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6章收了鉆戒怎么就反悔了呢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6章收了鉆戒怎么就反悔了呢

    燈紅酒綠的夜店,頂級的包廂內。

    夏薇化著濃妝,一身明艷的紅裙,手里持著一杯雞尾酒,看著眼前的聲色犬馬,表情神秘而美麗。

    她身側坐著的是幾個中年肥膩的男人,笑著招呼大家該吃吃該喝喝,這些男人都是常年在娛樂場所混跡談生意的,一個個大腹便便油光滿面,嘴上親熱滿心里都是算計。

    包間里坐滿了年輕的陪-酒女,一個個濃妝艷抹談笑風生,烘托著酒桌上的氣氛,這些中年男人人手一個女人。

    一個精美的小盒子被推到了夏薇的面前,“夏小姐,聽說您很喜歡珠寶,您看看我的這個鉆石比顧先生當時送您的鉆戒怎么樣??”

    坐在夏薇面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夏薇這次要談的gk股東張董。

    夏薇漠然的神色,伸手拿過了戒指盒。

    “大是夠大了,可惜成色不大好。”挑剔的口吻。

    “九克拉,不好嗎?”他哆嗦著問這。

    這可是夏薇,盛京出了名兒的狐貍精夏薇,明里暗里想要征服她的男人如過江之鯽。

    夏薇還沒答話,包廂的門就被猛地推開了,仿佛預料之中的,夏薇沒有抬頭就知道是誰來了。

    不錯,從她濃妝艷抹煙視媚行的樣子走進這個包廂到現在,卡著點兒,才十分鐘,慕西辭就來了。

    捏著鉆石戒指的手指輕輕把玩著,臉上的笑意越發深了。

    慕西辭長身玉立,站在包廂門口,冷峻的臉上寫滿了不悅和冰冷,銳利的雙眸狠狠掃過每一個在場的人,最后目光定定落在了湊在夏薇身旁的張董身上。

    他目不斜視的走了進來,面容冰冷,身后跟著幾個保鏢。

    整個喧鬧的包廂頓時清凈了下來,張董微醺的臉上有一點兒意外。

    這個腦滿腸肥的家伙的手,還落在夏薇的要智商,好像隨時要把她擁入懷中。

    慕西辭來了,便立即有識相的人把位置騰了出來,“哎呦,這不是慕總嗎,什么瘋把您出來了。”

    男人只是冷冷的笑,“都給我滾,”他邁開長腿走到了夏薇身邊,一只手將張董提了起來,“張董,是好巧,你居然在這里。”

    張董在圈子內的名聲早就臭不可聞,誰不知道這個男人最好色。

    想到張董那么近的坐在夏薇身邊,他就恨得頭腦發漲。

    “誤會……慕總,您誤會了吧?我……我只是和朋友在這里吃吃飯談談生意啊?”

    夏薇將鉆戒隨手戴在了手指上,漫不經心地說道“張董送我的鉆戒挺好的,我很喜歡。”

    慕西辭一眼看到了女人白皙手指上戴著的戒指。

    恨意更是從心中勃然而出。

    “張董啊,你怎么能說我只是跟你談談生意呢?”

    不管張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夏薇輕

    輕伸手攏了一下長發,壓低嗓音道,“張董,我今天跟你打電話的時候,您可是說只要我陪您出來玩,你哪怕休了老婆也愿意的,我好不容易答應你了,你怎么現在又說我和你是生意伙伴呢。不是說好了,等到顧總倒了之后你立馬娶我,以后你的家產都有我的一半嗎?”

    張董的冷汗一點點從額頭上落了下來。

    如果他沒有看錯,慕西辭身后的那些保鏢,可都是帶著家伙來的啊。

    慕西辭這個男人,論陰毒狠辣,誰能夠比得過他?!

    夏薇的臉龐掩在光線的暗處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她的聲音卻清晰而妖嬈,一字不漏地傳入已經瀕臨爆發邊緣的男人。

    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看著眼前的一幕。

    夏薇翹唇。

    其實她不大喜歡太大的鉆戒,戴在手上不舒服,不過能夠讓慕西辭生氣,她還是很高興的。

    男人輕輕松手,動作的弧度不大,張董卻一個趔趄摔了一個狗吃屎,他一雙眼直直的盯著夏薇,開腔,“我敬張董一杯酒,可好?”

    夏薇抬起臉,歪著唇角看著男人笑。

    男人之拿起滿滿一杯酒,狠狠潑在了張董的臉上。

    張董的臉色越來越糟糕,酒水順著他臉上的肥肉流下來,狼狽不堪。

    在做的都是他生意場上的朋友啊……今天這遭鬧出去,他以后別想混下去了。

    “慕西辭,你別給臉不要臉。”

    慕西辭眼眸里鋪著的底色溫度愈見的低,唇角勾勒出冰冷至極的笑,“哦?你說什么?”

    他回身,在沙發上坐了下去,一只手輕輕攔住了夏薇的腰肢,低低徐徐的道,“張董,你別忘了我手里的東西……你忘了你在上次建設中貪墨了多少錢了嗎?”

    張董面上神色大變了下,臉上有點兒掛不住,“慕西辭……你……你不想要gk了?”

    我們早早就談妥了,我給你gk,你把那些證據毀了啊,我們從來都是合作關系啊……

    女人的臉上帶著清淡的笑意,“張董?你就這么把我拱手相讓了啊?好失望呢。”

    所有人都嗅到了空氣中驟冷的意味。

    甚至張董,都本能的害怕畏懼了起來。

    張董這次,是要死成渣了啊……

    張董過了好久,才僵硬的訕笑起來給自己圓場,“顧太太說什么話呢。我怎么能夠高盤顧太太呢。”

    夏薇低頭,一臉嬌嗔,“我都收了您的鉆戒了,您這就反悔了啊……”

    慕西辭看著她,眼中的冷意好像淬了毒。

    閉了閉眼,強行讓心口的怒意壓了下去。

    額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好像心口的煩悶,他很不高興。

    這個女人,是拿捏住了他的所有軟肋,然后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凌遲他。

    他讓她選擇

    ,她寧可隨隨便便選擇一個已婚男人做三,也不肯選擇他?!

    夏薇嘆了口氣,搖搖頭,“真是……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是騙子啊……”

    他的忍耐終于到了極限,最后碎裂成渣,他俯身,薄唇湊到女人的耳邊,勃然的怒意將嗓音烘得沙啞,“夏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嗯?我讓你離開顧英爵,你就隨隨便便瞎了一樣選擇一個男人給她看么”

    夏薇的手指輕輕摩挲著手里的酒杯,眉眼涼薄嫵媚,“什么啊……慕先生,你不會只許人家離婚,不許人家再找吧?我可以答應你離婚呀,但是你不能煩我找別的男人啊,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讓我離婚跟你吧?有什么意思呢。”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