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2章所有人都送上門想幫她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2章所有人都送上門想幫她

    過了好久,梁以沫才輕聲道,“我不能那么做,不論你們怎么看,不論顧禮棠在你們眼里混賬到什么程度,他始終是我扯了結婚證的丈夫。我們當初也的確有過一段在你們眼里荒唐至極的感情,可是那是我們的人生和感情,我相信他不會對我做什么。”

    夏薇沒有動靜,梁以沫用試探的眼神看著她。

    她不確定自己的選擇是不是對的,其實夏薇只要再說一些社么,她一定護潰不成軍的。

    夏薇卻沒有什么表情,她的眸中倒映著醫院上空的夜色星河,倒映著遠處城市的燈火閃爍。

    “真好。”她輕聲說著,“能夠義無反顧的相信一個人的時候,真好。”

    她從來沒有這么認真的相信過顧英爵呢。

    梁以沫松了口氣,站了起來,手指的指甲沒入掌心,情緒有點兒混亂。

    顧奶奶的身后事沒完,夏薇不想多說什么,冷靜的道,“你們想要開董事會是對的,但是事情要一樣一樣來,”她已經平靜了情緒,轉身對席秘書道,“立刻發新聞通告,通知媒體顧家老掌舵人過世的消息。明天早上gk召開記者會,今晚秘書室準備幾篇通稿,宣傳顧家幾個孝子要為顧奶奶大辦后事,明天下午,邀請所有上流社會政要出席葬禮……”

    席秘書一凜——太太這是要……拖時間?

    gk旗下最重要的公司就是娛樂圈影視,絕對不能做出任何自毀長城的事情,否則對公司利益是極大的損耗。

    記者會召開的話,董事會無論如何會做出讓步。

    就算他們要選出新任總裁,也只能等。

    這就為顧總的回來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至于第二手,就更絕了,顧太太這是要拉攏整個上流社會,顧家一直以來有顧奶奶山后坐鎮,顧英爵為首,在上流社會積攢了龐大的人脈,半生的交往,仇家有,可是摯交也有。

    顧禮棠就算不愿意,也要面臨哪些世交長輩們的敲打。

    而夏薇也可以借機,最大可能的找到幫手。

    梁以沫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她倔強的覺得這些應該由顧禮棠來拿主意,冷聲道,“奶奶的后事,最好在董事會后,顧禮棠來決定……”【~…更好更新更快】

    風輕輕吹過夏薇的面頰,夏薇長發下得俏美的臉逐漸的浮現出笑容,眼眸涼薄,漆黑,莫名令人不敢直視,“梁以沫,在董事會之前,顧家,還是顧英爵說的算,就算他在國外,也有我在。”

    梁以沫清冷的嗓音接近尖銳,咄咄逼人,“夏薇,你有什么資格決定這些,你不就是顧家的兒媳婦么,我也還是顧太太呢。”

    夏薇面無表情的臉有著薄涼而嘲諷的寒意,眼睛帶著三分漫不經心,“因為你的顧禮棠,現在正在一個用著月光香水的女孩兒身上沒

    工夫管這么多事情,就算他想管,也要看董事會同意不同意。”

    梁以沫被刺激了神經一般,在激動的情緒下下幾乎說不出話,也只能不斷的重復著那句話,“你沒有權利決定這些……你現在么權利做這些決定……”

    “梁以沫,我有沒有權利,不是你說了算的!”

    “你已經輸了!”梁以沫斬釘截鐵,“你輸了,顧英爵也不行了,我……我才是顧太太。”

    夏薇憐憫的看了她一眼,梁以沫情緒激動得好像隨時都要昏過去,眉頭輕輕的皺著,“梁以沫,不早了,我明天早上有記者會,下午有葬禮,抱歉,失陪了。”

    梁以沫還想說什么,驀然看到走廊盡頭那個黑色挺拔的身形,整個人一僵,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出來。

    夏薇毫無覺察,轉身朝著電梯口走去。

    席秘書跟在她的身后。

    忙碌了一天,神經緊繃,好像隨時會斷。

    在走到電梯口,她話眼前一黑,全身已經疲軟下去的力道瞬間被抽走,就這么倒了下去。

    席秘書不妨,眼看著顧太太身子一軟就倒了下去,慌忙伸手就去扶。

    隱藏在走廊深處的男人臉色驟然一變,邁出一步,卻見夏薇的手下已經將她救起,他潛藏在暗處冷冽的臉龐陰沉得隨時都能滴出水。最終只是皺著眉,轉身,徹底消失在黑夜中。

    …………

    夏薇醒來的時候,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場噩夢。

    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面前,是慕西辭的臉。

    著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

    她有些懵懂,鼻尖聞到了醫院的消毒水味道,也慢慢的回過神來這不是一場夢。

    她伸出手,撐著身體坐了起來,沙沙的出聲,“你真的沒有死。”

    慕西辭沒出聲,倒了一杯熱水喂給她,“喝點熱水,你身子不舒服。”

    她的確是冷,嗓子也很干澀,張口就乖乖的喝下了。

    頭有點暈,夏薇撫了撫額,掀開被子就要下床,“我沒事了,我要回去休息,明天我還有事情。”

