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0章遺囑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0章遺囑

    席秘書靜靜站在她的身邊,不發一言。

    走廊上似乎又安靜了下來,四周一片黑暗,一片死寂,好像再也不會有人來了。

    她抬眼,看向窗外。

    等待的時間,漫長得可怕。

    有腳步聲敲打著她的耳膜,在寂靜的走廊里格外刺耳。

    “夏薇。”

    夏薇轉頭,看了一眼,是梁以沫,“怎么了?”

    她慢慢的坐直了自己的身軀,嗓音平靜,“有什么要說的么?”

    梁以沫笑了笑,回答,“沒什么,就是來看看,一向囂張的你,這一次要怎么死。”

    夏薇緊了緊毯子,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不會覺得,我出事了,你就能好過了吧。”她低聲,神情一如既往的寥落疏離,唇角的笑意也越來越涼淡,“梁以沫,我從來么有見過和你一樣蠢的。”

    梁以沫臉色一變。

    她抬頭,朝著梁以沫看去,嗓音是冷漠的沙啞,“你之所以能夠嫁給顧禮棠,能夠好好在gk做著一線大牌,能夠在你的眾多仇家中好端端活到現在,都是顧英爵在護著你,你自己不明白么。”

    梁以沫攥緊了手,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夏薇笑靨如花,在晦暗的走廊里,嘲諷的意味格外濃重。

    “我是禮棠的妻子。”

    “如果不是顧英爵,你早就不是了。”一只手拖著腮,夏薇用冰冷的聲音告訴她,“梁以沫,你總要明白,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有義務,和顧英爵一樣那樣待你。你信么?顧奶奶死了,顧禮棠董事會召開結束后,第一個要是的人,就是你。”

    她的手落在白色的呢子外套上,長長的柔軟的黑色頭發靜靜披在肩上,臉色蒼白,笑容過卻格外好看。

    梁以沫看著眼前這張臉,心底涌起一陣陣的恐慌無助。

    她很不愿意這些都是真的,可是心底卻有另外一個聲音,高高的叫囂著。

    夏薇說的都是真的,顧禮棠她根本駕馭不了,顧英爵死了之后,緊接著,下一個就是她。

    她面無表情,淡得寡色的唇輕輕開合,“那又怎么樣,我能夠做的了顧家的第一夫人,總比茍且活在你么夫妻二人手下要好。”

    夏薇感覺手中杯子的水一點點在變涼,“你我都知道顧禮棠的性格,董事會后,他執掌整個gk,沒有道理不去找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想起了什么一般,她彎著眸子笑了起來,“你難道從來就沒有懷疑過他金屋藏嬌——礙著顧英爵和顧奶奶壓著,所以才對你這么好。”

    梁以沫下意識地朝后退了一步,腳步倉皇。

    夏薇沒說話,只是那雙黑白分明的雙眸顯得有些森涼。

    不管是夏薇還是梁以沫都沒有覺察到,在醫院的一個角落里,一個身形清俊高大的男人,在靜靜

    地看著他們。

    男人斂著眼眸,望著夏薇蜷縮在走廊椅子里,裹著毯子握著水杯的樣子,一言不發。

    他的整個氣質,都好像要與這夜色融合。

    手術室的燈突然熄滅,打斷了走廊里的談話。

    戴著口罩的醫生從里面走了出來,道,“顧太太?”

    夏薇坐在那里,沒出聲,也沒動,就靜靜的坐著。

    梁以沫回過神,走上前,“我是顧太太,發生了什么了。”

    醫生隨即跟著道,“我們找的是顧太太夏薇”

    她抬起臉,眸色平靜的不像話,嗓音壓得有些低,“怎么。”

    醫生道,“顧奶奶有遺言,想要交待給您。”

    夏薇臉上原本就沒什么的血色被褪得干干凈凈,慘白得像是一張紙。

    扶著席秘書的手,她站了起來,腿有點麻,腦海中供血不足差點昏了過去,她勉強站定了。

    晃了一下,她開口道,“我這就來。”

    醫生又道,“還有禮棠少爺……禮棠少爺在么?顧老太太也想和禮棠少爺說兩句話。”

    整個走廊都安靜的可怕。

    夏薇看向了梁以沫,“你丈夫呢?”

    梁以沫搖了搖頭,想到了什么,表情呆滯,“我不知道。”

    所有人就這么看著梁以沫,尤其是夏薇,眼神像是釘在了她的身上一般。

    梁以沫咬著唇瓣,搖了搖頭。

    夏薇低下腦袋,然后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我先去。”

    病房里,顧奶奶已經醒了過來,氧氣罩也已經撤了,整個人都干枯的可怕,躺在病床上,好像一具骷髏。

    她看向了夏薇,臉色是病態的淺淺的青白,但神色倒還是很平和,“其實我一直都不大喜歡你。”

    夏薇有點兒心酸,“原本就是我不好。”

    顧奶奶咳嗽了兩聲,問他,“慕西辭那孩子過得怎么樣了?恨我么?”

    “恨,”她溫涼道,“慕西辭很有能力,也很有魄力,他這樣的人,是不論過得好不好的。我覺得他沒有死,禮棠一個人,鬧不了這么大。”

    顧奶奶躺在病床上,仿佛陷入了回憶,“他很像他爸爸。”

    夏薇沒說話,顧奶奶又咳嗽了兩聲,已經有些吃力了,“英爵呢?他能趕回來么?”

    “……我不知道,可能就算趕回來,也沒有辦法吧。”

    “我和英爵原本就打算將公司給禮棠,那孩子想要,就讓他要去,不用勉強。”顧奶奶平靜了下來,“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你是真的愿意跟英爵好好過一輩子么?”

    夏薇伸手,握住了顧奶奶的手,嗓音顫抖,“奶奶,我配不上他。”

    顧奶奶瞇起有些話渾濁的眼睛,臉上露出類似于微笑的神情,擺擺手,“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人年輕的時候總要走一些

    彎路的,你們會好起來的。”

    夏薇低頭,眼眶已經紅了,輕聲道,“奶奶……我害怕……”

    我害怕明天早上,你不在了,我撐不起來這個門面。

    我害怕我會臨陣退卻,害怕我沒有辦法做到你喜歡的樣子,我害怕我們最后還是不能在一起。

    她剛告訴顧英爵,徹底分手,她甚至搬出了顧家。

    顧奶奶握著她的手,那是一只纖弱的顫抖著的手,她的眼前已經一陣陣的發暗,有些看不清楚了。

    她也曾經有過這樣迷茫的年紀呢,恍然回憶過去,好像一場夢,好像一閃而過的山巒頂端的雷電,像風亦像雨,當時震撼人心,如今了無痕跡。

    生命好像一場謊言。

    時代已經徹底屬于她們了,光天化日之下,從來沒有什么新奇的東西,她經歷過這些,她都知道的。

    “夏薇……”

    “英爵那孩子,是真的用心在待你的。你不用顧慮太多。”

    夏薇想說話,但音節還沒從喉嚨里出來,就先哽咽了,她連忙收住了聲音,低下頭,眼淚卻還是滴到了手背上。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