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1章病房里最后的聲音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1章病房里最后的聲音

    手術室外。

    席秘書終于撥通了顧英爵的電話。

    “顧總,情況就是我之前發郵件跟您說的那樣……”

    顧英爵道,“夏薇呢?”

    “太太現在在陪老夫人。”

    顧英爵的嗓音平穩而清晰,“不論太太要做什么,你們全力支持她。”

    “顧總,您不回來么?”

    顧英爵頓了頓,“我趕不上了。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顧總……如果有意外……”

    “不會的。”顧英爵斬釘截鐵,“等我回去。”

    席秘書道,“好的,顧總。”

    …………

    夏薇走出病房的時候,終于看到了姍姍來遲的顧禮棠。

    梁以沫站在顧禮棠的身邊,睜大了惶惑的雙眸,冰冷的臉前所未有的煞白,“夏薇……奶奶說什么?”

    顧禮棠的雙眸也落在了夏薇的身上,冷冷盯著她。

    大腦已經停止了轉動,她想思考,但思考很困難。

    男人的嗓音清冽而低沉,帶著冰冷的意味,“奶奶說了什么。”

    寂靜的走廊里立即響起她的聲音,“你放心,奶奶沒有立遺囑。”她看向顧禮棠,“你以為所有人都在乎的是錢,其實只有你一個人這么想而已。”她上前邁了一步,“你不去看看奶奶么?”

    顧禮棠最后看了一眼那個門,眸中的陰暗密不透風。

    “不看。”他道,“死了就算了。”

    他來,只是確認一下顧奶奶會不會死,并不是認真關心那個垂死的老人。

    他的眸色很冷,夏薇看著他轉身離開,心里已經慌亂到極致,朝著顧禮棠的方向撲了過去,她腳步都是凌亂的,還沒走幾步就被人攔了下來。

    “顧禮棠!你這么做會后悔一輩子的!”

    顧禮棠回頭看了一眼夏薇,冷蔑的神情,繼而轉身,腳步不停地離開了。

    她感覺鉆心的疼。

    手腳麻木。

    她的家庭支離破碎,父親不疼她,母親不愛她,各自婚嫁之后,她的存在就是多余。【*¥…#免費閱讀】

    她對于家人并沒有太多的眷戀,畢竟她們對她也并不好,她對他們好與否也只是盡了義務就算了。

    可是顧禮棠不一樣,他有著她這樣人家的孩子羨慕的親情,所有家人盡心盡力地為他謀劃盤算著,關心著他愛著他。

    如果說顧禮棠為了爭奪家產而去謀算顧英爵,那么她多少還不是不能接受,畢竟為了利益,家人也并不是全然不在乎不關心——對于錢和權勢方面,她想她和顧英爵的觀點相同。

    他們是一類人,是因為他們人生所處在的價值決定了他們現在的地位,靠著才華和努力拼搏,審時度勢,站在了權勢和金錢的頂端。

    不過是一個好像人生的游戲,他們恰巧是頂端的玩家而已,即使再來,也比尋常

    人迅速的多。

    可是,顧禮棠現在觸及的,卻是她內心,作為人的底線……

    這疼幾乎要讓她心中的洪水瞬間崩塌開,內心深處好像被撕裂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任由冰冷的風吹打著。

    “禮棠,”她下意識地用懇求的嗓音,“有許多事情你不懂,沒有必要為了那些東西和家里人鬧,你去見奶奶最后一面……好不好?”

    顧禮棠看著她,沒說話,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轉身直接就走,長腿的步伐沒有絲毫停頓,低聲道,“與其關心一個即將進入墓園的死人,不如關心一下你自己,你的時間不多了。”

    她掙脫開保鏢,手驀然的抓住他的衣角,關節泛白好像要繃斷,眼睛有些直,眼淚泛濫好似下一秒就要涌出,她又一下閉上了眼睛。

    “嬸子,別這樣,讓人看著你這么拽著小叔子不好。”他乜斜著眼睛看著夏薇嬌嫩白皙的臉頰。

    春心一動,他伸手就想要摸夏薇白膩的臉蛋。

    席秘書眼疾手快,將顧禮棠的手拉住。

    顧禮棠看了一眼席秘書,多少有些忌憚,收回了手,冷笑著壓低嗓音,“夏薇,你要想離婚,可要趁早,我隨時等著你來陪我……”

    破產男人的妻子,又有求于他,那簡直就好像開了封的酒,不喝白不喝。

    手術基本沒開始,醫生雖然沒有明說,但遺言兩個字已經很清楚了。

    夏薇勉強鎮定下來,她深知,對于有些唯利是圖的人,此時談任何都只是笑話。

    她深吸一口氣,生生將臉上的淚水逼回去。

    “顧禮棠,聽說奶奶有意想要將遺囑立給你,是因為你這次氣她太狠,所以才猶豫了。你確定你不想去看看奶奶?”

