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0章以夏小姐的三觀和品德這事兒您摘不出去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0章以夏小姐的三觀和品德這事兒您摘不出去

    她愕然,旋即絢爛一笑,挑了挑眉眼,單膝抬起放在了桌子上,整個身子爬上了辦公桌,一雙漂亮的眼睛危險地看著顧英爵。

    男人一把按住了她的頭顱,直接將她按了下去,然后抬臉,炙熱的呼吸拂面而來。

    夏薇下意識地想要掙脫,顧英爵緊緊按著她的頭顱,“我心里還火著,不要以為你這么快就可以無法無天了,”他的手指扣著她的下巴,唇角撩起的笑意帶著幾分不悅,“還是夏薇你覺得我真的很好哄,隨便哄哄就好了?”

    夏薇看著他黑沉沉的眸,幾秒后,挽唇笑著,“顧英爵,你為什么一定要原諒我呢?你就不能不原諒我么”

    男人墨眸黯沉,忽然伸手,扣住她的脖頸,一把將她從桌子上拖了下來,雙手環住了她,“夏薇……”他仿佛克制著,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如果我不原諒,你一個人哭怎么辦。”

    夏薇心頭微動,她伏在顧英爵的懷里,大腦一片空白。

    難道她哭,比別的什么都重要。

    顧英爵的雙眸留戀在她的唇瓣上,俯首深深吻了下去。

    夏薇的一只手牢牢的攥緊他的衣領,渾身僵硬,后背緊縮著,逃避。

    她其實還是心虛的。

    顧英爵的手牢牢握著她的腰肢,能夠感受到她的每一絲細微的顫抖,自然也發覺了她的不安。

    他更為緊緊的擁抱著她,俯身,吻意更加來勢洶洶。

    “喬小姐,顧總正在忙……”

    席秘書的嗓音剛剛落下,急促的腳步聲就響起,總裁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撞入喬暖眼簾的,就是顧英爵緊緊抱著夏薇的樣子。

    深呼吸,大腦急速的運轉,拼命分析著眼前的情景。

    夏薇覺察出有人進來,推了推顧英爵,“別……”

    顧英爵單手擁住懷里的女人,抬眸,冷淡而不悅的看著喬暖。

    那副神情,分明在質問喬暖怎么那么不懂看人眼色。

    如果是平常,喬暖早就趁機逃出去了。

    席秘書匆匆跟了進來,雙手交并,彎腰致歉,額頭沁出細細的汗水,“抱歉,總裁,是我失職了。”

    顧英爵淡道,“和你沒有關系,最近李特助養傷,你的確太累了。”

    喬暖站在那里沒有動。

    她穿著一身優雅的連衣裙,鎖骨處是一只黑色的蝴蝶結,氣息溫婉,有點兒像夏薇的樣子。

    她手里還捧著一束新鮮的花束。

    顧英爵冷淡的視線落在那束花束上。

    喬暖一個激靈,露出恬淡的笑意,“顧總,這是為了恭賀這次我新劇再次破收視紀錄您送我的花嗎?真的很感謝您呢。”

    顧英爵眸光微微有些疑惑,看向了席秘書。

    “是慣例秘書處代表總裁送去的花……”席秘書立刻躬身道。

    “顧太太,您回來了。”喬暖繼續笑,一只手不動聲色地攥緊,“真的很久不見呢。”

    一邊走到了一旁,心無旁騖地將花插入花瓶中,好像很熟悉的樣子,回頭看向顧英爵,“那么,晚上是太太陪您出席酒宴么。”

    顧英爵眼眸更冷,幾乎結了一層冰,“席秘書,喬小姐的工作好像少了一點兒,需要多給她安排一些。”

    夏薇知道自己不在的時候太多了,在她被綁架,在醫院照顧藍又青的時候,一直陪著顧英爵的都是喬暖。

    她已經習慣了作為顧英爵女伴的工作了。

    “我似乎打擾了你們?”夏薇輕笑,扶著桌子就要從顧英爵的身上下來。

    顧英爵手臂上的力道緊了幾分,垂眸不悅地看著夏薇,“又要不聽話鬧,嗯?”