    慕西辭低低的嗓音有些澀,“是明天的記者會么。”

    她穿鞋的動作一頓,但還是沒什么很大的情緒變化,繼續穿靴子,“怎么。”

    “我可以給你時間開記者會,辦葬禮,拖到不能再拖下去,可是我也能夠向你保證,都沒有用。你想做什么,都不會有用。”

    夏薇覺得心底好像破了一個口,不斷有冷風灌進來,讓她覺得生疼。

    她打開了門,覺得眼睛酸脹的厲害,眨了眨,干干的,沒有淚水落下來。

    慕西辭走到她的面前,低頭看著她沒有什么血色的臉,“夏薇,你總會知道……”

    她沒有等他繼續說下去,伸手拉開了門,沖了出去。

    剛巧

    撞到了辦完醫院手續走出來的席秘書。

    席秘書看到夏薇神色慌張,抬頭看向病房門口,原本安排的保鏢竟然不在了……

    “太太,發生了什么么?”

    “沒有,我們立刻走。”她緊著嗓子就走。

    …………

    記者會如愿召開,下午的葬禮上,夏薇一襲黑色衣裙出席。

    入春的第一場雨飄灑下來,細細密密的,墓地旁是牧師在說著什么,她撐著傘,靜靜站著。

    顧英爵還沒有回來。

    大部分權貴政要都出席了這次葬禮,顧禮棠和顧英爵都沒有到場。

    夏薇放低了態度,和幾家長輩都交談了幾句,很快,她就發現,面對這些場面上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來的人,她如果不拿出足夠的利益交換,很難得到有力的支持。

    葬禮后,夏薇拉開車門上車的時候,忽然被一只手拉住了門。

    她抬眸看了一眼,是顧禮棠。

    他在葬禮末尾趕了過來。

    顧禮棠的身后,是為他撐傘的保鏢。

    他一只手輕輕擦著打火機,看著夏薇,彎著唇角笑,“夏薇,你不是挺能耐么?怎么著,晚上有沒有時間一起來吃個飯。”

    女人嘛,就好像菟絲花,她驕傲不可一世是因為顧英爵,而現在天高皇帝遠,還興許那皇帝馬上就不是皇帝了,她夏薇還能驕傲多久。

    夏薇從顧禮棠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香煙,然后放在唇邊,顧禮棠立刻擦燃火機給她點了火。

    然后她反手將那根煙頭狠狠按在了顧禮棠的手背上。

    皮肉燒焦的聲音伴隨著一聲凄厲地尖叫震得耳膜發疼。

    顧禮棠捂著手,蹲了下去,夏薇將煙夾在指間,輕輕抽了一口,眼前是繚繞的煙圈。

    顧英爵的氣息中總有著淡淡的煙草味道,此時,這些煙味,給了她慰藉。

    驅車,停在了顧家別墅外。

    一輛黑色的商務車正靜靜停在不遠處。

    那場景有些熟悉,夏薇隱約記得,曾經在酒吧打架出來,他送她回家,也是停在那個位置。

    門口外,是一盞路燈,半個鐵門都被那路燈暈染開,光線是橘色的,很柔和,像是電影里打了柔光。

    夏薇下了車,在路燈下她的身體美麗而模糊,好像一張老照片的剪影。

    慕西辭下了車,站在不遠處看著她。

    疲憊的樣子,她伸手攏了一下長發,然后,若有所覺得一般,回頭看向了他的方向。

    慕西辭拉開車門下車,高挑的郁郁的身形。

    他在猶豫了片刻后,朝著夏薇走了過去。

    夏薇沒有動,靜靜等著他。

    “今天過得還好嗎?”她好像尋常一樣跟他打著招呼。

    慕西辭朝著她走了一步,“夏薇,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或許我昨晚的表述還不

    夠清楚,夏薇,gk這一次權利交迭,歸根到底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你現在不用委屈求全。”

    “不管是我贏了,還是顧英爵贏了,你目前擁有的一切,都不會有絲毫改變。”

    她低頭,溫靜標致的臉,閉了閉眼,露出柔和的笑,輕聲道,“謝謝你西辭,不過,再見。”

    慕西辭搖頭,“夏薇。”

    夏薇站著沒動,也沒閉上眼睛,直到他吩咐一旁的保鏢,“送慕總回去吧。”然后轉身離開。

    他看著她沉默溫柔的背影,直到消失。

    那個女人,看上去有多么柔弱,本質,就有多么剛強。

    夏薇站在別墅的二層,看著慕西辭驅車離開。

    這個世界真的很奇怪,好像每個人都會覺得她很艱難,覺得她需要男人的幫助。

    她看上去……是長了一張需要依附男人的臉么?

    莫名的,她想起來了梁以沫的臉,那才是標準的楚楚可憐啊……她從小到大,從頭發絲到腳尖,什么時候,需要男人人幫助過?

    低頭,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只手機,撥通了一個在列表里躺了很久沒有動靜的電話。

    “喂……明天早上有時間出門一起吃個飯么?”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