夏薇這個事實。

    夏薇忽然抬起頭,“慕總……出事?”

    席秘書沒有回答,沉默了良久。

    夏薇的心底好像空了一塊兒,她感覺自己在下墜,無限的下墜……

    夏薇沉默了很長時間,低頭,長發下的臉看不清楚,很久之后才抬頭,淡淡的道,“是這樣啊。”

    慕西辭死了么。

    她的眼睛里沒什么內容,只是低聲道,“尸體停在哪里,什么時候下葬,我明天想去看看他。”

    席秘書看著她的臉,輕聲道,“慕總傷的很重,搶救無效被判定當場死亡……尸體被軍方的人帶走了。他的手下束手就擒,還帶來了遺書,說是您的孩子現在還在,他沒有騙你。”

    夏薇精致而缺少血色的臉龐頓時僵住了。

    忽然捧著肚子大笑出聲,上氣不接下氣,“他沒有死。

    ”

    席秘書看著夏薇,忽然感覺深入骨髓的恐懼。

    如果顧太太也瘋了,那可怎么辦。

    這種時候,還在堅持慕西辭沒有死,還在笑?

    換做任何女人,現在都精神崩潰了好么?

    夏薇的笑的眼淚都出來了,伏在桌子上,過了好久才忍住了,“好了沒事了,他愛死就死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死了,”微微一頓,接著道,“就好像他說我的孩子還在一樣無稽之談,難道我懷的是鬼胎么?”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