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4章你到底要鬧到什么地步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4章你到底要鬧到什么地步

    她一震,看著眼前跟夏柏的氣質完全相反,帶著濃濃的侵犯氣息的男人,“慕西辭,就算整個世界都到了你的手里,你也沒有資格對我這樣說話。”

    他沒說話,順手從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手機,點開一些聊天記錄,遞給了夏薇。

    夏薇怔住了,看著聊天記錄里股東們的討論,她覺得內心的防線一點點崩塌下去。

    知道情況已經很糟糕,但是總還是愿意抱著希望。

    在這些聊天內容中,她見識到了人性中最不堪的一面。

    阿諛奉承,對顧奶奶的死冷漠甚至慶幸的評價,對她夏薇,更是不惜用最骯臟的詞匯來形容。

    什么“做了表子還要立牌坊”,什么“老東西早就該死了”,那些往日看上去德高望重跟著顧老太太的打拼出現在gk成績的老股東們,讓夏薇充分見識到了,什么叫做人走茶涼,什么叫做見風使舵。

    她的手輕輕一松,原來一直都是她太天真了啊……

    那些表面的客氣和尊重,在失去了權勢和利益的支撐后,背后竟然如此不堪。

    慕西辭瞥她一眼,撤回了手,轉身將門合上,把所有的保鏢隔絕在門外。

    ………………

    等夏薇看完視頻,她的整張臉已經沒有了什么表情。

    仿佛早已經看透了明白了,這些結果也毫無意外。

    她轉頭去找慕西辭,慕西辭已經進到了客廳里坐在了沙發旁。

    她起身走了過去,語氣還是很冷,“所以,你覺得你已經贏了。你現在是來要你的戰果么?會不會有點兒太心急了?”

    男人坐在沙發里,手指夾著一根煙。

    白色的煙霧,拂在她的身上。

    夏薇皺眉,伸手將煙頭搶了過去,摁滅了。

    慕西辭眸中含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看著夏薇的笑意,他的唇角透著股捉摸不定的,亦正亦邪的氣息,“離開他,我可以放棄現在的所有計劃。”

    她干脆利落的回答,“好啊。”

    男人叼著煙,瞇眸看她,似笑非笑。

    “你不是有什么計劃么?”他低聲問著。

    “是啊,可是我不一定能不能成功。”她抱著手臂,笑,“不然,我們等到那天董事會塵埃落定后再聊?”

    “如果我贏了,你就沒有談判的條件了。”

    “是哦。”夏薇好像才發現一樣,歪著腦袋,眼睛黑涼涼又水潤,撩著人心。

    可是我贏了呢,慕西辭,我覺得我贏的希望比較大呢。

    慕西辭的笑從喉嚨里溢出,深沉又輕描淡寫,“所以決定必須現在做出來,如果你贏了你可以不理會,如果你輸了,在最后關頭我會停下手里的所有行動,在無可挽回之前將一切恢復原樣。”

    他既然說了,就一定能夠做到,夏薇心里很清楚。

    “我不明白,為什么一定要我離開他,不惜放棄復仇嗎?我有那么重要嗎?”

    “我不知道。”他低沉的嗓音有些撩人的沙啞,“就好像我知道現在無論如何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你,可是我還是忍不住來。在擁有你之前,我沒有那么介意過顧英爵,可是現在,想到他每天與你朝夕相對,和我這幾個月來一樣對你我就覺得難以忍受。”

    “我不能夠接受你和他在一起,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就絕對不能夠接受。”

    夏薇看著他,這種下一流又無恥的男人,他得不到還不許別人得到嗎?

    她一言不發,回去房間收拾行李。

    她提著行李箱從主臥里出來,男人垂眸,看著她手里提著的行李箱。

    “我現在就走,帶著藍又青,你滿意么?”

    這個男人,里里外外都透著一股……又冷又邪的氣質,他就這么盯著她,她就感覺渾身一陣陣惡寒的氣息從腳底朝上涌。

    她至少腦子是拎得清的。

    那個辦法未必能夠行得通,如果這個男人遵守承諾。

    慕西辭淡淡陳述,“我要你發通告,告訴所有人你愛的男人是我,告訴所有人你婚內出軌,決定和顧英爵離婚。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履行我的承諾。”

    “你……”

    門鈴聲被按響了。

    夏薇愣了下。

    男人打斷她的聲音,“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保鏢,還有席秘書,摁門鈴的也是他。

    席秘看到夏薇,皺著眉頭正準備說話,隨即看到夏薇背后站著的男人,錯愕和意外,他整張臉色都變了。

    夏薇不咸不淡的率先出聲,“席秘書,我以為你么都是瞎,放著這么一個大活人就這么進來了,也不管不問。”

    席秘書一臉冷肅,“抱歉,太太,是我們疏漏了。”

    慕西辭畢竟是軍隊出身,如果真想闖一個地方,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男人能夠攔得住他。

    她好笑的樣子,“那就送客啊。還愣著干嘛?”

    慕西辭淡淡看他一眼,沒出聲,他的身形看上去疏離而高不可攀。

    夏薇臉就冷了下來,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道,“慕總遠道而來我就不招待了,今天累了,有什么事兒,我們董事會上聊吧。”

    “夏薇。”

    她微微一笑,“還是說,你仗著自己是軍隊出身,隨便闖入別人家不說,還賴著不走混吃混喝,你現在是準備和我的保鏢們再打一架嗎。”

    慕西辭的臉很陰沉,但還是那句話,“我答應過你的話,我都會做到,你也好好考慮考慮。”

    夏薇手里拿起了一個桌子上的檸檬水,對著陽光輕輕搖晃著,水光倒映著她的瞳眸,她輕輕的譏諷道,“慕西辭,等到董事會的結果出來的時候我們再

    聊吧……畢竟,讓我離開顧英爵是一回事,扯離婚證,也要顧英爵回來不是?”

    席秘書看著夏薇。

    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太太提到了離婚證?

    為什么太太還拿著行李箱……

    他神色變得冷漠,往前走了一步,一句話都沒說,保鏢們拉開了門,擺出了“請”的姿勢。

    夏薇剛將水杯放在唇邊,就聽到兩個保鏢發出了悶哼聲,軟軟倒在了地上。

    夏薇愕然,看向了門口。

    慕西辭放倒了兩個保鏢,抬腳已經走到了席秘書面前。

    夏薇的心一下子就揪緊了。

    真是夠了,這個瘋子,到底要鬧到什么地步。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