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3章不管是做顧太太還是慕太太我都不會放過你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3章不管是做顧太太還是慕太太我都不會放過你

    雨水一直沒有停,飄飄灑灑,好像一場夢,宣告著這個最難熬的冬天已經結束了。

    咖啡廳里很安靜,偶有交談的聲音也被鋼琴聲所覆蓋。

    夏薇穿著一件紅色的呢子外套,皮膚白皙細膩,長長的黑色長發垂落腰間,她對面坐著的是一個中年成熟的男性。

    夏柏看著她,神色沒有什么波瀾,“夏薇,你找爸爸有什么事情么?”

    她靠在座椅上,一只手拿著杯子,唇角泛出冷笑,“爸,我想新聞上對我的事情已經說了很多了,我不相信你真的不知道。”

    男人溫和的道,“爸爸的生意主要在美國那邊,你阿姨和妹妹身體又都不好,我要照顧他們。”嘆了口氣,“你都這么大了,也沒有說過幫幫家里,你知道家里多么艱難么?現在經濟多不好啊,爸爸的生意也很不好做。”

    夏薇面無表情,“怎么我爸不在了,偌大的公司就沒人了?爸爸的公司在美國華爾街也是有名氣的吧,用得著這樣和女兒哭窮么?”

    夏柏皺了皺眉頭,像是很無奈,“算了,我就直說吧,顧家的事兒我真的管不著。聽說慕少一直對你很不錯,就算換了人,對你也未必差到哪里去了。你不是一直不喜歡顧英爵么。”

    父親果然什么都知道。

    他只不過是……不聞不問,躲得遠遠的。

    “是嗎。”她輕笑出聲。

    是啊,只要她足夠的沒心沒肺,她就可以過得足夠好。

    既然可以因為利益和需要契約結婚,就也可以因為那個男人沒有價值了離開他,她相信任何在商場摸爬滾打的上流社會的女人都會這么選擇。

    “我知道你怪我,爸爸有許多事情都對不起你。但是夏薇,這件事情爸爸不覺得有任何插手的必要,也不會因為沒有幫你而受到任何良心的譴責……”

    夏薇一下閉上了眼睛,握著咖啡杯的手極其的用力。

    “這件事情鬧得大了也沒關系,現在的社會就是金錢至上,不管誰贏誰輸,你都有名有男人……夏薇,這么輕松的生意,何必要弄得自己吃力不討好呢?你難道是為了你的名聲?”夏柏的唇角不由自主地下撇,“夏薇,爸爸說句實話,你還有什么名聲可言?”【…!*最快更新】

    她的名聲啊……整個盛京甚至國外的金融圈都知道顧太太夏薇三心二意,今天約會這個凱子,明天又釣了那個,誰看著夏薇這么個影后,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她身后的那些旖旎緋聞。

    可顧太太夏薇,什么時候在乎過那些流言蜚語。

    她在娛樂圈的時候一向公關強硬,即使后來泛在圈子外,作品卻是一件比一件硬,靠著演技和才華說話,至于她的私生活,顧先生還沒說話,別人也插不了口。

    她本來也可以一直無視那些非

    議和壓力一直下去,直到如今。

    她睜開眼,直視面前的男人,“我為什么,要跟一個綁架犯在一起,”冷笑出聲,“我夏薇,就是一個東西,別人想要就要,只要給的價格高,我就要跟么?”

    夏柏微微一震,看著她。

    她話里說的絲毫不客氣,那股驕傲跟嘲諷不要太明顯。

    他過了半響才平靜的看著她,“你怪我也好,不怪也好,爸爸都只能做到現在這樣,夏薇。”

    夏薇一字一頓,“我只是想問你一些問題,并沒有要你做太多。”

    夏柏淡淡的道,“我不想插手,我不想讓我現在的妻子女兒卷入現在的糾紛中,不管你是要提一個問題,還是要我給你錢給你人脈,都不可能。”

    夏薇咬唇。

    早就對親情不抱希望,此時看著眼前雕塑般冰冷的臉,還是覺得有些心酸。

    奶奶過世,所有的遺產,手里所有的股份現在都在律師和法院手里等著仲裁,慕西辭等這一刻很久了吧,怎么可能讓顧英爵平安無事的出現在董事會上。

    指甲沒入掌心,她面上平靜,“我想知道慕西辭過去的事情……他的父母和慕家也就是現在的太太家是什么關系,到底發生了什么。”

    夏柏看了她一眼,“你不是都知道么?”

    夏薇道,“我要知道的是詳細一些的。爸。就算你想要我和慕西辭在一起,我也要對我以后的丈夫多一點了解,是么?”

    夏柏想也不想就要拒絕。

    不等他卡扣,夏薇就笑出聲,明艷的臉上帶著驕縱,“你信不信,你不管我,以后我不管是顧太太還是慕太太都不會放過你們。”

    夏柏面色一凜,匆匆拿起水杯喝了一口,閉了閉眼睛,笑了,“夏薇,爸爸還真是拿你沒辦法。”

    “慕家在二十多年前,搶了顧家的一個太太走。二十年后,竟然又要搶走一個……”夏柏悵然。

    夏薇震驚得看向夏柏,“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夏柏道,“就好像顧禮棠搶了顧英爵一樣,所有知道過去的人都說這是顧家的詛咒,顧家的女人,總是會被搶……”

    “可是……”可是顧媽媽她是見過的啊。

    “那時候顧家長子,也就是顧英爵的哥哥得了不治之癥,需要骨髓,可是顧英爵的母親已經不能懷孕了。于是這位顧媽媽就找了一個女人代孕生下來了顧英爵……當然,對外宣稱,顧英爵還是她的孩子。不巧的是……那個女人是一個破產的小公司的青梅竹馬的女友,那個小公司,總裁姓慕……”