    她仰起臉,笑,明艷的臉上帶著譏嘲,“你就不怕,你就這么走了,我立刻進去多添幾句,讓奶奶相信,顧英爵和我才能照顧好你,讓你一輩子拿不到顧家的權柄。”

    顧禮棠猶豫了,又不確定夏薇是不是詐他,“你別胡說八道,奶奶最疼我了,不管怎么樣,不會剝奪我的財產的。”

    “哦?你可以自己去確定下啊……反正只是看一個垂死老人而已,耽誤不了幾分鐘你和其他女人的卿卿我我的時間——董事會以后,你想要什么女人陪你不行,非要急著這一回?”

    她分明沒有聞錯,顧禮棠身上的淡淡香水味道,是李玥染愛用的法國致命香水月光。

    顧禮棠不耐煩地皺了皺眉,一把甩開了夏薇,眼神下流地在夏薇的脖頸下大腿上轉了幾圈,“好,你說的。什么女人陪我都行。”

    一直站在角落里不做聲地梁以沫愣愣聽著。

    每一句都沒有聽漏。

    早就知道顧禮棠風流好-色,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绔,什么臟party

    都能玩的來的。

    也知道他心里放的是李玥染。

    可是她就是愛做夢吶,夢見自己是公主,夢見有一個男人愛著她因為深愛她娶了一個叫夏薇的女子,夢見自己最后選擇的男人因為她讓他背負了不=倫的名號而憎惡她,卻在心底愛著她。

    即使那個最可惡的女人一遍遍告訴自己那些都是假的,即使再多的人對她說,她都覺得,那是他們在嫉妒她吶。

    大錯特錯。

    現在,她該怎么辦。

    化最美的妝,穿最美的衣服,然后到顧禮棠面前說不在乎他了再來個華麗轉身么?

    沒有用的,在不愛她的男人面前做什么都是笑話。

    梁以沫開始不可救藥的想起來顧英爵。

    縱然顧英爵并不愛她,只當她是妹妹,

    可是他卻是這個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吶。

    顧奶奶的手已經不怎么能抬起了,夏薇幾乎是連忙跑了過去握著顧奶奶的手,輕聲道,“奶奶,禮棠來看你了……”

    由于回光返照精神還不錯,顧奶奶的面色紅潤,眼睛也很清亮,聲音也有條不紊,“你們都出去吧……我想跟禮棠……說幾句話。”

    夏薇捂著臉,不讓那哭腔溢出來,可是眼淚還是不聽話的掉下來,“奶奶……你讓我多陪你一會兒吧。”

    她不放心,不放心將奶奶的最后時光交給這么一個畜生。

    顧奶奶搖搖頭,手拍了怕夏薇的手背,“好孩子,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你讓我和他說會兒話吧。”

    眼淚讓視線變得模糊,她慢慢的往外走,在經過顧禮棠身側時慢慢道,“這是她最后的時間了,用不了你多久。”

    她都出去了。

    顧禮棠看著病床前的老人,疏離而冰涼,好像看著一個家具,一個擺設。

    他聽清楚了顧奶奶說的每一個字,但是那些聲音又好像來自另外一個世界,他完全不明白。

    顧奶奶絮絮叨叨的,無非是一些他經常聽的話,比如說不要總是在冬天露出腳腕子,也要記得吃早飯,不要總是熬夜……

    一點都不新鮮,味同嚼蠟,讓人覺得她的那些老一套應該帶進棺材里——這么一想他簡直覺得有點兒輕松。

    那些的確是應該帶進棺材里的東西。

    最后她道,“禮棠啊,”她的聲音已經很虛弱了,“你放心……你小叔不會怪你的……你自己好好的,年輕時候總要走一些彎路的……奶奶會永遠愛你,也不會責怪你的,以后如果受了什么委屈,你記得,如果有黃泉,奶奶會在黃泉里,保佑著你。”

    一旁的心電圖,慢慢的變成了直線。

    聲音……那些聒噪的,延續了他整個青春期和還提時代的聲音,終于不在了。

    他站在那里好久,有點兒回不過神來。

    慘白的,冰冷到極致的病房,就這么徹底沒有了聲音。

    病床上,曾經鮮活的老人,如今蓋在被單下面,只是一具如柴的身子。

    過了很久,病房里,傳來了他迷茫的嗓音,“奶奶……?!”

    再也沒有回答。

    他站在那里,又過了很久很久,都沒有聲音回答他。

    …………

    夏薇站在走廊的窗邊,臉上滿滿是溫熱的眼淚,流淌在她的臉頰上,風一吹,刀割一般的冷疼。

    梁以沫不知何時走到了她的身旁,她美麗清冷的臉上沒有什么神情,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塊紙巾遞給了夏薇。

    夏薇蒼白得沒有血色的一張臉,看也沒有多看梁以沫一眼,“顧英爵可能三天后才能回來,明天晚上董事會,怎么選擇,看你了。”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