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5章夏薇的反擊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5章夏薇的反擊

    有瞬間覺得他會和席秘書打起來,可是并沒有。

    兩人身高其實差不了太了,慕西辭可能高了那么兩三公分,氣勢上就略高一籌。

    但是席秘書勝在常年為人處世圓滑通透,面對慕西辭,非但沒有退避,反而四兩撥千斤的含笑道,“慕總好久不見……不知道現在應該稱呼您為慕西辭,還是慕南桀?”略微斟酌,道,“慕西辭在法律意義上已經開具了死亡證明,您下一步打算怎么辦呢?利用家里的背景洗脫你原本的嫌疑嗎?”

    淡淡的,不動聲色的威脅,頗有幾分顧英爵在商場上的風采。

    慕西辭變了的臉色,沉默了片刻淡淡的笑了下,隨即轉身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絞著手指的女人,長腿大步邁開,走到她的面前,俯身。

    他闔著眼眸,冷硬的輪廓沒什么情緒的波瀾,冷靜沉穩,嗓音更是一成不變的語調,“這就是你的計劃?”

    夏薇的瞳眸驟然緊縮,失措的掃了一眼席秘書,勉強鎮定了下來,“只要拿到你的dna生物證明,你作為慕西辭涉嫌金融詐騙的罪名就會落實。顧家只會落到顧禮棠手里,至于你……慕西辭,我會親手把你送入監獄。”

    慕西辭垂頭,黑色的額發遮住他瘋狂而濃郁的雙眸。

    他驀然起身,眸中回復了清明,“夏薇,那你就準備好和顧英爵的離婚手續吧。”

    話未落地,他就邁開長腿走出了顧宅,速度快到,好像是在逃離。

    ………………

    席秘書走向了夏薇,在距離她一步遠的地方站定,恭敬道,“太太,我已經加強了守衛,絕對不可能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

    夏薇深吸一口氣,癱坐在沙發上,一只手揉著眉峰,“顧英爵呢。”

    “顧先生在處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她撩起眼皮,看向席秘書溫和知禮的臉,“比gk還重要?”

    “某種程度上,是這樣的。”

    她撇了撇嘴,“比我還重要么?”

    席秘書皺了皺眉,不知道該怎么比較。

    “我不應該告訴他我的打算的……讓他提前知道了,成功率就會大大降低。”

    “太太,我不得不提醒您一句。慕西辭既然能夠改頭換面用慕西辭的身份活躍在商界,就有足夠的能力和把握在幕后操控顧禮棠,您寄希望于從他的身份上入手成功的可能性,本就有待商榷。”

    她低聲嘆息,“我知道的,我明白。現在外有慕西辭和他背后的勢力,內有公司股東……哪個都好麻煩啊……”

    可是不管多么糟糕,總比不面對逃避要好。

    閉了閉眼睛,她深吸了一口氣,“說說吧,我讓你調查的事情這么遠了。”

    現在重要的是公司那些股東的證據,只有一個人有,那就

    是慕西辭,但是夏薇不介意自己用一些手段也拿到一些。

    她現在需要的,就是拼命搜刮所有能搜刮到的證據。

    “現在能確定被威脅的股東是劉董、方董,蘇董三位大股東,劉董其人表面上看上去看上去秉性溫良,但內里陰損得像毒蛇,貪婪成性,多年在公司經營,留下了不少把柄。”

    一邊說著,一邊疆所有的能夠在公司里搜羅到的證據一一羅列在夏薇的面前。

    她伸手拿過那些紙頁,隨意翻動著,又偏頭看了看席秘書,道,“席秘書,你確定公司不會出事么。”

    她在打一場沒有準備的仗,她自己也不確信,她到底能不能贏得過這場戰爭。

    “太太……就算您打不過,可是顧總也一定可以。”

    她恍神。

    苦笑,心頭泛冷。

    就算輸了,對于席秘書來言,只是換一份工作吧。

    可是她咽不下這口氣,她會離開顧英爵的,一定會。

    可是在此之前,他不希望他因為她而失去任何東西了。

    “另外一個股東呢?”夏薇徐徐地問道。

    “心機叵測,我們知道他與慕少過從甚密,可是卻始終拿不到我們想要的。至于蘇董……我想您還記得蘇芙小姐。”

    “呵,是她的父親吧……”

    對手一個比一個棘手呢。

    “給我打一個電話,下午的時候,我去拜訪一下蘇芙小姐的父親。”

    “好的,太太。”

