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7章找到孩子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7章找到孩子了

    他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喬暖,面無表情地說道,“你們出去。”

    喬暖的嗓音很溫婉,讓人聽著很舒服,“顧總的藥在十分鐘之后吃。”

    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柜子,“最上面的瓶子倒差不多半瓶蓋的樣子,下面的藥片已經分好了。”

    男人半點猶豫都沒有,寡淡冰冷的道,“我讓你們出去,立刻。”

    喬暖笑了笑,仿佛顧總這么說話她早已經習慣了,“夏薇,顧總不僅身體不舒服,最近精神壓力也很大,記得一定要給他吃。”

    這句話意有所指。

    夏薇驀然想起來席秘書說的心理醫生的事情,心中就根扎了一根刺一樣疼。

    喬暖是在冷蔑的提醒她顧總在外人眼里有心理創傷,不要太囂張么。

    在這個女人眼里,她夏薇只是依附著男人的價值而存在的,顧總如果有病,她第一個在顧家、在公司站不住。

    顧英爵音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喬暖。”

    喬暖點點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夏薇扯了扯沒有溫度的笑容,在她擦肩而過的時候低聲道,“真可惜,我應該讓慕西辭帶你來別墅好好陪我的。”

    喬暖的神色不由自主地在一剎那變得糟糕至極,見夏薇神色安詳,沒多說,就只是壓低嗓音道,“可他死了。”

    這句話里,蒼涼悲哀的意味外人無法咀嚼得透。

    夏薇,他死了,能夠保護你的男人,一個身體殘疾心理經受巨大創傷幾乎廢了,另外一個死了。

    為你死的。

    喬暖眸中一閃掠過什么危險至極的情緒。

    病房的門被帶上,病房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顧英爵看著她。

    如果是從前,她遲遲不來,他一定會很生氣——可是他現在并沒有這樣的感覺,不能說他并不想念她,完全不是的,而是,最近這個月,他幾乎都沒見到她。

    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在別墅庭院里時兵荒馬亂,他根本沒來得及和她說什么。

    直到現在,他們兩個才真正意義上的獨處。

    她仍舊是長長的頭發,雪白精致臉,一雙上挑的狐貍眼,漂亮,帶著因為嬌寵而越來越沒心沒肺的神情,勾著唇,神情里帶著幾分寥落的味道,“這么久都不來找我,是真打算不要我了嗎?”

    男人淡淡的答,“不久。”

    夏薇臉上的笑意不減,“是你打算不要我了么。”

    “真的不算很久,三個月零二十天。”

    夏薇這段日子過得很混沌,沒有算過日子,只記得被綁架的時候她還需要穿著皮草,現在卻可以換上柔軟的毛衣了。

    ……可是她覺得,好像昨天她還在床枕間和他說著話來著。

    女人淡淡的笑,“所以說,顧英爵,不要告訴我這三個月你都沒有找我。”

    男人的嗓音有點兒不真實,“我感覺你一直

    在我身邊,每天和我說話,有時候說不要我了,有時候又說還是讓我去找你吧。”

    夏薇神色一凜,走到了病床邊,拿起了床邊的藥。

    顧英爵都是外傷,內服的藥——

    沒看懂名字,可是藥盒上的注釋卻寫的一清二楚。

    適用于有精神運動性興奮和幻覺妄想狀態的各種急性精神分裂癥病人。

    夏薇看了一會兒,將藥扔進了垃圾桶里,回頭看著病床上的男人。

    她無法想象,這樣一個強勢而聰明的男人,怎么自欺欺人到這種程度的。

    “這些藥副作用很大,沒病也會吃出病來。”夏薇輕聲,走到床頭,俯身親吻顧英爵的額頭,“我回來了,我不會走了。”

    接著,她如以往一般的笑了笑,忍住心底的心疼,“顧英爵,你知道嗎,我可不喜歡無法讓我仰望的男人。”

    顧英爵的嗓音很溫淡,“好。”

    她眼睛失神,顯得沒什么情緒。

    她是想來和他道別的。

    她強壓著所有的情緒來見顧英爵,沒有在第一時間和往常一樣沖到他的懷里撒嬌哭鬧,擺出這樣一副勢不兩立的姿態,是因為她是來找他道別的。

    她的病沒有辦法給他一個孩子了,她清楚的知道,能讓這個醫生說出這樣的話,可能性有多么小了。

    她凝視著顧英爵漆黑而深邃的雙眼,很想說,我會留下來永遠照顧你。

    她現在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如果她走了,顧英爵的精神狀態一定會糟糕到極點,如果她留下,她又給不了這個男人未來了。

    難不成……沒有孩子,就領養一個么?

