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9章夏薇,你過來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9章夏薇,你過來

    gk幕后董事會在第二天早晨如期召開,顧太太并沒有出席,是席秘書代替遠在美國的gk總裁出席了會議。

    這一個令整個娛樂圈乃至全國門閥貴胄矚目的會議上,顧禮棠志躊意滿,所有人都認定了顧英爵要將gk總裁之位讓出去了——他甚至沒有趕回來。

    在眾多猜測中,董事會的投票以壓倒性的優勢,讓顧英爵贏得了這場戰爭。

    據說顧禮棠當時就掀了桌子,指著幾個陪著奶奶打下了江山的董事大罵他們忘恩負義。

    蘇董拄著拐杖看著顧禮棠笑而不語,走到了顧禮棠的面前,“孩子,你還小,要多磨練幾年。我覺得顧總和太太一直很稱職,與其讓你這么個孩子做總裁,我更相信顧總。”

    更何況顧太太已經和顧英爵明確支持蘇芙和顧禮棠在一起了。

    現在的gk的確是一盤散沙,但是蘇董還是分得清敵我的,禮棠說來說去都太小了,不如顧英爵穩妥可靠。

    而張董更不用說,直接投了反對票,提起包,理也沒有理顧禮棠,沖了出去。

    家里已經著火了,他岳父要弄死他。

    其他一些零零星星的散股,大部分都是蘇董和張董的人,夏薇原本預料的最好不過的情況是對半開要搏一搏,沒有想到在蘇董和張董先投票之后,墻頭草一樣的小股東紛紛跟投,局勢逆轉,好像巨墻轟然倒塌。

    夏薇在當天下午宣布作為慕太太藍又青的代理的身份,正式入職寶龍集團,宣布復出娛樂圈。

    顧英爵在傍晚的時候趕回了國內,面對國內局勢變幻,他沒有過多的表情。

    在辦公室將積壓的工作處理了,深夜的時候,走到了陽臺上,夜風微涼。

    他撥通了夏薇的手機。

    在響了幾聲后,女人溫婉淡靜的嗓音響起,“喂?”

    “怎么辦,我知道你在我不在的時候和別的男人呆在一起,覺得很不高興很不舒服。”

    “那么請問顧先生,這段時間您去了哪里了呢?”

    顧英爵唇畔噙著極深的弧度,“做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夏薇覺得自己如果沒有聽錯的話,他的話里,好像帶著極為繾綣溫柔的意味。

    “哦……我放在你桌頭的離婚協議你看了嗎?”

    “離婚協議?現在在碎紙機里。”

    夏薇靜了靜,“我答應了慕西辭,如果這次他讓你贏了,我就和你離婚。”

    “你覺得慕西辭放水讓你贏了嗎?”

    “我不知道。”她輕輕道,“可是我的確不適合你。”

    “哪里不適合。”顧英爵聽口氣心情還算不錯。

    夏薇不理解他為什么現在心情還能這么不錯。她明明傷心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出軌,我是緋聞女王,和我在一起,整個盛

    京都會說你是綠帽子。”

    “呵。”

    “就這樣吧,我很忙,要掛了。”夏薇道,“最近我也要展開我的新生活新工作了。我和顧總不一樣,我還要養家,藍又青的醫藥費,還用別墅傭人的工資,還有一整個寶龍集團的職工要糊口。顧總,沒什么事兒,以后咱們還是不要聯系了吧。”

    三天后,夏薇出現在gk的總裁辦公室。

    她穿了白襯衫,領口微開,牛仔褲,干練而迷人的樣子,黑色的長發隨意披在腦后,讓她渾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動人的女子氣息。

    顧英爵坐在辦公桌后,看著女人氣沖沖地沖進來。

    這三天的時間內,夏薇約見了不少的圈里人,談合作談投資,無一例外沒人敢給她劇本,幾乎所有的劇組和項目都不肯和她合作,夏薇起初以為自己在過氣了,直到傅太太池歡的一個電話她才如夢初醒。

    “你還被蒙在鼓里啊?你家顧先生已經下了令,誰敢和寶龍合作,和你合作,gk會將他們永遠拉入黑名單……”

    雖然,這個真相夏薇不意外,她早就知道,顧英爵不會輕易放過她。

    整整三天的碰壁,讓夏薇心底壓滿了怒火,顧英爵一個電話一條短信也沒有,她就不管不顧地闖了來。

    顧英爵沒有穿西裝,只穿著一件淺色的襯衫,領口的扣子隨意解開幾顆,潦草而性-感,夏薇冷漠臉,走到了書桌前,“顧總,我意味愛情是無私的,我看現在很多人都很懂愛,大家都說,分手了應該祝福對方。”

    勾了勾唇,“畢竟耽誤了那么多年青春的是我,委屈也不該委屈到男人頭上你說是不。可您現在表現的可一點兒也不像愛過的樣子,反倒是和我有仇一樣?咱們以后就不能井水不犯河水么?”

    顧英爵隨手合上了筆記本電腦,點了一根煙,抬眸看著俯視著他咄咄逼人的女子,淡淡的道,“找我有事?”

    女人臉蛋白皙,好像一朵被水洗了的百合花,黑色的長發落在她的臉龐,嫵媚恬靜,白色的襯衫,微開的領口可以看到她精致的鎖骨,微微俯身的角度,剛好足夠顧英爵可以一窺她胸前波瀾。

    她臉上帶著微笑,“顧總,何必裝傻呢?”

    顧英爵喉結滾了滾,眸子微動,看向了她的臉蛋上那雙盈盈含笑的眸,“我們不是分手了,還沒呢,夏薇。”

    “分手離婚需要什么復雜的步驟么。你教我,我都去做。”

    他低低的笑,“你以為我顧英爵是想嫁就嫁,想分就分的男人么。”

    夏薇垂眸,“嫁給你的確沒有什么太大的難度。”仿佛想起來了什么,忽然一笑,“真的一點兒難度都沒呢。至于離婚……我還要試試才能說不是?”

    顧英爵盯著眼前的笑臉,

    意味不明的問道,“夏薇,你找男人的眼光一直在走下坡路,墨北廷還算勉強可以看,那個什么張志強,是什么鬼,嗯?”

    她瞇起眼睛,略帶肆意的笑著,“因為我就喜歡被虐待的感覺啊,他又老又丑,還有家室,我比較喜歡挑戰有點兒難度的又喜歡憐貧扶弱,人活到這么大總要有點兒愛好你說是不是。”

    顧英爵吸了口煙,幽深如淵的眼看著她,薄唇撩起冰涼的笑意,“怎么,我不合格?”

    “顧總,你這個男人,一點兒挑戰難度都沒有,還太寵了,剛開始有意思,越處越膩味。我想換個花樣——激起我的保護欲和善心的,最好還深愛著一個結發妻子的,玩起來才夠刺激不是?”

    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你過來。”

    夏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還生著氣,盈盈杏眸上挑,“嗯哼?”

    “過來。”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