    下午,夏薇下樓就看到了樓下已經停好的黑色豪車。

    一路駛入蘇公館,蘇芙早早就站在門口迎接了。

    “顧太太,真是少見。”蘇芙的臉上綻放出嫵媚而得意的笑意,“有一天,顧總的心頭寵也會來我們家做客。”

    夏薇眉色不動,“我來你家沒什么別的事兒,是想和你們談談禮棠的事情。”一只手如常挽住了蘇芙的臂腕,輕笑著看著蘇芙。

    蘇芙的臉從震驚到疑惑,最后轉為了濃濃的不安。

    “禮棠?!他早就是過去式了!我現在交了新的男友。”

    “可是對顧禮棠并不是這樣啊……”夏薇悠悠的說著,“他在離開你之后,已經越來越放縱了。聽說,在董事會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她離婚。”

    “真的?!”

    夏薇點了點頭,“就是不知道,要和誰結婚呢。”似笑非笑的看著蘇芙,“我作為他的嫂嫂,有些事情,我不出面,就沒有人出面了。”

    蘇芙臉色一喜。

    作為蘇董老來得女,從小嬌養長大的掌上明珠,她一直很單純,有什么心思都寫在臉上。

    “大小姐……”女傭走了過來,對蘇芙說道,“喬暖小姐說有事情就先走了。”

    夏薇眸色一深。

    喬暖,喬暖毫無疑問是慕西辭的人呵。

    “真的?啊……夏薇……你……你為什么這么做……”她臉色糾結,“我們明明……”

    “不為什么呀,你想要和誰在一起都是你的自由禮棠的自由,那樣被家族聯姻束縛著的婚姻我也很不喜歡。至于……你說董事會的事情,我和英爵其實早就心里有數,這個家歸根結底還是顧禮棠的,我們沒有打算永遠霸著權柄,都是一家人,沒有什么外話。”

    蘇芙簡直要喜極而泣了。

    夏薇說的都是真的嗎,她簡直不敢想。

    “你是來見我爸的對嗎?你先在客廳等下,我這就叫他來見你。”蘇芙雀躍地說道。

    “好。”

    很快,夏薇便被帶到了書房。

    書桌后里,坐著一位穿著一身唐裝五十歲左右的老人,周圍還坐了很多人,一看就是專門等著她回來的。見她進來,老人便扶著傭人的手臂站了起來,笑得尖牙不見眼,“顧太太,老朽有失遠迎了。”

    夏薇笑了笑,客套道,“蘇伯,早就該來拜訪你的,到今天才抽出來空真的很抱歉。”

    老人矜持有禮的和夏薇客套著,又介紹她認識了一旁的幾位股東,都是公司里的小股東,占著一些散股,可是跟蘇家關系很不錯。

    蘇老親自讓她坐了,又給她熱熱沏了一杯茶。

    夏薇捧在手里,笑道,“蘇伯,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我這次來,是為了公司股份的事情。”

    “你說的是新的董事會么?太太不用顧慮,不過是例行開會罷了……”蘇老已經開始打哈哈。

    她的樣子溫溫然然,淡淡的道,“真是可惜呢,我以為蘇老您多少會為女兒籌劃一些,畢竟,禮棠心里一直放著的就是蘇小姐,自從和蘇小姐分手之后,行事越來越荒唐了,好像瘋了一樣,”看著手中的茶葉起伏,“我和英爵的態度是一致的,公司可以給顧禮棠,但是顧禮棠絕對不能成為一個傀儡。蘇伯的顧慮我都明白。”

    她從包里拿出了席秘書準備的文件。

    “我不知道,那邊拿出來的您的犯罪證據是什么,不過,就我們手里的這些也足夠您老喝一壺了。”她不等蘇老說什么,繼續道,“那個男人是個詐騙慣犯了,靠著金融集資和一些xx項目迅速斂財,顧老,真的放心和那樣的瘋子合作?他可是連寶龍都說不要就不要的人。”

    “如果我們找到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就是在逃的慕西辭而不是什么單純的慕南桀,蘇老,您女兒的后半生就有靠了。”

    “我不知道慕南桀身后的勢力有多么大,大到連gk都可以撼動。大概,就是現在的gk是一盤散沙,從來沒有想過聯合起來吧。”

    說罷,她站起身,轉頭看向身側默默跟著的席秘書,“走吧……”

    留下被夏薇的連

    環操作驚呆了的眾位股東和蘇老。

    蘇老的目光中閃爍著什么,顫抖著雙手,拿起了夏薇給他的那些資料證據。

    一書房的人目送夏薇的離去,但她好似渾然不覺。

    下一個,張董。

    她有什么可以和張董談的條件呢?

    腦海飛速的運轉,她握緊了拳頭。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