    夏薇回過頭,調整呼吸,重新露出清凈婉約的笑來,繼續伏在他的懷中,“可是我不想影響到您的工作啊……喬小姐似乎還有什么事情要和你說。”

    喬暖飛快地說,“我沒有什么想特別和顧英爵說的,我倒是有幾句話,想和顧太太聊聊……女人之間的話題,我很苦惱,顧太太您愿意和我聊聊嗎?”

    夏薇看了一眼席秘書,“倒茶來。”

    席秘書連忙點頭,“好的,太太,您稍等。”

    夏薇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顧英爵的懷中,一只手勾著發尾,“有什么事找我?”

    喬暖看著她,又看了看顧英爵,覺得簡直可笑。

    這個女人,都出軌到張董事那兒,鬧得整個董事會都雞犬不寧了,顧英爵回來居然還原諒她了?!

    是她腦子有病,還是顧總瘋了。

    顧總真的已經徹底沒有底線了啊!

    她咬唇,忍住心里的嘲諷,輕笑道,“顧太太,我們單獨說話?”

    夏薇漫不經心地說道,“好啊。”

    男人的手不動聲色地抱得更緊了,他貼著夏薇的耳骨頭,淡漠開腔,“就這樣,不然就讓喬暖滾。”

    喬暖臉色有點兒崩,很快恢復過來,繼續笑,“太太,最近董事會發生了很多事情,現在公司一團亂。顧總雖然勉強坐穩了位置,可是以后前路漫漫,該分得清的局勢總要分得清,該……”

    夏薇打斷了喬暖的話,“你有什么想說的,可以直接說,不用和我鬧彎子。”

    “張董事的事情和您脫不了關系吧?聽說您還見了蘇董?您怎么看這兩位董事,”喬暖道,“我們誰都清楚,原本顧禮棠是有十足把握……可是到底發生了什么?公司里現在一團亂麻,您不覺得您欠我們一個解釋嗎?”

    喬暖上前一步,“還有說您在眾目睽睽之下坐在董事的大腿上,還收了人家的鉆戒。”

    果不然,喬暖看到了顧英爵陰沉得幾乎滴水的臉,得意

    的翹起唇角。

    夏薇漠漠地看著喬暖,“是啊,公司現在真的很亂,分不清敵我,所以喬小姐,您確定您可以代表顧總質問我?這一句“我們”,顧總和你已經熟悉到是我們了嗎?”

    “我只站立場,不站私情,夏小姐不要混為一談。這次董事會事情我從頭到尾沒有參與,您也不用不分青紅皂白向我潑污水。我想顧總和我都想知道,您這段時間,到底在忙什么——是忙著在顧總倒臺之后給自己找好下家嗎?”

    夏薇微微一笑,“抱歉,喬小姐,我和你沒有熟悉到這些事情也有必要要討論。”

    一只手輕輕撫摸著顧英爵的下頜,“我做的事情如果都需要解釋的話句太麻煩了,還好有人可以無條件的相信我。”

    “我們怎么能夠肯定你是不是真的和這次事件關聯頗深額,現在……我們總要行動起來啊……”喬暖求助一樣的看向顧英爵,“顧總覺得呢?有一些居心叵測的人,難道要在這次董事會結束后一直留在身邊嗎?”

    “我不大明白,這種事情跟我有什么關系?你為什么非要和我說?”

    “我不覺得以夏小姐的三觀和品德,可以完全從此次之事情中摘出去,”她頓了頓,直直的看著夏薇那張您最近和一個長得很像慕西辭多次一同出入顧宅……甚至有一次,被顧家的保鏢都看到你們約會了?”

    她就不相信,顧英爵能夠信任夏薇道這種程度。

    深吸了一口氣,她笑了笑,繼續道,“席秘書當時也在場呢……那個男人長得真的很像慕西辭,哦?”

    顧英爵倒是第一次聽說還有這么一茬。

    墨眸更冷。

    夏薇能夠感覺到腰肢上的那只手,掐疼了她。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