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8章一場早已死去的婚姻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8章一場早已死去的婚姻

    片刻后,女人仿佛回過神一樣,狠狠看著夏薇,“你這個小丫頭片子,真以為i贏了啊,告訴你,老娘才是贏家。”

    夏薇清凈地看著眼前的女人,“贏家?”

    “他是出軌,要凈身出戶的!”她用瀕死一般的神情死死的盯著她,聲線嘶啞帶著不可自已的顫抖,“你以為你能夠得到他嗎?!他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和他在一起不就是為了他的錢嗎?那么一個又老又丑的廢物,沒有了我,沒有了我娘家的支持,他什么都不是!”

    “你付出了所有青春換來的男人,現在屬于我了啊……”夏薇一笑,“委屈么?這么多年了。”

    “你到底想干嘛!”女人忽然瘋狂地大叫了起來。

    眼前的女孩兒,比她年輕,比她漂亮,看上去,真是殘忍呢。

    她曾經也年輕漂亮過呢。

    哈,不過沒關系,總有一天,也會有一個比她更年輕更漂亮的女孩兒取代她。男人的愛情啊,總是那么容易被歲月肢解蠶食。

    夏薇環胸,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美麗的臉上涼薄的笑,“我只是怕你忘記了,不過是一個男人而已,太太總是容易忘記了。以前也有過幾次呢,只要男人求饒,只要你覺得還有可能,總是毫不猶豫的騙了自己。”

    “……你怕我……和他復合?”她忽然失笑,看著眼前在骯臟小巷里,格外美麗動人的女孩兒,“你竟然也會害怕。”

    “誰知道呢,興許你明天就復合了。說實在的,我是個容易厭倦的女子,我玩膩了,也可能把他扔回去給你。”

    女人忽然抓住了夏薇的手腕,“我……”

    夏薇淡笑著輕聲道,“你是不是好像竭力懇求我離開他?還想許諾給我很多錢,求我離開他。只要我肯離開他,你什么都愿意接受。”

    “是……”

    歪了歪頭,“你到底要作踐自己到什么時候啊,蠢女人。”她伸出一只手,輕輕撫摸著她的下頜,“你已經被拋棄了,你早就被拋棄了,他不再愛你了,已經厭倦了。你何必委屈自己繼續和他在一起。”

    “我……”女人睜大了瞳眸,她的眼中布滿了血絲。

    夏薇從手包里拿了個u盤出來,遞給她,“這是你老公犯罪的證據,你大約也知道,慕西辭最近在利用他的這些證據想要動董事會。”

    女人把盤接了過去,夏薇看著她淡淡的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知道這么多證據是怎么來的嗎?”她惡劣的笑著,身為女人,她知道如何將另外一個女人的內心寸寸肢解,“都是他在床笫之間給女人的呢。”

    她的臉色,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夏薇的嗓音漫不經心,“我之所以把這些給你,不過是開可憐罷了。看清楚吧,這不過是一場早已

    經死去的婚姻。”

    “他……他為什么這么做”

    回復她的是輕薄的不屑,“男人從來都是沒有愛情的。他們可以一邊和妻子說著愛,一邊和女人魚水之歡,他們對于女色是貪婪的。沒有愛情。”

    “離開他吧……”

    女人怔怔看著手中的證據。

    想到這些證據骯臟的來歷,她心如刀絞。

    可是更讓她痛苦,讓她不得不下決定的,是那些證據的視頻內容。

    整整3個g,都是這個男人,如何以財換色的視頻……其中不乏想要上位的女演員,甚至有一些……是她的好姐妹。

    在看到視頻之后,她也才明白夏薇的話中的含義。

    那個男人,甚至在別的女人的床上……接她的電話。

    那一刻,張太太所有的人生都崩塌了。

    …………

    夏薇回到車上,閉上眼睛疲倦的道,“回顧宅。”

    開車的是席秘書,“太太,剛剛接到消息,慕少已經和張總徹底鬧翻了。顧禮棠連夜趕到了張公館,可能最快明天,就會出結果。”

    “隨便吧,”夏薇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看著車窗外,忽然問道,“你說,顧英爵如果知道我在他不在的時候,那么不聽話,會不會生氣。”

    “顧先生是不喜歡太太您出席那樣的場合。”

    “哦……”也就是是了。

    “不過,顧先生一直相信太太,我們也相信太太。所以顧下生應該不會生您的氣的。”

    “太太,還有一位董事長……您要再去見見嗎?”

    夏薇捏著自己的眉心,閉目養神,輕輕的笑,“席秘書,你真以為我是超人啊,我已經一天之內連續處理了兩個董事了,早上一個,下午一個,晚上還加了會兒班,咱們今天能不能休息了。”

    “可是太太好像很開心?”

    “開心什么。”夏薇嘟囔道,“我有的都是一些小聰明,和慕西辭那樣的魍魎詭計差不了多少。我真正想學的,是顧英爵那樣的,能夠這正顛覆整個商業金融的,不需要任何手段,靠著強硬的實力大刀闊斧的改變的能力。”她說著說著,眸中竟然流露出一絲絲的敬仰。

    她歸根結底,是崇拜愛慕著自己的丈夫的。

    從一開始見面,她在內心深處,就跪倒在了顧英爵這三個字下。

    后視鏡里出現了眼熟的黑色豪車,夏薇微微斂唇,“席秘書,看來你的情報有誤啊,這不,這個慕西辭今晚竟然沒有著急去處理那些額。”

    席秘書皺了皺眉,“我可以向您保證,今晚的消息都是千真萬確的。他現在在這里……唯一的可能是。”

    唯一的可能是,他已經做完了所有的事情,然后來了。

    夏薇瞟了眼后視鏡,緋色的唇慢慢勾出略帶涼意的弧度。

    “太太,要我們下車嗎?”

    “算了,回家吧,我今天很累了。回家,加強所有的保鏢,我不想再看到他繞過你們所有人闖入我的臥室。”

    “好的。太太。”

    席秘書不動聲色的松了一口氣。

    今天一天,太太都在刀尖上跳舞。

    如果顧總從美國回來,不知道會不會直接把他拿去沉江。

    車子一路駛入顧宅,重重的保鏢和門衛將整個宅邸封鎖。

    慕西辭只看到那一抹清瘦窈窕的背影,消失在路燈的橘黃色的暖光中。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