    “等等……我很混亂……”夏薇覺得信息量太大了,她有點兒接受不來。

    “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夏柏低聲道,“那位慕總裁在得知女友背叛后還

    是收下了女人代0孕賺來的錢,還不計前嫌娶了那個女人,生下來了慕西辭。不過那個女人也沒有好下場,不堪慕總家暴而死,慕總就將所有的仇算在了夏家頭上。”

    夏薇靜靜聽著,臉色越來越白。

    “那時候,剛巧顧英爵的哥哥和顧英爵的父親先后離世,顧老太太獨自撐起了整個顧家,顧家許多的宿仇舊敵前赴后繼地謀算著顧家,慕總不巧就是最積極的一個——在一場沒有硝煙的商戰中慘敗,慕家一蹶不振,我太太一方與他們家切斷了所有的關系。慕西辭作為孤兒送入了孤兒院,他小時候我還去看過他呢,是一個自閉癥反社會人格兒童,沒有想到后來病能夠好……呵。”

    夏柏派了保鏢送夏薇回到了顧家。

    門一關,她整個人都軟了下去,坐在玄關中,雙眸失神,不知道該如何接受這些信息。

    顧英爵和慕西辭……有一個共同的母親?

    這樣說準確嗎?畢竟顧英爵和他的母親沒有任何生物上的關系。

    她不懂,為什么這些豪門……有那么多的丑事,為什么事情會變得那么復雜,就好像她一樣和丈夫每天平淡而幸福的過日子不好么?

    即使寥寥幾句話,她都能感覺到當年的一場場血雨腥風。

    慕西辭……

    幾秒后,她手忙腳亂的從手袋里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席秘書。”

    “太太,您怎么了?您別慌,有什么事情慢慢說。”

    她深呼吸了一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語速極快的道,“我讓你找的證據找到了么……”

    她的話還沒說話,手機突然被抽走了。

    她呆住,抬眼才發現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個男人。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清瘦而棱角分明的臉漠無表情,一雙墨黑幽深的眸,看著地上的夏薇。

    夏薇瞳眸迅速的緊縮到極致,臉蛋一下就蒼白了下來。

    “慕西辭……”

    他看著手機上的名字,眼角眉梢皆帶著一種濃而冰冷的漠視。

    黑色的風衣好像融化不盡,無邊無際的夜色,冰冷的氣息滲出,刻骨的寒涼。

    她看到這個男人的藍,難過的感覺瞬間蔓延整個心臟。

    “你怎么來了,這是顧宅!”她驚聲。

    在她尖叫出聲的時候,他捂住了她的唇,一個食指放在唇邊,“噓……”

    男人朝她伸出一只手,夏薇猶豫了片刻,將手放入他的手中,被他輕輕帶起。

    慕西辭低頭睨她,笑了下,“什么證據。”

    夏薇偏過臉,“你不是事事都能算到我的前面么?那你怎么會算不出我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

    男人俯首湊到她耳邊,掌心有意無意觸碰到她柔軟的身體,夏薇發間的香氣便縈繞在他的鼻尖,所有似無,

    熟悉到讓人想要落淚。

    “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你這只小狐貍又要怎么算計人。”

    夏薇呼吸的起伏越來越大,猛地伸手去推他,可是她不管用多大的勁兒推他都像是推一堵墻,男人始終都是紋絲不動。

    慕西辭低頭看著女人通紅的眼眶,那里糾纏著的厭惡跟畏懼,他聲音冷而沉,“你去見了夏柏,那個老東西告訴了你什么。”

    夏薇咬唇,輕笑的道,“我不過盡量收集一些信息而已,知己知彼,百戰而不怠。”

    他嘖了一聲,唇角噙著笑,帶著邪痞的味道,瞇著眼睛道,“顧英爵回不來了,他不會回來了。”

    她心跟著一顫,幾次差點哭出聲。

    慕西辭唇齒間溢出嗤笑,那笑輕薄但諷刺的意味極其的重,“你就這么愛他?我死了也無所謂?”

    夏薇臉又淡了下去。

    她的指甲用力的摳入掌心,才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又青在樓上,你要不要見見她?你見了她就知道我為什么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了——一個女人愿意為你瘋了你都能冷下心腸,我夏薇自認為配不上那么一個絕情絕義的男人。”

    他的手指按緊了她的腰肢,“夏薇,激將法對我沒用。”

    “你就當我垂死掙扎吧。”她仰起臉來,笑得像只狐貍,“我倒是要看看,就憑你,你要怎么表現,怎么奪走顧家的公司呢。”

    男人的手指捏著她的下頜,氣息落在她的肌膚上,徐徐低笑,“夏薇,我要看你,怎么矢志不渝的和你破產的丈夫相守一生。”

    “我要看看你夏薇的愛情到底有多么偉大,偉大到……”連最強的權利也可以無視掉。

    男人頓住,俊美而棱角分明的臉是平靜的,眼眸里卻醞出越來越危險的意味,淡淡的陳述,“夏薇,你害怕么。”

    害怕這么無論用什么辦法都無能為力,一步步走到死亡的感覺。

    “松手。”

    他眼一瞇,放開了夏薇。

    夏薇抬起下巴,冷著音調硬聲道,“慕西辭,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我告訴你,你之所以能夠贏,是因為顧老太太不在乎這份家業在顧禮棠手里,還是顧英爵手里,顧英爵也不在乎。”

    不是有在他心里更重要的事情,他又怎么會不回來。

    男人淡淡一笑,“整個顧家馬上落入我的手中,我才過來,你確定讓我滾?”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