    他說了什么,可是她一個字兒都沒有聽進去。

    她甚至沒聽到他的聲音。

    男人薄唇抿成一條直線,輪廓上更是如同覆蓋著一層白霜,“是不是已經檢查過身體了?醫生說什么?”

    她回過神,“沒什么,我要不了孩子了。”眉眼處劃開綿長的笑意,“不然我們還是分開吧?”

    男人似乎麻木了,俊美的臉陰沉的好像滴出水,溫聲,“好。”

    她再次抬起眼睛,好像沒有聽清楚他說什么。

    “你已經和我說了很多次了,夏薇,你想走就走,我不會攔著你。”

    他好像看開了。

    “那你以后……”

    “你都要走了,還管我以后干什么,嗯?”顧英爵的口氣恢復了從前的樣子,“那些藥我一口也沒吃過,也沒有影響我部署計劃去救你。”

    他只不過偶爾能夠聽到夏薇說話的聲音而已,他自己知道那些都是幻覺,不夠沒關系,他能夠接受那些幻覺。

    在見到夏薇的瞬間,那些聲音就都退卻了,好像肥皂泡一般不堪一擊。

    她要走,那就隨她吧,他也已經習慣了沒有她的狀態。

    夏薇轉過身,快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停住了,“小心慕西辭,具體的被綁架事情經過,我會寫一個文檔

    發給你,我會盡量把我記憶里所有有價值的線索都給你。”

    包括喬暖,包括慕西辭口里提供的一切信息,包括慕西辭背后的那個老人已經家世恩怨。

    這么看來,仗著慕西辭愛她,她的確知道了不少內幕,而那些內幕,對于顧英爵應該很有價值。

    顧英爵坐在病床前,回頭看窗外,他始終沒有再看夏薇一眼。

    她離開了。

    病房里又只剩了下他一個人。

    他想著她的臉,她嬌寵而含著笑的表情,好像離開這個決定對她很簡單,好像她的身體也只是隨隨便便提一下就可以過去的事情。

    她還沒有走,他就開始無法遏制的想起來她。

    明明答應絕情做出了斷的是他,現在后悔到挖心的人,卻也是他。

    女人呵,總是容易輕易的放手。

    內心千瘡百孔,好像四處漏著風,他再次想起她的臉。

    他越來越搞不懂她了。

    她也許真的愛上慕西辭了,也許因為慕西辭不會原諒他了,冷漠是骨子里的。

    席秘書敲門進來,“先生,太太回去了。”

    顧英爵眼皮子微微一動,手將合上的筆記本打開,眼睛看著屏幕,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

    “有一件事情……雖然未確定還在調查中,可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顧英爵沒有抬眼,仍然是冷漠的腔調,“說吧。”

    “我們在別墅中找到了一份協議,是和美國一家科研團隊的協議,內容是關于人造子宮胚胎培養的……這項技術目前還處于研發階段,慕西辭捐款了一億美金。”

    顧英爵的手忽然停住,墨黑而毫無波瀾的眸忽然劇烈的顫動著。

    “我們聽那家醫院的醫生說,太太的手術,是一批美國人代手做了之后帶走的……他們只是提供了場地。當時太太情況很危機,必須立刻動流產手術……可是慕先生硬生生拖到了美國那邊的人趕到。”

    顧英爵的聲音滲著冰涼的寒意,“可以聯系美國方面么?”

    “這就是困難的地方……美國那邊是機密研究,普通的商業往來根本無法靠近他們的人員。除非zf或者軍方出面……”

    顧英爵掀開被子,起身,將睡袍一把扔了。

    “顧先生,您腰上的傷。”

    “一點兒皮肉傷,不要緊。”顧英爵皺了皺眉,“立刻安排美國的飛機,我現在就過去。”

    “好的,先生。”

    顧英爵將外套穿上,冰冷而挺拔的身軀,帶著篤定而強勢的意味。

    面色因為傷痛而蒼白,可是神色卻好像一把開了鋒的薄刃,冰涼而銳利。

    “另外,……接太太回家。我的孩子,不能夠沒有母親。”

    “好的,先生!”

    ………………

    夏薇沒有回顧宅,而是回到之前慕西辭買給她作為新婚禮物的老夏家別墅,傭人聽到車子的聲音就很快的迎了出來,“您回來了。”

    傭人

    一直有留著打掃守宅子,所以家里不至于荒廢了。

    夏薇手里沒有提什么東西,有點兒困倦的樣子。

    “把屋子收拾一下,”她懶懶的說,“家里要多一位病人要養。”

    她仔細的來回想了想,叮囑了一番,收拾差不多了,才讓傭人跟著自己去顧家接藍又青。

    遠遠的,就看到顧小爺的車子停在別墅門口。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